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161章 My name is nine.

第161章 My name is nine.

 热门推荐:
    老九跟大厨喝的已经有些多了,自从他们把日本的墓地凿光了之后,破盆破罐子都不好弄了,这次居然碰到一日本军舰,那可是满船的日本财宝啊!总算是有了一个共同的话题,俩人开始商量着怎么去沉船那地方看看。

    三人兴冲冲的准备再开一瓶白酒的时候,甲板上的克令吊奇迹般的修好了。

    “全船人去货仓转载,全船人去货仓转载!”房间的广播里传来大副的声音,先是中文,然后用英语又重复一遍,应该是说给那些猴子们听的。

    老九跟大厨大骂一句,起身回房间穿军大衣,三人又一同来到货仓。

    “嫩妈老刘,我就知道你让我来这船上没好事儿,嫩妈天天抱着金枪鱼。”老九喝的有些大了,鱼在手里滑来滑去的……

    “哎呀呀,九哥,搬鱼有钱怕啥呀,我刚来时寻思是机器干呢,谁想着是用人干呀!。”大厨也是一脸的委屈。

    “好啦,好啦,赶紧搬鱼吧,搬完了回去睡觉!”我抱着比我都大的金枪鱼,无奈的说道。

    好在大家经历跟体力还到充沛,不到4个小时就完成了600吨金枪鱼的转载,2872轮也在凌晨开始备车,准备离开。

    “李二副!李二副!”我从货仓上来,准备回房间洗澡,听到2872轮有人叫我。

    我拖着疲惫的腿走到舷边上,李皮庆正站在2872轮的船尾看着我,疲倦,惊恐,难过,后悔,几乎所有的坏表情都融合在了他老实巴交的脸上。

    “老李,怎么了?”虽然渔船船尾只有李皮庆一个人,我还是压着嗓子小声的问他。

    “二副,没事儿,你给我家里发个信息,就说我挺好的,吃的好,住的好,船长,船长对我好。”李皮庆说道船长的时候,眼睛里透露出的惊恐让我都不禁打了个寒颤。

    “放心吧老李,我一定给你把话带到,你注意安全呀!劝劝小朱,让他听话一点。”2872的螺旋桨已经转了起来,船身紧跟着也剧烈的抖动,李皮庆没有站稳身子,摔到在尾甲板上。

    “没事儿吧老李!”我有些担心的喊道。

    李皮庆爬了起来冲我说话,2872已经朝外驶了出去,巨大的柴油机声淹没了李皮庆的声音,他的口型好像是再说:“二副,我想回家!”

    我伸出手臂朝李皮庆挥了挥,李皮庆的脸连同2827轮慢慢的一同消失在了我的视线里。

    “Good露ck。”我点了一支烟转身离开。

    回到房间,整个人乏的不行了,把晚饭剩下的包子吃完,洗去身上的鱼腥,倒头便睡着了。

    第二天一大早,红太阳轮的四周围满了独木舟,所罗门群岛的原住居民们跟华夏的船员们开始了自由贸易。

    “嫩妈老刘,我拿啤酒给你换个猴子。”老九看到独木舟上有人拿着猴子在出售,赶紧调戏大厨。

    “哎呀呀,九哥,能不提猴子吗?”老刘听到猴子后,抱着头就想着蹲到缆桩后面去,似乎又想起了被打的往事。

    “九哥,你看那妞。”我忽然心里一荡,看到了独木舟上一个穿着花裙子的姑娘。

    “哎呀呀,这妞一看就是混血的。”大厨听到妞,赶忙又跳了起来,两眼冒光的看着我指的地方。

    “嫩妈老刘你老实点吧,你那病还没好利索。”老九再一次打击了大厨。

    大厨连着被揭了两次短,像只被强奸后的猴子,蔫坐在缆桩上,有些委屈的看着远方。

    “抽烟,抽烟。”我掏出烟递给大厨一支,生怕他想不开再跳了海。

    “嘿!你们要红薯吗?”独木舟上的姑娘看到我一直在看她,指了指自己船舱里的红薯。

    “你会讲英语?”我有些诧异的问道。

    “是的,我父亲是英国人,母亲是所罗门人,你需要红薯或者椰子吗?”妞又把船舱前面盖着的布掀开,露出了新鲜的椰子。

    “九哥,咱弄点椰子吃吧?”我朝老九问道。

    “你是要钱,还是用东西换?”老九朝妞问道。

    “美元,手套,香皂,洗发水都可以的。”妞见我们对她很感兴趣,脸上露出了纯真的笑容。

    “嫩妈老刘,去我房间拿点手套。”老九也觉的刚才说的话太重了,走到大厨跟前拍了拍他的肩膀。

    “哎呀呀,拿多少?”大厨受宠若惊的问道。

    “嫩妈先整50副。”老九一边说,一边又转向独木舟上的姑娘。

    “嘿,你知道这里有一艘沉船吗?”老九笑的很迷人。

    “沉船?你说的是日本人的军舰吗?这里到处都是。”姑娘有些诧异的回答道。

    “嫩妈到处都是?老二,嫩妈我们要发财了。”老九咧着嘴笑着,露出了换了三次的门牙。

    “九哥,我拿了60副,我寻思换几个红薯吃。”大厨提着一编织袋的手套小跑了过来。

    “嘿,接着!”老九拿过手套,精准的扔进妞的船舱里。

    “哎呀呀,九哥,你还没跟她谈换多少呢,这土著人你又不是不知道,万一划船跑了怎么办?”大厨在舷边上跺着脚。

    “嫩妈,你以为人都嫩妈跟你一样。”老九鄙视的看着大厨。

    “哇!我带的东西恐怕不值这么多的手套。”独木舟上的妞有些羞涩的指着船上的水果。

    “不,我只要一个椰子就好。”老九还是一副迷人的笑。

    “我擦,能不能不跟我抢妞!”我心里暗骂道,完全插不上话的节奏。

    “一个椰子?为什么?”妞有些不知所措。

    “我们想坐你的船去看一下日本人的军舰。”老九把自己的目的说了出来。

    “没有问题,但是我还是要把这些椰子都送你你们。”妞还是挺好客的么。

    大厨怕妞反悔,赶紧把绳子取来,让妞把椰子装到编织袋里提了上来。

    “先生,你们准备什么时候去看军舰?”妞灿烂的笑着,似乎没想到今天能碰到这么大方的华夏人。

    “九哥,这里能随便坐小船下去吗?”我有些担忧的问道,毕竟船长大副跟我们还不是特别的熟。

    “嫩妈怕什么,我问大副了,嫩妈最近没有渔船过来,我们在这得抛个7,8天,他说想下地去玩坐这个木头船就行,到时候嫩妈我们请假就说去岛上玩。”老九原来早把事情都打听清楚了。

    “嘿,你叫什么名字?”我趁着老九再散发魅力之前,得赶紧把妞的芳名问道手。

    “我的英文名字叫瑞加娜,你们呢?”妞很热情的问道。

    “我叫小龙李,他叫”我指了一下老九,刚准备说“静初王”的时候。

    “Mynameisnine。”老九把胸贴在舷边的栏杆上,表情忧郁。

    第一次随船出海,就遇到了知名的孟加拉援激ao女,年少冲动,但因为太穷并未能真的开炮,直到大副跟我说一袋泡面可以跟一群女人过夜……重口、多女、深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