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158章 沉没的日本军舰

第158章 沉没的日本军舰

 热门推荐:
    “二副,你看看我这箱子里的东西,感兴趣不?”大副把散发着金枪鱼味道的木箱子放到了我的桌子上。

    “什么东西?”箱子以前应该是拿来装什么机器配件的,外面还露着粗糙的切割面。

    “啪”大副把箱子的上盖打开,里面铺着一层厚厚的毛巾,毛巾底下不知道盖着什么东西……

    “我去,大副你这里面装的什么,搞这么神秘。”我把手伸了进去,将毛巾揭开。

    底下居然是两支小巧的手枪跟一把带鞘的小刀,年代应该都比较久远了,上面锈迹斑斑的,手枪估计都不能用了,刀鞘是皮革制成的,但也已经破损的不像样子,而整个刀面上满满的都是铁锈。

    “二副,怎么样,有兴趣吗?”渔船大副舔了一下嘴唇问我。

    “大副,你这玩意儿在哪里搞的呀,这就是一堆铁疙瘩呀,有啥意思啊。”我有些不屑。

    “二副,这是在海里捞出来的,我们在那边钓金枪鱼的时候,一个水手看到我们船底下居然有条沉船,他们几个人潜水下去捞的,好像是当年小日本的东西,刚捞上来的时候一点锈都没有,后来放着放着就生锈了。”大副看我对这个兴致不高,有些急躁的说道。

    “捞的?在什么位置?离这里远吗?”大副说到沉船的时候,我倒有了些兴趣。

    “不远,不远,就在岸边上,等过几天当地黑鬼过来划船找你们换东西的时候,你们坐他们的木头船过去一看就能看到。”大副看我的表情有些放缓,接着又说道:“二副,你看这刀,这肯定是那日本海军军官的武士刀,你看看,这上面还有字呢。”

    “伊势谷健斗?啥意思?”我费力的把刀子上刻的字读了出来,这难道是刀子的主人?

    “二副,你别看着这刀锈成这样了,这刀可快着哩。”渔船大副一边说,一边用手握住刀柄,接着拿过我桌子上的A4纸“唰”一声,A4纸齐腰被削断。

    “我擦,好东西呀!”我惊叫一声,要过他手里的刀,把玩了一番。

    “大副,你这玩意想怎么卖?”我有些心动了,这个东西回家找人打磨一下然后再换个刀鞘,放家里留个纪念也行呀。

    “二副,我看咱俩也挺有缘的,都是山东老乡,给你按3000块怎么样?”大副看我已经心动,瞬间狮子大开口。

    “呵呵。”我差点笑哭了,你当我是傻B吗。

    “二副,你笑啥呀,那你看着给多钱合适呀,合适我就卖给你。”大副有点急了。

    “大副,这玩意我看给你两条白将军算了,啥钱不钱的。”我直接把价格卡到了最低,其实心里已经不想要了。

    “算了二副,我去问问别人吧,你这不是做买卖呀。”大副摇摇头,又拿了我两只玉溪,起身离开了。

    “神经病。”我暗骂一句,回到床上继续睡觉。

    睡了不到两个小时,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一个穿着日本军装的老头告诉我那把刀是他的专属佩刀,价值连城。我问,你是谁,他说我是山本56。然后我开始紧盯着他的脸,然后慢慢慢慢他的脸变成了老九的脸。

    “嫩妈老二,吃晚饭了,你睡没睡啊!瞪俩大眼珠子看我干什么?”老九正站在我床前,一脸疑惑的看着我。

    “九哥,我刚才梦到山本56了。”我从床上坐了起来,发现天已经有些黑了,看了一下时间快6点半了。

    “嫩妈山本56是什么玩意儿?”老九显然不太熟悉日本的海军史。

    “算了算了,九哥,吃完饭我再告诉你。”我穿上鞋,跟着老九去了餐厅。

    红太阳轮上有一个大厨,两个印尼的帮厨,切菜配菜洗碗这些杂活老刘都不用去做,只需要等帮厨把菜都切好后,直接过去颠勺就行了,所以别看船员比货船上多了一倍,但大厨还是比较轻松的。

    因为船员多,所以餐厅也做的大了许多,本来我应该跟船长大副他们在驾驶员餐厅吃饭,但是我总感觉那样太过于装逼,所以我一直扎在普通船员的餐厅,看着四个国家的人用四种不同的语言交流,还可以光明正大的用中国话骂他们,实在是太爽了。

    晚饭大厨蒸了300个牛肉包子,单独给船长他们做了几个海鲜,所以大厨有幸被叫到高级船员的餐厅吃饭,实在受不了那群越南缅甸黑猴子哇啦哇啦的叫声,我跟老九拿着包子端着稀饭回到了房间。

    “九哥,刚才那个渔船大副来找我了。”我扒开大蒜,递给老九一瓣。

    “嫩妈,那狗日的来干什么?”老九问道。

    “他给我拿了一把武士刀,说是在日本人沉的军舰里捞出来的,要我3000块,我直接把他骂走了,你说他是不是傻B,打渔打疯了吧,不过刀子挺快的,你看这张纸,一划就划开了。”我拿过被武士刀划开的纸在老九面前晃了晃。

    “嫩妈傻逼!”老九放下手里的包子,紧盯着半张A4纸说道。

    “就是就是。”我附和道。

    “嫩妈我说你傻逼!”老九把A4纸拍到我面前大叫道。

    “我怎么了?”我有些意外的问道。

    “嫩妈,我上次在日本庙里搞了一把武士刀,回国卖了1万多,嫩妈你看这刀划出来的纸,嫩妈这得多锋利,这刀回国嫩妈最少的得2万!”老九重新拿起A4纸,抚摸着被刀划过的纸边。

    “我擦,九哥,忽悠谁呢呀,就那破刀值两万?”我不在意的笑着,想着你们都想钱想疯了吧。

    “我去,九哥,咋办,要不我在找他买回来?”老九的眼神告诉我,他说的都是事实。

    “嫩妈,你现在找他买他肯定不卖了,嫩妈这小子阴的狠,我能看出来。”老九摸了摸下巴说道。

    “九哥,那没办法了。”我有些失望的说道。

    “嫩妈老二,他在哪里捞的刀?”老九突然两眼冒光的问道。

    “我听他说好像是在靠岸边的地方,那边应该是个珊瑚礁,我估计当年美军把日军的军舰击中了,日军抢滩搁浅那里了吧,九哥,你问这个做什么?”我看了一眼老九,老九的嘴角挂着一丝神秘的笑。

    “我草,九哥,你不会是想要去捞沉船吧?”我忽的一声站了起来,大声的问道。

    第一次随船出海,就遇到了知名的孟加拉援激ao女,年少冲动,但因为太穷并未能真的开炮,直到大副跟我说一袋泡面可以跟一群女人过夜……重口、多女、深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