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215章 又见撸耶

第215章 又见撸耶

 热门推荐:
    “撸撸撸撸”大厨指着门口,脸色惊慌。

    “撸你妹啊撸!”我暗骂了一句,心想大厨这胆子也太小了,看到撸耶后连名字都不敢叫了。

    “嫩妈,不是说的都淹死了么。”老九转过头之后也突然惊讶的叫道。

    “我去!特蕾西?”我也没能控制的住喊了出来,面前这个矮矮胖胖的黑人不正是撸耶的老婆吗!

    “特蕾西!你还活着?见到你太好了!”我有些兴奋的看着黑妞。

    “她不是特雷西,特雷西已经死了。”撸耶阴冷的声音传了过来。

    黑妞被我看的有些害羞,低着头往后退了几步,撸耶也跟着出现了,伸手将黑妞揽入怀里。

    “嫩妈老二,这妞不是特雷西,特雷西是D罩杯,这妞最多C。”老九仔细端详着黑妞的上围,对我说道。

    听老九这么一说,我才感觉此妞有些异常,因为距离上一次见特雷西已经有好几年的时间,胸围臀围我记不太清了,不过印象里特雷西是一个很正经的姑娘,而面前的小妞身上则纹满了葡萄牙文,耳朵和肚脐上还钉着闪闪发光的饰品。

    “她是个巴西姑娘,叫普里西拉,她是不是很像特雷西?”撸耶用手扶着黑妞的下巴,饶有兴趣的看着她。

    我去,原来这个妞是个替代品,看来撸耶对他老婆念念不忘,找个新女朋友还得跟前任是一个模样的,这可怎么办呀,我得跟他好好讲一下大道理,把他从罪恶的深渊中拉出来,让他想办法给我们送回到红太阳轮上去,这个地方不能久待呀,警察打过来倒还好,万一哪天再有黑帮混战,我跟老九岂不是成了炮灰了。

    “普里西拉,这是我的中国朋友。”我正准备酝酿一下感情让眼泪掉下来增加效果,撸耶突然对黑妞说了这么一句。

    “中国朋友。”我听到这句话,眼泪差点他吗的掉下来。

    “嘿!”撸耶走了过来,抱了我一下,紧接着抱了抱大厨跟老九。

    黑妞也大笑的看着我们,冲我们点头示意,露出一口煞白的牙齿。

    大厨已经尿了,我们之间的英语对话他根本没有听懂,他还以为撸耶的女朋友时隔两年死而复生了,嘴张的大大的,这已经超脱了他的思维范围了。

    “撸耶,这是怎么回事?”我咽了口唾沫。

    “呵呵,我们今天准备在交易的时候袭击杰瑞,没想到碰到了你们,我根本压抑不住我的心情来装不认识你们,为了防止杰瑞起疑心,我只能把你们说成是我的仇人,真的是太奇妙了,你们知道吗?我从来没有想过还能再见到你们!而且实在对不起我还打了你。”撸耶有些不好意思的冲大厨笑了笑。

    “哎呀呀,小龙,他说的什么?他想干什么”大厨被撸耶的笑吓的肠子又要出来了。

    “刘叔,撸耶跟我们是一伙的,他先前都是装的,他说对不起扇了你。”对于大厨的智商,我也只能这么翻译给他听。

    “哎呀呀,没事儿,没事儿,再扇两下也没事儿。”大厨似乎也感觉到现在安全了,咧着嘴笑着。

    “撸耶,那你女朋友?”老九哪壶不开提哪壶的问道。

    “事情都过去了,你们怎么回事?怎么跟杰瑞混到了一起?”撸耶苦笑了一下,掩饰了一下伤感后问道。

    我把我们的遭遇简单的跟撸耶说了一下,期间撸耶还疑惑的看了一下大厨,似乎也不敢相信拉肚子能把直肠拉出来。

    “天呐!你们的经历太奇妙了!”撸耶听完之后,也不禁大发感慨。

    “撸耶你能不能想办法把我们送到船上去?”我问道。

    “如果按照你们的说法,你们船现在在英国的马岛海域,你们的护照跟证书还在乌拉圭那帮药品商人手里,现在你们已经属于非法入境了,阿雷格里距离马岛有2000公里,我根本没有能力把你们送到那里。”撸耶无奈的耸了耸肩。

    “撸耶,我们可以去警察局,他们应该可以把我们遣送回国的。”我想了一下后说道。

    “可是阿雷格里的警察现在正在罢工,警察局已经是空的了。”撸耶接着说道。

    “我去,这巴西警察怎么三天两头的罢工,能不能有点为人民服务的精神!”我心里暗骂道。

    “九哥,这可怎么办?”我只能把问题交给万能的老九。

    “嫩妈,让他送我们到乌拉圭就行了。”老九冲撸耶做了一个要烟的手势后说道。

    “对呀,我们现在估计都上了乌拉圭军方的紧急搜救名单了,最少得悬赏10万美金找到我们呀,到了乌拉圭就能回红太阳了,老九果然是机智呀!”我暗喜道。

    拿两根手指头左右摇晃夹烟的姿势果然是全世界通用的,老九话音还未落,黑妞就递过来三支烟,然后把火机打开。

    老九的烟瘾已经上来了,而大厨急需要镇定,两人接过来烟后放嘴里后借着火直接就点燃了。

    我还没有来的及制止,两个人已经深吸了两口了,毕竟我们现在在药品商人的大本营里,这烟连过滤嘴都没有,我有些担心这玩意是不是低纯度的药品烟。

    “九,九哥,啥味的?”我小心翼翼的问道,心想就老九这个暴脾气再加上药品,还不直接当场就得爆了了呀。

    “砰!”老九还没有说话,大厨已经跌坐在地上了,手里拿着烟盯着我傻笑着。

    “我去!九哥,这这,这烟不能吸!”大厨这分明是已经中毒了。

    “嫩妈!”老九咧着嘴,眼眯成了一条线,牙龈暴露在空气里,身子不停的哆嗦。

    “九哥,九哥。”我不停的用手推着老九,这嫩妈太恐怖了呀,老九平时的威武消失殆尽,现在他的样子像是一个吃奶的孩子看到了**,满满的都是渴望,满满的都是惊喜。

    “对不起,对不起,你们不能吸这个烟的。”撸耶也发现了事态有些不对,他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撸耶,这可怎么办?他俩还有救吗?”我赶忙问道。

    在我上学的时候老师灌输的知识就是这种东西沾一点就上瘾,然后整个人就不能自制,倒地打滚,家破人亡,我可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老九跟大厨就这么废了呀!

    “呵呵呵”“嘿嘿嘿”老九跟大厨交替发出这种让人毛骨悚然的笑声,放眼望去,俩人脸上的表情我都不忍直视,原来吸过药品之后的人都是这副鬼样子。

    “等一下就好了。”撸耶笑了笑说道。

    普里西拉出去端了几杯饮料,我把手里的烟递还给了她,想了一下这药品应该不会通过饮料传播,拿了一杯看起来比较顺眼的喝了一口,老九跟大厨则一个站着一个坐着,不知道心里想着什么,还是哆嗦的哆嗦,傻笑的傻笑。

    “撸耶,你到底经历了什么?怎么会出现在阿雷格里?我记得你当初是在萨尔瓦多下的海呀。”我有些不好意的问道。

    撸耶笑了笑,趁着老九跟大厨发呆的时间,给我讲了一下他传奇的人生。

    海神7将撸耶两口子无情的抛下后,两人根本无法跟大西洋强劲的洋流对抗,筋疲力竭的撸耶面对漂走的妻子根本无能为力,正准备也放弃自己生命的时候,不知哪里又来一阵往西的海流将他冲到了防鲨网上,他就在那里挂了一整夜,被第二天出海的渔船救到了岸上。

    没有身份证,没有工作,没有技能,撸耶只会一口流利的英语,但是在这个讲葡萄牙语的国度,还不如不懂,刚开始的时候,他只能靠乞讨为生,乞讨的钱被抢过几次之后,这个纳米比亚的汉子终于怒了,他也开始偷窃,抢劫,后来加入了药品贩子的行业,萨尔瓦多警察严打了一阵药品交易后,他又随着小分队来到了相对安全的阿雷格里,因为巴西的药品的大部分都是打开销售给欧美市场,这个时候他的英语发挥了很好的作用,他慢慢被阿雷格里的药品行业的头子所看重,一点一点做到了二把手,百分之80的药品销售业务都由他来做,直到一把手在一年前的交易中被杰瑞那帮人干掉,撸耶掌控了整个阿雷格里的药品业务,跟杰瑞打了几次之后也和解了,在这个药品半合法化的国度,混的风生水起,但是杰瑞眼红他现在的生意,双方的摩擦也一直不断。

    这个励志的故事告诉我们,掌握一门外语是多么的重要啊!

    “然后呢?”我一脸的惊讶,我以为撸耶也就是一个小小的二道或者三道贩子,没想到居然做到整个阿雷格里市区的老大,要知道,这个阿雷格里可是巴西南部最大的港口城市呀!

    “然后杰瑞就挂掉了,我见到了你们。”撸耶笑的很灿烂,一点看不出他现在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药品商人,或许在这个罪恶的国度,他也只能在我们这所谓的朋友面前能露出这种笑容。

    我又想起了几年前离开纳米比亚的时候,把那双贵人鸟的球鞋送给撸耶时他也是这么笑的,天真无邪没有一丝的杂质。

    “嫩妈老刘你干什么呢!”老九突然大叫道。

    我去,终于嫩妈醒了,我舒了一口气朝老九看去。

    老九正拿手指掐着大厨的人中,此时的大厨正在口吐白沫,身子也止不住的哆嗦,看这样子应该是抽了。

    “我去,刘叔!”我也扑了过去,把大厨扶了起来。

    “嫩妈怎么回事?怎么说撂倒就撂倒了?”老九的药劲应该也刚过去,满头的大汗,脸色也有点发白。

    “九哥,你们刚才吸的烟是药品!”我在一旁提醒道。

    “嫩妈药品?我说呢,正跟你说着话,怎么转眼你就变成周梅了。”老九甩甩头,想把自己甩清醒一点。

    “周梅?这个名字怎么这么熟呢?”我皱着眉头暗道。

    不能管这么多了,赶紧救大厨要紧,嫩妈吸了根烟吸死了,这事儿要是传出去,太丢人了!

    “哎呀呀,哎呀呀!别打了,船长,别打了,我不买猴子了,我再也不买猴子了!”大厨被老九的手指甲掐醒后,先从地上跳了起来,又抱着头又蹲下,大叫了起来。

    “刘叔,刘叔,是我,我是小龙!”我在一旁安抚着。

    “嫩妈老刘,人家吸个药品烟都幻想着好事儿,你吸完了想猴子。”老九哈哈的大笑着。

    撸耶的黑妞把剩下的饮料递了过来,大厨这才醒悟了过来,眼睛里却还是装满了恐惧,他哆嗦着接过饮料,漱了漱嘴里的泡沫咽了下去。

    “嫩妈老二,撸耶的老婆没死?”老九看着普里西拉惊讶的问道。

    “九哥,这个黑妞不是撸耶的女朋友,是他来到巴西后遇到的,长的跟他原来女朋友挺像,叫普里西拉。”我在一旁小心的提示道。

    “嫩妈,我说这胸咋还小了呢。”老九恍然大悟道。

    “九哥,你不记得刚才发生了什么事儿了吗?”我有些担心的问道。

    “嫩妈,我们这是在哪里?”老九也好像发现自己出现了问题。

    对于老九的问题我有些不知所措,但是看他的表情不像是装出来的,后来我查阅资料才知道,药品把他的短期记忆力损害了。

    “九哥,我们被撸耶救了,现在在他的办公室里。”我环顾了一圈后说道,这里也只能叫办公室了。

    “嫩妈,我想起来了。”老九拍了拍脑袋。

    “撸耶,你能不能把我们送到乌拉圭?”老九突然问道。

    我长舒了一口气,老九这身体果然是铁打的,百毒不侵啊,居然还能记得吸烟前的最后一个问题。

    “乌拉圭?现在不行,杰瑞那边肯定会报复的,我需要一段时间去平复这些事情。”撸耶皱了皱眉眉头后说道。

    “撸耶,需要我们帮助你吗?”我虚伪的问道。

    “不不不,你们不能去尝试这种生活的,我有专门的人去处理这些事情的。”撸耶摇了摇头。

    “撸耶,你处理事情的这段时间,我们要住在这里吗?”我有些厌恶的看着这个破旧的房子,心想这堂堂地级市的巴西药品商人怎么弄一这么寒碜的地方,有损国际形象呀!

    “不不不,这里是贫民窟,是我做生意的地方,我们已经跟警察谈好了,他们不会出现在这里,你们是我最珍贵的朋友,你们吃住就在我的公寓里,一会我会找人把你们送过去,我现在还有些事情需要处理,晚点我会去见你们!”撸耶看了一下手腕上的表,一脸抱歉的说道。

    “你先忙,你先忙。”我弓着背,谄媚的笑着。

    “待会见,我的朋友!见到你们我真的很高兴!”撸耶又露出纯真的笑脸,挨个抱了我们一下。

    “哎呀呀,这不是撸耶吗?他怎么在这里?小龙,我,我的肠子好像进去了呢!”大厨凑了过来,高兴的对我们说道。

    “唉!珍爱生命,远离药品。”我没有回答大厨的问题,心里默默的说道。

    撸耶的座驾居然是一辆大众高尔夫,老九大厨和我挤在后座上,有些让人透不过气来,副驾驶上还是坐的那个矮胖的巴西男,开车的是一个看上去还未成年的男子。

    “九哥,刘叔,你俩刚才吸了那玩意儿,吓死我了,一个个的瞪着眼珠子,笑的我毛都竖起来了。”我对两人描述着他们的窘态。

    “嫩妈,这玩意儿劲真大。”老九咂咂嘴,似乎在回忆刚才想到的内容。

    “哎呀呀,我们现在是去哪呀?我怎么还吸了药品了?”大厨的身体被掏空了之后,记忆力本来就有些减退,现在又吸了些药品,现在的记忆还停留在乌拉圭的飞机场。

    “嫩妈老刘,你这辈子梅毒也得了,药品也吸了,猴子也日了,也算是没有白活,一会死了也就死了。”老九怜悯的看了大厨一眼。

    “哎呀呀,我们要去哪里?要去打仗吗?”大厨被老九吓到了,眼神都散了。

    “刘叔,我们去撸耶的家里,你休息一会吧,九哥吓唬你呢。”我赶紧安慰了一下大厨。

    “九哥,撸耶现在混大了。”我对老九说道,接着把老九吸完药品至幻时撸耶告诉我的事情说讲给他听。

    “嫩妈,照你这意思这小子成了这一片的老大了?”老九听完也有些不可思议。

    “对呀,九哥,你说撸耶是不是得一人给我们10万8万的?”我瞪眼看着老九,心想这撸耶怎么也是我们海神7给弄过来的,虽然老婆不幸遇难了,但是他现在的日子比他在纳米比亚的时候好了不知道多少倍呢,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么。

    “嫩妈老大就坐这破车?”老九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拍了拍高尔夫的内饰,语气透着轻蔑。

    “九哥,人家这是低调,对了九哥,等在见了撸耶,我们一定的得让他想办法把我们送到乌拉圭,不知道哪天杰瑞那边的人就打过来了,到时候我们连跑都跑不掉了。”我对老九说道。

    “嫩妈老二你怕什么,这撸耶都成老大了,怎么着也得给我们好好安排安排,这阿雷格里可是出了名的好地方呀!”老九搓了搓手对我说道。

    “九哥,这里有啥出名的?”我疑惑的问道。

    “模特。”老九眼珠子转了一圈,似笑非笑。

    【未解之谜】一支21世纪‘空降兵’神秘出现在北美,拯救印第安红发翘臀美女,玩遍碧眼爆乳洋妞,坐拥华尔街,赚尽美洲金银,开启大汉民族殖民全球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