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191章 卡住的空调出风口

第191章 卡住的空调出风口

 热门推荐:
    “嫩妈老李!是我!”老九一把抓住往外狂奔的李皮庆。

    李皮庆“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上,不住的磕着头,嘴里不住的念叨着:“船长别杀我,船长别杀我。”

    “老李,我是红太阳轮的二副呀!是我呀,我是李小龙。”我走上前去,伸手去扶他。

    “哎呀呀,这渔船上的人怎么都疯疯癫癫的。”大厨嘟噜道。

    “老李,是我呀,你醒醒。”我扶起李皮庆用力晃了晃他的身子。

    “二副?”李皮庆这才真正醒了过来,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我,扭头又看到了老九跟大厨,脸上的表情从惊恐一点一点的变成恍若隔世一般的喜悦,眼泪开始涌出来,他“扑通”一声瘫坐在地上,抱着我的腿大哭了起来。

    “没事儿了,没事儿了!”我拍着李皮庆的肩膀,想着这哥们得遭受了多大的折磨呀。

    酋长跟瑞加娜看到我们亲人团聚的美丽场景,也是不胜唏嘘。

    “嫩妈老李,我们还寻思你死了呢。”我们几个把李皮庆搀扶到草垛子上,老九对他开玩笑的说道。

    “哎,水头,额差点就死了捏!额日船长个先人。”李皮庆的甘陕方言让我差点笑出声来。

    “可怜那个蒙古的娃子,让他们打成那个样子。”李皮庆提起朱传舟,脸瞬间又变的苍白,嘴唇不住的哆嗦。

    “二副,水头,你们可得救救那个蒙古娃子呀!”李皮庆抬起头,这个可怜的西北汉子自己才脱离了险境,却又想到了渔船上的小朱。

    “哎呀呀,小龙,那个小朱我看着都疯了,还救他做什么?”大厨听到我们的对话,怕我们多管闲事再去渔船上救人,赶忙插话道。

    “老李,我们在渔船上见过小朱了,你们船长说你失踪了,我们在沉船那里见到一具尸体,以为那是你的,其实给你说白了,我们这次来这里就是为了救小朱,顺带着替你报仇的,没想到你在这出现了。”我没有搭理大厨,而是把事情简略的给李皮庆说了一下。

    “哎呀呀我草,啥尸体?咱们不是来找金子的吗?”大厨被我的话惊住了。

    “嫩妈老李,那具尸体是谁的你知道吗?你们船上到底嫩妈发生了什么事儿?”老九一脸正色的看着李皮庆。

    “俄日他个先人,那是船上的厨子伙计。”李皮庆的脸颊剧烈抽动着,像是不受控制了一样,我能看出他心里的恐慌正一点点的显露出来。

    “哎呀呀,老二,你给我说咋回事儿啊,咱来不是换金子吗?怎么成救人了,这闲事儿咱可不能管啊!”大厨有些不知所措的拽着我的胳膊。

    “嫩妈老刘你闭嘴!”老就吼了大厨一声。

    “嫩妈老李,你别慌,慢点说。”老九坐到李皮庆身边,拿手抚摸了一下他的后背,掏出一支烟递给他。

    李皮庆接过烟,感激的看了老九一眼,开始给我们讲述他在渔船上半个月的地狱生活。

    一切还是从李皮庆踏上2872轮那天开始说起。

    朱传舟被一帮人拉到了死去的大厨的房间,老实巴交李皮庆有些后悔来到这里,但是想到自己交的巨额的中介费,咬了咬牙一跺脚,顺着引水梯爬了下去。

    渔船的水手递给李皮庆一身破旧的工作服,告诉他去收拾钓金枪鱼的渔具,李皮庆把行李放到房间里,跟在水手后面开始了第一天的工作。

    “老李,我不是告诉你了吗,上去先给船长送条烟,你咋没送呢?”我打断了李皮庆,想着这小子怎么不听话,转而一想幸好没送,送给那个狗逼玩意儿瞎了这条烟了。

    “嫩妈老二,你别插话,老李你接着说。”老九瞪了我一眼。

    李皮庆无奈的看了看我,弹了一下烟灰,烟草起了很好的镇静作用,他的表情也开始变的平静,继续给我们讲述起来。

    收拾渔具这种工作对常年在陆地上干苦力的李皮庆来说并不算是什么累活,干完活后水手又招呼他打扫甲板上的卫生,朱传舟则被锁在了死去的大厨房间,嗷嗷的喊叫着。

    李皮庆打扫着卫生的时候忽然想起来我告诉他的话,他放下手里的工具,回房间想着取条烟送给船长,谁知道一回去才发现自己的行李已经被人翻遍了,自己带的烟酒还有一些小零食被人抢劫一空。

    “谁他妈让你回来的?甲板上的活干完了吗?”渔船船长抽着一支兰州,对手足无措的李皮庆骂道。

    “船长,我的东西被偷了。”李皮庆指着自己散落一地的行李。

    “他妈的船上所有东西都是我的!你的东西?你有什么东西,你的命都是我的,赶紧他妈的出去干活。”渔船船长拿脚踢翻了李皮庆的行李箱,暴跳如雷。

    李皮庆唯唯诺诺的答应着,连行李箱都不敢收拾,转身又回到了甲板上。

    “嫩妈你怎么不干他?”老九“啪啪”的拍着大腿,眼睛里往外冒火。

    李皮庆苦笑了一声,没有回老九的话,接着往下说。

    没有船长让他停下来的命令,李皮庆一直在甲板上拿拖把拖地,我跟老九去2872上拿酒换东西的时候,李皮庆已经把整条船拖了一遍,晚饭都没有吃,而朱传舟则在闷热没有空调的房间里晕倒了。

    好在渔船大副喝我们送的二锅头的时候想到了给他烟的李皮庆,于是他去船尾招呼他让他回房间休息,顺带去看看小朱死了没有。

    “小朱,小朱!”李皮庆拿着大副给的钥匙打开大厨房间的门,一股热浪传了过来,只见朱传舟在地上躺着,已经没有知觉了。

    李皮庆回房间拿了空调遥控器,先把大厨房间里的空调打开,然后把朱传舟扶起来,掐了一下他的人中,朱传舟这才缓缓的醒了过来。

    “李叔,我热!我要喝水。”朱传舟此时已经没有力气大骂哭喊了,他的嘴唇已经有些干裂,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汗浸透了。

    李皮庆想起自己行李箱里还有半瓶没喝完的矿泉水,有跑回自己房间一看幸好没有人把这个抢劫走,他拿回来小心的喂给朱传舟。

    朱传舟被锁的房间底下应该是渔船的机舱,所以屋里面特别的热,李皮庆在里面呆了不到2分钟身上也已经是满满的汗水,空调的出风口不知道被什么东西挤住了,口子开的特别小,李皮庆站到床上,用手使劲掰了一下。

    “啪啦”一声,一个小东西掉了下来,出风口也恢复正常,凉风开始源源不断的吹了出来。

    “什么东西卡住了。”李皮庆自言自语捡起掉在脚边的小物件。

    “额滴个亲娘啊!”李皮庆大叫一声,把手里的东西抛了出去。

    李皮庆说到这里,呼吸变的急促起来,额头上密密麻麻的布满了汗珠,身子也开始不住的哆嗦,烟头快烧到手指都没有察觉到。

    “哎呀呀,空调上卡的啥东西呀?”大厨也被李皮庆吸引住了,想着渔船上跟自己一个工种的大厨房间能有啥蹊跷事儿发生。

    “嫩妈老李,你哆嗦什么玩意儿,在这你怕啥,嫩妈什么东西卡空调上了,你快说呀!”老九正听的兴起,没想到李皮庆却突然不说话了。

    “卡,卡的是个手指头!”李皮庆猛的一哆嗦,大叫着把烧到手的烟头扔了出去。

    第一次随船出海,就遇到了知名的孟加拉援激ao女,年少冲动,但因为太穷并未能真的开炮,直到大副跟我说一袋泡面可以跟一群女人过夜……重口、多女、深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