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195章 猪一样的队友

第195章 猪一样的队友

 热门推荐:
    “喜羊羊,美羊羊,红太狼,黑太狼,我他妈就想日那只羊。”门外面传来一阵儿歌,这歌词改的,这得给逼到啥程度了才能这么唱。

    “二副,这个就是大管轮,不知道他过来干什么了?”李皮庆小声对我说道。

    我透过门缝看到了一个矮胖的中年男子,很健硕的样子,幸好没有采取强攻的方案,我估计他一拳就能把大厨菊花打爆。

    “哎呀呀,他该不会是来洗澡吧。”大厨哆嗦着问道。

    我心接着就提到嗓子眼儿了,想着这哥们如果进来洗澡,就把我们的计划全打乱了呀。

    好在大管轮只是转了一圈,在下水道撒了一泡尿,抖了几下后离开了。

    “哎呀呀,这老头啥时候来呀!”大厨看了下手表,已经9点50了。

    10点,10点10分,10点20,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可是船长还是没来洗澡,仓库里闷热不透气,我估摸着再过10分钟,船长如果再不过来,我们几个就闷死在里面了。

    “二副,来了!船长来了!”李皮庆压着声音对我说道。

    我把头伸了过去,看到了打完牌回来的船长,他正在镜子跟前摆弄自己的胡子。

    “噗”大厨在最关键的时候居然放了个屁,自从大厨从荒岛回来之后,饮食方面放纵了一下,一天两顿红烧肉加猪下水,早上都恨不得搞半斤猪头肉吃,这几日的荤食在他肚里发酵,渐渐膨胀成了气体,在见到渔船船长的一刻,那股气体被吓了出来。

    “我日,这他妈的也太臭了!”我捂着鼻子,大厨的屁迅速在空气里弥漫开来,李皮庆已经熏的掉眼泪了,那俩土人哥们,幽怨的眼神让我看了都有些伤感。

    “什么东西烂了?怎么这么臭?”气味顺着门缝钻了出去,传到了船长的鼻子里,船长不停的抽动着鼻子,才发现了气味的源头。

    “这里面有啥东西怎么这么臭!”只见船长放下手里的剃须刀,朝仓库走来。

    我擦,看来只有提前行动了,不知道老九在浴室里能不能看到现在的情况,我紧紧握住拳头,冲其他人使了个眼色。

    “吱”“哇!”门打开的瞬间,大厨居然被自己的屁熏吐了,在酋长那里吃的烤鱼吐了船长一头,船长精致的小胡子上还挂了半条鱼尾巴。

    “对,对,对不起。”所有人都愣住了,大厨尴尬的对船长道歉。

    船长愣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他目前处境不妙,他一拳打在大厨脸上,开始往外跑!

    “卧槽,哥几个打他!九哥快出来啊!”我一只手抱住船长的腰,另一只开始捶他的肚子,李皮庆跟两个土人也顾不上船长满脸恶心的鱼肉,冲出来帮忙。

    船长不愧是身经百战,他一个反擒拿把我按到在地上,我胳膊一阵剧痛,感觉像是断了,直接就丧失了战斗力。

    船长根本都不在乎冲过来的李皮庆,两只眼睛就这么一瞪,李皮庆噗通又跪倒在地上,直接被眼神秒杀了,剩下两个土人打架都不会,就知道嗷嗷往前冲,船长往旁边一躲,俩人直接扑倒了冲过来的老九,船长借这个空档跑了出去,顺带着关上了门。

    “嫩妈!可嫩妈撞死我了哎吆我草嫩妈!”老九坐在地上,摸着被土人撞到的额头,看样子伤的也不清,两个土人扑倒老九后还有余劲,一头栽到了墙上,晕死过去。

    “船长别杀我,船长别杀我!”李皮庆跪在地上还在求饶。

    大厨挨的那一拳基本上已经打的他生活不能自理了,也爆头在地上翻滚着。

    6个人,在短短的20秒时间内,全军覆没。

    “啪!”门又被踹开了,渔船上的人全部汇集在了一起,争先恐后的在门外往里瞧着。

    “我擦,九哥,我们被包围了。”我往外看了一下,乌压压的人头。

    “嫩妈,这俩比玩意儿,比老刘都坑,老李,你能不能别搁那磕头了?”老九坐了起来,额头上的血不停的往外冒着,他掏了支烟点上,看着满目的狼藉无奈的笑了笑。

    “李皮庆,你居然还没有死,哈哈,看来你已经把所有的事儿都给我说出去了呀,这次好了,你们攒到一块了,天堂有路你们不走,偏偏往地狱里面钻,那可怪不得我了!”船长的话说的很有艺术性,这段话即是说给我们听的,同时也是说给其他人听的,他在告诉围观的那些人,你们的事儿已经被这些人知道了,一会如果再打起来了,可得站好队呀!

    老九抽了半支烟,稍稍缓过来一些,他脱掉上衣包在头上,止住额头上的鲜血,他猛的站起身子,眼神愤怒的瞪着船长说道:“嫩妈,我们这次来就是为了带小朱回去,你以前有嫩妈什么事儿我不管,如果你今天不放小朱,我就弄死你。”

    “哈哈哈!你说你整的都是些什么东西,国内的丢人也就算了,还整两个土人废物!”船长大声笑着,指着地上重伤的我们,我羞愧的低下头,不知道下一步该做什么。

    “嫩妈你们这帮子人就由着他打骂吗?我今天是来救你们的!识相的就站到我这边来!”老九这个时候居然采用了攻心战术。

    “九哥,他们一帮子周山人,你说何北话,他们听不懂啊!”我在旁边无奈的劝道。

    “哈哈哈,给我上,把他们绑起来,丢到沉船那里去!”船长摆了一下手,渔船船员们开始慢慢的往里进。

    “嫩妈,我看你们谁敢过来!”老九爆喝一声,像只发怒的狮子。

    语言不通害死人啊!渔船船员们全他妈进来了。

    “嫩妈老二!抱住头!”老九冲我大叫一声,然后冲到人群里,尝试着去抓住船长。

    我双手抱住头,迅速的趴在地上,然后我感觉自己被踹了足足得有70多脚,后背的骨头好像全部都裂开了,朦朦胧胧里看到老九跟别人对打了几下,接着被击倒在地,剩下的人一拥而上把他按住。

    “呵呵,这次死定了。”我苦笑了一下,晕了过去。

    光棍村医深夜趁醉找上美艳寡妇护士,听到房里娇喘有怪声,踢开门后发现自己的精壮儿子正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