>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125章 是苍老师的声音!

第125章 是苍老师的声音!

 热门推荐:
    我把目光转到水头朝向的地方,是大同江沿岸的群山,因为没有太大的污染,这里环境非常好,山青水秀的。

    “他妈的,一个破山什么看头。”我心里暗骂着,准备大声招呼水头让他去船头。

    我刚准备开口叫水头,水头忽然穿过生活区,走到船尾,我紧跟着也从驾驶台转身,目光朝向水头。

    水头四处张望了一下,把手在胸前的纽扣处轻触了一下,然后站到了后缆桩上。

    “我擦,水头在拍照录像!”我赶紧往山坡上看去,这才发现在半山腰里的松树后面,居然暗藏着三个小小的碉堡,而且还能看到黑森森的枪口!

    卧槽,卧槽,卧槽,我心里一万只草泥马飞驰而过,水头这个傻逼,万一被对面暗堡里的棒子看出点端倪,海神轮岂不是马上被射成了筛子!

    我心里正胡思乱想着,引水大步的从驾驶台走了出来。

    “二副,我需要人瞭望!你再看什么!”引水怒拍了一下我的肩膀,大声喊道。

    水头此时的精神高度的紧张,整个人蹦的仅仅的,像即将**的生殖器,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会让他一泻千里,而引水刚才的大喊声,让他控制不住紧绷的神经,“哇”的大叫了一声。

    引水顺着水头的叫声看去,两人的目光对在了一起,水头紧张的把手放到了胸前的纽扣上,目光又转向了山坡上的暗堡。

    “完蛋了!”我心里暗骂一句。

    这可是不打自招啊,稍微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你在看碉堡呀,更何况你面对的是北朝鲜第一引水,他估计也是留过洋的人,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没见过,等看到你的纽扣相机,就什么都知道了。

    引水狐疑的往山坡上看了一眼,看到了自己伟大的碉堡,瞬间明白了过来,他用朝鲜话大叫着,指着水头咚咚咚的往下跑去。

    水头此时已经吓尿了,我正想着水头的余生要在南浦煤窑渡过了的时候,水头居然从缆桩上跳下,朝右舷跑去。

    透过主机烟囱的缝隙,我看到水头飞快的把胸前的纽扣拽下,扔进右舷的江里!

    好悬啊!我替水头捏了一把汗,如果被朝鲜人民军发现有人偷拍他们的军事要塞,后果我都不敢想象啊,挂华夏旗的船还好,我们这种巴拿马国旗,国力单薄啊!

    引水的大叫声,把生活区的人全部吸引了出去,两个边防军也跟着大叫着跑了出来,把水头按倒在后甲板上。

    “老二,出什么事儿了?”船长慌张的跑到驾驶台,以为有人落水了。

    “我,我不知道啊,水头被他们抓了!”我指了指后甲板被朝鲜人锁住双手的水头。

    “他妈的朝鲜棒子简直无法无天了,我这次拼了以后不跑船,我也得找他们说道说道!”船长气的浑身哆嗦。

    “你们船立即抛锚!”引水又跑到了驾驶台,冲船长喊道。

    “引水先生,我们现在在航道里。”我小心的提醒道。

    “我让你们立即抛锚!你们船有美国的间谍!他们在拍我们朝鲜的军事碉堡!你们立即抛锚!接受检查!”引水虽然还是大叫着,但是脸上却露出了喜悦之情,言外之意好像是再说他妈的可算是让我抓到你们的把柄了,这次我让你们死无葬身之地!

    “老二,水头到底做什么了?”船长有些慌了,他知道引水再装逼也不可能让我们在航道里抛锚,除非真的出什么事儿了。

    引水这个时候已经跑到后甲板上,参与到边防军的审问当中,我把从韩国碰到的棒子女记者一直到刚才水头拍照把相机丢江里的事儿给船长简单的说了一下。

    “老二,你确定他把相机丢江里了?”船长一脸郑重的看着我。

    “船长,你这么一说我倒不敢确定了,我不知道他扔的是扣子还是相机啊,离着这么远。”我小心翼翼的说道,不敢把事情说的太满。

    “哎,有大麻烦了。”船长皱起了眉头。

    海神号缓缓的把速度降了下来,大副独自一人在船头把船锚放入江中,船长告诉机舱停车,在航海日志中写到漂航二字。

    海神号就这么矗立在航道当中,象一座孤独的小山。

    引水到驾驶台用高频呼叫了一下南浦的海关,不到10分钟,一辆破旧的海上巡逻艇就行驶了过来。

    巡逻艇靠到海神号船体上的时候,我才发现这是一艘中国援助的拖轮改造的,应该是70年代左右中国造的,船尾后屁股上还能看到“日照拖001”的字眼。

    海关上来之后,把水头锁在了引水屋里,其他的人把水头的房间翻了底朝天,留下一个人开始检查他的电脑跟手机,其余的人则令我们全体集合,对全部的舱室房间进行检查。

    大家来朝鲜之前,已经把自己的贵重物品,以及一些在韩国买的东西藏起来,有的放到空调的出风口里,有的给床板做一个夹层,放到夹层里,朝鲜的海关这次是暴力式大巡检,所以这些东西都被他们搜了出来。

    “船长,你们这些东西为什么都没有报关?”海关的一个官员拿着报关清单问道。

    船长自知理亏,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总不能说怕你们这些流氓抢去,我们所以才藏起来吧。

    引水在一旁沾沾自喜,哇啦哇啦的对领头的海关官员说着什么。

    检查水头电脑的那个人突然从水头房间跑了出来,冲领头的人喊了一句,所有的海关人员都冲了进去。

    “我草,这次毁了,水头是不是以前的照片没有删?这可怎么办啊?我们这次会不会也受到牵连?我可不想在这个破比国家待着啊,上次待的那半年,我都已经变态了,这才如果再待半年,我会挂掉的。”我忐忑不安的想着,用余光瞥了一脸船长,他一脸的铁青,我知道他心里此刻也是数不尽的慌张。

    “啊,以太,以太,哦,亚麻跌,亚麻跌,锁扩,打灭,克一莫其。”水头房间里突然传出了熟悉的声音。

    是苍老师,没错,是苍老师的声音!

    作者有话说:

    月初求票,这几天爆发,准备日更8000-10000,更一个月后可能要上船了,上船后看时间更,保证日更,大家喜欢支持请投一下票,大厨现在马达加斯加的监狱,不知道何时能够归来。

    一个俏寡妇给小伙寄了一封信,半夜让小伙去她家里吃饭,完事之后把她男人的奔驰给了他开,无巧不巧的在路上又遇到了一个搭车的嫩乳妹子,这妹子上车之后的举动让他难以自持,更多宅男福利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