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220章 足球彩票

第220章 足球彩票

 热门推荐:
    “九哥,你有什么好想法?实在不行咱找个银行提现得了。”我有些疑惑的问道,心想这老九能有什么好办法,总不能坐飞机去里约热内卢玩耍消费吧。

    “嫩妈,提现让撸耶知道了多不好看,不能让人家小瞧了咱们,别忘了这里可是足球之都呀,这天天的踢足球难道就没有卖足球彩票的?”老九笑眯眯的说道。

    “我去,买彩票?九哥你咋想的,你这也不能挣钱啊,咱们又不知道哪个队伍能赢。”老九的办法让我对他瞬间变的失望,这爱迪也太猛了,把老九吸的肾透支了也倒无所谓了,怎么连这智商也给吸透支了。

    “嫩妈老二,哪个队赢都无所谓,反正我们哪个队都买。”老九说道。

    “九哥,你这哪个队都买,我们这钱也是赔进去了呀,我们,”等一下,我去,老九这他妈的人才呀,反正本金不是我们的,这谁输谁赢都不重要呀,只要有球队赢我们就有钱赚呀!

    “哎呀呀,这真是个好法子!”大厨瞬间也悟出了这个道理。

    “嫩妈,走吧!找地儿买彩票去呀!”老九甩了一下信用卡,想到马上这就变成了白花花的银子,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一人一个土豪金,手中的袋子里还提着三个,这是**裸的炫富呀,在巴西这都可是在勾引别人抢劫呀!

    好在阿雷格里的人大都是欧洲移民的后裔,人品不错不说,而且都会讲些英语,我们三人连比划带手机翻译的问好了彩票站的位置,小跑着奔了过去。巴西的彩票站跟国内有的一拼,都是街边的小板房里面弄一破电脑,屋子里也是摆满了以往的走势图,还有XX喜中XX万大奖的大横幅。

    不知道是因为彩票站太少还是彩民太多,彩票站的门口竟然排起了长队,看来不只是华夏,哪个国家都有人期待着能通过这个东西来一夜暴富,达到自己的目的。

    “你好,能不能刷POS机?”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问道,这可是敲门砖呀。

    “是的,请问你想要买什么彩种?”显示器前面是一个中年男子,戴着金丝边的眼镜,看上去应该是一个高级知识分子,英语说的比葡萄牙语都流利。

    “我要买足球!最近的一场比赛!”能刷POS机已经足够了,我们现在要做的是买一场最近的比赛,在最短的时间内拿到现金。

    “好的,最近的比赛是两小时后,奥林匹克球场分场XXX队客场挑战XXX,主队赔率是,”

    “主队胜利1万注,客队胜利1万注”老九打断了彩票战斗老板,拿出信用卡递了过去。

    “嘿嘿嘿,华夏人,彩票不是这样买的。”彩票站老板有些为难的看着我们。

    “没有关系,我们不在乎。”老九潇洒的甩了一下头发,后面正在排队中能听懂英文的巴西佬们纷纷像看外星人一样的看着我们。

    我跟老九对视了一眼,会心的一笑,谁TM的管你们主队客队,赶紧给哥打彩票。

    彩票站老板无奈的摇了摇头,将彩票打了出来。

    “主队再来1万,客队再来1万。”老九发现这信用卡居然还没刷爆,又增加了两万块。

    “九哥,这一块雷亚尔(巴西货币)差不多2块多人民币呀,这卡里得有下不来十万块钱呀!”我舔了一下嘴唇,激动的对老九说道。

    彩票站的老板估计这辈子没见过我们这种傻逼,这一瞬间我感觉对不起自己的祖国,华夏人的智商就这样被我们拉低了。

    “对不起先生,您的信用卡已经到了限额。”老板耸了耸肩说道。

    “主队胜,加1万。”老九看了一眼信用卡,坚信这里最少还得有两万块钱。

    “OK”POS机比彩票站老板早一步告诉我们购买成功了。

    “嫩妈老二,我们支持一下主队,毕竟咱到人家这地盘上了么。”老九满不在乎的说着。

    这可是两万块呀,我们连主队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就买了,这钱不是自己的,花出去就是不在乎。

    “哎呀呀,咱要是能去现场看球赛就好了。”大厨突然有些感伤的说道。

    “嫩妈老刘,你这话说的对,咱得去看看,我问问这个棕鬼。”老九对大厨的提议很是赞同,转头拿着彩票又对彩票老板问道:“嘿,我怎么才能观看这场球赛?在哪里买票,步行的话要多久能到?”

    “九哥,这个时候应该没有门票了吧。”我心想这巴西都是爱球如命的国家,这还一个半小时就开赛了,球票早就应该卖光了才对。

    “我这里可以销售门票,但是需要手续费。”彩票站老板说道。

    “来三张VIP的,中间最靠前的。”老九把信用卡递了过去。

    彩票站老板再一次把看傻逼的目光传递了过来。

    没办法,有钱就是这么任性,幸好这撸耶的透支卡里还有点零头,足以支付我们都门票钱。

    大厨听到老九同意去看球赛后居然像个孩子一样开心的笑了起来,原来大厨很小的时候就热爱足球,因为家庭贫困曾经拿猪膀胱当足球踢过,那个时候就励志能做一名伟大的足球运动员,初中渐渐踢出了些名堂,在一次初中级别的联赛中,踢出了新的高度,每次球传到他脚下的时候,他都跑的都比球快,球还没进球门,他人就跑进去了,最终被体校的校长看中,特招了进了长跑队。

    奥林匹克的球场距离彩票站步行只有几分钟的路程,入场的时候居然没有人排队,巴西人真是太积极了,我仿佛已经看到了主队进球时,巴西热情女球迷脱掉上衣使劲挥舞着的样子。

    现实总是残酷的,没有呐喊,没有横幅,没有桑巴舞,甚至连个漂亮点的妞都没有,偌大的看台上面只有十几个观众,球场里是20多个乳臭未干的孩子。

    “九哥,这他妈是儿童联赛?”我咽了口唾沫,面前的一幕让我有些摸不清头脑。

    “哎呀呀,你懂不懂足球,这孩子都是一会踢球的队员领出来用的。”大厨很懂行的说道。

    “哦,原来是这个样呀,刘叔,这孩子怎么还有替补的呀?”我用手指了指看台底下,还坐着几个孩子。

    大厨挠了挠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我。

    “嫩妈,儿童联赛就儿童联赛,看谁不是看,反正一会去拿钱。”老九大笑着,三个人坐到了看台的最前面,距离几个孩子只有一步之遥。

    陆陆续续又来了20多个观众,坐到了我们的正后方,我有些庆幸这些人的到来,不然这球员比球迷都多还怎么踢呀,我在我们村的打麦场上踢球还得有20多人看呢,更何况这里是足球之都呢,而我终于也明白了为什么彩票站老板要用那种眼神看我们了,原来这种比赛根本不用买最贵的票,只需要买一张最角落里的垃圾票就能坐到最佳的位置了,如果照这么说的话,这俩球队的彩票估计也就是我们三个买了,这也就意味着我们赢的钱都是自己输掉的。

    “这套现的手续费确实有点高了。”我咋咋舌头暗道。

    “嘘!”随着主裁判的一声哨响,比赛开始了。

    大厨很应景的做了我们的解说员:“哎呀呀,这红衣服的是主队,黄衣服的是客队,现在是主队带球。”

    “哎呀呀,这个球漂亮,你看那个小孩,哎呀呀,传球呀,哎呀呀,传呀,该射了,射了,射了!”大厨大喊着站了起来,比入洞房那天都要激动。

    我们后面的巴西人看到一个华夏人都叫的这么热情,他们如果不喊几声对不起自己这真球迷的形象呀,也纷纷口哨连连,可惜的是球场上的小前锋没有接收到我们的能量,球偏出了球门。

    “哎呀呀!这个球要是不偏就进了。”大厨摇摇头说道。

    这是我认识大厨以来听他说过最傻B的一句话。

    我曾经看过国足与人妖国的比赛,看到3比0的时候果断换了台,而面前的阿雷格里的儿童联赛比国足的不知道要好看多少倍,我跟老九也渐渐跟上了大厨的节奏,大声嘶喊着。

    突然红衣服的一个小孩断球了,紧接着大脚传给了中场,中场的小孩又快速的往前移动,主队要进球了!

    “嫩妈射啊!”

    “我去,快射啊!”

    “哎呀呀,要射了!要射了!”

    球最终传给了一个梳着莫西干发型的杀马特脚底下,他虚晃过守门员,小角度将球推射进了球门里。

    “我草!好球!进了!我草!”

    老中青三代**丝紧紧的抱在了一起,大声欢呼着,主队进球了!这感觉太刺激了,大厨都有些感动的流下泪来,仿佛又想起了自己小时候那场足球比赛,我跟老九则想着自己还买了两万多的主队赢呢,这可都是钱呀!

    “刘叔,九哥,别,别喊了,进球的好像是客队……”我忽然发现事态有些不对,小心的摇了摇老九的胳膊,身后面可是有好几十个主队球迷呢,指不定就给我们弄死了。

    “嫩妈老二,我说这进球了怎么就咱三个吱声呢,原来嫩妈不是自己人进的,老刘你这狗日的,你不是说这红衣服的是主队么!”老九左右看了一下,除了我们三个满脸笑容之外,其他人都好像是在参加一场葬礼,我们都暗暗咽了一口唾沫。

    “哇哇哇!”身后人们突然呐喊了起来,脸上的表情就像是葬礼上的尸体又复活了,我赶紧往球场上看去,原来主队的前锋正在带球突破左路的防线,一个漂亮的挑射,球进啦!

    “哇哇哇,哇哇哇!”身后的人们站了起来,拥抱的拥抱,大喊的大喊,我们三个则吓的大气不敢喘一声,生怕再喊错了。

    “我去九哥,一会怎么兑奖呀?”我忽然想到了这个关键的问题,这可不是小数目呀,那个彩票站能兑出这么现金么。

    “嫩妈,阿雷格里就这么大一点地方,走路也就半拉小时,那里兑不了,找总站兑。”老九此刻已经被球赛吸引住了。

    “哎呀呀,关心这些做什么,咱这钱肯定拿到手了,到时候咱几个出去好好玩玩儿,吃个人体盛啥的。”大厨搓着双手,已经急不可耐了。

    “嫩妈,这黑人就是厉害,你看着爆发力。”老九指着一个黄皮肤的小孩大喊道。

    “哎呀呀,还是这个守门员牛逼,你看看,哎呀呀啥球都进不去。”大厨的状态都有些癫狂了。

    一比一的比分保持到了中场结束,大厨跑下去让主队进球的小孩将名字签到了自己的衬衫上,回来后对我炫耀万一这小子长大后火了,这衬衫可就值老钱了。

    不知道怎么回事,我老感觉哪里有些不对劲,但是又说不出来。

    下半场一开场,客队抓住了主队的一次失误,不到30秒的时间就组织了一场堪称完美的进攻,小黑黄孩连着晃倒了我们队里的两名后卫将球推射到球门里,比分改写成了2比1。

    “哎呀呀,这防守的什么玩意儿啊!”大厨有些愤怒的大骂道,这感觉,比场边的教练都生气。

    比分就这么一点一点的僵持着,我们三个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直到最后一分钟的时候,给大厨签名的小朋友中线拿球突然加速,将球传给右侧的前锋,前锋直接一个吊射,球进了!

    “嘘!”边裁的哨子突然响了,这球好像越位了。

    “哎呀呀,我去,这球肯定没有越位,这裁判是瞎子吗?这球肯定没有越位!”大厨嗷嗷喊着,我们身后的人们也都站了起来,用手指着裁判,大声辱骂着。

    主裁判跑到边裁旁边,两人低声叹了几句,主裁哨子又重新吹起来,做了一个手势,此球有效,比分2比2!

    “YES!”我们三个大喊着重新抱在了一起,自己球队就是牛逼!我们甚至都要跟身后的人交融在一起了,这现场看球的感觉真是太爽了!

    “嘘!”随着裁判的一声长哨响起,比赛结束,2比2。

    老九冲下看台,可能是想要拥抱一下最后进球的功臣,我跟老九坐下身子,平复一下激动的心情。

    “九哥,你看人家巴西,这小孩踢球都比咱国足那帮子大人强。”我随便找了一个话题说道。

    “嫩妈老二,算算,这次得弄多少钱?”老九没有接我的话,眼睛里**裸对金钱的渴望。

    我也一脸的兴奋,想着一会拿到手好几万块钱该怎么去花呀,是先去看脱衣舞,还是先去吃人体盛?

    “九哥,咱买了2万主队赢,1万客队输,现在比分2比2,也就是说我们能,”说到这里我突然明白了刚才有什么事情不对了。

    “我草!九哥,这比赛平了!我们忘了买平了!”我把脸扭了过来,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嫩妈!啥玩意?”老九气愤的拍了一下大腿,表情比葬礼上的死尸都难看。

    “哎呀呀,小龙,给我照个相!”大厨搂着进球的“功臣”,冲我大喊道。

    “嫩妈打他!”老九指着大厨怀里的黑孩,面目狰狞的喊道。

    “九哥,算了算了,他还是个孩子。”我用力拉着老九,生怕他真去做什么傻事。

    “嫩妈,裁判呢,裁判去哪里了,我要打这个狗日的,这球越位了没看到吗?”老九拨拉开我的手,四处张望着。

    “哎呀呀,这球没越位,真没越位。”大厨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用一个主队球迷的口吻反驳道。

    高三学生被绑架,和长腿校花、爆乳三线小明星被困废弃小木屋,误吃不知名野果,半夜浑身燥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