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211章 劳动力紧缺的药品商人

第211章 劳动力紧缺的药品商人

 热门推荐:
    “九,九哥,怎,怎么了?”我的菊花已经微凉,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嫩妈!”老九的低吼声让我虎躯一震,他走路的姿势跟当年刘洋离开老鬼房间时一模一样。

    “九哥!哎呀,救命啊,你放开我!”我还没有从老九嘴里问出什么,两个黑人已经架起了我的胳膊。

    “九哥,救命啊!九哥!”慌乱中我的鞋子被甩掉了一只,脚丫子在泥泞的地上划着,我脑子里突然一片空白!

    完蛋了,这次真完蛋了,老九跟大厨都被爆菊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里一定有个变态早泄不要脸的东西,短短十分钟之内,居然把大厨跟老九爆了,最可怕的是现在他将要爆我了!

    “救命啊!卧槽啊,救命啊!”我大声嘶喊着,脑海里仿佛已经出现了一个浑身长毛的中年拉美男子,一脸淫笑的看着我,嘴里不停的说道:“我追你,不管追不追的上你,我都把你嘿嘿嘿。”

    我被拖到一个小房子里,刺眼的白光让我暂时有些失明,忽然我感到屁股一阵发凉!卧槽!我的裤子被脱掉了。

    不行,我这次要跟他们拼了,老九说了,士可杀不可辱,等一下,老九也被辱了呀!哎,实在不行,那就好死不如赖活着吧!

    “嘭!”我被人按倒在地上。

    眼睛逐渐适应了此时的光线,面前应该是一个药品的包装车间,正对面是几个工作在一线的操作工,他们将药品小心的包装在试管里,末尾用红色的橡胶塞塞住。

    “咋啦啦啦啦啦!”耳旁突然传来了一阵西班牙语,我还没有来的反应,就感觉一股剧痛袭来,我的天那!我的菊花被人爆了!

    委屈的眼泪瞬间流了出来,根本没有反抗,我就感到一阵热流袭来,“我去,这也太快了吧!”我心中惊道,这得精确到毫秒了!

    紧接着我突然满脑子里都是屎意,紧跟着我感觉菊花像是穿过了一支离弦的箭。

    这种感觉说不上来,整个人被搞的晕晕的,朦胧中看到了墨镜男表情有些凝重,我也管不了那些,只感觉浑身轻飘飘的。

    回到棚子里,大厨跟老九脸上的红晕还没有褪去,我脚踩棉花般的游走到两人的身边,坐到在地上,菊花竟些许有些空虚。

    我居然没有看到夺走我第一次,不,夺走我们三个第一次的男人,我小心的倚靠在老九的身上,想着如果按照时间顺序的话,我该叫他二奶奶了吧,又或者叫他姐姐?

    “九哥,我们该怎么办?”我娇嗔的问道。

    “嫩妈老二,这次我们事儿大了。”老九声音还是那么浑厚。

    “九哥,你看见他了吗?”我有些娇羞的低下了头。

    “嫩妈老二,你干什么玩意儿?灌个肠给你灌出毛病来了是吧。”老九重重的拍了拍我的脑袋。

    “灌,灌肠?”我有些疑惑的问道。

    “哦,九哥,我明白了,他们是不是怀疑我们藏着药品,给我们弄出来?哈哈哈,溅他们一身屎!你们还吸药品,吸屎去吧!”得知爆我菊花的是根管子之后,我愤怒加兴奋的朝外面喊道。

    “嫩妈老二,你想的太简单了,我估计他们想利用我们运输药品。”老九挪了一下身子,用一瓣屁股蹭着地,估计灌肠的时候反抗的太厉害,菊花伤比较严重。

    “我去,九哥,你意思是我们要被塞上药品像那帮子丧尸一样?”我猛的打了一个激灵,难道我们下半辈子要在菊花里塞着好几百万的药品巡回在整个拉丁美洲?

    “嫩妈老二,那帮子丧尸肯定都有瘾,而且都是被他们强迫吸的药品,咱们这次麻烦大了。”老九叹了口气,目光竟然有些呆滞。

    “九哥,他们难道也会让我们去吸那些东西?”我已经不知道自己是第几次打寒颤了,我不敢接着再去往下想。

    “哎呀呀。”许久没说话的大厨突然从喉咙里发出了他最爱说的三个字。

    “刘叔,你没事吧?”我小声的问道。

    “哎呀呀,我便秘好几年了,刚才,刚才真舒服。”大厨羞怯的低下了头。

    “刘叔,你不是吃海星吃的拉了好几天肚子吗?怎么还便秘好几年呀?”我有些好奇。

    “哎呀呀,我吃完海星,拉肚子都是干的,要不肠子能出来么。”大厨忽然又将头仰起,看着天空,表情肃穆庄严。

    “嫩妈,我让你吃海星,我让你吃海星,吃吃吃!”老九突然站了起来,将中指弯起来,用中指的关节用力的敲打着大厨的头。

    “哎呀呀,你干什么,哎呀呀!”大厨凄惨的叫着。

    “我去,老九这话怎么这么熟悉呢?”我一边想,一边冲过去拉住老九。

    “九哥算了,算了,老刘也不是故意的,谁闲的没事把肠子拉出来玩儿呀。”我劝道。

    “嫩妈老刘,这次要被你坑死了。”老九气的跺了一下脚,又牵动到了尾部的伤口,咧着嘴吸了一口凉气。

    气氛忽的变安静,盛夏低纬度的拉美,月亮大的惊人,三人就这么四十五度角仰望着天空,一宿无眠。

    我没想到堂堂的药品商人居然这么缺乏劳动力,我们三人第二天一大早就被塞上了药品装进了一辆伪装的救护车里。

    已经连续一天没有喝水吃饭,屁股里面又塞了一根试管,三人的身体都有些吃不消,老九的肾已经阴阳双虚,没有鸿茅药酒的陪伴,菊花的剧痛与腰膝的酸软结合在了一起,救护车厢里很人性的冷气让他有些喘不过气来,大厨的身子亏空了不是一年两年了,也不在意再亏这么一次,我的眼睛有些干涩,太阳穴发涨,应该是发烧了。

    “嫩妈老二,有机会就跑,再这么下去我们就完了。”老九轻声的对我说道。

    “九哥,他们要把我们拉到哪里去呀?他们车厢封闭的这么厉害,还有这么多人,咱们怎么逃呀!”我沮丧的回应道。

    “嫩妈,他们应该给我们拉到下一级别的分拨站去,把我们身上的药品取出来给小一点的药品贩子,然后小药品贩子再推销给下一级。”老九似乎对这一行很精通。

    “九哥,你怎么什么都知道?”我舔着干涸的嘴唇问道。

    “嫩妈,你没看过电影吗?”老九一脸的鄙夷。

    我被老九说的无言以对,只能像大厨一样六神无主的靠在救护车的车厢壁上,看着车顶发呆,老九也觉得自己玩笑开的有些不合时宜,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救护车刚开始的时候应该是一直行驶在高速路上,平稳均衡,走了大概有3个小时的样子,速度开始放缓,紧接着驶入了闹市区,走走停停,满大街传来汽车的喇叭声以及引擎的轰鸣声,我甚至还能听到车厢外面有小贩的叫卖声,救护车又拐了好几个弯,不知道开到了什么地方,停了下来。

    “九哥,好像是到地方了。”我拿胳膊碰了一下身边的老九,他居然还有心思睡觉。

    “好久不见我的朋友!你们来晚了!”车厢外面有一个男子居然在用英语说话。

    “阿雷格里实在是太堵了!”墨镜男的声音也跟着传了进来。

    “哈哈哈,货带来了吗?”男子接着问道。

    “当然,这次是几个华夏佬亲自带来的。”墨镜男笑着回应道。

    “嫩妈老二,这个声音太熟了。”老九忽然站了起来,头差点把车顶插个窟窿。

    “九哥,这不就是那个戴墨镜的男的吗?”我疑惑的回道。

    “嫩妈老二,不是他,我说的是接货的这个人,他的声音我好像在哪里听到过。”老九摸了摸撞疼的头,此刻他的身体已经是遍体鳞伤了。

    “我不管是华夏佬还是巴西佬,我要的是最纯的货。”接货的男子说道。

    “哎呀呀,这人说话我也觉的耳熟!”大厨也打了一个激灵,眼睛里放出了光。

    “九哥,刘叔,算了吧,在这地方,你还指望能碰到老乡?”我苦笑了一下,觉得俩人还没吸药品,已经出现幻觉了。

    “啪!救护车的门被打开了。

    “果然是华夏佬!”男子的脸随着声音一同出现在我们的面前。

    “卧槽!”“嫩妈”“哎呀呀!”

    眼前的这个人竟然是他!!!

    【未解之谜】一支21世纪‘空降兵’神秘出现在北美,拯救印第安红发翘臀美女,玩遍碧眼爆乳洋妞,坐拥华尔街,赚尽美洲金银,开启大汉民族殖民全球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