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149章 黑心的水果摊主

第149章 黑心的水果摊主

 热门推荐:
    “老板,这里有没有那个特殊服务呀?”我舔了一下嘴唇问道。

    “特殊服务?你们说的是大保健吗?”出租车司机回应道。

    “嫩妈,你还知道大保健?谈起这玩意儿来,大家果然都不分国界部分地域呀,大家都是同道中人啊!”老九兴奋的说道。

    “先森,高雄这里有抬湾的按摩店,还有越南的,但是跟你们大陆不一样的,这里都是做半套的,我听你们大陆的人说过你们那边的服务,高雄这边的按摩店没有那种服务的。”司机把车停在红灯前,扭头看着老九。

    “嫩妈啥叫半套?”老九显然不能明白这个“半”字的意思,弄一半?那还不如不弄呀。

    “半套就是台妹给你打手枪呀,2000台币哦,是不是很贵?你们大陆人讲你们那边只要500新台币就能做大保健了呢。”出租车司机一脸羡慕的说道。

    “嫩妈2000除以5,400块钱打手枪?去嫩妈的吧。”老九摆摆手,有些生气的说道。

    “不过她们可都是20几岁的小台妹哦,你们也可以去做一下正规按摩的,几百台币,还是很舒服的。”出租车司机接着说道。

    “再说吧,我们先去夜市逛一下。”我失望的说道。

    我跟老九一人只换了2000多台币,算一下打完手枪连睡觉的地方都没有了,岂不是太悲催了,这里居然没人关心一下物价,一点都不人性化。

    **夜市是高雄最大的夜市,白天这里是笔直的大马路,到了下午6点,马路就被封闭住,大大小小的摊位开始进驻进来,形成一道美丽的风景线。

    “九哥,你看那个木瓜牛奶那个摊,我以前在电视上看到过,可出名了,咱俩喝一杯吧!”一下出租车,我就看到了曾经在一个抬湾综艺节目上看过的木瓜牛乳的招牌。

    “嫩妈丰胸的玩意儿,碰那东西做什么。”老九看了一眼,自顾自的往前走的。

    夜市上的人很多,能看出来的是百分之八十都是大陆人,如果不是摊主们时不时的抬湾腔,我都有些到了青岛步行街的感觉。

    “九哥,我们去哪里呀?”我跟在老九后面,在人群里穿梭着。

    “嫩妈我记得以前在这吃过一碗面,怎么找不到那个摊位了。”老九四处张望着。

    “九哥,面很好吃吗?我去,九哥你这么大晚上把我拉下来不会就是为了吃碗面吧?”我忽然有些感动,老九念旧的新太重了呀,一碗面条记了好几年不说,为了吃碗面连船都不要了,这得多伟大的人文情怀呀!

    “嫩妈我草!”老九突然惊呼道。

    我知道出事儿了,老九一般只说“嫩妈”,但是如果加上“我草”,这里面事儿就大了,要么有人要被放倒,要么老九就被放倒,上次老九把这两个动词连在一起还得追溯到在大莲打王成的时候呢。

    “怎么了九哥?”我立马就把战争状态提升了起来,难不成附近有二尾子摸老九屁股?

    “嫩妈我想起来了,我那一年吃的面是在基隆,不是高雄。”老九有些愕然的说道。

    “我去!那现在怎么办啊?咱俩冒死下来,总得吃点东西喝一杯呀。”我有些痛苦的说道。

    “九哥,明天船长要是找不到咱俩了,会不会以为咱俩偷渡了?万一再给公司打个电话,咱俩岂不是倒了大霉了。”我忧虑的看着老九。

    “嫩妈,你想的太多了,船长不傻,嫩妈我要偷渡还等到今天么。”老九不屑的说道。

    “你说的有道理呀,哎九哥,那个东西是什么呀?”我忽然看到一个水果摊,上面全是不知名的水果。

    “嫩妈,那不是榴莲么。”老九往我指的方向看了一眼后说道。

    “不是,我还不认识榴莲么,我说的是那个有点发黑的比榴莲小跟佛头一样的。”我指着水果摊上的一个奇特的水果。

    “嫩妈,问一下不就得了。”老九也看到了我说的那个东西,径直走了过去。

    “嫩妈,这是什么玩意儿啊?小榴莲?”老九顺手拿起来一个,放在鼻子底下闻了闻后问道。

    “先森,这是抬湾的特产凤梨释迦,特别的好吃,先森是不是来自大陆,可以品尝一下的哦。”摊主十分热情的说道。

    “凤梨释迦?听这名字怎么感觉满满的**呢。”我心里暗道,也走到跟前拿起一只。

    “九哥,这玩意儿能好吃吗?”我摸着粗糙的外皮问老九。

    “嫩妈,”老九张口刚准备发表一下意见,摊主把我手里的凤梨释迦拿了过去,用刀子熟练的切开,然后给我切成了8块,递给我跟老九一人一块。

    我接了过来,咬了一口,不错,口感特别的独特,果肉很丰厚。

    “九哥,还行,挺好吃的,多少钱一斤呀?”我边吃边问摊主。

    “先森,这是最新鲜的凤梨释迦,一只1800新台币。”摊主还是满满的笑容。

    “嫩妈什么玩意儿?这一个破榴莲要300多块钱?”老九刚准备把摊主递给他的那一小块递到嘴里,被价格吓到了。

    “九哥,这是凤梨释迦,不是榴莲。”我小声的解释道。

    “先森,这是最新鲜的了,外面都要2000新台币一只的哦,我这里已经是最便宜的价格了。”摊主接着解释道。

    “嫩妈老二,不要了,赶紧走,这嫩妈坑爹玩意儿。”老九冲我摆摆手,准备离开。

    “先森,这个给你们已经打开了,要付1800新台币的。”摊主看我们马上要走了,赶紧从摊子后面绕了过来,抓住了我的袖子。

    “这是你打开的,你说让我们尝尝的,现在怎么又要钱了,这不是宰客吗?”被一个二尾子拽着袖子,让我有些反感,我使劲挣脱开。

    “先森,你们要讲道理的,你们吃了就要付钱的。”摊主重新抓住了我的袖子。

    “滚犊子。”我一把推开他。

    “你吊什么吊?你们大陆人就是穷光蛋,只看不买,还这么吊!”摊主被我推了一个趔趄,他扶着水果摊,指着我的鼻子骂道。

    “嫩妈,你说什么玩意?你再给我说一遍。”老九一把抓住摊主的领子,两只眼睛怒瞪着他。

    第一次随船出海,就遇到了知名的孟加拉援激ao女,年少冲动,但因为太穷并未能真的开炮,直到大副跟我说一袋泡面可以跟一群女人过夜……重口、多女、深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