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207章 欢迎来到巴西

第207章 欢迎来到巴西

 热门推荐:
    马卡斯是一个伟大神圣的具有人道主义精神的战士,面对这么一个尿自己一头猥琐的华夏中年男子即将坏死的直肠,他竟然动用自己的私人关系搞到了乌拉圭军方的直升飞机,又联系好了乌拉圭艾斯特角城的医院。

    为了防止大厨因为飞机上的颠簸对他的直肠出现毁灭性的损害,机舱的铜匠特地用花铁板焊了一个铁内裤让他穿上。

    “嫩妈,这贞操带我就在电视里看过,老刘你也算是让我长见识了。”我跟老九被船长安排陪同大厨治疗耷拉出来的肠子,老九面对大厨的新装备有些兴奋的说道。

    “嫩妈老二,你看这铁裤头,真给力来着。”老九用手“当当当”的敲着,脸上的表情满满的享受。

    “哎呀呀,你慢点,我这肠子受不了。”大厨对老九娇嗔道,丝毫没有感觉到自己现在正在跟死神赛跑。

    “刘叔,我们这次跟着你享福了,武装直升机啊!这可不是闹着玩的,我这辈子做梦都没梦到过那玩意儿。”我把珍藏在箱子底的相机拿出来,使劲擦拭着镜头,想着这次可以近距离的拍摄一把了,这相片拿回去炫耀直接完爆朋友圈的车钥匙呀。

    “哎呀呀,他们会不会要车费呀?”大厨听到我说要用武装直升机拉他去看病,心里有些惊慌。

    “嫩妈,怎么可能收费,也就让你报个来回的油钱。”老九在一旁调侃道。

    “哎呀呀,贵不?”大厨当真的问道。

    “刘叔,你放心吧,不贵,也就是比出租车贵点。”我在一旁安慰的说道,可不能再吓唬他了,再吓估计十二指肠也出来了。

    乌拉圭的军用直升飞机居然是华夏制造的“武直-9”,操纵盘上熟悉的中文让我们倍感亲切,可惜“武直-9”的续航能力不是很好,而这里距离乌拉圭本土太远,飞机往北航行了3个小时后,我们被迫在大西洋西部海域停靠着的一艘乌拉圭军舰上加油,顺便吃了点东西。

    “哎呀呀,这军舰的油费我可不报,我可不报。”大厨看到飞机在军舰上加油,吓的肠子都要出来了,哦,不,吓的肠子都要回去了。

    “刘叔,这也不贵,不贵,几百块钱,几百块钱。”我继续安慰大厨。

    直升机加满油,又飞了3个多小时,来到了艾斯特角城的一处偏僻的民用机场。

    直升机的副机长将一张写着地址的纸条递给我,然后又给了一张类似于军方特别通行证的东西,告诉我们走出机场后打出租车去这个医院,他会在2天以后去医院跟我们汇合。

    “哎呀呀,小龙,这鬼子说的啥?”大厨以为直升飞机会直接停到医院的急救室,没想到却来到这么一个荒凉的地方。

    “刘叔,他让我们打车去医院,两天后再来接我们。”我掏出烟,一人递了一支,缓缓的吸了一口。

    “哎呀呀,我都付油钱了,都不知道给我送到地方,这小鬼子人性不好。”大厨弹了一下烟灰,表情有些鄙视。

    “嫩妈,你能不能不说话?你再说话你信不信我给你肠子系个水手节?”老九听到大厨的话,愤恨的说道。

    大厨委屈的闭上嘴,眼角泛出了泪花。

    我叹了口气,将三人的护照跟海员证准备好,心里想着一会可能会有人检查,同时对乌拉圭军方的做法也有些意见,我们人生地不熟的,怎么也得给我们送到地方呀,就这么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去哪里打车呀!

    走了大概10几分钟,并没有人过来查询我们三人的证件,我们也根据标识牌顺利的走出了机场。

    “九哥,这地方估计废弃了好久了,怎么什么都没有?”这一路走过来,别说性感的拉丁美洲空姐了,连条母狗都没有看到。

    “嫩妈,这乌拉圭的鬼子确实有的不太仗义,咱华夏连飞机都捐给你们了,带个路都不给带全,这比地方的人又嫩妈说西班牙语,咱几个成了哑巴聋子了都。”老九摇摇头,同情的看了大厨一眼,也觉得刚才对大厨的话有些过分了。

    大厨还是大气不敢喘一口,身子不住的哆嗦着,生怕做错些什么惹老九生气,把肠子系成节也倒无所谓了,别再给前列腺打爆了。

    三个人蹲在机场外面的主干道上,尝试着能不能打辆出租车或者截一辆私家车,乌拉圭跟马岛足足差了2000海里,这里正是一年中最炎热的时节,不到十分钟三个人已经大汗淋漓,大厨的贞操带里估计都灌满汗水了。

    “哎,九哥那里好像是辆救护车!”我忽然看到正前方的草丛里停着一台闪着警灯的白色面包车。

    “哎呀呀,这车是不是来接我的?”大厨高兴的问道。

    “嫩妈,不管那么多了,上去再说,这外国鬼子总不能见死不救吧。”老九舔了一下嘴唇,径直走了过去。

    “哎呀呀,哎呀呀。”大厨像只鸭子一样劈着腿小跑着,他的直肠已经出来了好几天了,都有些肿胀了,虽然不是很痛,但屁股底下垂着一串东西也不是那么舒服的。

    “嘿,你们会说英语吗?”我跑到驾驶室跟前,敲开了驾驶员的窗户,老九跟大厨则为了避暑直接打开救护车的后门钻了进去了。

    司机的上身穿着白大褂,戴着蓝色的口罩跟雷朋墨镜,一副不伦不类的样子,副驾驶人的装扮跟司机一模一样,因为墨镜的缘故,我看不到两个人的表情,但是能明显感觉到俩人对我的到来有些惊讶。

    “嘿,我是船员,中国船员,我的朋友患了重病,你能不能把我们拉到医院,就是这个地址!”我掏出了写着地址的纸条递给司机。

    司机拿过纸条,副驾驶的哥们应该能听懂我说的话,他在司机耳旁低声说着。

    “OK,坐到后面。”副驾驶上的人点了点头,英语说的还不错。

    “谢谢,谢谢。”我狂点着头,心里想着这乌拉圭人素质就是高。

    拉开救护车的后门,一股冷风迎面而来,老九正在和一个秃顶的老头说着话,旁边还坐着几个瘦不拉几的拉美人,看上去应该是严重的营养不良,面无血色倒还无所谓了,更恐怖的是一个个眼神空洞,跟丧尸一般,车厢里只有一架担架,没有现代化的医疗设备,看来这并不是一辆高级的救护车。

    “九哥,怎么了?”我打了一个寒颤后问道。

    “嫩妈我跟老刘一上来,这老头在这逼逼,也不知道说的什么。”老九指了指秃顶的中年拉美男子。

    “我把咱的情况跟开车的人说了,医院地址也给他们了,他们都同意捎带我们过去了,我估摸着这老头应该是问咱有啥毛病吧,你看看坐地上的这几个,一看就有毛病等着抢救,要不咱让大厨把裤子脱下来给老头看看?”我指了指地上的丧尸,然后把疑问说了出来。

    “嫩妈老刘,你给贞操带脱下来,让这老头看看,他应该懂你这种病。”老九也觉的我说的话在理,扭头对大厨说道。

    大厨犹豫了一下,把裤子脱了下来,紧接着摘掉了铁内裤,把屁股朝向了拉美男子。

    “哇哦!”秃顶男仔细看来一眼大厨的后庭花,惊叹了一声,然后朝我们竖起了大拇指,眼神里充满了敬佩。

    “九哥,这哥们是神经病吧,还竖大拇指。”我忍住笑对老九说道。

    “嫩妈,这人干一辈子医生可能还没见过病成这样还能走路的,能不佩服么。”老九也咧嘴笑着,招呼大厨穿上衣服坐下。

    “哗啦”一声,救护车的后门突然传来上锁的声音,又过了十多秒,车身缓缓动了起来。

    “哎呀呀,车可算是走了,赶紧到地方我得大便,憋死我了都。”大厨的铁内裤敲的车身“咚咚”作响。

    “嫩妈,这乌拉圭就是有钱,啥病都用救护车拉,你看看这几个玩意儿,哪像是有啥大病的,看着嫩妈像是精神病。”老九指着两个丧尸说道。

    “我去,九哥,咱不会上的是精神病专用车吧?”我菊花发凉的问道,心想着这几个哥们万一真是精神病,一会发作了我们几个就完蛋了。

    “嫩妈,管他什么车,你地址不都给人司机了么,咱三个安心等着就行了,再说了就这几个瘦不拉几的玩意儿,就算真是精神病,你九哥三拳就搞定了。”老九满不在乎的摆摆手。

    我一想老九说的话有道理呀,放心的把身子倚靠在车厢上,看着角落里的担架发呆。

    谁知这一发呆就是一个小时过去了,除了中途停了20几秒之外,救护车一直是以高速行驶着。

    “哎呀呀,怎么还没到啊,憋死我了。”大厨首先打破了宁静。

    “九哥,这医院怪远的,我说这乌拉圭人怎么不给我们送到地方。”我有些庆幸没有打车,一个小时得付多少车费呀。

    “嫩妈,刚才停车应该是上收费站了,这么高的速度咱们应该是在高速路上,这医院也嫩妈忒偏了。”老九掏出烟,想了一下又塞回口袋里,毕竟我们此时处在一个完全封闭的车厢里,吸烟的话得考虑病人的感受。

    秃顶的拉美人打了个哈欠后躺在车厢里睡着了,我们三个这一路奔波,又饿又累的,也是哈欠连连,救护车开的很稳,不知不觉的三人也闭眼睡着了。

    迷迷糊糊的感觉车又停了下来,还有人用西班牙语再对话,过了10几秒车又继续往前开,我想着这可能是下收费站了,医院应该就快到了。

    我搜了揉眼睛,老九跟大厨还在大声打着呼噜,几个丧尸还是面无表情的看着车厢顶,我抬起胳膊看了一眼手表。

    “卧槽!九哥,九哥!”我慌乱的将老九推醒。

    “嫩妈老二,咋啦?到地方了?”老九抬起头,睡眼惺忪的看着我。

    “九,九,九哥,这车开,开了5个钟头了!”我指着手腕上的山寨浪琴,嘴唇哆嗦着说道。

    “嫩妈五个钟头,老二你这表没问题吧?”老九也有些吃惊,把自己的老年机拿了出来核对一下。

    “哎呀呀,五个钟头啊?咱回去怎么办呀,得多少车费呀,公司给报不?”大厨也听到了我们的对话,把头伸了过来。

    “九哥,这次完蛋了,这巴拉圭全国南北东西不过500公里,咱跑了5个小时,现在都他妈出国了,是不是公司的事儿败露了,这乌拉圭的人直接给我们送阿根廷来了?”我把心里想到的最坏的可能告诉了老九。

    “哎呀呀,我们怎么又来阿根廷了?我啥时候能大便呀?”大厨接着问道。

    “嫩妈你给我闭嘴!”老九冲大厨吼了一句。

    我能看的出老九此时的神色也有些不对,他眼珠子不停的转着,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

    “哎呀呀,哎呀呀真疼。”救护车突然变的有些颠簸,大厨的直肠也跟着上下晃动着,碰到铁内裤后,他疼的吸了好几口凉气。

    “九哥,这该咋办啊?”我又轻声问了一句。

    “嫩妈老二,怕什么,就算是阿根廷人给我们抓去了,最多就是遣送回国,老刘这病他们也不能不给治吧,这么算一算咱们正好能赶回去过年!”老九把皱着的眉头舒开,他跟我想到了一块,估摸着我们应该是被人设局送到阿根廷了,不过照这么看来还倒成了好事儿了。

    正想着回家过年是不是该买两瓶好酒喝喝的时候,救护车的刹车卡钳紧紧的抱住了刹车碟,发出了“吱”的一声,车也跟着停了下来。

    一系列的开门关门声后,救护车后门又传来了开锁的声音。

    “吱啦”一声,救护车后门打开了,副驾驶上哥们正一脸怪笑的看着我们。

    此时的天色正黄昏,救护车外面是乌压压的一片树林,耳边还能听到阵阵的流水声,带墨镜的哥们已经将口罩跟白大褂褪去,脖子里露出了一条蛇形的纹身,胳膊上一道20公分左右的疤痕。

    “嫩妈!倒霉了。”老九最先惊呼了出来。

    “哈,哈,哈喽,是不是医院到了?”我咽了口唾沫,眼前的一切让我觉的事态可能有些恶化。

    “欢迎来到巴西。”墨镜男潇洒的点了一支烟,从靴子里掏出一支手枪,别到腰带上。

    【未解之谜】一支21世纪‘空降兵’神秘出现在北美,拯救印第安红发翘臀美女,玩遍碧眼爆乳洋妞,坐拥华尔街,赚尽美洲金银,开启大汉民族殖民全球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