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221章 撸耶是老大吗?

第221章 撸耶是老大吗?

 热门推荐:
    “哎呀呀,这球没越位,真没越位。”大厨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用一个主队球迷的口吻反驳道。

    “刘叔,你别吱声了行吗?”我在一旁小心的提醒道。

    “哎呀呀,这个越位是接球球员比倒数第二个防守球员离球更近,哎呀呀,刚才咱们主队的小孩跑过去的时候,”大厨像一名专业的足球评论员,给我们讲解着越位与反越位之间的层层联系以及他对本场比赛最后一个争议进球的点评。

    大厨认真谈起一件事情的样子并不是很让人讨厌,如果不是因为忘记买比赛打平,我或许会崇拜他好一阵子,而现在

    “嫩妈!我让你反越位!”老九从看台上跳了下去,一把推开大厨搂着的功臣球员,把大厨按倒在地上,右手变成铁拳,高高举起。

    “九哥,九哥,不打自己人,不打自己人。”我跟着冲了过去,抓住老九的手腕。

    旁边的巴西人都惊呆了,一个个的热泪盈眶,这华夏人他妈的才是真球迷啊!球赛打平了都能打起来,这要是输了还不直接就爆头了。

    “九哥,九哥,这事儿不怪刘叔,真不怪。”我小声的劝道。

    “唉!”老九高叹一声,连嫩妈都没有说,愤愤的坐在了地上。

    “哎呀呀,我们不是跟主队一伙的吗?不是跟主队一伙的吗?”大厨眼睛里透着惶恐,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竟然让老九这么愤怒。

    “刘叔,比赛平了。”我提醒道,心想大厨你可千万别说话了,现在大家别说看人体盛了,连吃披萨的钱估计都没有了。

    “打平了我知道呀,2比2么,我也曾经是半个职业足球运动员呀,这比赛平了没有什么特殊含义呀!”大厨现在已经学乖了,他没敢说话,自己在偷偷琢磨着我那句话的意思。

    “嫩妈走吧。”老九站了起来,拖着颓废的身子,慢腾腾的往外走。

    “哎呀呀小龙,到底出什么事儿了?”大厨脸憋的通红,足球是大厨唯一比我跟老九精通的东西,可惜智商的短板让他还没有意识到出了什么问题。

    “唉!刘叔,走吧。”我摇了摇头,想着到手的美女,到手的波涛汹涌转眼间就不见了,这下可算是省心了,不用为兑奖而奔波了,可是内心的痛苦不亚于看到李皮庆手里拿着老朱的钱箱子。

    还好信用卡还有些个位数的余额,老九刷了几包烟,就这样痛苦的一老一少,带着一个不知所措的厨子,踩着阿雷格里落日的余晖,消失在地平线。

    虽然已经过去了几个小时,爱迪脸上还残留着欢愉过后的红晕,可见二人当时大战的激烈程度,爱迪是一个聪明的女人,她看出了三人似乎发生了什么不太乐观的事情,但没有说破,老九取代了菲勒犬坐到了破鞋上,大厨和狗此时都被自己的同伴抛弃,人兽合一坐在高尔夫的后座上缠绵,我没有驾照,也不会开车,只能坐在副驾驶上,等着爱迪给我们安排司机。

    “下午好。”席尔瓦打开高尔夫的车门,笑的很拘谨。

    “下午好,下午好!”透过后视镜,我看到自己的脸笑成了一朵菊花,儿童联赛的阴霾一扫而光,这爱迪应该高估我们几个在撸耶心中的地位,居然上赶着巴结我们,自己还有自己的狗献身了不说,还给我整一女神司机。

    老九有爱迪,我有席尔瓦,大厨有狗,毒蝎小寡妇,纯情幼女,人兽狂魔!天那,这是多么美的一副画面呀!

    矮胖的巴西男已经在撸耶的别墅门口等候多时了,对了他叫考尔比,这名字让我产生了无限的遐想,在国内如果起这名的一看就是小三生的。

    撸耶还没有回来,应该还在处理工作上的事情,看来这个地区的黑老大也不是那么容易干的,爱迪不知道对席尔瓦说了什么,她居然一改先前的忧郁,露出了与自己年龄格格不入的荡笑。

    老九跟爱迪从破鞋出来之后就消失不见了,大厨牵着菲勒犬在别墅后面的草丛里玩耍,席尔瓦可能被爱迪威胁要好好陪我,但她又不知道该如何下手。

    我也有些恼怒,这直接滚床单吧不是我的风格,我是要留情不是留精的,培养感情的最好办法莫不是压马路交流交流,但是这个时间在巴西压马路,我俩都有可能被先奸后杀,这TM的可怎么办呢。

    “我觉的,”“我觉的”俩人突然同时说起话想打破尴尬,没想到说了同样的话让气氛更尴尬了。

    “你先说。”我保持了自己的绅士风度,想着这妞万一桑巴心态上来了,给我整个热情似火,我岂不是就要顺水推舟了。

    “你给自己的家人打过电话了吗?”席尔瓦掏出手机,做了一个打电话的手势。

    “还没有。”我如实回答,忽然感觉自己好孤独,都不知道电话该打给谁。

    “你正在跟爱迪做生意吗?”席尔瓦小心翼翼的问道。

    “不不不,我是一名海员。”我骄傲的抬起头,胸脯挺的很高,这可是在巴西呀,海员这份职业是备受尊崇的,要知道葡萄牙当年就是靠几个海员,几艘破木头船殖民了整个巴西,不过在华夏我肯定不会这么骄傲的,在华夏人眼里,海员就是低等人群,人生三大苦,撑船大铁卖豆腐么。

    “哇!你是海员?我能不能去看一下你们的船?你知道吗,我做梦都想去轮船上!”席尔瓦捂着脸崇拜的大叫着,我有些后悔没把二副制服穿来了。

    “我的船,我的船在英国”席尔瓦就这么一个愿望我竟然都不能满足,我有些羞愧的低下头。

    “好远哇!”席尔瓦听到英国后,表情变的有些沮丧。

    “不过你放心,有机会我一定带你去我的船。”我信誓旦旦的说道。

    席尔瓦告诉了我很多关于她的事情,巴西是一个容易产生奇迹的国度,撸耶就不再多说了,16对的席尔瓦的生活竟也百般曲折,14岁的时候意外在网络走红,而且是超乎想象的红,之后不忍屈辱于老板的淫威,被雪藏了一年,然后被爱迪买了回来。

    我也把我们怎么跟撸耶认识,然后怎么来到这里给她简单的说了一下,停了我的传奇航海经历之后她对我更加的崇拜了,小女儿般娇羞的神态溢于言表。

    两个人就这么坐在草坪上,看着大厨与狗在远处嬉戏,各自分享着自己的生活。

    撸耶似乎只是把这所别墅当成了一个餐厅,晚上又是卡着饭点回来的,一同前来的还有几个看上去真正像药品商人的人,他们都没有正眼瞧向我们,撸耶的表情甚至还有点严肃,一干人众直接进了别墅左侧的房间。

    “我去,这别墅左面应该是别有洞天呀!”我看着撸耶的背影暗道。

    晚饭也分成了左右两份,爱迪加入了左边房间的阵营,而我们则重新回到了昨天晚上的餐厅,在坐的都是我们自己人,老中青三代**丝加上席尔瓦还有那条菲勒犬。

    撸耶雇的厨子以前应该是开巴西烤肉店的,我们的晚餐居然还是烤牛腿。

    “哎呀呀,这个厨子会不会做菜呀,还好昨天吃的前腿,今天烤的是后腿,不然单一的菜式让人怎么受的了。”大厨第一个埋怨了起来。

    “九哥,我看撸耶那表情像是出什么事儿了呢,不会是乌拉圭那边打过来了吧?”我趁大厨不注意偷偷的对老九说道。

    “嫩妈老二,你怕什么,我们要吃好喝好玩儿好,享受每天的快乐生活。”老九端起红酒小酌了一口,不知道刚才经历了什么,儿童联赛的阴霾竟然一扫而光。

    席尔瓦是不允许吃肉的,她把自己眼前的那份牛腿推到我的面前,自己吃了一些简单的蔬菜沙拉。

    “嫩妈老二,你这有希望呀!”老九抱着牛腿大快朵颐的说道。

    “九哥,太小了,不合适的。”我看了一眼席尔瓦,羞红了脸。

    “嫩妈晚上可就由不得你了。”老九将杯中的红酒喝干,打了一个饱嗝。

    席尔瓦听不懂我们说的中国话,她流着口水望着眼前的牛腿,为了身材也只能吃几口蔬菜沙拉,人生其实就是这个样子,得到一件东西的同时必然会失去一件东西。

    同样的,席尔瓦得到了登台的机会,爱迪给她开出的条件是陪我一晚,所以席尔瓦吃过晚饭,就坐到了我们三人的客房里,我甚至还为她晚上怎么回去而担忧,现在好了,我要为自己晚上担忧了。

    老九把这个消息告诉我的时候,我内心是十分忐忑的,这不是趁人之危吗?我怎么能做这种事?

    “九哥,你说的是真的吗?啥事儿都能做吗?”我咽了口唾沫,没理由啊,这小寡妇为啥要对我这么好。

    “嫩妈老二,你九哥什么时候说过谎,晚上我给老刘支开,你俩放开耍。”老九的眼神略带喜感,语气里透着轻浮。

    “九哥,我不是那种人。”我虚伪的坚定了一下自己的立场。

    “嫩妈老二,要不你去支开老刘,我进去?”老九对我的不诚实很反感。

    “别别别,我去,我去。”我忽然有种被逼上梁山的感觉。

    “嘿,你晚上去哪里睡觉?”推开门后,我准备先验证一下老九的话。

    “和你一起。”席尔瓦没有羞涩,反而放的很开。

    “不不不,这不是我想要的,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和你睡觉。”席尔瓦无所谓的举动倒让我有些不太适应,赶紧慌忙的为自己解释。

    “你不想跟我睡觉?”席尔瓦有些惊讶的看着我。

    “不不不,我想和你睡觉,但是我”我的大脑被席尔瓦问的有些短路,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不是你也会是另外一个人,总会给一个人,而我不讨厌你。”席尔瓦抿着嘴,蓝色的眼睛里像是一汪清泉,深不见底。

    等一下,这席尔瓦说出来的话是什么意思,“总会给一个人?”16岁,没有男朋友!我草!我去!

    我的思维瞬间把所有的一切都抛开了,脑袋里又出现了小黑人和小白人,这俩玩意儿又开始了激烈的争吵。

    “上啊,你等什么呢?这可是姑娘的初夜啊!”小黑人很不得从我脑子里钻出来把席尔瓦给强奸了。

    “不行啊,这姑娘也是穷苦家的孩子,这么做可是害了她呀!这以后的人生得有多大打阴影啊!”小白人劝道。

    “你没听这妞说嘛,不是你也是另外一个,或许另一个是个老头呢,这阴影会更大呀,这妞都说了不讨厌你,不讨厌就是喜欢,喜欢你还不上,你这不是彪子吗?”小黑人把裤子都脱了。

    “坚决不行,席尔瓦是个好姑娘,我们可以换一种方法帮他。”小白人坚定的说道。

    “嫩妈,上不上,上不上!”小黑人把小白人抓过来,给了两个大耳光。

    “哎呀呀,上,上,上!”脑子里的两个人变成了老九跟大厨。

    “你在想什么?”席尔瓦拍了一下发呆的我。

    “没,没,没,我没有想什么。”看到清纯席尔瓦一脸的关切,我羞愧的低下了头,不行,我得找瓶酒壮壮胆!

    老九大厨和狗把耳朵贴到房门口,正期待着我跟席尔瓦发出有诱惑力的声音,我猛的一开门,三个生物同时倒地,俩人差点把狗给压死。

    “嫩妈不中用的玩意儿。”老九摆摆手,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哎呀呀小龙,我寻思让你给我弄弄新手机。”大厨机智的掩饰着。

    “九哥,酒酒酒,我要酒!”我没有时间搭理这俩人,冲到餐厅将还未来的及收拾的红酒喝光,又冲回到房间里。

    脑袋里的小白人此时已经醉了,小黑人的精神却还亢奋着:“上呀,上呀,你等什么呢!”

    “你是我的女神。”我把席尔瓦放倒在沙发上,顺势吻了过去。

    席尔瓦闭着眼睛,安静的像一幅画,而我正拿着画笔,轻轻的划开她的衣服,画出她娇嫩的肌肤,画出丰满的上围,画中女子的面色变得红晕了起来,渐渐的,画的旁边多了一个容貌赛潘安的男子,他慢慢的走进了画里,一点一点的融入了进去,我真想将时间定格在这一刻,这人生中最美的一幅画里。

    “对不起,我做不了。”画中的男女马上就要捅破窗户纸的时候,席尔瓦突然用手遮住了自己的窗户纸,眼睛里满满的恳求。

    我被席尔瓦的眼神惊到了,小白人的酒立马就醒了,他冲过去把小黑人扑倒在地上,一拳打晕,我则跑到洗手间里,一声闷喝将本不该属于马桶的生命释放了出来。

    门外面大厨跟老九听到了我的闷喝,纷纷胜利的欢呼,俩人在这一刻摒弃前嫌,庆祝我成功攀登上了一座不可逾越的高峰。

    “对不起,谢谢你。”席尔瓦一脸感激的说道。

    “没关系。”我茫然的坐在地上,看着席尔瓦将散落一地的衣服重新捡起来,我身子不知道自己这句“没关系”回答的是席尔瓦口中的“对不起”还是“谢谢你”。

    推开门跟老九要了一支烟,除了那条狗,所有人都是一脸的羡慕,这可是人生最美的一件事儿了呀,这比儿童联赛中1000万都刺激呀。

    “嫩妈老二,我要批评你,前戏太多,后劲不足。”老九拍了拍我的肩膀,眼神里满满的鼓励。

    “哎呀呀,老九说的对,小龙你这前面不能那样,你得这样,”大厨絮叨着自己丰富的经验。

    “呵呵,整这些没用的干嘛,打一飞机要啥前戏。”我苦笑了一下,心里暗自骂道,我现在还真应了老九那句话,情种都留不下。

    我们乡下人的身体就是虚弱,打完灰机的我竟然有些饿了,餐厅里已经被神出鬼没的仆人收拾的一干二净,撸耶有酒橱,有衣橱,有鞋橱,怎么不搞个吃橱,我寻觅许久未果后,在三层游泳池的最左面发现一扇半掩着的门,按照位置看的话应该是左右半球连接的地方。

    “我去,这整个右半球没有厨房,莫不是在左面?”我轻轻推开门,走了进去。

    不知道设计这个房子的作者是个什么二尾子玩意儿,这左右半球的格局竟然截然相反,三层是充满科技感的客厅加酒橱,不过这里更多的是撸耶的私人物品,比如墙上挂着的显示器里,都是他前妻特雷西的照片,不,现任女友普里西拉的照片,还有许多纳米比亚的风景图片,看来撸耶真的是一个怀旧的人。

    我沿着楼梯慢慢往下走,听到了一阵激烈的争吵声……

    好奇害死人啊!我蹑手蹑脚的往前走了几步,争吵声越来越清晰,应该是从左手边的餐厅里传出来的。

    餐厅的后门有一个几公分宽的门缝,我把眼睛凑了上去,撸耶坐在餐桌角落的位置,而一个看上去阴险的小矮子坐在餐桌的最中间。

    “我去,这撸耶不是老大嘛,怎么坐的那么靠后?”我咽了口唾沫,座次通常能传达出一种信息,身份的尊卑可以一目了然,按照他们现在的坐法,这个小矮子应该是这帮人里地位最高的人。

    我又把眼睛往边上移了一下,爱迪坐在撸耶的旁边靠后一点的位置,考尔比则站在爱迪身后,脸上的表情有些严肃。

    争吵声是小矮子对面的两个彪形大汉发出来的,普通的葡萄牙语我都听不懂,更不用说吵架的葡萄牙语了,我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尝试能不能看到吵架人的模样。

    “啪!”左边的大汉突然拍了一下桌子,接着将手枪掏了出来,黑洞洞的枪口指向了撸耶!

    我吓的都要尿了,这他妈的撸耶到底是不是老大呀!这可不行啊,我得赶紧把这事儿告诉老九啊!这撸耶要是挂了,我们也活不成啊!

    我捂着嘴尽量不让自己发出声音,本来灰机打完腿就有些发软,又碰到这么一幕,我整个人都要瘫倒在地上了,我得坚持住,可不能随随便便就挂这里了呀!

    我一边哆嗦一边往后退,大气都不敢喘一声,忽然一双手按在了我的肩膀上!

    高三学生被绑架,和长腿校花、爆乳三线小明星被困废弃小木屋,误吃不知名野果,半夜浑身燥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