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170章 爱心早餐

第170章 爱心早餐

 热门推荐:
    “九哥救命啊!”我大叫着,朝老九房间奔去,中途鞋子都跑掉了,我用力推开老九的房门,里面什么都没有。

    “哈哈哈,你们的人已经被我们杀光了。”渔船大副得意的看着我。

    “大副啊,求求你啊,咱俩无怨无仇,你为什么要杀我啊!”我靠在舷墙上,感觉自己已经尿了,浑身不住的哆嗦。

    “少废话,吃我一刀。”渔船大副做了一个承让了的姿势,接着一刀劈了过来。

    “啊!”我拿手一挡,刀子从我手指划过,一股剧痛传来,紧接着我从床上跳了下来,烟头烧到了我的手,原来做了一个梦呀。

    “我擦,半支烟的功夫居然做了这么恐怖一个梦,不行我得告诉老九去,这梦太真实了,这件事儿以后可不能管了。”我看了一下烫伤的手指,没有大碍,挤了一点牙膏抹上。

    “当当当”我敲了一下老九的房门,没有反应。

    “九哥?”我小声叫了一下,里面没有人回应。

    我轻轻推开门,老九并不在房间里。

    我擦,梦里你不在房间也就算了,现实中也不在房间,真万一渔船上的人杀过来,让我怎么办呀。

    已经10点多了,老九这个时间会去哪里?船上只有我跟大厨和老九有些交集,莫不是去大厨房间了?

    我又来到大厨房间,轻轻推开门,灯已经关了,大厨的呼噜声震耳欲聋。

    大厨房间也不在,老九去哪里了?

    “九哥,九哥!”我在走廊里又叫了几声,忽然想到老九莫不是又去沉船了吧?

    我慌忙的跑到甲板上,瑞加娜的独木舟还安安静静的栓在缆桩上。

    奇了怪了,大晚上的老九怎么找不到了,我满腹疑问的从甲板上又走了回来。

    “瑞加娜小姐,这么晚了我就不打扰你了,晚安。”老九的声音突然传过来,我紧接着看到老九从引水房间退出来,脸上堆着迷人的笑。

    我眼泪都要就出来了,丧尽天良啊!他妈的把我跟大厨支开了,自己却来找美女聊天。

    “嫩妈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嫩妈怎么爱你我都不嫌多嫩妈老二,你在这站着干嘛呢?吓我一跳!”老九唱着小曲一脸喜悦的往房间走,恰好看到气的浑身哆嗦的我。

    “嫩妈老二,你咋滴啦,哆嗦什么。”老九有些疑惑的问道。

    “九哥,你大晚上不睡觉,去人家姑娘房间做什么?”我用质问的语气问道。

    “嫩妈老二,你还吃醋了咋滴,你九哥能跟你抢姑娘吗,去你屋,我给你说点事儿。”老九的表情瞬间又变的严肃起来。

    我闷闷不乐的坐到床上,老九递给我一支烟。

    “嫩妈老二,我去找瑞加娜是为了问一件事。”老九看着我的表情,忍不住偷乐了出来。

    “什么事儿?”我看老九的表情应该不是去调戏妞了,心稍稍安定了一下。

    “嫩妈,你还记的沉船里那具尸骨吗,就是嫩妈老刘从他身上解腰带的那具。?”老九问道。

    “记得呀,九哥,我都忘了给你说了,那条腰带我看着像是现代产的,不像是60年前的东西呢。”我忽然想起来我的猜测还没有告诉老九。

    “嫩妈老二,我问过瑞加娜,她告诉我在她很小的时候,日本人去过那艘沉船,把里面所有的尸骨都捞了回去,嫩妈我们看到的那个骨头,应该不是日本人的。”老九把燃尽的香烟扔到烟灰缸里,又重新点了一支后接着说道:“嫩妈我当时下去还想,都60多年了,这骨头怎么这么完整,按理说早嫩妈成灰了。”

    “九哥,这个事儿我看就这么滴了吧,沉船那边应该是没啥好东西了,人家日本鬼子捞人的时候肯定把保险柜也捞走了,我刚才做了个梦,梦到渔船的大副把李皮庆给杀了,然后朱传舟游到咱船上求救,那个大副拿刀追来,我去你房间找你,你都不在,一刀给我砍醒了。”我哆嗦着把刚才的梦给老九讲了一下。

    “嫩妈,我不在船上去哪里了?”老九似乎对我的梦很感兴趣。

    “我哪里知道你去哪儿了,大副说把你杀了,我估计你在梦里也去找瑞加娜了吧。”我有些酸溜溜的说道。

    “嫩妈,还敢杀我,这个事儿老二我告诉你我肯定得查个清楚,我老九认定了的事儿,谁也改变不了。”老九得知梦里自己下场凄惨,不仅不退缩,反而斗志更强烈了。

    “九哥啊,这事儿怎么查啊,咱俩能干什么呀,这是在所罗门啊!你又不是没下地,连个警察都没有,就算是你查出来渔船上杀人抛尸了,你去找谁帮忙?”去把最重要的问题抛了出来。

    “嫩妈,查了再说,总之这件事不能就这么过去了。”老九大无畏的精神让他的脸上布满了圣洁的光辉。

    送走老九,我把门窗紧紧的反锁上,拿出一把水果刀放到床头,两只眼瞪着天花板,不敢睡觉,但是一天的劳累又让我充满困意,就这么在半睡半醒的状态下熬到了天亮。

    华夏时间三点半左右,太阳就已经露出了一半的脸,又过了半个小时完全冒了出来。

    他妈的一会得去找一下大副把钟拨过来,老是快三个小时谁受的了。

    睡意已经逝去,我简单的洗漱了一下,推门走了出去。

    瑞加娜的生物钟当然是跟着所罗门的时间走的,所以她早早的就出了门,在舷梯口的位置站着,想离开但是又觉的要跟我们说声再见,但是这个时间她又怕打扰到我们,所以只能一个人呆呆的站着,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早上好!”我走到瑞加娜的身边,这个时间老九应该还在睡觉,总算是没人抢我的风头了。

    “嘿,早上好,我要回去了,但是我觉的不跟你们道别是不礼貌的,所以,”瑞加娜耸了一下肩膀,无奈的对我说道。

    “吃过早饭再走吧。”瑞加娜耸肩的样子很可爱,让我有些心动。

    “不不,我知道你们船现在只有4点多,你们的厨师不会这么早起来做饭的。”瑞加娜知书达理的说道。

    “没事的,我做给你。”我一脸柔情的看着瑞加娜,要想抓住一个女人的心,首先抓住她的胃。

    我煮了两包康师傅,又偷偷在冷库拿了几个鸡蛋,想着做碗煎蛋泡面给我的女神吃。

    “二副,你拿的鸡蛋是包含在所有船员伙食费里的,你私自食用是不允许的。”我刚把袖子撸起来,准备给我的女神做一份爱心早餐,印尼的猴子二厨一身正气的站到我旁边,怒视着我。

    第一次随船出海,就遇到了知名的孟加拉援激ao女,年少冲动,但因为太穷并未能真的开炮,直到大副跟我说一袋泡面可以跟一群女人过夜……重口、多女、深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