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154章 大厨的自述

第154章 大厨的自述

 热门推荐:
    “嫩妈,我听说你强奸了两个猴子?”老九一本正经的说道。

    “哎呀九哥,这事儿能不能别提了,我在船上被那些人天天拿猴子说事儿,我现在听到猴子我身上就痒痒,这事儿以后就打住了,可不能再提了。”老刘跺着脚,脸涨的通红。

    “行了,行了,咱赶紧走吧,太他妈热了,赶紧找个有空调的出租车。”刚下了车,我就感觉已经浑身被汗湿透了。

    “哎呀呀,走,来到我们大周山了,先找个地方喝点,给你们接风。”老刘兴奋的说道。

    三人刚走出车站,“嘭”一个小伙跪下朝我仨磕了个头。

    “嫩妈老刘,你们这的人都这么好客呀!”老九被吓了一跳,三人都一脸疑惑的看着跪在地上的男子。

    小伙膝盖旁放着一张大大的纸,上面写着:“你好,我叫钟磨班,因身份证丢失,手机丢失,车票丢失,不能回家,特求好心人给1块钱买个包子吃。”

    “九哥,不是他们这好客,是咱大天朝的汽车站最好客,这哥们一天收入估计得赶上船长了吧。”我瞟了一眼小伙旁边的缸子,里面已经有差不多30块钱了。

    “嫩妈,走了走了,看着就难受。”老九摆摆手招呼我俩,三人乘了一辆出租车,来到定海的一家海鲜大排档。

    “哎呀呀,今天晚上谁也别给我抢,到了我们大周山了,我好好请你们吃一顿,想吃什么就点什么。”大厨拍着胸脯说道。

    “切,肯定他妈你付呀,好像我跟老九会抢着结账一样。”我心里暗道。

    “嫩妈老刘,不用弄太好了,搞点虾爬子,整几条野生的海鳝,再嫩妈搞个鸦片鱼,老二。你再点几个。”老九说完的时候大厨眼珠子已经绿了。

    “刘叔,我就吃个养殖的扇贝就行,你们这有鲅鱼馅儿的水饺吗?”我的要求让大厨的眉头稍稍松了下来。

    “哎呀呀,我们大周山什么没有,没有让他现学也得给咱做呀。”老刘已经开始启动了装逼模式。

    “我搞两瓶老酒喝喝,你们喝什么东西?”大厨提过来两瓶“阿拉老酒”放到桌子上。

    “嫩妈,我也尝尝这个玩意儿,味道咋样。”老九似乎对老酒很感兴趣。

    “哎呀呀,九哥,咱俩一人搞个两瓶,小龙你喝什么?”大厨看了我一眼。

    “我喝啤酒吧,搞一箱蓝带。”我看了一眼大排档酒架子上,啤酒似乎只有蓝带这个牌子。

    菜很快就上齐了,不得不承认这边的人小气的可怜,盛菜的盘子还没有我的烟灰缸大。

    “刘叔,我们走了之后,你们在监狱里又待了多久呀?”喝了一圈后,我问道大厨。

    “哎呀呀,船长那个神经病,什么事儿都赖到我头上,你们走了没三天,我们也被提审了。”老刘忽然有些伤感,他似乎又想起船长边打边骂他的情形。

    “然后呢,你们也是被弄去义务劳动了吗?”我赶忙问道。

    “没有,审完又给我俩放那个监狱里了,我们在那里待了一个多月,然后又被带到马达加斯加的首都,在那里又被审了一遍。”老刘喝了半杯老酒,回忆起往事,我看他的眼角里似乎都有泪珠想要流出来了。

    “嫩妈,你们还去首都了啊,那里有猴子吗?”老九一边喝酒,一边还在调笑着大厨。

    “哎呀呀,不说了喝酒喝酒!”大厨抹了一把眼睛里的泪,鼻涕都流了出来,这他妈得遭了多大的罪呀!

    老刘喝完第一瓶老酒,话开始多了起来,他在马达加斯加的遭遇也随着酒劲吐了出来。

    老刘审讯被审讯完之后又关了1个月,守卫倒还没怎么欺负他,船长陈思山每天把他从早上骂到晚上,稍微不顺眼就是一顿拳打脚踢,老刘的脾气大家也是都知道的,生生打了一个月愣是连个屁都没放,当然老刘的原话是反骂了几句,我估计也是意淫出来的,到了最后,老刘已经练就了一身的本领,刘思山一天不打他一次,他心里就难受,直到俩人被军方的火车押运到了首都塔那那礼佛。

    到了塔那那礼佛,老刘才知道他俩的事迹在新浪网的头条待了接近2个小时的时间,此时也惊动了华夏的外交部,但是毕竟船舶国籍属于巴拿马,外交部心有余而力不足。

    幸运的是塔那那礼佛审判完毕后,俩人居然被无罪释放了,还发了接近1000块钱的监狱补贴费,老刘心里很高兴,想着这次可算是结束了,没想到回船之后,一船人把他当成了外星人,走狗,叛徒,以船长为首,大副为辅,全船开启了一连串的讨伐活动,让大厨的身心都遭到了前所未有的迫害,虽然俩人被无罪释放,他们船还是被扣押了半年多的时间,之后全船人都被更换,大厨才得以逃脱出困境,回国后他心里想着下次上船无论如何得找两个知心的朋友,于是便想到了我跟老九。

    “我擦,我跟阿呆流放的时候,这俩哥们居然被释放了,更关键的是俩人都上头条了,还有没有王法了,我们是涉嫌走私,老刘可是真真正在的买了猴子呀!”我越想越气,咕咚咚的连喝两杯啤酒。

    “嫩妈老刘,你这个小子就是个事儿逼,你最能找事儿了,出了事儿嫩妈自己还摆不平,谁跟你在一条船上干船长谁嫩妈倒霉我告诉你吧。”老九有些喝多了,把心里想说的都说了出来。

    “哎呀呀,喝酒。”老刘不敢反驳老九,只能低头附和着。

    “九哥,行啦,别说了,咱今天多喝点,上了船就不能这么喝了。”我端起酒杯,打了个圆场。

    三人从下午5点喝到晚上10点,此时大排档里的人才开始渐渐多了起来,我们则已经酒足饭饱,找了一家连锁酒店。

    啤酒配海鲜的后果就是我从后半夜就开始拉肚子,本来以为只是单纯的肠道受凉,直到红太阳轮从周山开出,经过钓鱼岛穿过赤道后到达南太平洋的所罗门湾,我足足拉了35天,我忽然意识到我这次可能要挂了。

    作者有话说:

    151章出现失误,明天等编辑替换,对不起啦思密达!

    第一次随船出海,就遇到了知名的孟加拉援激ao女,年少冲动,但因为太穷并未能真的开炮,直到大副跟我说一袋泡面可以跟一群女人过夜……重口、多女、深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