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126章 北棒子国的南浦港

第126章 北棒子国的南浦港

 热门推荐:
    原来朝鲜人并没有从水头电脑里发现什么间谍的照片,而是在隐藏的文件夹里看到了东京热的全集,这帮子人平时在电视上连泳装女都很少见,更别提没穿衣服的了。

    一帮子大老爷们像着了谜一般的,流着口水,盯着水头14寸的电脑屏幕。

    “一库,一库,一库啊!”随着男主角的一声低沉,整个战斗结束了,而水头房间里,一帮子人则在兴奋的议论着,似乎对这个结果很是满意。

    海关上的人还算是有良心的,他们没有发现特殊的罪证,只能以传播淫秽信息为由,把水头电脑的硬盘拆走。

    “船长,你们船舶因为涉嫌偷拍我过军事要塞,传播淫秽色情信息,重要物品没有报关,特地对你们罚款2万欧元。”海关的头头一脸庄重的对船长说道。

    “为什么要罚款欧元?”大副并没有关心罚款的钱数,而是好奇他们要的货币类型。

    “美国是我们最大的敌人,我们不要要肮脏的美元,所以我们只要欧元!”头头一脸的正气。

    “可是他妈的我也没有欧元啊!”船长心里大声骂着娘。

    事情总归有解决的办法,船长已经服软,这个身经百战不惧风浪的老头对北朝鲜彻底服气,他拿出30条烟,1000美金把此事摆平,当然我们藏起来的东西也被他们没收的一干二净,可怜了大副5000多的兰芝跟雪花秀了。

    海神轮起锚继续航行,引水的脸上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表情,我都恨不得当场把他剁了。

    在锚地待了一个晚上,轰走了无数个划着小船来交换东西的棒子,我们实在是不能再出事儿了,船长此刻只想着能安安稳稳的回国,然后这辈子不再跑船。

    码头靠好之后,朝鲜的PSC开始登船检查,上来不到二分钟,已经开了10个滞留项目,其他的都还好解决,最奇葩的一个居然是船上的消防水接头不符合朝鲜的国家标准。

    而PSC的车里则放着朝鲜国标的消防接头,比世界通用的小了一倍,他计算了一下海神轮需要更换29个,而他车里恰好也有29个。

    “船长,你们需要更换接头,否则我将滞留你们,我们有偿提供朝鲜的消防接头给你们,价格很便宜,100美金一个。”PSC检查官一脸贪婪的说道。

    船长已经快要吐血了,自己做不了主不说,全船的通讯都断掉了,还不能把事情告诉公司,倔强的老头把自己反锁在房间里,把PSC检查官孤立起来。

    而PSC检查官则整日的赖在船上,好吃好喝好抽的,他知道我们最终肯定会妥协的。

    南浦的装货速度完全取决于当地发电厂的负荷情况,有的时候码头的吊机刚用抓斗抓起货,提到半空中的时候,忽然全国就停电了,抓斗就那么孤零零在半空悬着,一群人就坐在地上等着,等着电力部门的抢修。

    如果偶尔发生一次的话倒也能接受,可是一天停电20多回就有点说不过去了,装货的效率也就可想而知了。

    货装了足足12天,PSC检查官也在船上呆了12天,我估计他们都有推销任务的,消防水龙头卖不出去,都不敢回去的,回去还不又得去煤窑了。

    “船长,你觉的事情怎么解决吧。”装完货的最后一天,PSC检查官终于抓住了我给船长送饭的机会,钻进了船长的房间。

    船长一句话不说,把衣服跟鞋子脱掉,上床盖被子蒙起头。

    “他妈的老子惹不起,老子不搭理你总行吧。”船长心里暗想道。

    北棒子有点受刺激了,显然他没处理过这种事儿,你嫌价格高大家可以讨价还价呀,你不搭理我算干什么的。

    “船长,价格可以商量的,50美金一个可以吗?”棒子推了推躺在床上的船长。

    “船长,我们都是兄弟,再给你便宜一半,25美金一个,这是我的最低价了,我可以给你开50美金一个的收据,这样总行了吧?”

    我去,这棒子简直是做生意的奇才啊!

    没想到这句话刺激到了船长,老头从床上蹦了下来,拿手指着朝鲜的PSC官员大骂道:“你们他妈的就是一群无赖!滚出我的房间!

    我见船长已经暴怒了,也不甘示弱,把棒子推搡出了门外。

    代理总是在最合适的时机出现,两方争斗,总有一个说和的人。

    “船长,你也不要怪他,他们PSC都有任务的,你们船需要1000美金,这是底限了,不能再低了。”代理在驾驶台对船长说道,并不忌讳还有其他的人在。

    “呵呵。”船长苍白的笑声让我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1000美金,6600块钱,买了29个消防接头,关健还不能使用,船长让水头把消防接头放好,已备下次到朝鲜再有人推销。

    缴纳完罚款,海神轮备车起锚,准备离开这个伤心之地。

    海神轮船尾方向的泊位,靠了一条俄罗斯的老船,我在船尾检查尾缆的时候,看到了两个俄罗斯的女船员在开舱,而在我们这里拿到美元的PSC检查官此刻跋扈的走在俄罗斯船的甲板上,似乎正在进行检查。

    “他妈的这个狗东西,先从自己大哥手里赖了钱,又他妈的去赖自己当年的苏联老大哥,卑鄙无耻!”我心里暗骂着。

    两条船隔得很近,我看到棒子检查官指了指俄罗斯甲板上的消防水龙头,摇了摇头,他从怀里掏出一个朝鲜国标的接头,递给了陪同的俄罗斯船员。

    “啪!”一声巨响传来,俄罗斯船员把棒子给的消防水龙头用力的扔在甲板上,然后指着棒子检查官大声的骂着。

    我能感觉到棒子很恐慌,腰弓的像只蚂蚱,不停的冲老毛子鞠躬道歉,老毛子不在搭理他,径直走回生活区。

    棒子则像只被斗败了的公鸡,耷拉着头,拖着沉重的脚步离开。

    这个世界,永远是崇尚强者。

    出了大同江,调整好船首向,海神轮直奔渤海湾,目的地井唐港。

    凌晨值班的时候,公司发来了电报,我打印了出来:船长,已经同意你轮在井唐更换水手长,新水手长姓名王静初。

    “王静初,好熟悉的名字呀。”公司的报文都是英文,我用重新把拼音拼写了一下。

    “王静初?我操!这不就是老九嘛!”我突然大叫道!

    一个俏寡妇给小伙寄了一封信,半夜让小伙去她家里吃饭,完事之后把她男人的奔驰给了他开,无巧不巧的在路上又遇到了一个搭车的嫩乳妹子,这妹子上车之后的举动让他难以自持,更多宅男福利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