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186章 没有死刑的所罗门

第186章 没有死刑的所罗门

 热门推荐:
    “哎呀呀,这逼老头子,你过来我弄死你!”大厨看到了渔船船长挑衅的动作,扶着我的肩膀冲渔船骂着。

    大厨骂完后又看到在甲板上张嘴笑着的小朱,吓的赶紧退到我的身后。

    “嫩妈老二,我们得尽早去沉船那里看一看,如果那尸体真是李皮庆的,时间长了就被鱼吃光了。”老九拿筷子夹起一块鲅鱼填到嘴里。

    食物链真是个奇怪的东西,你此刻正吃着的东西有可能在某一个时刻也在吃你。

    “九哥,如果真是李皮庆的尸体,我们该怎么办?”想到李皮庆被海水泡的白白胖胖的,我后背立马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嫩妈先捞上来再说。”老九也没有什么好主意,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瑞加娜跟老九好像约定了第二天一起吃午饭,她赶在第二天的午饭前来到我们船,好在此时红太阳轮的时间已经调整到当地时间,不然瑞加娜就是吃晚饭了。

    午餐算是答谢瑞加娜的救命之恩,参与人员当然也还是老中青的三代**丝,地点是老九的房间。

    洋葱炒肉,土豆炖鸡腿,红烧马鲛鱼,鱼香肉丝,大厨做了四个靠谱的菜,我一看洋葱土豆,就知道我们基本上又告别绿色蔬菜了。

    “nine,你还没有告诉我,你们为什么要去那个荒岛呢?”瑞加娜很感兴趣的吃着鱼香肉丝,一直没明白为什么猪肉要起个鱼名。

    “呵呵,你知道附近有座黄金岛吗?我们把那里当做黄金岛了,想上岛上去找黄金,可惜我们的船被海浪卷跑了。”我怕老九说出什么诡异的理由来吸引我的女神,抢在他的头里把实情说了出来。

    “你们要找黄金?现在黄金已经被澳洲人承包了,所罗门人只是工人,挖出来的金子属于澳洲人。”瑞加娜有些失落的说道,显然对自己家乡的矿产资源被外人侵占有些不满。

    “瑞加娜,可是我们听别人说他们用手套跟鞋子换了黄金首饰,在土著人那里,你们这里有土著人吗?”老九问道。

    “土著人?我们岛上的人都是土著人呀,我就是所罗门的土著人。”瑞加娜可爱的笑着。

    “不不不,我说的是不穿衣服,拿着弓箭打猎的原始人。”我边说边在一旁比划着头上插羽毛,脸上涂抹东西。

    “哈哈,我只知道在我们小岛东侧有一个埃尔斯费莱特岛,听我母亲讲过那里的人都与世隔绝,那个小岛周围到处都是珊瑚礁,船根本靠不上去的。”瑞加娜被我模仿酋长的样子逗乐了,紧接着又透漏给我们一个奇怪的小岛。

    “岛上的人有金子吗?”我迫不及待的问道。

    “哦,这个我不清楚,那里我们进不去,他们也出不来,我想他们应该不会特别友好,就算有黄金,也不会跟你们更换的。”瑞加娜笑着说道。

    “嫩妈老二把海图拿过来,让她指指那岛在什么位置,看看跟上次咱得到那个坐标差多少,或许就是他们换金子的地方呢。”老九对我说道。

    我飞快的起身回到我的房间,从抽屉里拿了一张所罗门海域的海图。

    “应该是在这里。”瑞加娜在还图上找了半天才找到自己的位置,然后往东估摸了一会,估摸到了她刚才所说的埃尔斯费莱特岛。

    “九哥,这个岛跟上次那个经纬度差了有5,6海里,有可能就是这个岛呢。”我有些兴奋的说道。

    “哎呀呀,你们谈的是不是黄金岛的事儿?”大厨听了半天的英语,然后又听到我跟老九谈起坐标海图,猜了个**不离十。

    “嫩妈老二,等咱把沉船那里的事儿搞明白,去这个岛上看看。”老九抬头看了我一眼,又把目光转向大厨,“老刘这个岛有可能就是黄金岛。”

    “哎呀呀,去呀,远不,不远明天就去。”大厨似乎忘了自己的绝活都已经使光了,这次如果再出了错,船长那边只能是卖屁股了。

    “瑞加娜,你们岛上有警察吗?”老九提到沉船,我忽然又想起了李皮庆,想着能不能寻求一下所罗门警方的帮助。

    “在所罗门,只有在大城市才会有警察的,我们整个所罗门国家只有400多警察,我们这种村子,是不会来警察的。”瑞加娜疑惑的看着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问这个问题。

    “瑞加娜,假如你们岛上有人杀了另一个人,杀人的人会怎么处理?”我一脸渴望的看着瑞加娜,期待着她告诉我他们岛上对待杀人犯都是直接抓起来丢到椰子树上拿椰子砸死。

    “哦,应该会被抓起来,不过在所罗门没有死刑的,不管多大的罪都不会被处死。”瑞加娜耸了耸肩,把一盘鱼香肉丝吃了个精光。

    “嫩妈,这破地方居然没有死刑?这可怎么整?”老九听到这个消息也有些震惊,毕竟昨天在渔船上跟渔船船长发过誓要让他一周之内毙命的。

    “哦,不过在其他小岛上,他们都不遵守所罗门法律的,像我刚才说的那个岛,我听我母亲讲过,在那个岛上犯了罪,要被乱石砸死的。”瑞加娜说到这里,将双手合十,嘴里碎碎念着。

    “嫩妈老二,我们得去那个岛看看,你等吃过饭值班的时候去电子海图上看看距离咱船位有多远,怎么走合适,到时候我们自己画个图,划着瑞加娜的小船过去。”老九点了支烟,不停的用手指敲打着海图上那个与世隔绝的小岛。

    吃过午饭,老九告诉我说他小睡一会后坐瑞加娜的小船去沉船那里再看一看,我则将瑞加娜领到驾驶台,美名曰让她参观一下,其实我怕她跟老九单独在一个房间,万一老九把房门反锁,我都没有还手之力。

    我在电子海图上找到瑞加娜告诉我的那个小岛-埃尔斯费莱特岛,并且测量一下红太阳轮与它的直线距离。

    电子海图上距离埃尔斯费莱特岛1,2海里的地方有条抛锚的小船,我有些好奇把鼠标放到小船的影像上,想着这地方怎么会有船抛锚呢,AIS的信号缓冲了一下,屏幕上出现了小船的船名:浙周渔2872。

    第一次随船出海,就遇到了知名的孟加拉援激ao女,年少冲动,但因为太穷并未能真的开炮,直到大副跟我说一袋泡面可以跟一群女人过夜……重口、多女、深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