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222章 老九才是老大

第222章 老九才是老大

 热门推荐:
    “啊!”此时我整个人的精神都集中在了拿枪的这哥们会不会把撸耶干掉以及我们会不会也成为陪葬品上,这双手拍到我肩膀上的时候,我忍不住大叫了出来。

    “哎呀呀,喊啥玩意儿啊小龙,是我呀!”大厨丑陋的脸出现在我的眼前。

    “哎呀呀,小龙,可算是找到你了,我终于明白你为啥告诉我比赛平了,我从回来的路上我就想,这比赛平了有啥别的意思,差点给我憋死,我总算想明白了,我这一想明白我就找你,没寻思你跑这里来了。”大厨一脸兴奋的看着我。

    我的叫声也惊动了餐厅里的药品商人们,透过门缝我看到了里面的人纷纷把枪掏了出来,往门口集合,由于深知这帮人的厉害,我没有做多余的动作,把脸朝向了墙,双手抱头跪了下来。

    “哎呀呀,小龙你咋啦?咋还跪下啦?”大厨挠了挠头笑了起来,对我这么一个膜拜的动作搞的有些受宠若惊。

    “啪!”最先冲出来的拉美大汉一枪托打在了大厨的脸上。

    “哎呀呀。”大厨的语气助词过后,人顺势倒在地上,生死不明。

    “打的好!”我心里兴奋的说道。

    “你是谁?”一个桑巴味的英语传过来,紧接着我感觉后脑勺被一个圆柱形的物体顶住了。

    “你他妈的做什么!这是我的朋友!”撸耶冲过来,将顶我的男子推开。

    爱迪对我敏捷的应变能力叹为观止,眼神里的赞赏让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自己人,自己人。”我站起身子,小跑似的移动到了撸耶的身后。

    “自己人?”阴冷的声音让我打了一个寒颤,然后我看到在餐桌中间位置坐着地位最高的小矮子像霍金一样坐在轮椅上被推了出来。

    “撸耶,这就是乌拉圭的那几个华夏人?你为了救他们杀了杰瑞?”小矮子斜着眼睛瞧着撸耶。

    “他们是我的朋友。”撸耶不卑不亢的说道。

    “朋友?在我们药品行业,没有朋友,只有生意。”小矮子说完话后忽然有些喘不上气来,旁边的人赶忙拿出一个小瓶子塞进他的嘴里,往里喷着药剂。

    “啊哦”小矮子长舒了一口气,差点憋死。

    “哎呀我去,这身体都成这个逼样了,还出来做老大,这种精神真是可嘉啊!”看到矮子的窘态,我强忍住笑,心里暗骂道。

    “我们之前已经分好了地盘,我只是在自己地盘上做事,杰瑞抢我的地盘,我迫不得已。”撸耶接着说道。

    “哇啦啦啦啦!”刚才拿枪指撸耶的那个人听完身边人的翻译后,大喊了起来。

    “他是杰瑞的弟弟。”爱迪在我耳边小声说道。

    “我去,这可是我们的死敌呀!”我偷偷又往后挪了几步,心想得离这哥们远一点,这群家伙可是一群嗜血的狂魔,万一哪根筋不对冲我开一枪我可就挂了。

    “嫩妈都在呐?”老九的头从楼梯拐角处伸了出来,一脸笑意的看着我们,紧接着又朝爱迪抛了几个媚眼。

    “嫩妈老刘咋啦?喝多了?”老九拿脚踢了一下趴在地上的大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

    “九哥,你过来,你过来。”我压低声音对老九说道,不停的冲他使着眼色。

    “嫩妈这是个什么玩意儿?”老九指了指坐在轮椅上的大哥,他似乎也没明白为什么在这么一个严肃的,斗争激烈的药品行业会有一个轮椅哥,难不成使用残疾人会免税?

    “九哥,九哥,别用手指他,他是老大。”我赶紧把老九的手压了下来,这哥们虽然残了,他后面可是站着两个荷枪实弹的保镖呢。

    “嫩妈咋又出来个老大,撸耶不是老大吗?”老九有些疑惑的问道。

    “九哥,现在乱套了,那个是杰瑞的弟弟,也是个老大,现在都他妈的是老大了。”我也被这群人搞迷糊了。

    “嫩妈都是老大,就我一人是老九?”老九在这种剑拔弩张的情形下居然还有心情开玩笑。

    矮子从腿还是条好腿的时候估计就没有被人用手这么指过,他一时竟不知道该怎么反应,身后的两个保镖也愣住了,从来都是自己用手用枪指别人,这次突然蹦出来一个华夏老头敢对自己的BOSS这么放肆,这人什么来头?

    这一时间说葡萄牙语的,说中文的,说英文的人混杂在了一起,大家都低声讨论着,老九的出现竟然让这一帮子人都慌了神。

    大厨已经练就了一身装死的本领,此刻他倒成了幸福的人儿,在地上无忧无虑的,趴看你们狗咬狗。

    “撸耶,你的朋友首先要学会尊重别人。”矮子居然给我们讲起了道理。

    “嫩妈,你给我朋友打成那样了,然后你让我尊重你?”老九指着大厨怒道,说英语的时候都加上了“your摸ther.”

    老九的咄咄逼人让矮子有些吃不消了,他心里开始想着华夏老头要么是真牛逼,要么就是真傻逼,他又想这撸耶居然能为了这几个华夏人把杰瑞杀了,当然他并不知道我们跟撸耶之间以前的关系,看来这几个华夏人确实很重要,难不成这些人是什么刚崛起的帮派里的?不然的话怎么敢这么对我说话?

    矮子这么一怂,气氛就更尴尬了,本来还指望矮子的威望来调解两边的紧张局势呢,现在可好,老九稀里糊涂成老大了,紧接着所有人都把目光投给了老九。

    “我们中国有句古话,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我刚来到你们这里,对你们这个地盘划分啊,这个交易往来啊,非常不满意,大家各自做各自的生意,有钱一起赚对不对,干嘛非要拼个你死我活的,没意思,这年头,赚钱才是硬道理。”老九转眼间变成了心灵的导师。

    “哥们,你说我说的对不对?”老九对轮椅男点了下头后问道。

    “对对对。咳咳咳”轮椅男发现本该是自己说的话居然被一个华夏老头说了,不停的咳着,紧接着呼吸又变的急促起来,旁边的保镖赶紧又把药掏出来塞进他嘴里。

    “嫩妈都病成这样了还不退休,这就是变态!”老九看着哮喘发作的矮子摇了摇头,大发感慨道。

    杰瑞的弟弟也觉的老九说的话在理,跟撸耶商议好过段日子会来重新划分两家的界限后离开了,矮子已经快被气死了,也赶紧招呼自己的保镖回家,现在走廊里又只剩下了我们自己人。

    “哎呀呀,刚才发生什么了?”大厨总是在警报解除的一瞬间醒来。

    “嫩妈,那小轮椅什么来头?”老九并没有搭理大厨,转身问道撸耶。

    “他是哥伦比亚人,不过他的主要业务是在巴西,可以说是最早在阿雷格里做药品业务的人,跟政府还有军队都有关系。”爱迪柔情脉脉的看着老九说道,她已经被老九刚才的气势所震惊到了,要知道那个残废可是享誉整个巴西的,居然被老九好一通侮辱。

    “九哥,这可咋办啊,这人跟军队都有来往啊!这地方不能久待了,这哥们刚才是不知道咱们什么来头不敢轻举妄动,估计回去就得调查我们,调查完之后发现咱就是一小海员,咱还能活过一个小时?”我感觉自己都要尿了。

    “嫩妈老二你怕什么,一个哥伦比亚人在巴西地盘上能搅合什么风浪,咱现在就等着撸耶跟杰瑞那头关系搞好,给咱们送到乌拉圭去,这样咱才能顺利回到船上。”老九对我说道。

    “哎呀呀,就是,就是,我现在就想着赶紧回船。”大厨怕再没人理他,赶紧把身子凑到我们的圈子里。

    连续失踪一周的我们终于引起了船长的注意,马卡斯利用自己特种部队的关系网打探到了很多消息,当然都是些坏消息,这些消息也一个接一个的传到红太阳轮上,首先是我们坐上伪装了的救护车的照片,紧接着是救护车在巴乌边境的一张卫星照片,然后就是救护车在巴西被撸耶的人打爆了的照片。

    “船长,这里面哪个是二副呀!”大副拿着马卡斯搞到的巴西照片,指着上面几个死尸问道。

    “唉!这人都打碎了,这个连头都没了,我也不认得呀!唉!这大厨说没就没了,我心里还挺不得劲的。”船长看着救护车旁边的尸体,又想起大厨前些日子还给他做好吃的,忍不住心头涌起一股悲痛。

    “船长,现在怎么办呀,船上缺了三个人,这船怎么开呀?”大副并没有表现出过多的伤感。

    “哎,大副呀,这马卡斯告诉我了,我们要等到这马岛公投完之后再说,要是这人家公投属于阿根廷呢,咱们就无罪释放了,到时候再给公司发报让他们派人来,要是这公投属于英国呢,咱这就属于非法入侵了,就的给咱遣送回去,有没有他们三个也就无所谓了。”船长抹了一把眼泪继续说道:“大副你告诉三副让他晚上多炒几个菜,弄点酒,我们也算是祭奠祭奠大厨他们几个。”

    席尔瓦已经睡了,其他的人经历了这一番折腾都有些饿了,撸耶又吩咐厨师做了一些小菜,几个人围在餐桌上又喝了几杯,聊了一些往事。

    我喝醉的厉害,一直睡到第二天的中午,席尔瓦给我留了一张便签纸,上面写着对我的感谢,而我从那天起就没有再见过席尔瓦,直到我回国后才知道她14岁的时候真的火了一把,她的照片遍布在华夏的论坛与贴吧里,号称巴西第一嫩模,而我可以指着她的照片自豪的对身边的人说:“嘿,哥们,你知道吗,当年哥差点睡了她!”

    我跟老九商议好不要随便外出,毕竟这里是高档的别墅区,守卫应该森严,我们呆在这里应该很安全,撸耶的尸体是矮子走后的第三天被人挂到别墅门口的,陪狗在外面玩耍的大厨吓的屎都要出来了。

    撸耶这回可是真挂了,两周前我们还沉浸在相逢的喜悦里,可是现在撸耶却挂在了我们前面,这个几年前快乐的大男孩为了生计变成今天这副样子,不知道时光倒回去的时候他会选择留在纳米比亚摆渡,或者是坐在海神7上偷渡,又或者是来到巴西贩毒,可惜他现在变成了一具冰凉的尸体,一切的如果都变成了泡沫。

    我们跟考尔比合理将撸耶的尸体取下,放到了一楼的会客厅里,考尔比在这一行待的时间比较长了,已经经历过三任老大的死,所以他脸上并没有什么伤感的表情,而是打电话给爱迪,我跟老九则坐在撸耶的尸体旁边,茫然的看着发生的这一切。

    “九哥,我们这可咋办呀!不行咱就报警吧!”我实在想不出有什么可以解决的办法了。

    “嫩妈老二,这撸耶在这挂了俩点了也没见警察来,报警有个球用。”老九脸上涌现出一股悲痛,这人说没就没了,这是谁干的!下手居然这么狠。

    “九哥,那咱们得赶紧跑呀,这地方不能待了呀,万一晚上他们过来,我们就只有死路一条啊!”我强忍着悲痛,想着怎么能在最短的时间内离开这里。

    “嫩妈老二,这撸耶救过我们一条命,这死的不明不白的我们不能就这么撒手不管了。”老九像个伟人一样说道。

    “九哥,现在都什么时候了,就凭咱三个,能干点什么呀,咱俩还倒好说,最起码还能跑,就大厨这样的事逼,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我有些激动的说道。

    “嫩妈老二,你这么一说倒是在理,但我们不能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撸耶死了呀!这仇咱得想法替他报了。”老九看着躺在地上的撸耶,脸上的悲伤愈加浓烈。

    “九哥,照你看这撸耶是谁杀的?”我知道老九的性格,决定了一件事一定要去做完,现在我只能是尽快跟老九剖析整个事情,在最短的时间内查出个水落石出。

    “嫩妈这凶手的可能性太多了。”老九点了支烟,接着说道:“这卖药品的有可能杀他,买药品的也可能杀他,杰瑞的弟弟跟轮椅矮子是最大的嫌疑对象。”

    “九哥,这些人无论谁咱都惹呼不起啊!”我也从烟盒里掏出一支烟,哆嗦着点着,用力的吸了一口。

    “人已经按您的吩咐处理掉了。”一个健硕的黑人对坐在轮椅里正在吞云吐雾的男子说道。

    “嗯。”轮椅男简单的答应了一声,手里拿着几份资料。

    “这些华夏人什么来头?乌拉圭军方在寻找他们,阿根廷军方在找他们,连他妈的英国海军陆战队也在找他们,这事情不好办呀!”轮椅矮子看着手里的情报,陷入了沉思。

    高三学生被绑架,和长腿校花、爆乳三线小明星被困废弃小木屋,误吃不知名野果,半夜浑身燥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