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174章 寻找金矿(二)

第174章 寻找金矿(二)

 热门推荐:
    “哎呀呀,30海里有多远呀?”大厨看了下我在海图上小岛位置做的标记,用手指比量了一下。

    “哎呀呀,小龙,这么近,游也游过去了呀。”大厨心里已经满是金子了,这时候让他跳海估计都不会拒绝。

    “嫩妈30海里?”老九也有些惊讶。

    “哎呀呀,小龙,30海里有那么远吗?”大厨想着金子马上就到手了,怎么我俩却一脸的不愉快呢。

    “刘叔,我们船每小时跑12节,30海里我们船得跑3个小时,你说远不远。”我看大厨眼里只有金子了,赶忙给他上来一堂地理课。

    “哎呀呀,我滴个乖乖,这么远怎么去啊?”大厨这才意识到我跟老九为什么面对唾手可得的金子却一脸愁容的原因了。

    “九哥,算了,咱没发财的命了。”我叹了口气,把海图塞回到桌子里,省的看了生气。

    “嫩妈办法也不是没有。”老九掏出支烟点上,在烟雾缭绕里说道。

    “啥办法?”我跟大厨赶忙问道。

    “嫩妈这个办法还得靠老刘啊。”老九笑眯眯的看着大厨。

    “哎呀呀,九哥,你别这么看我,靠我?我能干什么啊?”大厨被老九看的有些发毛了。

    “嫩妈你不是有几瓶好喝的老酒么,晚上陪船长喝点,你跟船长关系这么好,求求他,我们把船开过去。”老九递给大厨一支烟。

    大厨受宠若惊的接过老九的烟说道:“哎呀呀,我是跟船长关系好,但也不能让船长把船开过去呀,他还不得骂死我。”

    “嫩妈,谁让你开大船了,我们开小的。”老九指了指舷边挂着的救助艇。

    “我去,九哥,你意思是我们开救助艇过去?可是,船长能同意吗?这可不是件小事儿啊。”我想了一下后说道。

    “哎呀呀,这可不行,船长怎么能听我的呢,这事儿我不能跟他说。”大厨摇摇头。

    “嫩妈说不说随你,那边可是遍地的大金疙瘩呀,两双鞋换5,6千块钱,嫩妈爱去不去。”老九把烟头按在烟灰缸里,靠在沙发的后背上,抖着腿。

    “哎呀呀,我,我,我去说,他奶奶的,咋说啊!”大厨的意志还是被金子干倒了,想着这次豁出去了,大不了被船长骂一顿。

    “嫩妈,你就这么给船长说,”老九凑到大厨身旁,小声的跟大厨说道。

    “我去,你们说的什么还得避着我呀!”我有些不满的说道。

    “哎呀呀,哈哈,行,九哥,我这就去炒几个好菜,晚上陪船长俩好好喝点。”大厨站起身子,哗啦啦的跑了出去。

    “九哥,你给老刘说的什么啊?还得咬耳朵。”大厨走之后,我紧跟着问道。

    “嫩妈,明天大厨搞到救助艇我就告诉你。”老九一脸的神秘。

    吃完饭的时候,很清晰的听到大厨在高级船员餐厅又唱又跳,跟只猴子一样,船长也哈哈的大笑着,大厨都快成了KTV的公主了,不住的撒着娇,老九则一直暗笑着,似乎觉的事情已经**不离十了,去机舱灌了好几桶柴油,俩人合理抬到救助艇上,防止路途遥远燃料耗尽,又准备了十几瓶矿泉水跟几包泡面,当然少不了的是手套跟工作鞋,这些可都是得拿去换金子的。

    大厨应该是夜里11点多从船长房间出来的,步子有些蹒跚,有种被人爆菊了的感觉,他走到我的房间,做了一个OK的手势,然后倒我沙发上就睡着了,搞得我半宿没敢睡觉,生怕他半夜醒了把我当妞强暴了。

    第二天早上不到4点,老九就来我房间,俩人先准备大厨搞醒。

    “嫩妈老刘,你咋喝成这个逼样了,船长怎么说的。”老九啪啪的扇着老刘的脸蛋子,想着用暴力先把他从睡眠里揪出来。

    大厨半睁着眼,并没有被老九的巴掌震慑住。

    “九哥,别打了,再打就晕了。”我看到老九想要加大力量继续“殴打”大厨,赶紧抓住老九的胳膊,别还没醒给打晕了,那这一天就更醒不了了。

    “刘叔,我们捡到金子了,你看,金子。”我柔声的在大厨耳边说道。

    “哎呀呀,金子?哪里呢,哪里呢?”大厨从沙发上跳了起来,迷迷糊糊的转着圈。

    “我擦,这招果然好用。”我心里暗自佩服了自己一下。

    “嫩妈老刘,船长怎么说的?”老九抓过大厨,使劲晃了一下。

    大厨这才缓缓的睁开眼,又迷茫了十几秒钟才开口说道:“哎呀呀,天亮了啊,咱得赶紧去黄金岛啊!”

    “我去,刘叔,你都给岛起好名字了呀,船长同意我们开救助艇了呀?”我欣喜若狂的问道。

    “哎呀呀,昨晚差点把船长喝死,可算是同意了,大厨打了一个酒嗝,一股浓浓的酒气传来,我差点吐了。

    “嫩妈老刘行啊,等我俩回来,分你一份。”老九拍了拍大厨的肩膀,一脸的赞许。

    “哎呀呀,我跟你们一起去,咱们各换各的。”大厨抢着说道,好像还没弄到黄金,老九就已经讹了他一份似的。

    “刘叔,你也去?船上人怎么吃饭啊?我们这一趟下去估摸着要4个小时到,停留2个小时,再4个小时回来,你这可是一整天呀,你要是走了,恐怕,”我把我的顾虑说了出来。

    “哎呀呀,没事,我干儿子现在炒菜啥都会,我一会给他说一声,船长也说了,让我下去也潇洒潇洒,不能只让你一个小子去。”大厨又没头没脑的说了这么一句。

    “这事儿怎么跟我又扯上关系了。”我暗暗想道。

    “嫩妈,别废话了,咱三个赶紧给救助艇放下去,这都4点多了,早去早回来。”老九看了一下表,一脸的兴奋。

    三人赶忙冲到艇甲板上,先打开保护锁,拔出安全销,我又跑到救助艇上把艇底塞旋上,将救助艇的首艉缆扔给老九,然后又从救助艇上走下来,我跟大厨紧紧抓着艏艉缆,老九则小心的把救助艇释放到海面上。

    将登艇梯放下后,我率先爬到救助艇上,把艇机启动,大厨扔下艏艉缆,紧跟着爬了下来,俩人把前后的钩子脱掉,老九跟着跳了下来。

    我坐到驾驶员的位置,将离合器挂到前进档,往右打了一个满舵,救助艇的螺旋桨快速的旋转起来,艇身也跟着剧烈的抖动,我们慢慢的驶离红太阳轮,奔向“黄金岛”。

    第一次随船出海,就遇到了知名的孟加拉援激ao女,年少冲动,但因为太穷并未能真的开炮,直到大副跟我说一袋泡面可以跟一群女人过夜……重口、多女、深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