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184章 渔船命案(一)

第184章 渔船命案(一)

 热门推荐:
    “二副,你们怎么搞的呀,居然把救助艇都丢了。”2872的大副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一包烟,居然还是李皮庆送给他的那包兰州。

    “大副,你们在哪里找到的我们的救助艇的?”我推开了大副递上来的烟,忽然想起了梦里他拿刀指着我的情形,赶紧往后退了两步。

    “哈哈,别提了,你们救助艇挡着我们的渔道,为了弄你们救助艇,那个李皮庆失踪了不说,金枪鱼还跑了十几只。”大副点着烟,话语轻松的说着。

    “什么?李皮庆失踪了?怎么失踪的?我惊讶的大喊道。

    “帮你们拉救助艇来着,一头栽海里了,然后就找不着了。”渔船大副说话的语气好像正在撒尿一般随便。

    “你们,你们没搜救吗?”我大声问道。

    “搜救?那么大的海,去哪里搜救呀?大家出来跑渔船,都是贱命一条,没了就没了。”大副嘴角的笑意很浓,在他看来李皮庆的命甚至都不如一条金枪鱼。

    “朱,朱传舟呢?”我哆嗦了一下后接着问道。

    “小朱呀?小朱还好,就是受了点伤,我去跟你们船长谈谈,把你们救助艇弄回来怎么得给点奖励吧,还得给公司发个报,这人说失踪就失踪了,真愁人,赶紧给我再配一个呀。”大副边说边往生活区里面走。

    卧槽,李皮庆居然失踪了?这个老实巴交的农民,交了好几万块的中介费只为了能来到海上赚点钱,但就这么稀里糊涂的找不到了?我抽屉里还有他老婆的电话号码,我甚至都不敢去想他老婆听到这个消息之后会痛苦成什么样子。

    “嫩妈老二,上次他们在沉船扔的人应该就是李皮庆。”老九有些激动的说道,嘴唇都有些发抖。

    老九这么一说我才想起2872轮在日本军舰沉没处丢下的东西,难道真是老九说的扔的是个人,而且还那么巧像我梦里那样扔的人是李皮庆?如果那样的话,太恐怖了呀!

    “嫩妈老二,有时间我们要去沉船那里看一下。”老九一脸的严肃。

    “九哥,就算是人真的是他们杀了扔到沉船那里了,我们能有什么办法?这个鬼地方都跟华夏没有建交啊!他们现在跟抬湾建交的,何况咱们船挂着基巴旗(基里巴斯,简称基巴),谁管呀!”我有些沮丧,更多的是震惊加悲伤。

    “嫩妈老二,百年修得同船渡,这李皮庆跟我们也算是百年的缘分了,咱不能就这么看着他稀里糊涂的死了呀。”老九瞪着眼睛,紧紧盯着我。

    “九哥,你说的这些我都懂,沉船那边咱肯定去,但是如果海里面真的是李皮庆的尸体,我们再怎么办?咱俩总不能跑渔船上跟他们拼命吧?”我一想到2872,就有点忍不住想要哆嗦。

    “嫩妈老二,我们现在先去渔船上看看,或许能发现点什么。”老九说完拉着我就要往渔船上跳。

    “九哥,我可不敢去啊!”我使劲往后退着,想要挣开老九。

    “哎呀呀,咱得去渔船上解缆把救助艇开过来呀,你俩干什么呢?”大厨从生活区里走了出来,看到我跟老九拉扯在一起有些奇怪,说着话就跳到了渔船上。

    “嫩妈老二,老刘这个怂货都上去了,你怕什么?这光天化日的他们还敢杀了我们不成。”老九大义凌然的样子像极了当年的胡兰姐姐。

    “哎呀呀,我草!”渔船的楼梯太窄,大厨没有控制好节奏,一脚踩滑,滚了下去。

    “嫩妈老二,老刘都快摔死了,赶紧过去扶老刘一把呀!”老就率先冲了过去,我犹豫了一下,心一横扶着栏杆翻上了渔船。

    刚踏上渔船的甲板,就感觉浑身有些不舒服,老九已经把摔成狗的大厨扶了起来,我也小心翼翼的走向拖带救助艇的渔船后甲板。

    看到后甲板的缆桩,我忽然想到李皮庆一周前还站在上面跟我挥手告别,现在却已经葬身海底,更可悲的是都不知道死因是什么,我甚至还能想起李皮庆说话时的眼神,凄凉无助,还有满满的惊恐,当时没有太过在意,现在想一下他眼神里表达的东西,似乎想要告诉我些什么。

    “对了,朱传舟还在渔船上呢,我可以找小朱问一下,或许他能知道点什么。”想到李皮庆的无缘无故的死,我想着是不是该把这件事情调查清楚。

    “九哥,让老刘自己在这弄缆绳,咱俩去找找小朱。”我走到老九跟前,若无其事的小声说道。

    “嫩妈老二,怎么地不害怕啦?”老九笑着对我说。

    “九哥,那天2872走的时候,李皮庆就站在这个地方,让我给他媳妇带个好,我现在心里想想我就难受啊,九哥他要是真是失踪了咱没办法,要是真是被这帮子人害了,我他妈的豁出去了!”我一边说一边哆嗦着,摸了好几个口袋才找到一只烟压制一下我的心情。

    “嫩妈老二,你长大了。”老九赞许的看了我一眼。

    “哎呀呀,啥大了?”大厨把头伸了过来。

    “哎呀呀,我操!”大厨不知道看到了什么,吓的一屁股坐到了地上,赶紧又扶着老九的腿站起来,藏到老九的身子后面,眼睛偷偷的往前面撇着,浑身哆嗦着。

    “刘叔,怎么了?”“嫩妈老刘,什么玩意儿给你吓成这个逼样了?”老九把老刘抱在自己腿上的手扒开,然后我俩顺着大厨的目光看过去。

    “嫩妈!”老九倒吸了一口凉气。

    “我擦!”我被眼前的一幕也惊到了,赶紧跑到老九的身后,抱住他的另一条大腿。

    只见一个像乞丐一样的人蹲坐在二层甲板边上,头发散乱着,两只眼睛像死人一般无神,两边的脸颊上满满的伤口,嘴角好像被撕开了一般,嘴里看上去还有未愈合的伤口,牙齿也只剩下了一半。

    “嘿嘿嘿。”这个人看到我们三人奇怪的姿势,咧着嘴笑着,坏死的牙龈暴露在空气里,满满的血腥味。

    “九哥,这,这个人好像是朱传舟!”我抱着老九的大腿,抖得不像样子。

    第一次随船出海,就遇到了知名的孟加拉援激ao女,年少冲动,但因为太穷并未能真的开炮,直到大副跟我说一袋泡面可以跟一群女人过夜……重口、多女、深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