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167章 渔船命案?

第167章 渔船命案?

 热门推荐:
    “嫩妈,他们在沉船那边,嫩妈不像是捞东西。”老九说道。

    “哎呀呀,不捞东西他们去那边做什么。”大厨虽然已经被打击的死去活来,但是好奇心还很强大。

    “对呀九哥,他们去那边做什么?”我对老九眼神里闪过的东西震惊住了,从朝鲜被人民军拿枪指,暴打非洲酋长,跟索马里海盗的枪战,我都没有见老九眼里有过类似恐惧的眼神。

    “嫩妈,他们去那里扔东西。”老九摸了摸身上,掏出一支还未湿透的烟。

    “扔东西?什么东西还得往沉船那里扔,总不能扔的死。”我话还没说完,老九瞪了我一眼,我生生把“人”字咽了下去。

    “哎呀呀,扔的垃圾呗,都往海里扔垃圾么。”大厨无聊的插了一句嘴。

    我去,难道真扔的是人?我忽然想起来在国内看过的一篇报道,说二战日本海战中靠近岸边沉没的军舰里面的日本军人的尸骨全部清理完毕,回国安葬了,这也就是说我们在军舰驾驶台里见到的那具人骨头根本不是日本鬼子的。

    “刘叔,你捡到的那条腰带呢?”我先把想象暂时停住,转头问道大厨。

    “腰带?在这呢呀。”大厨把手伸到工具包里,扒拉出那条他在死人骨头身上解下的腰带。

    我把那条已经腐烂成薄片的腰带接了过来,仔细观察着,腰带上并没有孔,而是现代的那种能用带磁铁的腰带扣卡住的一道道的凹槽。

    我擦,这人应该是现代人,死了最多有1,2年的时间,莫非是2872上的渔船船员?

    雨越下越大,气温也有些下降,想到刚才自己的猜测,我不禁打了一个寒颤,大厨中午包子吃的太多了,跟我打了个招呼,钻进了椰树林里解决生理问题去了,礁石边上,就剩下抽着烟的老九和胡思乱想的我。

    “九哥,他们扔的什么?”我看大厨已经走远,赶忙把身子凑到老九跟前问道。

    “嫩妈,这帮狗犊子玩意儿,扔的应该是个人。”老九的烟已经被雨淋湿,抽到一半就灭了,他拿出火机点了几次无法点燃,怏怏的扔到雨水里。

    “我草草草,九哥,这咋办,他看到你了吗?”我忽然想到假如老九的行踪别被人发现,渔船上的人万一再杀人灭口,我们岂不是就遭殃了。

    老九已经把军舰船长的房间门打开了,因为救我没能有足够的时间去找船长的保险柜,所以当他把我放到岸边上的时候,转念一想到手的东西怎么能让他飞了呢,让大厨看好我之后,又乘着独木舟兴致冲冲的朝沉船位置划去。

    老九马上就绕过礁石出现在开阔水域的时候,他听到了柴油机“突突突”的声音,老九警惕的把小船靠在礁石上,偷偷钻入水中,看到了2872轮的大副跟两个船员开着救生艇停到了沉船的上方。

    老九正担心军舰上船长房间的保险柜要被2872轮的船员抢走了的时候,惊人的一幕出现了,两个水手抱着一个鼓鼓囊囊巨大的黑编织袋潜入水中,过了不到一分钟又返回水面,手里只剩下编织袋,老九这才觉的事情不妙,赶紧将船划了回来。

    “九哥,怎么办啊?捞了个破望远镜差点把命搭上,还他妈的卷到命案里来了,这事儿可怎么弄啊!”我哭丧着脸,这他妈的都哪儿跟哪儿啊!

    “嫩妈,这个事儿我得调查清楚。”老九目光坚毅的看着远方。

    “哎呀我的九哥呀,咱可别再管闲事了,一会雨停了咱就回船,我立马跟公司申报休假,回国我就不干了,这哪里是跑船啊!这是演恐怖电影啊!”我心里胡思乱想着,只想着赶紧逃离这个地方。

    “嫩妈你怕什么?是不是扔的人还不一定呢,等天气好了,咱们再去沉船那里看一看。”老九鼓励的看了我一眼。

    “打死我都不去了,九哥,这个事儿就这么着吧,这帮子渔船船员都不要命啊!”我用恳求的语气对老九说道。

    “哎呀呀,这边有房子呢,你们快过来!”大厨突然急匆匆的跑了过来冲我们大叫道。

    我跟老九此时已经被骤降的气温搞得有些吃不消,我倒还好,只是被2872搞的有些阴森森的,老九则是肾虚大户,气温猛的降了10多度,我甚至都能看到他增生肥大的前列腺都准备要罢工了,所以我们听到大厨说有人居住的房子,赶紧站起身子,不再多想,跟在大厨后面,冒雨向岛里面跑去。

    穿过椰树林我看到了瑞加娜的小学,然后我才明白我们绕了一个大圈,上午小艇停在岛的最西面,而现在是在岛的最东面。

    “嫩妈,赶紧去瑞加娜家避避雨,嫩妈冻死我了。”老九看到熟悉的民居后,把肾虚导致的寒冷抛到脑后,第一个冲向了瑞加娜的闺房。

    “嘿!你们怎么来了?”瑞加娜打开门,惊讶的看着我们三只落汤鸡。

    “你好,打扰了,雨下的太大了,来你这里避避雨,一会你还要把我们送回去,不然你的船就回不来了。”我抢在老九前面跟瑞加娜交谈。

    “你们请随便坐,我去煮些咖啡。”瑞加娜提着一个破旧的铝壶,推开了房间里面的一个门。

    “哎呀呀,你们怎么跟这个妞这么熟了呀?她去的那不是厕所么,拿壶干什么去了?”大厨冲着瑞加娜上下打量着,这个老**丝总是问不完的龌龊问题。

    我没有搭理他,心里一直再想着2872轮扔到海里的那个人是谁,难到是热爱画画的小朱?会不会因为他太不听话,被船长杀掉了?我又想起了2872轮船员阴狠的目光,后背一阵阵的发凉。

    瑞加娜的房子做的很特殊,两间屋子,一间是客厅加卧室,另一间就是瑞加娜刚去煮咖啡的小间,应该是厕所,厕所是建到海面上方的,所以不用担心下水道堵塞的问题,厕所边上有一个小小的炉子,瑞加娜就是用那个炉子给我们煮了一壶热气腾腾的咖啡。

    “哎呀呀,这女的在厕所给我们煮的咖啡,能喝吗,你看看,咋这么黄呢。”大厨端着杯子,闻了一下,然后咂咂嘴说道。

    “嫩妈闭上你的嘴。”老九低声喝道。

    大厨委屈的看了我一眼,两瓣嘴唇紧紧的合拢在了一起。

    第一次随船出海,就遇到了知名的孟加拉援激ao女,年少冲动,但因为太穷并未能真的开炮,直到大副跟我说一袋泡面可以跟一群女人过夜……重口、多女、深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