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173章 寻找金矿(1)

第173章 寻找金矿(1)

 热门推荐:
    “大金矿?”我跟老九猛的停住,双双瞪着大厨。

    大厨提到金矿,我忽然想到所罗门名称的由来,1568年,西班牙航海家门达尼亚历尽千辛万苦抵达了这一片岛屿,看见土著居民身上都佩带着金光闪闪的黄金饰物,以为找到了《圣经》中所罗门王的黄金宝库,于是把这里取名为所罗门群岛。

    “嫩妈老刘,那个大副说没说金矿在哪里?”老九的眼神都要把大厨吃掉了。

    “哎呀呀,我哪里有时间问哦。”大厨被老九吓到了,仓惶的逃离,走进了货仓的人孔门。

    “九哥,咱现在先别慌,等转载完了,去渔船上好好问一下。”我心里也非常激动,想着这次是不是真的要发一笔横财了。

    老九想了一下,没有说什么,两人跟在大厨身后,也钻进了货舱里。

    有了上一次搬鱼的经验,做起这件事儿来也算是得心应手了,适当的投机取巧,偷偷的找地方休息一下,5,6个小时总算是做完了600吨的转载,回到房间,渔船上的人还在跟船长签着什么协议,我跟老九叫着翻译大厨趁着这个功夫,提着烟酒爬到了渔船上。

    “你好,我们是冷藏船上的船员,找一下你们船的船长,请问船长房间在哪里呀?”渔船生活区的舱门口有一个船员正在吸烟,我赶忙问道。

    “船长房间在驾驶台底下。”吸烟的船员看我的眼神有点惊喜,听他的口音像是汕东人呢。

    接着一问才知道这哥们居然是基南人,叫刘红伟,而这哥们得知我跟他是老乡了之后,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哎呀,两年多了啊!可算是能听懂人说话了!刘红伟握着我的手,激动的直哆嗦。

    刘红伟告诉我这条渔船上有27个人,除了他跟大厨是北方人以外,其他的人都是周山人,不过整条船上人还不错,刚来的时候因为不熟练被骂了几次,之后大家客客气气的,由于他干活实在肯卖力,船长跟大副对他还挺好的。

    “你们找船长有什么事儿吗?”刘红伟接过我给他的一盒白将军,高兴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线。

    “没什么大事儿,我们来就是问问,你们在这待了这么长时间,船上有啥好东西吗,比如说从当地人手里买的珊瑚啊黄金啊啥的,卖给我们一点。”我把来的目的告诉了刘红伟。

    “好东西?渔船上能有啥好东西啊,我这就是上次跟大副去岛上换了点木雕,还有一点金首饰,不过金子非常糙,你看看。”刘红伟边说,边从脖子里取下来一个粗糙的大金疙瘩,雕刻的应该是当地的一个神灵的头像。

    “九哥,你看看这玩意儿咋样?”我把刘红伟的金像递给老九。

    “嫩妈,这玩意最多18K的,你看颜色有些发红,里面最少含了三分之一的铜。”老九仔细端详了一番,把结论告诉了我。

    “九哥,这玩意最少得快50克了,在国内能值多少钱?”我并不关心这东西是多少K的,我就关心刘红伟买的是不是便宜。

    “嫩妈按这分量最少得5,6千块吧。”老九放手里颠了一下后说道。

    “刘哥,你买的多少钱?”我把头转回来,一脸渴望的问道。

    “我,我拿两双劳保鞋换的。”刘红伟有些惊慌失措,显然没想到这东西能买一车劳保鞋了。

    “哎呀呀,你们在哪里换的?我听说这里有个金矿?”大厨在旁边听到这个一本万利的消息,也跟着把头伸过来,眼神里透着贪婪。

    “金不金矿的我不知道,那个小岛离这里有20多海里远呢,岛上全是土人,我还寻思上去打个电话呢,上面连房子都没有,住的比我们村的牛棚都差,不过人倒是还不错,他们应该经常见我们华夏人,好几个人穿的鞋都是李宁的。”刘红伟正跟我们描述着小岛上的事,渔船的大副从我们船下来了。

    “哇啦啦啦。”渔船大副上来就是一阵噼里啪啦的周山话。

    我跟老九齐刷刷的看着大厨,等着他的翻译。

    “嗯哼,”大厨头次受到我俩的重用,清了清嗓子。

    “嫩妈,他说的什么玩意儿啊?”老九看到大厨装逼的样子有些不耐烦的推了他一把。

    “哎呀呀,九哥你咋老生气呢,急什么呀?”大厨有恃无恐的说道。

    “他问你们怎么来了。”刘红伟已经跟他们生活了两年了,简单的周山话还是懂一点的。

    “哎呀呀,对,对,他问我们来干什么。”大厨看到自己的地位受到威胁,谄媚的样子接着又回归了。

    “刘叔,废话不跟他多说了,你把这两条烟跟酒给他,让他把那个小岛的经纬度告诉我们,就说我们想去小岛上跟人换点金子。”我想着刘红伟已经把事情告诉我们了,现在只需要把具体的位置找到就可以了。

    渔船大副倒还挺客气的,应该是好久没有喝到酒了吧,他爽快的把我们领到驾驶台,准备在海图上找到那个小岛,把位置告诉我们。

    渔船的驾驶台总体来说就是货船的缩小版本,不过有很多机器我都没有见过,看上去有些稀奇。

    “哎哎,九哥,这玩意是什么?测深仪吗?”我指着一个大大的屏幕问道。

    “嫩妈,那是声呐探鱼器,这玩意儿一开开,海里有多少鱼就能反射过来,跟雷达差不多。”老九果然见多识广。

    渔船大副拍拍我的肩膀,指了指海图上的一个小岛,嘴里哇啦啦的说着。

    “小龙,他说这个小岛就是。”大厨激动的看着海图上的岛,像是看着一大坨的黄金。

    我拿出手机对着海图拍了几张照片,又拿尺子比量了一下经纬度,记到了手背上。

    跟刘红伟简单的到了别,他也把他家人的手机号抄给了我,让我给他带个平安,我当然不能推辞,三人又回到了红太阳轮,而渔船则又备车离开,继续踏上捕鱼的海路。

    “哎呀呀,九哥,咱这次是不是能发个小财了。”回到房间,大厨迫不及待的问道。

    “九哥,这地方太远了啊,离锚地有30多海里,怎么过去啊!总不能借瑞加娜的小独木舟过去吧,那玩意最少得划3,4天才能到呀。”我从抽屉里拿出海图,计算了一下说道。

    第一次随船出海,就遇到了知名的孟加拉援激ao女,年少冲动,但因为太穷并未能真的开炮,直到大副跟我说一袋泡面可以跟一群女人过夜……重口、多女、深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