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190章 又见李皮庆

第190章 又见李皮庆

 热门推荐:
    从海图上看,埃尔斯费莱特岛是一个“C”字形狭长的小岛,外围水深大概200米左右,“C”字里面水深只有50米,不知道当初经历过什么大的地壳运动。

    徒手划桨5个小时,大家都累的精疲力尽,视线里才渐渐出现这座看起来有些荒芜的小岛。

    “九哥,你看!”我发现了小岛东侧抛锚的2782轮,像一颗鸟屎一般粘在光滑镜面上。

    “哎呀呀,那不是那个渔船吗?我们怎么离他们这么近啊,赶紧绕开呀!”大厨也看到了恐怖的2782,他有些慌乱的划着船,似乎又想起了坐在甲板上神色异常的朱传舟。

    “幸好没把李皮庆的事儿告诉大厨,不然就算是拿黄金摆他面前他都不可能答应替我们请假一同前来呀。”我心里暗自庆幸道。

    “嫩妈,他们这个时间应该在吃午饭,我们找个平坦的地方登上去。”老九看了一眼渔船,甲板上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

    埃尔斯费莱特岛四周都是珊瑚礁,靠近岛屿后而且明显海底有些乱流,四个人手忙脚乱的,总算是贴着“C”形右下角的小尾巴插了进去。

    进到“C”形的内部,海水渐渐的变浅,水底也变的平静,几人又划行了十几分钟,找了一处适合登陆的浅滩,四人下水将小船拖到岸上系好,正式踏上这座充满诱惑的小岛。

    “九哥,岛这么大,怎么找土人啊!”在海图上看上去像只小蚯蚓的埃尔斯费莱特岛,真正走在上面才发现大的不像样子,寻找土人根本就无从下手,连路都没有,除了我们登陆的这处浅滩,四周几乎都是悬崖峭壁,如果单纯的靠腿,一个星期都够呛能走遍全岛。

    “嫩妈,你没看海图吗,这小岛四周被山围着,就肚子中间有一小块空地,他们估计也是靠捕鱼为生,应该靠着海边挺近的,我们在这直着往西北方向走,插进他们的肚子里,应该就能看到人了。”老九捡起一块石头,在粗糙的沙滩上给我们比划着。

    “哎呀呀,这里还有一只鞋呢,一看就是那帮子渔民扔的,一点都不注意保护环境。”大厨指了一下沙滩上一只破旧的球鞋,满满的正能量的斥责道,似乎忘了自己一个航次不知道要往海里丢多少垃圾。

    “嘿,我母亲告诉我,这里的人非常不友好,他们都有着锋利的长矛与弓箭,我们一定要小心。”瑞加娜提醒道。

    “九哥,万一土人见到我们直接就打起来怎么办?”我有些担忧的问道,我似乎都能想到光着屁股插着鸡毛,手里拿着长矛的土人冲我们过来,先给大厨插死,然后我跟老九坚持一会也被插死,瑞加娜则被先奸后杀,越想越觉的害怕。

    “哎呀呀,我们这不是有手套么,手套拿出来给黄金那么一换,我们立马回船,你好我好大家好呀!”大厨手舞足蹈的,好像黄金马上就要到手了一般。

    “嫩妈老二,你看看老刘,现在咱这里面数你最怂了。”老九赞许的看了一眼大厨,感觉他进步挺大的。

    “算了算了,咱还是小心一点好。”我看了一眼虎逼的大厨,想着这哥们早晚得死钱手里。

    当我看到上身穿着“NLKE”“adiaas”衬衫,下身裹着简陋遮羞布的土人酋长的时候,我才知道自己真的是多虑了,原来这里已经早已经被国人占领了。

    “你好!”土人很热情的用国语给我们打招呼。

    我跟老九都呆住了,这他妈的哪里是荒岛,这简直就是祖国呀!

    好在土人只会说“你好”二字,如果连“卧槽”都会说的话,我估计我们三个华夏人会当场跪倒在地。

    土人接着用当地语跟我们哇啦啦的说着话,眼神里充满惊喜,边说话边兴奋的指着不远处的一处支起来的棚子。

    “瑞加娜,他说的什么?”我有些好奇,难道这里已经成了中所经济贸易区?不然这些土人见到我们这些华夏人怎么这么的兴奋?

    “哦,他问你们是来找人的吗?他们救了一个落水的东方人,在那个棚子里。”瑞加娜把土人的话翻译给我们。

    “什么?”我有些被搞晕了,这怎么又出来一个落水的人?

    “哎呀呀,你们说的什么呀,老二,赶紧让黑妞问问,金子啥的在哪呢。”大厨四处张望着,整个土人部落里也就只有20几个人,大都**着身子,并没有想象里的身上满满的黄金饰品。

    “嫩妈,我们去棚子那里看看。”老九脸上露出一丝捉摸不透的笑,朝土人酋长手指的棚子快速走过去。

    “哎呀呀,金子在那里吗?老二快点跟上呀!”大厨撒开大脚丫子,跟着跑了过去。

    小心翼翼的爬上支起来的棚子,推开简易的栅栏门,一个中年男子仰躺在地上的草垛上,旁边是一个土人黑妞,正在小心的给他喂水。

    “哎呀呀,这怎么还躺着一个人啊?还是咱华夏人,这是谁呀?”大厨没有看到预想中的黄金,有些失望的说道。

    “嫩妈!”“卧槽!”我跟老九对视了一眼,俩人都是又惊又喜,地上躺着的人竟然是李皮庆!

    我感觉整个人生观都要颠覆了,李皮庆不是已经沉海里了吗,怎么又在这出现在了土人部落里?他既然没有死,那珊瑚底下压着的尸体又是谁的?

    “哎呀呀,这不是渔船上那个船员吗?怎么躺这里了?”大厨有些吃惊的问道。

    “他在这待了多久了?”我让瑞加娜问穿着山寨衬衫的酋长。

    “酋长说他们在四天前捕鱼的时候在海滩上发现了他,然后把他救了回来,以为他是落水的渔民,他昏迷了三天了,昨天才醒过来。”瑞加娜很吃力的翻译着。

    “他是你们的船员吧,他一会就该醒了,终于有人来找他了。”酋长笑了笑接着说道。

    “嫩妈,你醒醒!”老九已经等不及了,用手推了推李皮庆。

    “哎呀呀,眼睁开了呢!”大厨把脸凑了上去。

    李皮庆的眼皮微微张开了一些,意识应该还停留在半睡眠状态,大厨那张丑陋的脸不知道刺激到了他的哪根神经,他猛的从床上跳起来,撒腿就往外跑,边跑边喊道:“船长,别杀我!我什么都没看到啊!”

    第一次随船出海,就遇到了知名的孟加拉援激ao女,年少冲动,但因为太穷并未能真的开炮,直到大副跟我说一袋泡面可以跟一群女人过夜……重口、多女、深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