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163章 椰子汁浇烤鱼

第163章 椰子汁浇烤鱼

 热门推荐:
    瑞加娜加快了划船的频率,独木舟像支离线的箭一般射过水面,船尾留下笔直的一道波痕,我也随着瑞加娜的频率荡着桨。

    独木舟冲上了沙滩,老九首先跳了下去,用手抓住船头的缆绳,瑞加娜跟我也下了船,三人合力把小船拉到沙滩上,取下独木舟上的东西,瑞加娜将小船反扣过去。

    “我来提,我来提。”我抢过瑞加娜手里的手套跟红薯,彰显无尽的绅士风度。

    “请跟我来。”瑞加娜很享受我的殷勤。

    三人走了5,6分钟,来到了瑞加娜所谓的学校:用木头搭成的两层小棚子。

    “九哥,这地方也忒穷了呀!”我有些失望的看着简陋的木头棚子。

    “九哥,九哥。”耳边突然响起一个清脆的声音!

    “我擦!”“嫩妈!”我跟老九同时惊呼了起来,这里居然还有人认识老九?

    我跟老九迅速的把头扭到声音传来的方向,一只红色的鹦鹉站在木头横梁上,一脸的嘲讽。

    “哎呀九哥,我去,吓死我了,我还寻思你当年在这留过情,人家找上门来了呢。”我把提起来的心放下对老九说道。

    “嫩妈一个八哥,你怕什么。”老九暗舒了一口气。

    “九哥,九哥。”鹦鹉还在那边叫着,瑞加娜过去摸了一下它的翅膀。

    “哥们,你得叫九弟,你是八哥,他是九弟。”我走到鹦鹉跟前,一脸严肃的对它说道。

    老九被逗的哈哈大笑,不停的说着“嫩妈”,瑞加娜则一脸的疑惑,不知道我们在笑什么。

    穿过比华夏希望小学还简陋的所罗门小学,我们来到瑞加娜居住的村子。

    十几间简陋的木头房子,搭建在海边的沙滩上,村子里的男男女女都光着脚在沙滩上嬉戏,看到我们之后,他们都走过来跟瑞加娜打招呼,似乎在询问这次出去有没有什么收获,瑞加娜则把手套拿出来,每个人都分了一些。

    对于我跟老九,他们并没有表现出看到陌生人时应有的警惕冷漠,反而十分热情的用当地话跟我们问好,两个5,6岁的小朋友围在我身边,哈哈笑着。

    “九哥,这地方人还挺好的,但是我老觉着缺点什么东西呢!”我环顾了一圈,老感觉有什么不对。

    “嫩妈老二,这里没有电线杆是吧。”老九替我把心里的话说了出来。

    “对对对,九哥,这里人这么黑,晚上不开灯的话怎么能看到见对方呢?”我朝老九问道。

    “瑞加娜,你们这里没有电吗?晚上怎么办?”老九也有些诧异,赶忙问道。

    “我们每家都有蓄电池,下午去隔壁的岛上充电,晚上回来灯就可以亮了。”瑞加娜笑着说道。

    我去,这里没有手机,没有电视,没有WIFI,连照明都得去隔壁岛上借,这已经跟文明社会脱节了呀!我还寻思这里能找个咖啡厅蹭个网呢,看来是没希望了,我说怎么渔船上的人在这呆三年都不能给家里打个电话,原来这里没有电话呀。

    不过纵使生活条件如此的差,但是每个人的脸上还都是很快乐,这里有着丰富的鱼类跟水果,没有污染,没有贫富差距,也没有人拿手机跟车子炫富,这里甚至连条水泥路都没有。

    我忽然有些羡慕他们,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儿,不用为工作的事情犯愁,每天捕鱼摘水果,过着世外桃源般的生活。

    紧接着我又想起了在马达加斯加服刑的那一段日子,就像阿呆船长所说的,盖一座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但是马达加斯加还是被现代文明占据着,不像这座荒凉的小岛,满满的安静与祥和。

    我掏出手机,将这一切用照片记录了下来。

    “这是我的房子,我母亲留给我的。”瑞加娜把我们领到搭在海水里建造的一座小木屋跟前。

    “嫩妈,在海上造的房子,嫩妈晚上不返潮吗?”老九饶有兴趣的看着海里的小木屋。

    “瑞加娜,我们能参观一下你的房子吗?”我也很感兴趣,不知道所罗门女子的闺房是什么样子的。

    “当然可以!”瑞加娜似乎很高兴有远方的客人能到她房子里来,飞速的打开房门。

    我小心翼翼的走了进去,这可是建在海面上的呀,一不小心别掉到海里去了,一张普通的木头桌子,几个当地风格的雕塑,地上铺着一张席子,这就是房间里的全部摆设。

    “我去,这都没有床吗?”我惊讶的问道老九。

    “嫩妈,这个席子就是床。”老九果然见多识广,应该没少在这种席子上放荡过。

    “nine,为了感谢你送给我们的手套,我请你们和我一同吃午饭。”瑞加娜似乎很看重那几付线手套子。

    所罗门的时间比华夏的快了3个小时,我此刻倒还没有感觉到饿,但是想着能体验一把原生态的生活,我跟老九也没有过多的推辞。

    瑞加娜的厨房就是椰子树底下支一口黑黑的铁锅,底下是点燃的椰子树枝,瑞加娜将分割成两片的木瓜在铁锅表面上擦了擦,把别人刚捕到送给她的鱼铺了上去。

    “九哥,这连油都不放啊,一会不就糊锅了。”我虽然不会做饭,但是最基本的常识还是懂的。

    老九也是一头雾水,不知道这铁锅里有啥玄妙。

    椰子树枝烧的很旺,不一会鱼的香味就扑鼻而来,瑞加娜小心的将鱼翻了个,然后凿开几个椰子,把椰子汁浇到锅里。

    “可以了,你们尝一下。”瑞加娜把鱼取到几个木头盘子里,放到我跟老九面前。

    我跟老九就这么坐在树底下,用手拿起刚烧好的鱼开始试吃。

    “我去,九哥,真好吃,哎呀妈呀,这么鲜呢。”我有些控制不住情绪了,虽然生平吃过无数次海鲜,在朝鲜的时候也吃过现捕上来的深海无污染鱼,但是跟这个椰子树枝烤的带有淡淡椰子香味的鱼根本不能相提并论!

    “嫩妈老二,下次来的时候带几瓶啤酒。”老九已经吃了7条鱼了,还是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瑞加娜又回房间给我们带来了晒好的椰子肉,配着烤鱼,这种感觉简直要升天了。

    “瑞加娜,我们能借你的小船用一下吗?我想回船接一下我的朋友,他是个摄影迷,你们这里的风景太美了,不拍下来简直可惜了,我们会付给你报酬的。”老九吃完最后一条鱼,一脸满足的问道。

    “当然可以了!你们给我那么多的手套我已经很满意了,我不需要你再给我报酬了。”瑞加娜还记挂着几副破手套子。

    “九哥,你想回去拉大厨呀?”我没猜出老九话里的意思,难道良心发现,想让大厨过来尝一下美味的鱼?

    “嫩妈,这才10点,回去嫩妈收拾东西,去沉船那里搞一把。”老九点了一支烟,把真正的想法告诉了我。

    第一次随船出海,就遇到了知名的孟加拉援激ao女,年少冲动,但因为太穷并未能真的开炮,直到大副跟我说一袋泡面可以跟一群女人过夜……重口、多女、深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