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223章 选举

第223章 选举

 热门推荐:
    轮椅男如果知道我们是因为大厨吃了几个海星腹泻导致脱肛才来到这个鬼地方,我估计他会气的从轮椅上站起来把我们干掉。

    我点了支烟,想着最近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他妈的震撼了,拉肚子拉到乌拉圭,又神奇般的来到巴西,居然见到了几年前的老朋友撸耶,更牛逼的撸耶竟然从一个光脚买不起鞋穿的黑人变成了掌握好几千万药品生意的大商人,比这还牛逼的是这哥们老大当了还没一个月竟然挂了,这他妈的写小说也没有这么精彩啊!我此刻是真的想静静啊!

    爱迪看着撸耶的尸体很平静,干这一行是不分国界不分种族的,出来混迟早是要挨刀的,这座别墅已经死了一个男人了,没想到隔了一个月,又死一个。

    阿雷格里最大的药品商人死掉了,警察竟然没出动,应该还在罢工,此刻的别墅里挤来了满满的药品贩子,有一级代理,有二级的,现在大家群龙无首,急需一个人出头压制住这股混乱的局面。

    撸耶本来就是一个外来入侵物种,一个没有根基的纳米比亚人竟然成了阿雷格里的领头人,内部除了考尔比没有一个服气的,再加上撸耶急于树威,为原来的老大报仇,竟然把杰瑞干掉了,一时间内忧外患,还好自己被暗杀了,要不然还不知道以后是什么局面呢。

    我跟老九夹杂在混乱的客厅里,有幸看到了一场民主的选举。

    “哇啦啦啦啦!”“哇啦啦啦啦!”“哇啦啦啦啦”

    场上的葡萄牙语听的我有些头疼,不过看对方的表情应该知道大家把给撸耶报仇的事儿暂时放到了一边,此刻的心是最齐的,都在考虑目前由谁来接替死去的撸耶。

    “我去,九哥,举手表决了。”我咽了口唾沫,中间看上去有些资历的人提了个名字,底下稀稀拉拉有几个人开始举手。

    “嫩妈这老大谁干谁倒霉,不出一个月又得挂。”老九已经从悲痛中走出来,给我叙述着药品行业的黑暗。

    “哇啦啦。”老资格又提了一个人名,底下还是稀拉拉的几只手。

    “哇啦啦,爱迪。”老资格说完话后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爱迪。

    除了我跟老九,大家都高举起了双手,我去,这可比我当年选上少先队员时得的票数都多呀。

    现场的一级代理都释然的吐了口气,看来真如老九所说,这老大不是什么好活呀!

    爱迪的表情让人有些捉摸不透,一点看不出她心里再想什么。

    “我擦,九哥,这爱迪要是成了老大,你就是老大的男人呀!咱这回岂不是要发大财了!”我忘却了危险,眼睛冒光的说道。

    “撸耶对不起了,人死不能复生,不过哥们你这死的可真太是时候了。”我看着撸耶的尸体暗想道。

    老九听了我的话,表情微微有些变化,随即又恢复平静,他似乎也没想到这帮狗日的没有法子了竟然选了爱迪做老大,人家这可是刚死了丈夫呀,马上又把人处在危险中了,这样做简直是太不人道了。

    老资格点了一支雪茄,做了一下会议总结,拍了拍爱迪的肩膀,客厅里的人像救子心切的老朱,不超过30秒全部消失了。

    “我擦,这巴西人的效率也太高了呀!这就结束了?撸耶咋办?总不能让他晾在这里吧?”我一边想,一边看了一眼老九,把心里的想法传递给他。

    考尔比接了一个电话,走到爱迪身边低声跟她说了几句。

    “哥伦比亚人杀了他。”爱迪眼圈有点泛红,她用手轻轻的划过撸耶的脸庞。

    “轮椅哥?什么理由?”我有些惊讶的问道。

    “撸耶杀了杰瑞,破坏了他精心制造的平衡,哥伦比亚人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只能杀了他。”爱迪把目光从撸耶身上收回来,表情又重新回归淫荡。

    “撸耶的尸体怎么办?”老九有些严肃的问道,毕竟在华夏这人死了要入土为安的,巴西这里也是文明社会,除了埋葬应该没有啥特别的处理尸体的办法。

    “考尔比会处理的,你会留下来帮我吗?”爱迪看老九的眼神忽然变的正经起来,我竟然有些害怕。

    “我会为撸耶报仇。”老九坚毅的说道。

    “九哥,这事儿咱不能干啊!弄点钱回国算了!”我被老九的坚定吓到了,这哥们这可是在作死啊!

    “嫩妈不为别的,为那张信用卡这仇也得为撸耶报。”老九说道这里,似乎又想起了那场足球联赛,脸色变的黯淡了一些。

    一个月死了两个男人,爱迪放在华夏也算是克夫的专业户了,身心俱疲的时候忽然出现了老九,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男人,爱迪把自己陷了进去,像一个初恋的妞碰到了自己的真命天子。

    爱迪将自己的包打开,从里面掏出了一张灰色的银行卡。

    “我去,这是要提供活动经费了吗?”我眼睛冒火的看着爱迪。

    “考尔比,拿这里面的钱把撸耶的后事处理好。”爱迪避开我的目光,把卡丢给一旁的考尔比。

    “明天我需要你陪我。”爱迪柔情的对老九说道。

    “在所不辞。”老九回了一个我看了都要吐的眼神说道。

    他妈的这个世界太疯狂了,水手长给毒枭老婆当伴娘了!

    “哎呀呀,小龙,咋回事,这撸耶怎么说死就死了?”大厨被吓的有些发烧,在房间里裹着厚厚的浴巾。

    “刘叔,这撸耶时被那个坐轮椅的给干掉的,九哥现在也魔怔了,要给撸耶报仇,咱几个这次不知道能不能活着离开了。”虽然知道大厨帮不上什么忙,但我还是如实把事情告诉了他。

    “哎呀呀,我就知道咱早晚得死在老九手里!”大厨把浴巾又裹紧了一些,有些抽泣的说道。

    “嫩妈,你俩怎么哭丧着脸?”老九从不知道跟爱迪商量了什么事情,表情轻松,嘴角挂笑。

    “九哥,现在咱可是跟哥伦比亚黑帮对着干啊!你说就咱几个,要钱没钱,要人没人,咱有啥能力跟人家干仗呀!”我叹了一口气,有些痛苦的说道。

    “嫩妈老二,你怕什么,这撸耶杀杰瑞也是为了救我们,要不是撸耶咱三个还不知道给谁运着药品呢,人要学会报恩。”老九虔诚的像个传教士。

    “九哥,那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办?”我把手一摊,无奈的问道。

    撸耶虽然是个没有实力的老大,但毕竟也在阿雷格里打拼了好几年,而我们几个是以运输工具的身份来到这里的,跟哥伦比亚人比我们连个蚂蚁都算不上,我们现在要靠谁?靠爱迪?还是靠撸耶手下那帮老不正经?我实在想不出老九此刻能有什么好办法替撸耶报仇。

    “嫩妈老二,别忘了我们有乌拉圭人。”老九对我神秘的一笑。

    “九哥,你说的是杰瑞的弟弟?”我有些疑惑的问道。

    老九没有说话,眼神已经告诉我,这次让我猜对了。

    这也就是说三个华夏人联合着乌拉圭人在巴西的地盘上跟一个哥伦比亚人打仗,目的是为了给一个纳米比亚人报仇,我的天那!我都他妈的想去见撸耶了。

    老九很快进入到了垂帘听政的角色,第二天一大早就打扮一新,西装领带加白衬衫,搞了一副雷朋的大墨镜。

    “九哥,你要去哪里?”我有些不解的问道,穿这么正式莫不是要去参加撸耶的葬礼。

    “嫩妈老二,今天我跟爱迪去撸耶的办公室,我们跟乌拉圭人约好了10点见面。”老九在卫生间的镜子前面整理着领带对我说道。

    “九哥,我也去,我也去,刘叔,快,快起来了。”我慌乱的穿着衣服,推了一把躺在沙发上的大厨,心想这个鬼地方假如老九跟爱迪都走了,我们在这呆着岂不是等死么。

    “嫩妈老二你跟老刘你俩都穿上西装,戴上这玩意儿。”老九指了一下身边的小盒子,里面竟然放着数十款大小不一的墨镜。

    “九哥,戴这东西干什么,我本来就有点近视,戴上这东西我连路都看不到呀。”我有些抗拒的说道。

    “嫩妈老二,这一会跟乌拉圭人见了面,戴着这玩意儿他们就看不到你的眼神了,嫩妈看不到你的眼神也就猜不到你心里想什么了。”老九竟然说的头头是道。

    “哎呀呀,我不去。”大厨听到我们要去跟乌拉圭人做交易,想到了自己在乌巴边境发生的悲惨的一幕,嘴唇哆嗦着拒绝了我。

    “刘叔,你可想好了,这一会别墅里就剩你跟撸耶了。”我边穿衣服边善意的提醒道。

    “哎呀呀,去去去,我算是看出来了,我们早晚得死你手里。”大厨斜着眼睛偷瞄这老九,小声嘟囔着。

    爱迪穿了一身米色的修身西装,近乎完美的身材展露无余,胸前的两只大白兔呼之欲出,巨臀则被裹得紧紧的,随着爱迪的移动左右摇摆着。

    四个人挤进了高尔夫里,爱迪坐到了驾驶位,一行人来到了贫民窟,走进了撸耶的办公区。

    高三学生被绑架,和长腿校花、爆乳三线小明星被困废弃小木屋,误吃不知名野果,半夜浑身燥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