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181章 狼来了

第181章 狼来了

 热门推荐:
    “我听三副说二副水头跟大厨三个人开救助艇下地玩,半路上沉海里了,仨人都死了,死的老惨了。”第一个谣言是残酷的。

    “我去,你可别瞎说了,他们好像是登了岸之后跟当地的黑人发生矛盾给黑人杀死的。”第二个谣言让我们好歹死在了陆地上。

    “咋回事儿?啥矛盾啊?”一个卡带津津有味的问道。

    “我听说啊,二副在那边有个相好的,俩人光着屁股死一个床上了,好像是情杀,水头跟大厨不知道怎么死的。”水手让我的死更加的神秘了。

    “相好的?你说是上次来咱船上那个混血的妞吗?”一个机工疑惑的问道。

    “应该是吧?怎么了?”水手说道。

    “不能吧,我今天早上还看到她去二副房间来着,。”机工有些惊恐的说道。

    “我草,你可别扯了,你眼花了吧,人都死了,光着腚死的,你睡迷糊了吧。”大家一致谴责,接着继续讨论三人的黄泉之路。

    船长跟大副也已经崩溃了。

    “老三,你意思是这三个人愣是就这么消失了?”船长点了一支烟,对三副带回来的消息有些迷糊。

    “船长,我去岛上问了,人家都没见咱们的救助艇,我估摸着三人是不是半路上就”三副看着船长没敢往下继续说。

    “大副,这事儿你怎么看?要不要跟公司汇报一下?”船长毫无头绪,把问题交给大副。

    “船长,先别给公司汇报啊,老三你先出去忙吧。”大副把三副支开,接着说道:“船长,这事儿咱现在给公司说了不是自己找死么,私自放救助艇下去,然后失踪三个人,这罪过可大了。”

    “那,那怎么办啊!”船长掏出一支烟递给大副,手开始哆嗦。

    “船长,咱先派人找吧,找到最好,找不到的话,”大副把烟点着,停顿了一下。

    “大副,找不到怎么办?”船长饥渴的看着大副。

    “船长,找不到也只能说三人私自放救助艇偷渡了。”大副深吸了一口烟,慢慢的说道。

    “在这破比地方偷渡?谁信啊!”大副的话让船长哆嗦的更厉害了。

    老九垒的坝里居然搞到了几条老虎斑,幸好我们三人中有个厨子,才没把美味浪费掉,大厨用小鬼子的刺刀简单的除了一下鱼鳞,然后把刺刀从老虎斑的嘴里插进去,开始不停的转来转去。

    “我擦,刘叔,你插鱼嘴做什么?”我有些害羞的问道。

    “哎呀呀,这鱼的腮跟内脏连一块的,我用刀子挂住腮,搅一下,然后往外一拔。”大厨猛的停下,配合着自己说的话把刺刀拔了出来。

    “哎呀呀,你们看看,腮跟内脏一块出来了吧。”大厨得意的提着长条的鱼肠,向我俩炫耀技术。

    接连处理好三条鱼,大厨把鱼肉跟鱼骨头又分开,把鱼骨头放到椰子壳里,鱼肉则铺在石板上,不一会就传来了清新的鱼香气,老九忽然想到了什么,拿起椰子汁浇到石板上。

    “哎,也不知道瑞加娜现在在做什么。”我看到椰子汁浇烤鱼,忽然想到了瑞加娜,心里也有些伤感。

    “九哥,船长他们怎么还没找过来呢?”我吃着鱼,把三人心里的疑问说了出来。

    “哎呀呀,我不在船上,他们怎么吃的饭呀!不知道小二做的菜怎么样,会不会被骂。”大厨居然还挂念着印尼猴子。

    “嫩妈,都别多想了,老刘你明天继续在山上守着,老二你在这看着火,我去弄吃的。”老九话很少,将明天的任务分配完毕。

    “九哥,这火晚上怎么办?再说了明天如果下雨,咱这火不就灭了么?”我又抛出几个疑问。

    “嫩妈,晚上轮流看着,咱三个人一人看4个小时,我先睡,你俩轮完班叫我,明天如果下雨,把火挪到棚子里来。”老九说完话后走向棚子,劳累了一天,也该休息了。

    “哎呀呀,小龙,你说船长是不是把咱们给放弃了?这都三天了也没来找我们。”大厨看老九走了,赶紧给我掏心窝子。

    “刘叔,不能的,就算是不找咱们,他们也得出来找救助艇呀,没那玩意儿不能开航的。”我安慰大厨道。

    “哦,小龙,你渴不渴,我寻思拿这几个鱼骨架子煮点鱼汤喝吧。”大厨一脸渴望的看着我。

    “刘叔,咱得小心一点,别给火弄灭了。”大厨提到鱼汤,我也觉的有些渴了。

    “哎呀呀,我办事你还不知道吗。”大厨边说着,边把小日本留下的军用饭盒拿出来,用椰子壳里攒的淡水简单冲洗了一下,把炉子上的石板挪了一个小缝,将饭盒放到缝上面,添了半盒水,把老虎斑的鱼骨头放进去,因为没有其他的佐料,大厨只能手撕了几片椰子肉一同放入,又拿椰子壳盖住饭盒。

    两人一人点了一支烟,小心的添加着柴火,老虎斑与椰子的香气夹杂在一起传了出来,我跟大厨相视一笑,似乎都在觉得这流落荒岛的日子还挺爽的。

    大厨把椰子壳放到地上,小心翼翼的把鱼汤倒了出来,又填满水,准备再煮一锅。

    “小龙,卧槽,你看那是什么?”大厨指着前方的椰子林,有些胆怯的问道。

    “什么啊?”我顺着大厨指的方向看过去,似乎有一个小亮点在盯着我们这边。

    “哎呀呀,这不会是有狮子闻道香味过来了吧?”大厨拿饭盒的手开始抖了起来。

    “刘叔,你别乱说,这地方怎么会有狮子,最多有只狼就不错了。”我意识到小亮点可能是月光照到什么平面的东西反射过来的光,给大厨开了一个玩笑。

    “什么?狼?!”大厨猛的一哆嗦,盛满水的饭盒被他丢到了火堆里。

    “呲,”痛苦的声音传了过来,已经看不到火苗了,火堆里开始往外冒着水汽,被水浇到的木头开始往外瓯出浓浓的烟。

    “我草你奶奶!”我大叫一声,将石板掀开,把饭盒丢出来,拿起一堆干草扑了上去,紧接着我趴在地上,开始用嘴吹还在冒烟的木头。

    “草草草草,这火可是花了好几千点起来的,可不能灭了啊!”我心里暗骂着,嘴里“噗噗”的吹着。

    “嫩妈,怎么回事?”老九听到了我的骂声,从棚子里冲了出来。

    “嫩妈老二,你们怎么连个火都看不好!”老九看到我狼狈的样子,也趴了过来,俩人一起吹木头。

    最后一根冒烟的木头被我们吹的没烟了之后,我知道这次完蛋了。

    “嫩妈老刘,我就知道你得把火给我玩儿灭唠!”老九站起身子,脸上挂着满满的烟灰,怒瞪着老刘。

    “狼,狼,狼。”大厨并没有去看老九,而是继续用手指着椰树林,脸上布满了惊恐。

    “嫩妈,狼嫩妈!”老九握着拳头,准备要破不打本船人的誓言了。

    “九哥,你看那边!”我察觉到大厨的表情不对,朝椰树林看去,只见刚才的那个小亮点,正缓缓的朝我们移动着。

    第一次随船出海,就遇到了知名的孟加拉援激ao女,年少冲动,但因为太穷并未能真的开炮,直到大副跟我说一袋泡面可以跟一群女人过夜……重口、多女、深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