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150章 太极按摩

第150章 太极按摩

 热门推荐:
    “我干,你要做甚么?你想做甚么?”水果摊主被老九像提小鸡一般的提起来,嘴上还不依不饶的说着。

    老九吃软不吃硬,抬湾这哥们假如说一句我草泥马,估计当场就得挂了,但是在他们看起来已经很强硬的话,传到我跟老九的耳朵里显得有些苍白,还不如一句“你瞅啥”有份量。

    老九显得有些无奈,他在想着自己如果动手打这么个二尾子,会不会有些掉价。

    “九哥,行了,别跟这傻B一般见识。”我上前拉了下老九的胳膊。

    “我干!我是傻B,你是傻C,傻D!”水果摊主又转变了方向,冲我大喊道。

    “你们大陆人没有素质,只吃不买!还打我,酱紫吊。”水果摊主继续再那里混淆黑白。

    围观的群众开始多了起来,不过大部分都是我们大陆人,让我稍稍有些安心,而人群里也开始传出叽叽喳喳的议论声。

    “真没有素质呀,给我们大陆人丢脸,一看就是来穷游抬湾的。”

    “哎呀,没钱没素质呀,连个榴莲都买不起。”

    围观的抬湾人还没有说什么,我们居然先被自己人攻击了。

    “不要坑大陆仔了,你这样子,抬湾就完蛋啦,一直凤梨卖2000块

    怎么可以做酱紫事。”旁边一个抬湾的老头忽然声援我们。

    大家互相帮着对方的这个奇特现象让我跟老九有些尴尬。

    “我干,你吊什么吊!”摊主发现围观的人群的绝大部分变成了自己坚实的后盾,他开始变的强硬起来,甚至用准备用手去推老九。

    “嫩妈,别碰我。”老九有些嫌弃的躲开,我知道老九并不是怕了,而是觉的被一个二尾子碰到有些恶心罢了。

    “林白干你娘。”摊主居然把矛头指向了老九的上一辈。

    “我操!坏了!”我知道这次事情大了。

    “嫩妈!”“啪”老九一掌解决了战斗。

    我后来咨询了很多人才知道“林白”是“老子”的意思,敢在老九面前称“老子”的,下场很惨。

    “里打我?里居然打我,你吊什么吊?”摊主坐在地上,用手摸着被老九扇红的脸颊,已经开始有些抽泣了。

    “九哥,走了,走了,一会别警察再来了。”我看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别一会再过来几个抬湾的城管,也不知道他们的战斗力几何,赶紧对老九劝道。

    摊主听到这个话,重新蹦了过来,抱住老九的腿:“来啊,来啊,你再打我呀。”

    “嫩妈,滚开。”老九厌恶的把他甩开,我则拽着老九的胳膊,钻出围观的人群。

    “来啊,来打我呀,我干,吊什么吊。”人群后面的抬湾小哥还在委屈着。

    “嫩妈,这二尾子玩意儿,还不如让他捶我两下好受呢。”老九一边说,一边掏出烟来点上。

    “九哥,我们现去哪儿?”我忽然觉得这次下船有些失策了,根本毫无目的呀。

    “嫩妈,拦个出租车,让他给找个台妹给按摩一下。”老九想了一下后说道。

    走出夜市,出租车大都载客中,拦了半个小时总算拦到一辆。

    “老板,给我们找个……”我钻了进去准备对司机直奔主题,但我悲催的发现司机居然是个50多岁的老太太。

    “先森,你们要去哪里?”老太太打了个哈欠,一脸疲倦的看着我。

    “我们,我们要去找个地方,就是那个累了,给放松一下筋骨的那个按摩的地方。”我有些羞愧的低头说道。

    “嫩妈,给我们找个台妹,老二你怎么这么墨迹呢。”老九也打了一个哈欠,伸了一下懒腰。

    “先森,你从这里往前面走路,第一个路口往右拐,那里有越南泰国还有抬湾的按摩院,步行过去就可以的,5分钟就到了。”老太太微笑着看着我。

    “先森,这里也有你们大陆人开的按摩店,这些地方我都去过,服务最好的还是你们大陆人开的。”老太太似乎回忆到什么事情,脸上洋溢着幸福。

    “嫩妈老二,下车。”老九听说只有5分钟的路程,赶紧冲了下去。

    “谢谢,谢谢。”我连声道谢,接着也开车门下车。

    “九哥,人家这素质就是高,我上次在大莲找宾馆,出租车拉着我绕了半个大莲湾,后来我才知道他妈的宾馆离我打车那地方连100米都不到。”我有些气愤的说道。

    “嫩妈,别整没用的,赶紧走。”老九咂咂嘴,大步冲台妹走去.

    “第一个路口往右拐。”到达第一个路口口,我一边默念着,一边跟老九拐了进去。

    黑漆漆的一片,并不是想象中的灯火辉煌。

    “我去,九哥,是不是被老太太给骗了,这里啥玩意儿也没有呀。”看着黑咕隆咚的街道,我有些害怕的问道。

    老九不说话,继续往前走,我小心翼翼的跟着后面,心想着这里变态多,别TM碰到个劫男色的。

    又走了100多米,到了一个十字路口,视线这才豁然开朗,左手边的胡同里几个穿着暴露的阿姨,外面也是布满了灯箱,XX按摩,XX足浴,我咽了一下口水,抬头看了一眼老九。

    老九的喉结也明显动了一下,算一算跟李英熙上一次的活塞运动也快两个月了,老九的荷尔蒙分泌的估计占据身体组织液的百分之90了。

    “九哥,去哪个?”我舔了一下嘴唇问道。

    “嫩妈,别急,看看,看看再说。”老九抖了一下腿,应该是下体被内裤束缚到了,估计每个男人都有过这种尴尬的经历吧。

    “九哥你看,太极按摩。”我忽然看到胡同的中段有个摇摆着的旗,旗子上面画的是一个太极的图案,底下用繁体字写着“太极按摩”四个大字。

    “九哥,这个估计正宗,要不咱去看看?”我想起了在国内做的太极按摩,想着这边做什么都跟大陆反着来,估摸着这边的太极就是夫妻双修了。

    俩人走近一看,门口的霓虹灯上写着营业的内容:头部200,腰部200,脚底200,全身600,后面还有个超级特惠90分钟只需998。

    “嫩妈,这么便宜?”老九把霓虹灯上的钱除以5,然后有些不可思议的说道。

    第一次随船出海,就遇到了知名的孟加拉援激ao女,年少冲动,但因为太穷并未能真的开炮,直到大副跟我说一袋泡面可以跟一群女人过夜……重口、多女、深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