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192章 终于捋清了一切

第192章 终于捋清了一切

 热门推荐:
    “大厨张着大大的嘴,正聚精会神的等着李皮庆揭晓卡在出风口的到底是什么神秘东西,李皮庆的烟头跟着李皮庆的话一同飞到了大厨的耳朵根上,大厨“嗖”的一声跳了起来。

    “哎呀呀,哎呀呀!”大厨飞奔到老九身后,抱住老九的肩膀。

    “嫩妈你干什么玩意儿?”老九厌恶的推开大厨。

    “哎呀呀,手指头,手指头。”大厨指着李皮庆扔在地上的烟头。

    大家都被大厨逗乐了,紧接着心情又沉重了起来,那么现在问题来了,卡在空调上的手指头是谁的?

    所有人又都扭头看向李皮庆,等着他往下说后面的故事。

    李皮庆接过老九递过去的第二支烟,调整了一下坐姿,嘴唇颤抖着开始继续讲述。

    扔掉手指头以后,李皮庆脑子里一片混乱,胃里像是有一群跳舞的拉拉队员,翻滚着,舞动着,想吐但是吐不出什么东西,他心里大叫着这地方不能呆了,得马上走。

    李皮庆站起身子,快速逃离这条渔船的办法只有去红太阳轮了。

    “李叔,你怎么了?”朱传舟已经缓过神来,他被李皮庆的举动吓坏了。

    李皮庆有些犹豫,毕竟这里还有个蒙古娃子,如果丢下他不管,自己的罪过可就大了呀。

    李皮庆思想斗争了好一阵子,又想到自己辛辛苦苦挣的几万块钱已经交了中介费,这么一走,这钱不就打水漂了吗?

    此时2872轮已经开始备车准备离开红太阳轮,李皮庆终于做了留下来的决定,他想着或许自己少说话多干活,事情也许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坏。

    李皮庆做完决定后又跑了出去,正好碰到了红太阳轮甲板上的我,才有了我俩之前的对话。

    “哦,老李你那时候已经知道了渔船上有死人了,你怎么不告诉我呢?”我终于知道为什么李皮庆当时为什么满脸的惊恐,第一天上船应该全是新奇才是。

    “二副,我不敢说呀,我后悔我跑出来了,等我回去的时候,小朱都快被他们打死了!”李皮庆懊悔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膝盖。

    原来李皮庆冲出来之后,恢复体力的朱传舟好奇的开始找让李皮庆大惊失色的东西,当他发现是一根人的手指头之后,又开始大叫了起来。

    “死人啦!死人啦!这里有死人骨头!”朱传舟不停的大叫着,喊声惊动了喝酒的大副。

    “让你瞎叫!让你瞎叫!”大副对着小朱的嘴就是一阵狂扇。

    渔船船长从驾驶台也听到了动静,也走了下来,眼尖的他立马看到了落在地上的那根手指,还有神色慌张的李皮庆。

    小朱被大副的两个爆击打晕了过去,李皮庆吓的裤子都要尿了,他虽然憨厚但人并不傻,他知道自己这次摊上大事儿了。

    船长遣散了围观的水手们,留下李皮庆跟晕死过去的小朱还有自己的外甥大副。

    “船长,我什么都没看到啊!我什么都不知道啊!”李皮庆跪在船长面前。

    “嫩妈老李,你说说你这一会都跪了多少回了,你怕什么,反正都是死,跟他们干那!”老九打断了懦弱的李皮庆,暴脾气又跟了上来。

    “九哥,你别刺激他了,你又不是没见过那渔船船长的身手,老李怎么打的过他呀。”我又拿出一支烟,示意李皮庆续上接着讲……

    李皮庆推让了一番,将烟塞进嘴里,十几分钟内连吸了3支烟,李皮庆的精神开始稍稍有些亢奋,他甩了一把额头上的汗,又陷入了回忆里。

    “你什么都不知道?我今天让你什么都知道!”船长用力拉着李皮庆的头发,把他从房间里托了出去,大副则像个看热闹的小孩,手舞足蹈的跟在后面。

    “船长别杀我,船长别杀我啊!”李皮庆像条死狗一般仰躺着,大声哀求着。

    船长并没有像李皮庆心里想的那样把他丢到海里,而是把他拖到了冷库的入口。紧跟在身后的大副推开冷库的门,两人合伙把挣扎着的李皮庆推了进去。

    “你不是想看死人吗?今天让你看个够!”船长像一只发了疯的狮子,眼睛通红,嘴角带着邪恶的笑冲李皮庆怒吼着,而在冷库的角落里,李皮庆也见到了手指的主人,冻了不知道多久的大厨。

    “船长饶命啊!你别杀我啊!”李皮庆已经五体投地了。

    “你上了我的船,要想活命就得听我的。”渔船船长把李皮庆的脸按到冷冻大厨的身体上,戏谑的说道。

    “船长我什么都听你的,什么都听你的!”李皮庆已经尿了。

    “那你给我也沾沾血!拿刀给他手剁下来!”船长从身上拿出一把匕首递给李皮庆,指了指冻成冰棒的大厨。

    此时的李皮庆除了照做没有别的办法,在家连只鸡都不敢杀的他,愣是被逼着用一把水果刀去切大厨的手,而嗜血的船长跟大副在旁边很欣赏的看着他。

    李皮庆像锯木头一般的把冰冷坚硬的手切掉,船长又招呼李皮庆把大厨的尸体绑到珊瑚上面,然后第二天中午的时候他随着救助艇来到小日本沉船那里把尸体扔到了水里,这一幕恰巧被老九看到,而做完这一切的李皮庆也就顺势成为了船长的同盟,而小朱则被他们撕裂了嘴,打掉了一半的牙齿,变的神智不清。

    “哦,原来事情是他妈这个样子的呀,这一切总算是全部都捋清了呀。”我心里暗道。

    “嫩妈,这样的话,骨灰是谁的?”老九摸了摸下巴说道,

    对呀,我们刚上船的时候还有一盒号称大厨骨灰呢,这总不能是用苏眉鱼骨头烧的吧。

    “我听船上一个水手说,船上有个打黑工的,后来跟船长有了矛盾,说是回国要举报公司,后来这个黑工就在房间不明不白的死了,然后在后甲板就给烧成了灰,船长说反正也是黑工,死了就死了。”李皮庆接着说道。

    “老李,那他们为什么杀大厨?”我有些疑惑的问道,想着杀谁也不能杀大厨啊,大厨没了谁做饭呀。

    “船上人说大厨也是被中介骗了,瞅准了机会爬到收鱼的冷藏船上死活不下来了,冷藏船船长不愿多事儿,找人给抬了回来,船长把他手指头剁了一根,把他锁屋里,天太热晕过去,没有救过来。”因为没有经历这些,李皮庆叙述的时候显得非常的平静。

    “嫩妈这狗日的船长,我得弄死他!”老九愤怒的大喊着,恨不得现在就游过去把渔船上的人碎尸万段。

    “哎呀呀,你都是同盟了咋又给你弄海里了呢?”大厨问道。

    “我是自己跳的海,那天有一个救生艇挡着我们的渔道了,大副说把这个艇拖带到你们船上去兴许能给点奖金啥,我趁着离岸边近,假装失足掉海里,偷偷游岸上去了。”李皮庆现在才真正意识到自己已经脱离险境了,脸上也扬起了笑意。

    “嫩妈,你小子这不是也不憨么。”老九赞许的看了他一眼。

    “我擦,你还真是自己失踪的,看来渔船大副也不是胡说八道么。”我开了一下玩笑。

    “再后来我就昏迷了,直到昨天才醒过来,然后今天碰到了你们。”李皮庆终于把话全部说完,长舒了一口气。

    “九哥,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怎么救小朱?”我想了一下已经疯了的小朱,有些悲伤的问道。

    “嫩妈,听说他们有石刑?”老九点了支烟,似笑非笑的看着酋长。

    第一次随船出海,就遇到了知名的孟加拉援激ao女,年少冲动,但因为太穷并未能真的开炮,直到大副跟我说一袋泡面可以跟一群女人过夜……重口、多女、深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