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201章 日本半日游

第201章 日本半日游

 热门推荐:
    “嫩妈八嘎!”老九大喊一声,愤怒的看着藤村大辉。

    “九哥,九哥,别冲动别冲动。”我跑过去拉住老九,这地方可他妈的是鬼子的地盘,万一真打起来这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对不起,对不起,你NO八嘎,NO八嘎。”我冲藤村笑了笑,英日结合的道着歉。

    藤村有些呆住了,毕竟日本鬼子在面子上是讲究礼仪的,这哥们估计“八嘎”也只是在抗日神剧里听过,猛的被人骂了,竟然有些不知所措。

    “哎妈,哥呀,这人不好惹呀。”杨森皱着眉头,不情愿的挪步走过来,头插藤村裤裆之后脸上堆起比哭都难看的笑。

    老九则一副老子天塌下来都不怕的样子,瞪着藤村。

    包定妞也被这一幕吓到了,她站起身子,用手拉着藤村,眼神有些惊恐的看着老九。

    “九哥,算了算了。”我学包定妞,也走过去拉住老九的胳膊。

    就这样我们两个小媳妇一人拉着一个自己家里的劳力,害怕俩人打起来。

    “kimi”藤村半天憋出了这么一句话。

    后来我才知道这句话是臭小子的意思,也就是小鬼子文明骂人中比较普通的一句,这在嘴上就完全败了下来呀,这就好比两个中国人骂架一个说我草你吗,另一个人说讨厌一样,这根本不是一个档次的呀。

    “嫩妈你想K我?嫩妈你个八嘎死啦死啦地玩意儿。”语言交流的障碍又一次将气氛变的紧张。

    就这么一小会,藤村被老九骂了两句八嘎,被我顺带着说了两次,他咽了口唾沫,不知道该怎么收场了。

    “哎妈,哥呀,这人是跆拳道黑带5段,不好惹呼啊!”杨森在一旁小声的说道。

    “嫩妈,我管他黑带白带,来来跟我练练!”老九挣开我的手,伸手冲藤村比划着。

    此时已经有很多打工的中国人围了上来,大家估计都没有见过这种阵势,都饶有兴趣的伸头观看者,有几个恨不得要去弄点瓜子爆米花坐下仔细观赏了。

    藤村在这里已经作威作福好多年,放个屁在别人看来都是香的,猛的被老九这么侮辱,面子上有些挂不住,他哇啦啦啦的也冲了上来,拿手指着老九。

    “我草嫩吗!”老九拿手拨开藤村的手指,一脚踹在他的膝盖上。

    “哎呀我去!”我倒吸一口凉气,这下估计得粉碎性的了。

    “哎妈,哎妈,哎妈。”杨森已经快吓射了。

    “哇啦啦啦啦啦啦”藤村没想到老九会突然出手,一股剧痛从他膝盖上传来,紧跟着人跪倒在地上,抱住腿翻滚着大叫起来。

    “嫩妈,这就是黑带?这是白带异常吧。”老九不合时宜的开了个玩笑。

    “九哥,咱快走吧,一会小鬼子该来人了。”我双腿哆嗦着,不知道是因为天冷,还是被老九的举动吓的,我甚至都有些羡慕大厨没有跟着一起下来了。

    “嫩妈服不服?”老九不依不饶的指着藤村。

    “九哥,你别管他服不服了,一会鬼子来人了,给咱俩打的都扶不起来了。”我拉着老九,然后扭头对杨森说:“代理,衣服我们不要了,你给我俩拉回去吧。”

    “嫩妈老二你怕什么,这小鬼子就得教训一下,杨森你告诉他,让他给厂长打电话,我要见你们厂长。”老九自寻死路的说道。

    “我去,九哥,你这是活腻歪了?咱跑还来不及呢,你咋还想着找厂长?”我还在不停的哆嗦,想着掘日本坟掘的太多了,估摸着这次要进日本坟墓了。

    “嫩妈你咋也这么怂啊,是不是东北爷们啊!”老九没有搭理我,而是看着一脸愕然的杨森。

    “哎妈,我说,哎妈。”杨森被老九说的有些羞涩,他低下头小声对藤村翻译着老九的话。

    “哇啦啦啦啦啦”藤村居然站了起来,腿也不疼了,脸上竟然有些慌张。

    “代理,他说的什么?”我好奇的问道。

    “哎妈,他说这事儿不能告诉厂长,然后问这个哥们想怎么解决。”代理也有些不可思议的说道。

    “哈哈,嫩妈我就知道小日本欺软怕硬,嫩妈代理你告诉他,让他给我鞠个插裆躬,然后道个歉,保证以后不欺负中国人。”老九笑嘻嘻的。

    原来在日本看来如果出了事儿需要麻烦上一级来解决是自己没有能力的表现,藤村不是傻逼,不能因为被踹了一脚就让自己的上级觉的自己是个废物。

    “哇啦啦啦啦啦。”藤村把头插到了老九裆部,说了好长一段话。

    “哎妈,他说中国功夫真厉害。”杨森也有些兴奋看着老九,作为一个三残,受尽日本人侮辱,今天看到耀武扬威的藤村吃瘪,差点都笑出声来。

    “嫩妈给我老乡道歉。”老九又冲藤村指了指包定妞。

    “哇啦啦啦”藤村又转身冲妞鞠了个躬。

    “嫩妈走吧,走吧。”老九摆了摆手,将藤村晾在走廊里,走进杨森的房间,抽出一根烟点上。

    “九哥,这小日本不会找人来干我们吧?”虽然每次跟着老九下地总会发生一些小摩擦,但总是能全身而退,但这次毕竟是在人家大蛤蟆民族的地盘上,我心里还是有些打鼓。

    “嫩妈老二,来人咱就干,不能给他们好脸。”老九弹了一下烟灰,满不在乎的说道。

    “嫩妈代理,衣服我们不要了,给我们送船上去吧。”老九嫌弃的看了一眼杨森给我们准备出来的衣服,比船上的工作服都丑。

    “哎妈,我拉你们去横须贺市区里面买衣服,晚上我请客吃饭!”杨森看到桌子上自己90年代穿过的衣服,也有些不好意思。

    “不麻烦了代理,你不是说了么,太远了,咱还是回船吧。”我有些忐忑不安说道,心里想着嫩妈赶紧走吧,这小日本可是比非洲酋长都恐怖啊!

    “哎妈,不远不远。”杨森摸摸后脑勺,尴尬的笑了笑。

    直到10分钟后我们三人坐在横须贺最出名的海军咖喱饭店里,我才知道原来我们离市区真的不远。

    “嫩妈你这二尾子玩意儿,还坑我俩。”老九下了车第一句话就有些发怒。

    代理很无奈的看着我们,做三残的这10多年里估计他经历的痛苦太多了,除了东北口音,东北人身上的霸气热情好客被磨砺的一干二净,如果不是老九今天将藤村这个欺负他好几年的玩意儿收拾一顿,我们还被他蒙在鼓里。

    “哎妈,啥也不说了,今天你俩随便点,我请客。”杨森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餐厅的菜单做的很精致,饭菜都是以战舰的种类来命名的,老九点了一个金刚战舰,我点了一个驱逐舰,代理则点了一个巡洋舰。

    “九哥,你咋知道小鬼子怕厂长啊。”等上菜的空隙,我把心里的疑问抛了出来。

    “嫩妈老二,你以为我跟大厨他们一样,来日本就打听哪里有坟地,哪里有垃圾箱?嫩妈我这几年跑日本我就研究这小日本的心理,后来我就琢磨透了,这小日本就怕比自己官大的,哪怕他自己做的事儿没错,自己能解决的决不麻烦上级,你得学着点,我才是真正尿便日本的人。”老九说的天花乱坠的,好像自己揍过天皇一样。

    我似懂非懂的点点头,觉的大厨说的话实在是太对了,跟着老九下来,不知道哪天就挂了。

    我的驱逐舰居然是20根香肠排成一条船,底下放了一些米饭,还有一些凉拌的不知名的蔬菜,让我大感失望,吃起来的味道倒还不错,也算是弥补了一些不出彩的外观。

    有的时候我会表现的很愤青,但华夏做的某些事情确实很令人寒心,就好比我们吃过饭代理领我们来的横须贺的超市,清一色的华夏制造,质量好到要死价格却比国内便宜一半,越想越气的我支持了一下昂贵的日货。

    俩人又买了一些生活的必需品,代理给我们送回到红太阳轮上。

    “刘叔,你亏了没下地,今天差点又挂外面了。”我看到在后甲板遛弯的大厨,竟然莫名的有些怀念。

    “哎呀呀,你不用告诉我,肯定是老九又多管闲事儿了。”大厨一脸庆幸的说道。

    “嫩妈小日本卸货怎么这么快!”老九并没有搭理我跟大厨,而是跑到舱口看了一眼,短短几个小时的时间,鱼已经卸了快三分之一了。

    “哎呀呀,船长跟我说,我们下趟去阿根廷拉鱿鱼,我跟他说了,到了阿根廷休假。”大厨表情轻松的说道。

    “嫩妈什么玩意儿?去阿根廷?嫩妈老二你去问问,具体去哪儿?”老九有些严肃的对我说。

    作者有话说:

    最近过年事情实在是太多了,的也比较少,明日开始写在阿根廷智斗当地毒枭的往事,大概会写30-50章左右,敬请期待,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加,本来准备过完年上一条30万吨的打捞船去打捞韩国沉船“岁月号”,但那船正在试航状态,可能还需2-3个月,这段日子好好一下,春节不断更!大家多多订阅!

    光棍村医深夜趁醉找上美艳寡妇护士,听到房里娇喘有怪声,踢开门后发现自己的精壮儿子正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