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224章 准备报仇

第224章 准备报仇

 热门推荐:
    乌拉圭人已经在办公室里等候我们多时了,杰瑞的弟弟看起来应该是个粗人,在他们那里应该老大应该属于世袭制的,并不像我们巴西这么的民主,但是他身后的另外两个人看起来有些不好对付,其中一个高大的男子看到我们华夏三**丝出现的时候,眼神里竟然闪过一丝说不出来的色彩。

    谈判的开始首先当然是自我介绍了,杰瑞的弟弟叫盖曼,身后那个高大的男子是他们阵营里主管账目的,也就是咱华夏的会计,叫尼尔,介绍到我跟老九时,爱迪告诉他们我们类似是大阿雷格里区总裁助理云云。

    粗人之间的谈判除了拍桌子就是拍桌子,本来大家语言就不是很通,爱迪还要把对方的葡萄牙语翻译给我们听,所以盖曼每次拍完桌子,我们都要等接近两分钟才知道他因为什么生气,就这么拍了半拉小时,拍到盖曼最后都没有脾气了。

    而从盖曼的话中,我们才知道原来由于乌拉圭对于药品控制的非常紧,他们迫不得已才在乌巴边境靠近巴西的地方建了一个基地,就是给我们灌肠的那个基地,这个基地的建立是得到哥伦比亚人同意的,不过正是因为乌拉圭人的加入,哥伦比亚人才跟撸耶他们建立了良好的关系,在乌拉圭人进入之前,哥伦比亚人跟巴西人之间的争斗就没有停止过。

    乌拉圭人的加入改变了整个的药品流程:哥伦比亚将自己国内的药品卖给乌拉圭人,(我们在乌拉圭误入的救护车其实就是哥伦比亚人将药品通过飞机运输到乌拉圭后又找的人肉运输车),乌拉圭人受到药品后想办法将药品运输给巴西人,巴西人再将这些精神食量分发给小一级别的药品贩子,或者直接分发给需要药品的人,这样来看乌拉圭人在其中只是起了一个第三方支付宝的作用,所以乌拉圭人并不安于现状,在哥伦比亚人手中拿了药品之后偷偷自己往外卖,抢走了撸耶他们的生意,更暴力的是他们居然杀了撸耶的老大,这样整个的平衡就被打破了,撸耶为了报仇把乌拉圭的代表人物杰瑞干掉了,杰瑞的弟弟重拾大旗后想着结束这次争端,没成想撸耶被哥伦比亚人干掉了,这样一来大家反而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哥伦比亚人的势力有多大?”沉默了半个小时的老九突然问道。

    “很大。”爱迪说了一句废话。

    “整个巴西的南部全部被他控制着。”盖曼身后的伊尔突然插了一句话。

    “我帮助你们干掉哥伦比亚人,你做老板。”老九站了起来,一脸正色的看着盖曼。

    盖曼的英语水平估计跟大厨一个档次的,他把目光转向了伊尔,等着他的翻译。

    伊尔被老九的这句话吓到了,他的表情变的很夸张,他心里一定在想这个华夏老头是不是疯掉了,竟然想要干掉势力强大的哥伦比亚人,他有些犹豫是不是该把这句话告诉盖曼。

    “嘿!哇啦啦啦啦!”盖曼有些着急的对伊尔说道,掌握一门通用语言是多么重要呀!

    “哇啦啦啦啦。”伊尔意识到自己现在只是一个翻译,并不能替自己的老板做决策,把老九的话告诉了盖曼。

    盖曼虽然是个粗人,但并不是傻逼,他饶有兴趣的看着老九,他曾经见过老九在撸耶的别墅怎么羞辱过哥伦比亚人,所以老九的狂言并没有让他反感。

    “说说你的想法。”伊尔说道。

    “我需要你把他约出来,就像前些日子我们在撸耶的别墅那样,我会趁机控制住他,你只需要收拾残局。”老九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盖曼没有说话,低头沉思着,似乎在计算着此事成功的概率。

    “你不干掉他,他也会干掉你,他不会眼睁睁看着你势力慢慢变大的,撸耶已经死了,你难到还不明白吗?他想把撸耶的死嫁祸给你,让我们两帮互斗,他才能从中得利,哥伦比亚人真是太狡猾了。”爱迪又添了一把油。

    “哇啦啦啦啦。”伊尔把嘴凑到盖曼的耳边,小声嘀咕着。

    “哇啦啦!”盖曼拍了一下桌子,吓了老九一跳。

    “嫩妈这哥们跟桌子有仇是咋滴。”老九有些厌恶的看了盖曼一眼。

    “他同意了。”爱迪把头扭向老九,表情复杂。

    我不知道老九怎么会想到这么个馊主意的,这也就意味着我们要跟哥伦比亚人正面冲突,我们根本不知道见面地点会在哪里,如果在我们的地盘上事情还好说,残疾人的战斗力估计都没有大厨的一半,就是他自带的保镖可能比较难对付一点,假如是在哥伦比亚人的地盘上,我们控制一个残疾人有啥用,还不是要被吊打?

    想到这里我后背微微有些发凉,这真的是作死的节奏啊!

    爱迪一开始也很反对这个方案,因为风险实在是太大了,老九如果因为这件事挂了,她可就创了克夫新纪录了,以后还有啥脸去找对象?可是老九一再坚持这样做,在他看来自己福大命大,想嫩妈死都死不了。

    哥伦比亚人的智商并不是负数,他们接到邀约后把见面地点选在了自己所控制的地盘,阿雷格里边缘的一个小城镇,老九大厨跟我也算是过了命的兄弟了,于是我们商议,让老九自己去,我们二人在撸耶的别墅等待他带回好消息。

    “嫩妈老二,你俩还是人不?”老九听完我跟大厨是想法后,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九哥,我意思是万一你挂了,我俩还能替你报个仇啥的。”我陪着笑脸说道。

    “哎呀呀,这个事儿一听就不靠谱,我反正不去,这就是去送死好不好,去人家的地盘杀人,这就是自投罗网么。”大厨的头摇的像KTV小姐的腰,充满了节奏。

    “九哥,不是兄弟们不仗义,你这个法子根本就行不通,不行咱就撤吧,找地方躲起来。”我苦口婆心的劝道,希望老九能够回心转意。

    我跟大厨被强行抱上去小镇车的时候,眼泪流了满满的一胸口,老九这个狗日的,送死还得拉两个垫背的,我心里不停的骂着,这次可是真完蛋了,早知道这样,那天席尔瓦我就该强行跟她现在好了,女神没弄到手,命也快搭进去了。

    破旧的欧式小镇气氛格外的肃穆,偶尔飞过来的几只鸽子在告诉我们要维护和平,乌拉圭那头来了5个人,盖曼伊尔还有三个黑脸大汉,我们这边是华夏三剑客加爱迪还有考尔比,哥伦比亚人真是丧尽天良啊,最少10个人站在轮椅后面,一个比一个强壮,随便抽出一个都能在何楠电视台武林风节目上打一个月没有对手,在人数上我们已经被对方完爆了,谈判的地点选在了一所废弃的教堂,入场之前,我方人员竟然悲催的把武器也交了上来,这也就意味着我们要空手跟数倍于我们的武器精良的散打王对抗。

    “这还能有胜算吗?”我咽了口唾沫,这次可能真的回不去了,就算是我们不动手,照这么个阵势,他们是想把我们一网打尽啊!

    还好这哥伦比亚轮椅哥也是好面子的人,他把五分之四的人留在了教堂的外面,只招呼了两个保镖,把自己推到教堂里。

    “对于撸耶的死我很抱歉,我已经在派人调查了,绝对不会放过这个凶手。”轮椅哥虚伪的开场白让在场的人差点就吐了。

    “撸耶虽然死了,生意还是要继续做下去的,我希望你们两方能和平共处,赚钱是最重要的。”轮椅哥看到我们的表情,也有些不好意思,赶紧把话题转到钱上来。

    “是不是你杀了撸耶?”老九突然闷头说了这么一句话。

    “嘿,你在说什么?”轮椅哥没想到老九上来第一句话就给自己戳破了,他在上次撸耶的别墅里对老九就稍有些畏惧,又查到我们竟然现在还被多国部队关注着,老九这一上来又怒视着他,没经历过这些的轮椅哥竟然稍稍有些害怕。

    “我问是不是你杀了撸耶。”老九站起身子,用手指着轮椅哥,霸气的问道。

    “刘叔,下辈子再见了。”我握了一下大厨的手,眼泪像倾盆大雨般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尼尔不停的看着手腕上的时间,汗珠顺着双鬓往下流,盖曼以前的狂妄也收的一干二净,大气都不敢喘一口,轮椅哥此时更难受,被一个华夏人逼的都快要站起来了。

    局势有些微妙,老九的霸气镇住了在场的所有人,这一刻突然变的很静,除了我跟大厨的抽泣发出来的声响,甚至能听到“咚咚咚”的心跳声。

    “嫩妈,撸耶是不是你杀的!”老九往前迈了几步,距离轮椅只有半米远的距离了,整个人呈压倒般的姿势面对着轮椅哥。

    “不错!撸耶是我杀的!”轮椅哥哆嗦着说道,这么多人看着呢,我也是阿雷格里,不,我也是整个巴西药品届的元老级人物了,你是什么人,竟然敢这么对我讲话,让我的老脸怎么搁,以后再怎么跟这些手下开会。

    “嫩妈!”老九突然暴喝道,紧接着“啪!”的一声,老九一个迅雷不及掩耳盗铃的耳光打在了轮椅哥的脸颊上。

    高三学生被绑架,和长腿校花、爆乳三线小明星被困废弃小木屋,误吃不知名野果,半夜浑身燥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