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188章 渔船命案(五)李皮庆…

第188章 渔船命案(五)李皮庆…

 热门推荐:
    “太危险了,你不能下去!”我站起身子,用手挽住瑞加娜的腰。

    “噗!嫩妈!”老九从水里钻出来的一刻正好被瑞加娜的裙子无情的扣在了头上。

    “嫩妈老二,你俩干什么玩意儿?趁着我下去搞船震?”老九扒拉开盖在头上的裙子,看到了瑞加娜修长的大腿,紧跟着又看到我的手搭在瑞加娜的屁股上,他有些郁闷的以为我俩趁着他潜水的空当准备嘿嘿嘿呢。

    “九哥,你误会了,误会了,我的时间你还不知道吗?”我把手从瑞加娜腰上松开,尴尬的笑了笑。

    “嫩妈我怎么不知道,我潜下去这1分钟,你最少得三回了。”老九看起来心情似乎不错,也许底下应该不是我想的那么糟。

    “嘿,你怎么下去了那么长的时间?”瑞加娜趴下身子,怜惜的看着老九。

    “我这不是回来了吗。”老九把手伸了上去,抓住瑞加娜把在船舷边上的手,俩人含情脉脉的四目相对着。

    “额咳咳,九哥,水下怎么样?”为了防止两人情不自禁,我只能打破这幅美好的画面。

    “嫩妈老二,把绳子跟剪刀给我,咱们把那东西拉上来。”老九松开瑞加娜的手,脸色变的有些凝重。

    “九哥,底下有,有啥东西?”我有些惊恐的问道,接着把老九准备好的绳子解开,拿出一头递给老九。

    “嫩妈老二,一会我把绳子系上,信号跟船上一样,一进二退,慢点拉,别碎了。”老九抓住绳子,打了一个大大的丁香结。

    “别碎了?该不是李皮庆的骨头吧!”我有些哆嗦的想到。

    “nine,你要小心”瑞加娜对老九说道。

    老九没有回答,急促的呼吸着,又用手比划了一个“OK”,重新钻到水里。

    我小心释放着手里的绳子,直到感觉到老九用力拽了一下,我开始慢慢往上拉,从水面上看到老九扶着一个大大的黑色的编织袋从沉船破开的玻璃窗里钻了出来。

    我加大了手上的力量,瑞加娜也赶过来帮忙,老九跟黑袋子同时露出了水面。

    “嫩妈老二,把我拉上去。”两次间隔很短暂的潜水耗光了老九的体力,他将半个身子趴在小船的侧舷,脸色也微微有些发青了。

    “九哥,你没事儿吧?编织袋里装的什么?”我把栓着编织袋的绳子系到小艇的桨上,把手架到老九的腋下,把他托到瑞加娜的木艇上,想着这里面装的该不会真的就是李皮庆的尸体吧。

    “嫩妈老二,上岸,先上岸。”老九扶着小艇,突然扭头冲海里吐了起来。

    “九哥,这里面真是!”老九痛苦的表情让我十分害怕,“李皮庆”三个字愣是哆嗦着说不出口。

    “嘿,你怎么了?”瑞加娜也把手伸了过来,关切的看着老九。

    “嫩妈,先上岸。”老九似乎遭受了巨大的刺激,整个人半躺在小艇里。

    我把绳子转系到船尾,看了一眼绳子另一端垂在水下的编织袋,心里不住的打鼓,想着老实巴交的李皮庆就这么在里面装着,跟我们阴阳相隔。

    瑞加娜微微调整了一下航向,我跟她左右开桨,将小船划到岸上。

    老九有些踉跄的爬上沙滩,我跟瑞加娜则吃力的将编织袋拉到沙滩上。

    “袋子里是什么?”瑞加娜好奇的走了过去,准备拿手去触碰一下。

    “别动,别动!”我冲过去,拉着她的胳膊。

    “怎么了?”瑞加娜诧异的看着我。

    老九似乎已经缓过劲来,他慢慢从我们身边走过,拿手解开了系在编织袋口的绳子。

    “哎呀我去!”我慌忙拿手捂住眼睛,仿佛看到已经腐烂变质的李皮庆从袋子口流出来,变成了尸块。

    “哇,好漂亮呀!”瑞加娜惊呼了一声。

    “美?”我去,这妞是食人族吗?那可是尸块,不是牛肉块呀,我心里惊呼道。

    我把遮挡住眼睛的手指微微叉开一些,瑞加娜跟老九正跪在编织袋跟前,拿手抚摸着什么东西。

    “我擦,完蛋了,这俩人不会是有恋尸癖的大变态吧!”我边想边挪了一下位置,透过瑞加娜两腿之间的缝隙,我看清楚了编织袋里的东西。

    一株足足有一米高的珊瑚,颜色像是梅花鹿的毛皮,微微有些暗红。

    “我去,九哥,这是传说中的红珊瑚?我们发财了啊!”我扑了过去,小心用手触摸着,我的天呀,这玩意儿最少也得百八十万吧!

    “嫩妈老二,这是鹿角珊瑚,不怎么值钱的,这里不产红珊瑚的。”老九浇灭了我的发财梦。

    “九哥,你看着珊瑚都能吐了,小弟我也实在是佩服呀!”我对老九开玩笑说道。

    想着李皮庆没有被抛尸到海底,心里有些轻松,或许他还活着也说不定呢。

    “九哥,渔船上搞这么一大株珊瑚做什么?难道他们也以为这是红珊瑚,藏到这里等着回国时再回来取?可是就算他们把珊瑚明目张胆放自己船上也没人管呀!”我思前想后的弄不明白这帮子人搞这么一株鹿角珊瑚做什么。

    “哎,九哥,这编织袋怎么到处都是绳子呀。”我用手拨拉了一下沙滩上有些特殊的编织袋问道。

    “嫩妈老二,这绳子上拴着人呢,这珊瑚是用来压人的。”老九低着头说道。

    “压人?九哥,压谁?”我看到老九一本正经的表情,不像是在开玩笑。

    “李皮庆。”老九抬起头,眼睛里说不出来的愤怒。

    原来渔船这帮人计划把李皮庆扔到海里,为了防止他的尸体漂上来,把他绑到一个装着珊瑚的袋子里扔到沉船里。老九第一次潜下去的时候只看到了珊瑚,也以为是渔船那帮人偷藏起来的宝贝,而第二次潜下去的时候,巨大的绳子的拉力把李皮庆蜡化的尸体肢解了,老九也跟被鱼吃了一半的李皮庆打了一个照面,导致了他的呕吐。

    我忽然感觉四肢有些无力,藏在心底的坏消息最终还是变成了事实,一个只想着自己家人生活的好一点的内陆汉子就这么沉在了海底,关于他的一切也只存在亲人的记忆里。

    “九哥,我们该怎么办?这事儿不能就这么算了!”我握紧拳头,想着自己也他妈的爷们一次,查一查这帮人为什么这么狠,要杀一个才登船不足两周的人。

    “嫩妈老二,回去准备一下,明天去2782旁边的小岛看看。”老九舔着嘴唇,一脸的杀气。

    第一次随船出海,就遇到了知名的孟加拉援激ao女,年少冲动,但因为太穷并未能真的开炮,直到大副跟我说一袋泡面可以跟一群女人过夜……重口、多女、深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