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153章 红太阳号

第153章 红太阳号

 热门推荐:
    “嫩妈,赶紧放梯子!”老九暴怒道。

    卡带连同几个水手,赶紧把引水梯放了下来,我跟老九艰难的爬了上去。

    船长的脸比抓住春杏出墙都难看,他把我跟老九从第一次上船时的小毛病开始骂起,一直骂道刚才船舶搁浅。

    “你们不用干了,收拾东西,明天滚蛋。”船长最后放了一句狠话。

    我擦,都让我们滚蛋了,还要骂我们这么长时间,怎么还有这种人呢。

    “九哥,怎么办呀?咱俩是不是该收拾行李了?”被船长骂完后,我跟老九一起回到他的房间。

    “嫩妈,放心吧,船长骂完了就没事儿了。”老九苦笑了一下,自己都有些心虚的说道。

    我知道船长肯定会把这件事上报给公司,没想到船长会把事情推的这么干净,再加上航运大环境非常不景气,又遭遇了两次大的事故,造成的损失多达两亿元人民币,公司只能卖掉其他几条船来填补财政上的空虚,公司船员已经过剩,我跟老九违背公司纪律偷跑下船找小姐,船舶在我班期间遭遇巨大海浪失控,直到搁浅,对此值班驾驶员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因为两人在印尼有过疑似贩毒经历,公司决定将两人开除,扣押所有保证金,对二副玩忽职守的行为造成的损失保留起诉的权利。

    “九哥,这次玩儿大了。”我看着公司发来的报文,有些痛苦的说道。

    又一次回归北京国际机场,我跟老九的心情其实是很懊悔的,没想到给公司增加了这么多的麻烦,损失了这么多的钱,对于公司扣我的保证金,我都没有怨言。

    “九哥,下一步怎么打算的?”我跟老九在高铁站的吸烟室里,计划着未来。

    “嫩妈,我没寻思公司这么狠。”老九使劲吸了一口烟,又吐了出去。

    “嫩妈,等等看,在家休息休息再说。”老九抖抖身子,似乎也感觉最近霉运太多了,掉海里一次不说,居然还被炒了,他使劲抖动着,想着把身上不吉祥的东西抖掉。

    好好的工作就这么丢了,我只能把自己的简历放在船员招聘网站上,等着有合适的船务公司联系我。

    “小龙,我是你刘叔呀!忙什么呢,我回国了,你还在船上吗?”没想到最早给我打电话的人居然是大厨老刘。

    “刘叔,你们放出来了呀?我不在海神公司做了。”我对老刘的电话既兴奋又难过,兴奋的是我的小伙伴能活着出来,难过的是10天之内没有一个船务公司打电话给我,好不容易来一电话,还是老刘的。

    “哎呀可别提了,支持卖红木的总统又起势了,不但把我们放了,还给了补贴,你也知道我那个病,不过都治好了呀,那个船长对我态度也不好,就把我炒了,临走我狠狠的骂了他一顿,他都没还嘴。”老刘从补贴开始,估计满嘴都是意淫出来的。

    “小龙,我找了一家公司,国企!船全是跑南太平洋的,你来我这干吧,准备换全套人呢,你打电话问问老九他来不来,我寻思咱几个在一块,心里踏实。”老刘电话那边一脸的真诚。

    我眼泪都要掉下来了,雪中送炭呀!这他妈的简直是感动华夏十大人物之一呀,不过老刘这个人太不靠谱了,我还是得小心一点。

    “刘叔,真的是国企吗?船况怎么样,你别给我弄蒸汽机船上去了。”我半开玩笑的说道。

    “哪能啊!你咋这么说呢,我们家门口的公司,信得过,都是俄罗斯造的船,嘎嘎新。”大厨对我的开的玩笑有些不太高兴。

    “刘叔你别误会,什么船期拉什么东西呀?”我有些心动了,毕竟在陆地上呆着没有太多的意思。

    “新几内亚回泰国,拉鱼的,冷藏船,两周左右回来。”老刘说道。

    “冷藏船?好的,我打电话问问老九。”我把电话挂掉,找到老九的号拨了过去。

    “嫩妈老二,咋滴啦?”老九慵懒的声音传过来,这个时间估计还没起床吧。

    “九哥,刚才老刘给我打电话了。”我点了支烟,对老九说道。

    “嫩妈老刘?不是跟猴子关一块了么,放出来了?”老九语气里充满了兴趣。

    “放出来了,说是卖木头那总统起势了,还给了监狱补贴呢。”我把老刘的话原原本本的给老九说了一遍。

    “嫩妈,还补贴,你听老刘忽悠,嫩妈他打电话找你肯定有别的事儿。”老九直奔重点。

    “九哥,他找了条船,寻思问问咱俩上不上。”我小心翼翼的问道。

    “嫩妈,这不靠谱的玩意儿能找啥好船?”老九鄙视的说道。

    “九哥,我听他那么说感觉应该不错,巴布亚新几内亚跑泰国的,俄罗斯造的冷藏船,嘎嘎新,还是国企,待遇应该不低。”说真的我有些心动了,所以嘴上开始劝老九。

    “嫩妈,跑赤道,你是不是想热死自己?冷藏船你得搬鱼,累死人。”老九并没有被我劝动,打了个哈欠。

    “九哥,你在家闲着做什么,咱去兜一圈呗,不行干一个航次就跑呀,咱俩啥事儿做不出来,船都能搞搁浅了。”我在一旁煽风点火。

    “嫩妈老二,去去去,我跟你去还不行么,可别寒碜我了。”老九把我叫下船找台妹导致后来发生那么多事,他一直有些愧对我,听我把这个事儿提出来了,有些不好意思,赶紧答应了我。

    我赶紧又把电话打给老刘,老刘又给我了一个所谓的周山水产公司人事经理的电话,让我跟他详细谈。

    我跟老九的资历都没有问题,都是大公司大远洋的资历,面试的问题也很简单,很普通的几个专业问题,双方约定好工资待遇,我跟老九又把证书按照人事经理给的地址寄了过去,人事经理告诉我两周后在周山的定海船厂接船,船名红太阳,我跟老九商议好时间,在红太阳开进船厂的第二天,坐车来到定海。

    “嫩妈老刘,你咋瘦成这个逼样了!”我跟老九愣是没有看出来车站借我们的大厨,他足足瘦了一圈,可能是因为以前太胖的缘故。

    “别提了,吃牢饭吃了那么久,怎么能胖呢。”大厨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但是看到我们还是一脸的兴奋。

    “嫩妈我听说你强奸了两个猴子?”老九调戏的问道。

    第一次随船出海,就遇到了知名的孟加拉援激ao女,年少冲动,但因为太穷并未能真的开炮,直到大副跟我说一袋泡面可以跟一群女人过夜……重口、多女、深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