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160章 频临灭绝的苏眉鱼

第160章 频临灭绝的苏眉鱼

 热门推荐:
    “大副,不用了,不用了,我们吃过饭了,这酒你留着,有啥稀罕的海鲜均给我们点就行。”我咽了口唾沫,把酒放到了眼前的餐桌上,忽然感觉这里的空气压抑的让人难受。

    “嫩妈大副,给整几条苏眉尝尝。”老九并没有对当前的环境有什么太大的反应,只是听到有好吃的鱼的时候,才说了句话。

    “好来,老孙,你把上次那半条苏眉鱼给二副装上,在装几条海鳝。”大副对矮个子老孙说道。

    矮个子“嗯”了一声,从另一个门里走了出去,应该是去给我们装鱼了。

    “大副,你那个东西出了吗?”我没有合适的话题,只能把旧事提出来缓和一下压抑的气氛。

    “出了啊,卖你们船长了,怎么着后悔了呀?”大副笑着对我说道。

    “没有,没有,我就随口问问,大副,那个刚上船的小伙不懂事儿,你多担待着点。”我一脸恳求的看着大副说道。

    “哎呀二副,船上有船上的规矩,你跑了这么多年船了你也应该知道,你要是为了那个小子来的呢,这酒你就拿回去,鱼呢我该送还是送你。”大副的脸色突然也变的凶狠了起来。

    “不是这个意思,不是这个意思,你说这话不就见外了么。”我赶忙说道,心里想着不该来的,别因为这个再把朱传舟打的更厉害了。

    “嫩妈大副,我们过来就想问问你手里还有东西么,有我们就收了。”老九看渔船大副一脸的凶狠,不示弱的大叫道。

    “哈哈,还是水头说话实在,我现在手里倒是没有了,不过过几天我们还得去那个沉船附近钓金枪鱼,你们下个航次过来,要啥有啥。”渔船大副的脸又变的轻松自然,我的心也随着他的脸色一会变冷一会变热。

    “大副,鱼。”矮个子推门进来,手里提着一个编织袋。

    “嫩妈大副,这酒你留着喝,鱼我俩拿回去,下个航次有啥好东西,只要价钱合适,你都嫩妈给我送来。”老九走到矮个子身边,把编织袋拿到手里,拍着胸脯对大副说道。

    “哈哈,水头这事就这么说定了,下个航次可得多给我带点酒呀!”渔船大副虚伪的大笑着。

    “九哥,要不咱先回去吧。”我咽了口唾沫,说话的声音都有些发抖。

    “嫩妈大副,我们先走了,有时间上红太阳找我玩儿。”老九冲大副点点头,扭头就往外走,我紧跟在老九后面,后背一阵阵的发凉,老觉得后面有一双眼睛盯着我。

    直到离开2872到达红太阳轮,我心里才真正有了些安全感。

    “嫩妈,这苏眉真来劲!”老九把编织袋打开,露出半条巨大的淡蓝色的鱼。

    “九哥,你没觉得这渔船上有啥说不出来的感觉吗?”我看了一眼袋子里的鱼后问老九。

    “嫩妈老二,这玩意比石斑鱼都贵,赶紧让老刘给咱俩清蒸一下,叫着他一起喝点。”老九似乎没有听到我说的话,不停的摆弄着手里的鱼。

    “哦。”我心不在焉的答应了一声。

    “嫩妈老二,你胆子太小了,渔船那帮人你怕什么,他们早被逼的没有脾气了。”老九看我的心情不太好,笑着安慰我说道。

    “九哥,我就觉着他们好像说不出来的那种感觉,就是压抑着肚子里的火发不出来,就是那种意思。”我看了一眼老九,想着给他表达出我的意思,但是又不知道该怎么说。

    “嫩妈,你管那么多闲事,你去我房间把酒拿下来,嫩妈我去找老刘蒸鱼。”老九看都不看我,提着鱼走了出去。

    我忽然又感觉有什么不对,但又说不出来,只能暂时把脑子先歇一歇,跑去老九房间拿了两瓶白酒。

    “嫩妈老刘,你蒸透了吗?这玩意可是有毒,蒸不熟嫩妈咱三个就挂这了。”老九给三个杯子倒满酒,跟大厨开了个玩笑。

    “哎呀呀,放心吧,保证吃了死不了,我还没见过这么大的苏眉鱼呢,咱们赶紧尝尝。”大厨把手里端着的鱼放下,拉过椅子来坐下。

    “九哥,我喝瓶啤酒吧,白酒喝不下去。”我把杯子推到老九跟前,在床底下抽了一箱啤酒。

    “嫩妈老二,你不拉肚子了啊?”老九笑着对我说道。

    我擦,我总算想起来有什么事情不对了,我好像一下午没有拉肚子了,我赶紧跑到厕所里,把内裤里的卫生纸拿了出来,天那,还是新的!太好了,2872居然把我的屎都吓回去了。

    回到房间,老九跟大厨已经喝了快半杯了,我把推给老九的白酒拿了回来,喝了一大口,压压惊。

    苏眉鱼是一种高级食用鱼,肉质细腻,口感鲜嫩,目前已经频临灭绝,反正华夏沿海你是看不到的,也只能在所罗门海里吃到吧。

    “九哥,渔船真不是人干的呀,我现在想想我腿肚子还转筋呢,刘叔你幸亏没上那个2872上看呀,那帮子人一个个的都跟死了爹一样,俩眼珠子瞪的老大,恨不得把你吃了。”喝了酒之后,我话多了起来,开始给大厨讲刚才的见闻。

    “哎呀呀,渔船呆不得呀,我们周山那边的渔船,除非是同族的一起去打渔,不是一个地方的,出去10个人,能回来一半就不错了。”大厨抿了一口酒,对我说道。

    “那没人管吗?”我不可思议的问道。

    “嫩妈谁管?就说在海上失踪了,谁知道?嫩妈你忘了海神7在马六甲死的那个二副了?全船只要统一口径,嫩妈说他怎么死的就是怎么死的。”老九点了支烟接着说:“嫩妈想起这个事儿来我就生气,嫩妈一会把那俩印尼的二厨打一顿。”

    “别别别,九哥,印尼也有好人。”我赶紧劝道,别一会喝大了真把俩猴子打了。

    “九哥,我老觉着这个渔船大厨不是拉肚子死的,我拉肚子拉了也快两个月了,除了人瘦了点,我感觉精神还越来越好了,我估摸着也是……”我看着老九,没敢把话说完。

    “嫩妈老二,你闲没事别操那心,嫩妈想想怎么着去沉船那里看一看,我听渔船大副那个意思,嫩妈底下还有不少东西呢。”老九摸了一下下巴,终于把心里话说了出来。

    “哎呀呀,九哥,你这话说的对,咱得想办法过去一趟弄点好东西。”大厨一听到老九想着去沉船那里捞货,眼珠子立马就冒出了光彩。

    第一次随船出海,就遇到了知名的孟加拉援激ao女,年少冲动,但因为太穷并未能真的开炮,直到大副跟我说一袋泡面可以跟一群女人过夜……重口、多女、深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