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156章 金枪鱼渔船

第156章 金枪鱼渔船

 热门推荐:
    我跟老九里面穿着背心裤衩,外面套着军大衣,顶着35度的烈日,走到主甲班上,准备下舱搬鱼。

    “先把这个袋子吊上去放甲板上!给我放个梯子,让我上去。”我听到渔船上有人冲我们喊着。

    两个水手把引水梯放到渔船上,一个健硕的已经晒成黑人的中年男子爬了上来,紧接着操吊手把一个黑色的袋子挑到甲板上。

    “你好,我是红太阳轮的二副,这是我们水头,你是?”我跟老九正好迎面碰上渔船上的男子,我出于礼貌问了一句。

    “我是渔船上的大副,你们船烟酒多不多,卖给我一点。”中年男子应该好久没有见到过除他们船上的人了,不停的上下打量着我跟老九,35度的天穿着军大衣,还是被男子的眼神扫的发凉。

    “嫩妈,这是啥东西?”老九指着甲板上的袋子问道。

    “这是我们大厨的骨灰,你们帮忙给带回去,里面都放着身份证地址跟电话,你们回国了给寄回去,公司都知道。”渔船大副满不在乎的说道。

    我擦!海上死人的事儿倒也不少,渔船上就更多了,关健的是这哥们的轻描淡写,好像死了两条金枪鱼一般。

    “人怎么死的?”我嘴唇哆嗦着问了一句。

    “哎,谁知道得了什么病,拉肚子拉了快两个月,后来就拉死了呢,我们寻思别放臭了,就给烧了。”渔船大副一边说,一边用两只手指做了个夹烟的手势。

    我赶紧把烟掏出来,递给他一支。

    “拉肚子死的?”我忽然打了一个寒颤,紧接着有感觉内裤里多了两股热翔。

    “爽呀!”渔船大副猛吸一口,脸上的表情安详幸福。

    “二副,公司说给我们安排了两个钓金枪鱼的船员,在你们船上的吗?”渔船大副接着又问道。

    “人倒是有几个,不是明天登船吗?”我想起李皮庆跟我讲他明天上船。

    “等什么明天,大厨都死了半拉年了,今天得让他们上去,我去找你们船长说一下,二副,我一会再找你,你那有啥饮料烟酒啥的,咱俩换换,我船上啥都有,鲨鱼牙,红珊瑚,所罗门的特产,还有当年日本鬼子留下的枪,等着我。”渔船大副的烟威味的方言听起来很有喜感,说完就钻进生活区,直奔船长的房间。

    “九哥,这玩意怎么弄?”我指了一下地上的骨灰。

    “嫩妈,我找俩二水放仓库去,回头问问大副怎么弄。”老九有些嫌弃的看了一眼,转载已经开始了,我跟老九赶紧往货舱里赶。

    沿途我看到了渔船上的船员,一个个的目光呆滞,干活的时候根本不走心,像机器人一样挥动着双臂,再往生活区看,能看到一个梳着背头60岁左右的老头,眼神非常的犀利,这个应该是船长吧,我心里想着。

    “我**!谁教给你活这么干的?”正想着,老头突然从二层甲板跳到主甲板上,一脚踹在正在挑拣鱼的一个船员身上。

    我跟老九都愣住了,渔船上的人似乎已经司空见惯,连围观的都没有,被踹的船员也只是重新爬起来,重新拿着刀子跟钩子继续工作,一句话都没有说。

    “嫩妈,这帮狗犊子玩意儿,别落我手里。”老九最看不惯的就是这种同族之间的欺凌,我估计渔船船长如果再踹一脚,老九就得蹦下去干他了。

    “九哥,这事儿咱别管了,渔船都那样。”我小心翼翼的劝道。

    正说着话,渔船大副拿着一张纸,提着一个方便袋,走到甲板上,方便袋里应该是放的船员的证书。

    “谁是李庆皮跟朱传舟?”渔船大副冲人群大喊着。

    李庆皮已经快要下到舱底了,听到有人叫他的名字,又爬了出来。

    “我是李庆皮。”李庆皮一脸的笑,从衣服里掏出一盒兰州,递给渔船大副。

    “哦,你是李庆皮啊,朱传舟呢,你俩收拾东西跟我上渔船。”渔船大副倒也还不客气,接过李庆皮手里的烟塞到衣服口袋里。

    这一幕也落在了渔船船长的眼中,我暗道不好,一会得告诉李庆皮,上船先给船长送条烟,不然还不得被折磨死了。

    “你好,我是朱传舟。”一个文质彬彬的小伙跑了过来,戴着一副眼镜,朝大副伸出手。

    “赶紧收拾东西上船。”渔船大副并没有去握朱传舟的手,只是不屑的看了他一眼,似乎觉的这小子不懂情调,连盒烟都不知道送。

    吊机臂像朱传舟的手一般突然卡在了半空,不知道什么管线坏掉了,机舱的四鬼抱着厚厚的图纸就冲到里面去检查,我跟老九坐在甲板上抽着烟,目不转睛的盯着眼前的骨灰。

    “九哥,我要是拉肚子拉死了,你们会不会也把我烧了。”我忽然想到这个问题,我已经拉了一个月了,还有一个月,我是不是也会步这个大厨的后尘。

    “嫩妈,你最好想点好事儿,嫩妈你要拉死了,把你跟金枪鱼冻一块拉回去。”老九把烟头弹到海里,把军大衣脱了下来。

    我忽然想起在马六甲海峡惨死的二副,跟猪头肉冻在了一起,他妈的是不是做二副都要过一个坎啊!

    胡思乱想着,李庆皮跟朱传舟拖着行李箱走了出来,朱传舟背上还挂着一块画板,我好像在船厂听他说过他是学美术专业的,家是内猛古啥格勒的,家里不差钱,只是因为喜欢大海,就背着画板开始了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老李,你过来一下。”我冲李庆皮招招手。

    “二副,怎么了?”李庆皮一脸的憨态。

    “老李,你还有烟吗?”我小声的问道。

    “二副,我还有两条兰州,你抽的话我给你留几盒。”李庆皮说着就要去拉行李箱的拉链。

    “不用不用,老李,你看你人太实在了,你到了船上,先给船长送条烟,说点好话,这渔船船长就是皇帝,你小心点。”我拍了拍他的肩膀。

    “你们注意一下我的画板,别给我弄坏了。”另一边的朱传舟跟渔船大副把行李用绳子绑着,慢慢放到渔船上去。

    “嘭!”一声闷响传来,渔船大副把手里的绳子直接松开,朱传舟的行李重重的摔在渔船的甲板上,画板应该也摔碎了。

    “你干什么?”朱传舟转过身子,怒瞪着大副。

    第一次随船出海,就遇到了知名的孟加拉援激ao女,年少冲动,但因为太穷并未能真的开炮,直到大副跟我说一袋泡面可以跟一群女人过夜……重口、多女、深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