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148章 抬湾大保健

第148章 抬湾大保健

 热门推荐:
    嫩妈老二,这抬湾还真是个岛呢,你看我踩着它都晃!”老九冲地上跺了跺脚。

    “二副,水头,你俩去哪里呀?我能跟你们一起去吗?”机舱的卡带突然从船舷边上探出头,小心翼翼的问道。

    我忽然想起了当年我刚做卡带的时候,也跟他一样,不管做什么都像个做错事儿的孩子,哪怕是下地,找个比自己职务高点的人陪着,都会吓的出身汗。

    “嫩妈卡带,走,我领你去好地方玩儿。”老九忍不住笑了起来,下地玩搞这么严肃做什么。

    卡带兴奋的走到舷梯上,离地还有快一米高的时候就跳了下来。

    “嫩妈,这卡带劲这么大呢,嫩妈踹的地都晃了。”老九有些疑惑的看着地面。

    老九这么一说我倒还真有些觉得发晃,可能是因为海上航行时间长了,有点晕地吧。

    走了4,5米后我觉的有些不太对劲,这也晃的太厉害了,都有些发晕了,我忍不住揉了揉眼睛。

    “嫩妈老二!这是地震!”老九突然冲我喊道。

    “九哥,咱该怎么办呀?”我一听地震吓的都要尿了,机舱的卡带直接就趴到了地上,不停的哆嗦着,我忽然上学的时候老师教过地震后要躲到桌子底下,可他妈现在也没有桌子呀。

    “嫩妈你干什么玩意儿呢?”老九被卡带的囧态逗乐了。

    “哎哎哎,不震了呢,过去了,赶紧起来。”我弯下腰,拿手碰了一下卡带的后背,四周已经恢复了平静,卡带又哆嗦着站了起来。

    “哎呀妈呀,可吓死我了。”卡带惊魂未定的说道。

    “嫩妈,你怕什么,又不是在房间里,大马路上又没东西砸你。”老九鄙夷的看了卡带一眼。

    “嫩妈找个地方喝一杯,给你们压压惊。”老九一边说,一边甩开大步往前走。

    “二副,水头,船长告诉备车去锚地抛锚,你们赶紧回来吧!”舷梯口值班的一水突然冲我们三人大叫道,他吗的这个消息比地震都可怕呀。

    “嫩妈,好端端的抛什么锚!”老九怒骂道。

    三人只得重新回船,不知道出了什么叉子。

    “船长,怎么要抛锚呀?”我在驾驶台摆弄着车钟记录簿,小心翼翼的问道。

    “代理刚才打电话过来,说是地震可能引起小规模的海啸,怕船把码头碰坏了,让我们出去抛一天锚,等海啸预警过去再回来。”船长不紧不慢的说道。

    “那别的泊位的船怎么不抛锚呀,我看着还都靠着好好的呢。”说完这话我突然又醒悟了,我擦,肯定是那个二尾子代理被老九恐吓之后故意报复我们。

    海神轮备好车,鸣笛离开码头驶到锚地。

    “九哥,我觉的代理故意耍我们呢,这风平浪静的哪里有他妈的海啸呀,狗日的二尾子代理,等靠了码头咱再吓唬他一下。”吃过晚饭,我把自己的猜疑告诉老九。

    “嫩妈老二,你看外面。”老九指了指舷外。

    “怎么了九哥?”我把头伸到窗户跟前,外面是灯火辉煌的高雄港。

    “嫩妈,我们离岸也就1000米,1000米呀,就嫩吗把咱们隔成两个世界了。”老九有些深沉的说道。

    我擦,这么有哲学味道的一句话从老九嘴里说出来,让我有些说不出来的别扭。

    “九哥,等明天咱再下去大战台妹,现在别想了,总不能游过去吧。”我安慰道。

    直到晚上8点我被老九从床上强拖了下来,我才知道老九这次不是给我来哲理了,他是真疯了。

    “嫩妈老三,去夜市吃宵夜。”老九满脸兴奋的对我说道。

    “九哥,你疯了呀,你真的想游过去?”我揉着惺忪的睡眼问道。

    “嫩妈,游个毛呀,我截了条小艇。”我跟着老九走出生活区,才发现一条白色的小艇靠在海神轮的左舷,小艇上一个站着一个黑黑的抬湾小伙子。

    “我擦,九哥,咱是不是给船长请个假呀。”我有些担心的问道。

    “嫩妈,说什么,我问船长了,我们得抛2,3天呢,等嫩妈明天早上再找个小艇回来。”老九一边说,一边迫不及待的顺着引水梯爬到小艇上。

    “哎,九哥呀,我算是看出来了,跟着你早晚不是死国外就是在国内被开除!”我冲老九骂了一句,也跟着爬了下来。

    “请问二位先森尿去哪里喔?我载你们!”抬湾小哥很热情的问道。

    “九哥,这小子不错哈,跟朝鲜小棒子差不多,活雷锋呀,你问问他以前是不是在大陆得过病也被人照顾过,来报恩的。”我有些感慨最近交了大运了,乘车不要钱,乘船也不要钱。

    “嫩妈,我跟他谈的20个美金给我们送上岸去,嫩妈你以为谁都是活雷锋呀!”老九有些肉疼的说道。

    “20美金?九哥,早知道我们还不如放救生艇开过去呢。”我悲痛的说道。

    “算了啦,偶不收里们的钱了啦。”抬湾小哥被我们说的有些不好意思了,不自然的笑着,开足马力,朝岸边驶去。

    抬湾小哥把他的小艇靠在一个不起眼的小码头边上,这哥们估计就是天天开着小艇拉大陆人去海里游览,所以我们提出要跟他换点钱的时候,他居然还懂得人民币的四大防伪标志。

    小哥人倒还不错,告诉我们在这里打车去高雄最出名的**夜市,仅需要200台币,抬湾司机喜欢宰大陆的客人,他特地嘱咐我们要小心。

    “九哥,还记的咱上次被出租车宰吗?”我忽然想起我们在纳米比亚被小黑宰了1个美金,跟整个部落的打在一起的往事。

    “哎,也不知道老刘叔现在怎么样了,我估摸着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猴子了。”我接着又想起了我的小伙伴大厨,不觉有些伤心。

    “嫩妈,过不几天就放了,别提他了,快快,那有个出租车!”老九指了一下马路的对面,紧接着跑了过去。

    “师傅,我们去**夜市。”我钻到副驾驶的位置上,冲出租车司机说道。

    “好的。”出租车司机没有多说废话,打开计价器,挂档起步。“嫩妈哥们,你们抬湾人也叫你师傅吗?”我刚才对出租车司机的称谓让老九忽然有了兴趣。

    “先森,里门是大陆来的吗?在抬湾,人们都叫我老板的哦。”出租车司机笑眯眯的说道。

    “嫩妈,我就说么,老二你叫人师傅,我听了都嫩妈不得劲。”老九笑骂着。

    我去,这文化差异了太大了呀,在大陆都是司机叫客人老板的,到这边居然反过来了。

    “老板,这里有没有那个特殊服务呀?”我舔了一下嘴唇问道。

    “特殊服务?你们说的是大保健吗?”出租车司机回应道。

    第一次随船出海,就遇到了知名的孟加拉援激ao女,年少冲动,但因为太穷并未能真的开炮,直到大副跟我说一袋泡面可以跟一群女人过夜……重口、多女、深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