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165章 沉船寻宝

第165章 沉船寻宝

 热门推荐:
    不到30秒,我就感觉憋的有些难受,只得把头又收了回来,还没喘第二口气,“噗”的一声,大厨已经从水底钻出来了。

    “刘叔,怎么样?”我赶忙问道,我也是期待着海底能有金条元宝什么的。

    “哎呀呀,憋,憋死我了,里面啥也看不到,到处都是泥。”大厨大口的喘着粗气,一副差点憋死的样子。

    “噗”老九也钻了出来,脸色有些微青。

    “九哥,没事儿吧?”我关切的问道。

    “嫩妈老刘,你能不能行,嫩妈你下去慢一点,搅得到处都是泥,嫩妈什么都看不到。”原来老九正小心翼翼的准备寻觅东西的时候,大厨一脚踹到了驾驶台的横梁上,把积攒了60多年的泥都震了出来。

    “哎呀呀,底下有流,我没控制住。”大厨赶紧寻找借口。

    “嫩妈老二,看看这是个什么。”老九不再搭理大厨,递给我一个长方形的不知道什么材质的小盒子,上面还有把精致的小锁。

    “哎呀呀,这个一看就是好东西啊,还用锁锁着呢!”大厨赶紧从另一侧游了过来,想着能第一眼看到宝贝。

    “我去,九哥还是你牛逼啊,不虚此行啊!”我高兴的把盒子接了过来,在编织袋里找出一把钳子。

    好在锁已经锈透了,我没有费多大的力气就把盒子打开了。

    “九哥,是个望远镜!不过已经不像样子了!”我把盒子里的水慢慢倒出来,拿出了一台双筒的望远镜,望远镜的底端竟然还挂着一面小小的日本烧饼国旗。

    “哎呀呀我看看。”大厨从我手里把望远镜抢了过来,一手把住木船,另一只手把望远镜放到眼前,然后往外看了一下。

    “哎呀呀,里面全是水,啥也看不到。”大厨把望远镜递还给我,满脸的失望。

    “九哥,你还看看吗?”我把望远镜送到老九面前。

    “嫩妈这个不值钱,你先扔船上吧。”老九冲我摆摆手。

    “嫩妈老刘,我们再下去一趟,嫩妈你小心一点。”老九嘱咐完大厨,重复了第一次入水前的呼吸动作,又潜了下去。

    大厨犹豫了一下,把湿漉漉的上衣脱下来扔到船上,紧跟着返回了海底。

    两人应该知道了自己的承受极限,在水底待了1分多钟才冲了出来。

    “哎,哎,哎呀,我不行了,我不行了。”大厨爬到木船边上,整个都虚脱了的感觉。

    “弄到东西了吗?”我已经将两人的生死置之度外。

    “给,给你。”大厨把一只手伸到水里,艰难的抽出一个像海带一般的东西,扔了上来。

    “这是什么呀?”我有些疑惑的拿起来,应该是皮革制品。

    “哎呀呀,这是日本鬼子的腰带,驾驶台有具尸体,就剩骨头架子了,我看到腰上还有个腰带,就取回来了,下去一趟不能啥都弄不上来吧。”大厨的猥琐已经令人发指。

    “哎呀刘叔,一个死人的腰带你怎么也弄呀,我真是服你了。”我有些不耐烦的对大厨说道。

    “哎呀呀,这可能是舰长的腰带呀!日本一共才几个舰长!”大厨还想给我狡辩。

    “九哥,你那边有啥好东西。”我已经懒得跟大厨浪费时间了。

    “嫩妈,弄了一支钢笔。”老九把手里紧攥着的东西也丢给了我。

    “九哥,钢笔也没啥用啊,都破成这样了,谁收呀!”我感觉已经失望透顶了。

    “嫩妈,笔尖是金的。”老九咧着嘴笑着,总算是有了点收获。

    “我去,金笔呀!”我大叫到,赶紧把笔帽拔开,露出金黄色的笔尖。

    “哎呀呀,就这个笔尖,能卖200块就不错了,还不如我这腰带值钱呢。”大厨有些愤愤不平的说道。

    “嫩妈驾驶台没什么好东西,我们得嫩妈想法去船员舱室看看。”老九摸了摸下巴,从他脱掉的衣服口袋里掏了支烟。

    “九哥,船员舱室太深了呀,你们怎么过去呀,我估摸光着来回就得两分钟,你们,你们能承受的住吗?”我把心里的担心说了出来。

    “嫩妈,把袋子递给我。”老九指了指编织袋。

    我费力的将编织袋抬了过去,编织袋里面放了两盘烧气割用的氧气带。

    老九把空气瓶拿来过来,在出气阀位置装了一个三通,一头通空气瓶,另外两头接好氧气带。

    “九哥,你准备拉着这个管子下去吗?”我等老九接完管子后问道。

    “嫩妈这是最古老的潜水艺术,俩人一人一条,吸气的时候插嘴里,吐气的时候拔出来,不吸气的时候用手指捂住氧气带的出口,别下去的人因为氧气不够回不来了。”老九吸了口烟,把使用方法告诉我们。

    “哎呀呀,我不行了,我是不下去了。”大厨边说边爬到了小船上。

    “嫩妈老二,这回有氧气,嫩妈你下去不?”老九彻底对大厨丧失了希望。

    “行,九哥我下去。”我想了一下,嘴里插着空气管,跟陆地上有啥区别呀,再说了就3,4米深的水,底下那么清澈,这可是纯正的海底世界呀!

    我快速的把衣服脱掉,老九怕我出事,给我身上系了一根绳子,告诉大厨把绳子挣紧,如果我遇到什么危险就使劲拽绳子,大厨就能感觉到,可以迅速把我拉回来。

    安全措施准备就绪了,我把头灯跟潜水眼镜戴好,大厨把钢瓶出气孔打开,调整好压力,我跟老九一人叼着一根氧气带,钻入海底。

    第一次潜水,我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做,只能用手把着军舰的桅杆,一点一点的往下爬,老九已经顺着驾驶台的前挡风玻璃的破损口钻进去了,我放开桅杆,学着老九的动作,头冲下使劲蹬着腿,顺利的钻了进去。

    嘴里含着氧气带的感觉非常难受,我需要时不时的把氧气带拿出来,先用手堵住出气孔,然后把嘴里的唾液咽掉,在把氧气带插嘴里,用嘴吸气,再用鼻子呼出来。

    驾驶台里面的泥还在海水里四散着,我的视线能看到的地方很短,几乎只有半米左右,老九在前面扶着墙半游半走着,我在后面跟着,推开驾驶台的门,两人顺着楼梯开始往下游。

    到达驾驶台的下层甲板,左手边的房间门上方写着“机关长”三个字,这应该是军舰轮机长的房间吧,我推了一下门,似乎被锁住了,而老九似乎找到了船长的房间,并且打开了门,我隔着海水都能看到他一脸的兴奋。

    我肯定不能示弱,不能像大厨一样总是空手回去,我想着这军舰在海底这么长时间了,门锁肯定也锈透了,便往后推了几步,使劲往前一冲,想要接着身体的力量把“机关长”房间的门撞开。

    “嘭!”一声闷响,“机关长”的房门被我撞开了,我忍不住心里大笑一声,而由于我往前冲的过猛,大厨在小船上感觉到系在我身上的绳子猛烈的拽了一下。

    “哎呀!小龙出事了!”大厨大叫一声,但关键的不是这个,关键的是大厨愣了一下神,把氧气带当成绳子猛的往上拽了起来。

    可怜我正满脸欣喜准备去“机关长”房间寻找金条,只感觉到牙齿一股剧痛,然后眼睁睁的看着氧气带“突突”的往外冒着水泡,从我身边飞速离去。

    “我草!”我心中几百万只草泥马飞腾而去,我将腰间的绳子扯开,没时间跟老九说再见,往上狂游,而老九也看到了我的异常,放弃继续搜寻船长房间,紧跟在我的身后。

    “我草,不行了,我想喘口气!不行了,不行了。”我感觉肺里的氧气一点一点的被消耗,整个人憋的有些痛苦,已经有些神智不清,我奋力往上冲着,终于从驾驶台的玻璃窗上钻了出去。

    我已经能看到独木舟的船底,甚至能看到大厨手里拿着氧气带那错愕的表情,快了,快上去了,我心里安慰自己,终于失去了意识。

    第一次随船出海,就遇到了知名的孟加拉援激ao女,年少冲动,但因为太穷并未能真的开炮,直到大副跟我说一袋泡面可以跟一群女人过夜……重口、多女、深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