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172章 听不懂的周山话

第172章 听不懂的周山话

 热门推荐: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因为语言问题犯冲突了,追溯到上一次,韩国棒子的一句“怕不呀”换来至今难忘的暴打,而这次印尼猴子的“爸比”是否也会让这只猴子在以后的二厨生涯中得到一丝启发呢?

    “哎呀呀,不要动手,不要动手,大家都是自己人,都是自己人。”大厨突然冲了过来,身为主管,准备替猴子出头,把事情挡下来。

    老九从来不打本船人,所以也准备只是吓他一下,但是大厨的加入让他突然特别反感,真正切切的有些怒了。

    “哎呀呀,九哥,有什么事儿你说呀,我让小二给你道歉。”大厨亲切的称印尼猴子为小二。

    大厨除了一口流利的周山普通话之外,不精通任何语言,但是他居然能教会两个印尼的二厨斗地主,而且还能输钱,三人聊天还能聊一下午,这份独特的能力让我一直都惊叹,而他们厨师部三人也算是建立起了独特的异国友谊了吧。

    “哎呀呀,小龙,你劝劝老九,这小二认我做干爹了,平时一个爸比一个爸比的叫着,他出事儿了我不能袖手旁观吧。”大厨似乎觉的劝不动老九,转身过来策反我。

    “呵呵,”我露出苍白的笑容。

    原来大厨在船上整日被我跟老九凌辱,一直想着在别人那里寻求一点慰藉,而印尼猴子对他尊敬有加,让他的心里稍稍有些感动,当然大厨的坑是出了名的,不仅是坑领导,坑朋友,连下属都坑,终于有一天印尼猴子受不了了,指着大厨大骂“爸比”。

    大厨直接就哭了,他妈的你老九跟二副算什么东西,我都把我的二厨坑成这逼样了,人家居然都认我做爹了。

    我跟老九相视一笑,想死。

    放下印尼猴子,我跟在老九身后,俩人蹲到后甲板抽起了烟。

    “嫩妈老二,我就没见过老刘这样的,嫩妈哈哈。”老九骂着骂着咧着嘴笑了。

    “哈哈哈,九哥,算了,这事儿就这么算了吧,大厨收一猴子干儿子也算是祖上烧了高香了。”我也跟着哈哈笑着。

    渔船的汽笛声打断了我跟老九,两人站起身子,一条满载的渔船缓缓驶过来,也是“浙周渔“打头,后面的数字有些污损了,看不清楚,老九赶紧招呼水手放避碰垫避碰球,防止渔船跟红太阳轮直接对抗,渔船缓缓的靠了上来,前后缆被两个缅甸水手系好,老九也把引水梯放下去,上来一个干瘪的老头,夹着一个黑色的包,虽然很瘦,但是精神很好。

    “哇啦啦啦啦啦啦啦”有的时候我觉得华夏的方言比英语都难懂,就像这个大副在这跟我讲了半天的周山话,我一个字都没有听明白。

    幸好手里有笔跟纸,我俩可以用笔交谈呀,这就是笔交吧。

    “你好,我是红太阳轮二副,你来做什么?”我在纸上飞速的写下一行字递给他。

    “船长房间。”老头写了四个字。

    我擦,就这么一点事儿,至于用笔交么,进门左转上楼梯走到最上层就看到了。

    为了防止老头迷路,我画了副简单的地图给他。

    “嫩妈老二,问问这老头有没有好东西。”老九凑了过来,显然也是第一次见到两个中国人拿着笔画着画交流着。

    “九哥,这么交流太费劲了,一会让老刘过来翻译吧,他们大周山话简直就是鸟语呀。”我承认自己有些地域狗了。

    “嫩妈老二,这条渔船你看多和谐。”老九指了指渔船甲板。

    我把目光转了过去,不错,这条船看上去比2872和谐了太多了,船员的眼睛里看到的是欣喜,那种自己劳动后的收获被卖掉一会就要分钱的喜悦。

    “九哥,他们眼里都有盼头,不像2872,一帮子人眼里都跟丧尸一样。”我递给老九一支烟,又想起那条恐怖之船。

    “嫩妈,啥是丧尸?”老九一脸疑惑的看着我。

    “丧尸,丧尸就是僵尸。”我懒得跟老九解释了。

    “哦。”老九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我下去搬鱼了,小二呀,你准备一下午餐,切好菜,等我回来炒,听话乖儿子。”大厨一边说话一边从舱室里退出来,我一直不能理解他妈的一个周山人跟一个印尼人俩人用周山普通话是怎么交流的,而且每次印尼猴子还能出色的完成任务。

    我跟老九看到大厨出来,都把头扭朝向海面,不想搭理他。

    “哎呀呀,你俩都在呢,啥时候转载呀?”大厨凑到我们跟前。

    “刘叔,你来了呀,应该还要再等一会吧。”我不想着气氛这么僵,冲大厨笑了笑。

    正说着话,渔船上的老头走了过了。

    “刘叔,这人是你们周山的,说话听不懂,一会你给我俩翻译一下。”我对大厨说道。

    “哎呀呀,你们也真是的,我说周山话我家小二都听的懂呢。”大厨嘲讽的看着我。

    老九听完大厨说的话,我都能听到咯吱咯吱牙齿摩擦的声音了,这是暴躁前的征兆啊!

    “九哥,九哥,别冲动。”我赶紧掏出一支烟,给老九点上。

    “刘叔,你问问他,船上有没有好东西。”我没心思跟大厨斗嘴。

    “哇啦啦啦。”“哇卡卡卡”俩人跟骂街一样狂喊了好一会。

    “哎呀呀,他们船上只有些海鲜,还有点珊瑚,还有跟当地土人换来的金饰品,品质很差的。”大厨对我说道。

    “刘叔,他们的珊瑚是自己捞的还是买的?金子能不能拿出来看看?”我听到金子,忽然充满了兴趣。

    “嫩妈,先搬鱼,吊机动了,搬完鱼去他们渔船上说。”老九看着操吊手已经开始把抓斗操纵起来,赶紧招呼我跟大厨。

    “哇啦啦啦卡卡卡”渔船大副临走的时候又冲大厨说了几句话,听得我有些蛋疼。

    “刘叔,他末了说的什么玩意儿?”我好奇的问道。

    “哎呀呀,他说要金子自己去搞呀,这边有座大金矿。”大厨边说边往货舱里走。

    “大金矿?”我跟老九猛的停住,双双瞪着大厨。

    第一次随船出海,就遇到了知名的孟加拉援激ao女,年少冲动,但因为太穷并未能真的开炮,直到大副跟我说一袋泡面可以跟一群女人过夜……重口、多女、深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