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182章 大厨想日狼

第182章 大厨想日狼

 热门推荐:
    “嫩妈还真有狼?快抄家伙!”老九一边叫,一边捡起地上的木棍。

    我跳到老九身后,捡起稍小一点的木棒,想着如果真的是野兽过来,老九应该能坚持一会,我利用这个时间爬树应该来的及。

    “嫩妈老刘,你愣着干什么?赶紧抄家伙啊!”老九愤怒的对大厨说道。

    大厨这辈子估计也就从动物世界上听过狼这么个东西,猛的要遇见了,身子不住的哆嗦,思维也有些不受控制,老九大喊的“抄家伙”硬生生被他听成了“掏家伙”。

    大厨稍微迟疑了一下,转瞬间又看到了越来越近的发光的狼眼,他猛的一个激灵,把手插到短裤内部,把“家伙”掏了出来。

    “嫩妈老刘,你想日狼?”老九被大厨的举动吓到了。

    “刘叔,你干什么啊,赶紧放回去,放回去,这狼不吃你这套的。”我也有些哭笑不得的说道,心里想着莫非大厨想用巨物征服母狼或者是利用自身病毒给狼传染成梅毒狼?

    “哎呀呀。”大厨这才缓过神来,把满目疮痍的利器塞了回去。

    有了大厨日狼的插曲,我跟老九反倒轻松了许多,俩人心里都想着就大厨这半匹子神经病的玩意儿,假如真有狼过来,我们只需要坐地上看狼吃大厨就行了,反正吃完大厨肉之后的狼也是个死,我们就没啥怕的了。

    即便这样,我跟老九也做好了战斗准备,光亮距离我们只有50多米的时候,大厨突然狂叫一声,朝后方的椰子树奔去,不到3秒人就爬到了椰子树上。

    “我擦,这是人才啊!”我开始对大厨佩服的五体头地。

    “嘿!Nine?”光亮停住了,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九哥,是瑞加娜的声音!”我兴奋的大叫道。

    “瑞加娜!”老九看都没看我,扔掉手里的木头,朝光亮处飞奔过去。

    “我擦,九哥,别抢啊!”我紧跟在老九后面,想着千万不能让老九抢在我前面啊。

    “瑞加娜!”我也大声喊着,老九虽然提前了一秒冲出,但他已经三天没有喝鸿茅药酒,所以整个身体被透支了,爆发力跟我比简直就不是一个级别的,所以我在他跑了20米之后就把他甩到了身后。

    “瑞加娜,我来拉!”我心里大喊着,这次可以抱着你狂吻啦!

    “瑞加娜!啊!草!”我一头栽倒了日本人挖的壕沟里。

    “嫩妈老二!”老九冲我喊了一声。

    我瞬间一阵感动,老九还是在乎我的。

    “嫩妈老二,借你肩膀用下。”老九话音未落,踩着我的肩膀越过壕沟。

    “瑞加娜!”“Nine”。

    “你是风儿,我是沙,缠缠绵绵绕天涯,你是风儿,我是沙,缠缠绵绵绕天涯。”我满含热泪的为他们配音。

    “Nine,摔倒的是二副吗?”瑞加娜关心的问道。

    我从壕沟里爬了起来,老九跟瑞加娜两个人含情脉脉的看着对方,就差没抱一块狂吻了,我看到这一幕,腿一阵发软,又滑掉到了壕沟里。

    “瑞加娜,你怎么找到这里了?路上多危险呀!”老九扶着瑞加娜的肩膀,柔情似水。

    “你们船的三副去我的村子找你们,说你们失踪了。”瑞加娜拂了一把老九脸上的炉灰,一脸的关切。

    “咳咳,九哥你拉我一把呀!”我怕两人当场情不自禁再把真事儿弄了,赶紧招呼俩人分开。

    “九哥,他妈的我还在这头朝下啃着地呢,赶紧把我弄上来啊!”我愤怒的喊道,他妈的先前还说不跟我抢妞,现在见了面裤子都快脱了。

    “嫩妈老二,等一下。”老九扭头看了我一眼,接着又对瑞加娜说道:“瑞加娜,你怎么能找到这个小岛?找了几天了?”

    “我跟着三副回到你们的船,在二副房间发现了这张纸,我就知道你们肯定来这个岛上了。”瑞加娜从衣服里掏出一张皱巴巴的纸,递给老九。

    借着月光,我看到那张纸上是我画的来“黄金岛”的海图,幸好离开那天没把纸篓里的垃圾丢掉,不然瑞加娜不可能找到这里。

    我草!她竟然翻了我的垃圾箱?女神在我心里的地位一落千丈。

    “嘿,三副告诉我,你们有三个人,现在怎么只有你们两个?”瑞加娜有些疑惑的问道。

    “哦,他在树上。”老九用手撩了一下瑞加娜的头发,然后把手插到裤兜里,掏出一支红双喜塞到嘴里。

    “哈哈哈,没有火你叼个破烟,这下装逼失败了吧!”我在一旁暗笑着,然后伺机准备在老九装逼失败的空当起身冲赢美人归。

    “瑞加娜,我需要你的火。”老九的眼神坚定有力,猛的抓住瑞加娜的手,缓缓的抬了起来,我这才发现瑞加娜居然提了一盏油灯!他妈的她居然提了一盏油灯!

    老九用油灯把烟点着,轻轻的放开瑞加娜的手,深吸一口烟,一点一点的吐出来,两只眼睛则紧紧盯着瑞加娜。

    哎呀我草,这逼装的,这是文艺逼啊!

    “哎呀呀,九哥,小龙,你们没事儿吧?”大厨估计在树上坚持不住了,大声喊道。

    “刘叔,没事儿了,你赶紧下来吧,有人来救我们了。”我冲大厨高喊道,心里寻思这哥们最能搞破坏了,赶紧让他过来把这俩给我拆开。

    “哎呀呀,有人来救我们了?我草,啊!”大厨不愧是校长跑队的,话还没传过来,人已经栽倒在我旁边了。

    “来啦?”我扭头看着同样嘴啃地的大厨,热情的向他问好。

    瑞加娜果然是善良的人儿,她跑下壕沟,把我跟大厨扶起,因天色太晚,一行死人暂且回到棚子里,瑞加娜也跟我们讲述了她顺着引水梯爬到红太阳轮,在我房间的纸篓里发现了我画的海图,为了防止自己判断失误,她只能自己过来看看,早上9点左右开始划着独木舟开始往这边走,一直划到现在。

    我真是太感动了,一个黑人姑娘就是因为我们当初多给了10几副线手套,却做出了这么伟大的举动,原来有的时候,帮助别人也是帮助自己。

    借着瑞加娜的油灯,我们重新点燃了炉子,大厨把剩下的鱼骨头跟鱼丢到了一起,煮起了鱼汤,四个人围在一起,中英混杂的交谈着。

    “哎,明天可是真要回船了,救助艇的事儿该怎么跟船长交代呀!”我心里一阵打怵,好不容易要摆脱荒岛,却又要面临另一个难题。

    作者有话说:

    今天喝多了,明天补上。

    第一次随船出海,就遇到了知名的孟加拉援激ao女,年少冲动,但因为太穷并未能真的开炮,直到大副跟我说一袋泡面可以跟一群女人过夜……重口、多女、深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