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225章 终于自由了

第225章 终于自由了

 热门推荐:
    轮椅的质量不错,应该是华夏制造的,老九这一巴掌下去轮椅竟然纹丝未动,而轮椅哥则像是一只断了线的风筝,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我擦,这下得摔成霍金了。”我摇了摇头,这轮椅哥估计以后得配个霍金专用的轮椅了,这下我们基本上是一点挽回的余地都没有了,这奈何桥上不知道有没有卖豆腐脑的,让我喝一碗。

    轮椅哥的两个保镖被眼前的一幕震惊了,这他妈的是啥情况?这老大虽然残疾了,但在整个拉丁美洲也算的上是排行前十的药品商人了,这话还没说完让人一巴掌给干地上去了,让我们这做保镖的情何以堪呀!

    轮椅哥活这么大别人都没骂过他,现在可好,竟然被一个鲁莽的华夏人打了,这巴掌太干脆了,这简直是痛彻心扉啊!

    “哇啦啦!”哥伦比亚人暴躁了,他冲两个保镖大喊着,用手指着老九,听那意思应该是干掉他。

    两个保镖这才回过神来,意识到刚才可是自己的老大被打了呀!两人怒吼了一声,飞扑了过来。

    教堂里使用的是很古老的木门,厚厚的,隔音效果特别好,我们刚才的大喊大叫在外面的人听起来好像是在**,他们都叼着烟,想着晚上该去哪家酒吧潇洒,都没有在意教堂里面发生了什么。

    我往周围看了一眼,我方有5人,盖曼方有5人,哈哈,此刻的局势我们可是10比2.5呀,你们怎么跟我们斗!想到这里我心里稍微踏实了一些,把袖子撸起来,死不死先不说,怎么着我也得先弄个垫背的。

    伊尔往前迈了一步,应该是想加入我们队伍,没想到盖曼伸手拦住了他。

    “卧草草草!这狗日的乌拉圭人,这是想干什么?这是想坐山观虎斗吗?这是他妈的叛徒啊!这样一来,我们的队伍就剩下老九我还有大厨了呀!这根本没有胜算啊!!”我把袖子又撸回去,心想这次彻底完蛋了。

    现在的局势又重新变的明朗了,我方大厨老九考尔比爱迪还有我,对方双保镖加轮椅哥,老九虽然习武多年,打几个街边小混混倒还无所谓了,这些可是他妈的专业级别的保镖啊,我估计都得是在特种部队退役下来的,随随便便一脚就能给人踹死的主,考尔比身材比武大郎还要挫半米,真打起来估计连人的衣服都够不到。

    两个保镖扑上来之后并没有急于加入战斗,这些年我们对外宣扬华夏功夫的独到过人之处,加上老九刚才的霸气,让他们对老九有了些顾虑,他们慢慢的围着我们转着圈,不知道该如何下手,地上的轮椅哥“嗷嗷”喊着,恨不得用第三条腿过来踹老九了。

    “嫩妈老二,左边那个光头交给我跟考尔比,你们打右边那个大胡子。”老九慢慢退了回来,先鄙视的看了一眼盖曼,表情好像做了很大的思想斗争。

    “九哥,为什么让我们打大胡子?”我有些疑惑的问道。

    “嫩妈那胡子我看着瘆的慌。”老九说完打了一个寒颤。

    盖曼跟伊尔被我们的目光看的有些不好意思,都纷纷低下头。

    “九哥,我跟刘叔怎么打的过呀!”我痛苦的说道,大胡子的胳膊比我的腰都粗,我跟大厨估计也就能坚持三招,前提是对方还得让我们三招。

    “嫩妈打不过就是死。”老九说完冲了上去,一个黑虎掏心,打在光头男的胸口上。

    这光头男像是一个雕像一般,表情都没有发生变化,他用手一推,把老九又推回到刚才的位置。

    “嫩妈!”老九大叫着又冲了过去,结局还是被人用同样的方式推了回来。

    “九哥,没用的,现在怎么办呀?”我打了一个哈欠,老九像个乒乓球一样来来回回的,搞的我有些眼晕,大厨考尔比还有爱迪都准备找个凳子坐下吃爆米花了。

    “嫩妈这乌拉圭人太不讲义气了,啊!”老九话还没说完,惨叫了一声,被保镖一脚踹到了后腰,整个人摔倒了我的身上。

    “嫩妈,嫩妈!”这一脚的力量没有千斤也得899,异国他乡没有补肾良方,老九本来就透支的厉害,这一脚下来,没有十斤鸿茅药酒,恐怕是缓不回来了。

    “九哥,你没事儿吧!九哥,你再坚持一会!”我赶紧把老九扶起来,重新推回到战场中去。

    考尔比此刻意识到只有并肩作战才有希望获得胜利,他高吼一声扑了过去,光头男用一只手按住了他的头,另一只手在他后脑使劲一敲,考尔比就这么倒地长眠了。

    大胡子保镖见自己的同伴用一只脚搞定了老九,又用另外一只手搞定了考尔比,放弃了上来帮忙的想法,把目光投到了我跟大厨的身上。

    “哎呀呀,你别过来!”大厨面对危险的时候毫不退缩,竟然流利的说了一句英语!

    母语是葡萄牙语的大胡子怎能被你一个厨子吓到,更何况还听不懂你说什么,他像一个大猩猩一般跳跃着,毛绒绒的大手跟着拍了过来。

    “哎呀呀!”大厨撒腿就朝教堂的木门跑去。

    “我擦!刘叔不能往外跑!”我大声叫道,这他妈是要坏事儿的节奏啊!

    还好伊尔手疾眼快,伸腿将大厨绊倒在地,大厨爆发力实在太大,摔了一个狗吃屎以后又翻滚了两圈,一头栽到轮椅哥的身边。

    轮椅哥以前也是叱咤江湖的风云人物,虽然双腿残疾但毕竟双手还在,他本来就恨自己不能参加战斗,没想到送上门来一个,他用一只手勒住大厨的脖子,另一只手啪啪的就抽着大厨的脸蛋子。

    可怜大厨竟然连一个残疾人都打不过,三巴掌都没坚持到,就昏死了过去。

    大猩猩没有费吹灰之力就把大厨干倒在地上,忍不住大笑了两声,然后又朝我跟爱迪奔了过来。

    “我去,只能拼一把了。”我双腿哆嗦着对自己说道,突然我脑袋里闪过一道亮光,想起来大学军训时教官教我们的军体拳,我赶紧摆了一个姿势。

    “左右手握拳胸前交叉,而后右拳猛力向下至裆前,左拳抬至头部左侧,拳眼对着自己,大臂小臂呈九十度角,头向左转,直视自己的左拳。”教官的话在我耳边响了起来。

    “第一招,弓步出拳!”教官大喝一声!

    “弓步出拳!”我双目怒视着大猩猩,把招式喊了出来。

    “啪!”我只是把步子弓好了,拳头还没有打出来,大猩猩一巴掌就拍到我的头顶上。

    “卧槽!”我大叫一声,感觉脑浆都快蹦出来了,整个人被拍倒在地上,感觉天旋地转,一口气差点没上来。

    我突然醍醐灌顶,原来这狗日的教官说的这一招制敌是被人家一招弄死呀!

    打大厨用了0招,打我用了1招,大猩猩瞬间的逼格升华了,这华夏人的功夫原来只是做做样子呀!他高兴的旋转跳跃,闭着眼!

    老九不愧是邯郸第三武术职业技术学院毕业的,打了18路罗汉螳螂拳之后才被踹了20多脚,照这个形式下去,不出一分钟也就挂掉了,我痛苦的趴在地上,现在我方能活动的也就只有爱迪了。

    性感的爱迪让大猩猩此刻表现出了要嘿嘿嘿她的举动,挥舞着双臂不说,下肢还跳起了性感的桑巴舞,上衣的口袋甚至还飞出来一个拆了封的避孕套。

    “嫩妈这是有备而来呀。”老九都快被揍死了,竟然还有心情开玩笑。

    “嗷嗷!”大猩猩没顾得上捡地上的避孕套,一个垫步,使出了我们少林的成名绝技:抓奶龙爪手。

    “呲!”爱迪屁股都没有挪一下,从包里掏出一瓶防狼喷雾,从容的打开上盖,按了下去。

    “哎哎哎哎”大猩猩也发现此刻形式不对,惊慌的喊了出来,可惜惯性让他收不回身子,浓浓的喷雾全部喷到了他的脸上。

    “啊!”大猩猩惨叫一声,捂着双眼倒地挣扎了起来。

    “嫩妈老二,快把那个花露水扔给我!”老九从战斗圈里跳出来,冲我大喊道。

    “九哥!借助!”我飞速跑到爱迪身边,从她手里夺过那瓶救命的液体,朝老九扔了过去。

    防狼喷雾在空中划了一个美丽的圈,一点一点的往前飞去,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心底一个声音在呐喊:接住啊,一定要接住啊!

    老九一个健步,双脚同时发力,像刘翔一样飞了起来,一人一物就这么在空中滑翔着,这画面太美,我不敢看。

    “yes!”我方人员的欢呼声比嫦娥3号卫星登月了都要激烈,只见老九像一个超人一样矗在那里,手里握着那瓶防狼喷雾。

    “哎呀呀!九哥,干他个狗日的!”大厨突然睁开了眼大喊道。

    “我去,刘叔你不是晕了吗?”我好奇的问道。

    “哎呀呀,这狗日的你敢扇我!你他妈的敢扇我!”大厨没有搭理我,反身把轮椅哥压倒在底下,啪啪先给了两个大脸蛋子,然后张嘴咬住他的手。

    “我去,这是人才呀!”我忍住不暗道,大厨这病毒全指望着血液传播呢。

    老九见连大厨这种怂逼都反抗了,信心不免大增,他用手指着对面的光头男,做了一个你不行的手势。

    此刻我也热血沸腾,骑到大猩猩身上,准备把我的三套军体拳从头到尾耍一遍。

    光头男冷笑一声,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副墨镜戴了上去。

    “哎呀呀!”大厨看到这一幕之后,惨叫一声,又晕死了过去。

    “对不起,对不起。”我也赶紧从大猩猩身上站起来,慌忙的道着歉。

    “嫩妈!”老九欲哭无泪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光头墨镜男一个左勾拳,紧接着一个右勾拳,老九像刚开场的轮椅哥,也变成了风筝,随风飞舞着,然后一头摔到地上。

    “我尽力了。”老九趴在地上,目光指向爱迪,柔情似水的说道。

    “我明白。”爱迪跪了下来,紧紧握着了老九的手。

    “哎呀我去,这都什么时候了,能不能不煽情了?”我心里暗道。

    “等一下,假如这次我们真要是挂了,这老九跟爱迪到了地下,碰到爱迪的前夫,三人怎么交流?也不对,我们是华夏人,挂了是要去见阎王的,他们挂了是去见耶稣的呀,大家不是一个单位的。”我胡思乱想着。

    “哇啦啦啦!”盖曼终于说话了!

    我赶忙把头抬起来,心想这哥们简直就是雪中送炭啊!等回过我一定寄一面锦旗过来。

    盖曼小跑似的来到轮椅哥的面前,小心的把他搀扶起来,放到轮椅上,然后趾高气昂的又指着我们大骂了一通,还拿脚踢了大厨两下。

    “败类啊!真是败类啊!”我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这次是他妈的真完蛋了。

    大厨还在装死,老九在那里**,我一个人抱着膝盖,双目无神,等待着死神的降临。

    “操!把他们几个给我绑起来!”轮椅哥深呼吸了几下后仰天大骂了一声。

    光头男跟大猩猩没有绑扎用的工具,只好跑出去找同伙寻找,盖曼一脸谄媚的站在轮椅哥的面前,虚心听他教诲着。

    “哇啦啦啦啦!”光头男突然折返了回来,一脸惊慌的朝里面大喊着。

    “哇啦啦啦?”轮椅哥问道。

    “他们说的什么?”我扭头问正在跟老九化蝶的爱迪。

    “他们说。”“嘭!”爱迪还没有把话说完,教堂的木门不知道被什么重物击开了,重重的摔在地上,紧接着冲进来一群带着面罩的武装分子。

    “嫩妈这是哪个方面的?”老九本来也以为这次死定了,没成想怎么出来一飞虎队,眼神里又充满了希望。

    “全部举起手来爆头跪在地上!”武装分子的动作很流畅,不到10秒就把我们包围了,领头的那个人先呵斥了我们之后又用对讲机低声的报告着目前的状况。

    除了轮椅哥,所有人都顺从的跪在了地上,忘记告诉大家了,轮椅哥在一次车祸中失去了膝盖,于是也失去了下跪的权利。

    “别担心,这是巴西军方的人。”轮椅哥拍了拍盖曼的手臂。

    “嘿,我认识你们的德曼上校。”轮椅哥冲领头的人说道。

    “我擦,我还寻思是来救我们的,原来是跟这狗日的一伙的,现在好了,插上翅膀也飞不掉了。”我摇了摇头,摇掉了唯一的一丝希望。

    “德曼上校在监狱里等着你呢。”一个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我的天那!是马卡斯!

    “马卡斯!”我站起身子,兴奋的大叫了起来。

    “哎呀呀!祖国来人了啊!”大厨斜着眼睛也看到了被自己尿了一头的马卡斯,兴奋之情溢于言表,晕死也只是一个过去式了。

    盖曼发现了此刻的事情有些不太对劲,一把抓过大厨,把手夹住他的脖子,想要劫持他做人质。

    “哎呀呀,你干什么,哎呀呀!”大厨刚从生死线上爬回来,没想到又被拽了回去。

    伊尔突然站了起来,一个熟练的擒拿将盖曼按倒在地上,一拳击中了他的下颚。

    “我去,这会计身手不错呀,不过这翻脸翻的够快的了啊,难不成要将功赎罪吗?”我有些感慨乌拉圭人见风使舵的本领的高超娴熟。

    “哎呀呀,咳咳咳!狗日的!狗日的!”大厨不住的咳嗦着,拿脚踹着盖曼。

    “为什么?”盖曼一脸怎么可能这样的表情看着伊尔?

    “对不起,我是警察。”伊尔柔情的说道。

    事情到了这里,我明白了一大半,原来这伊尔是乌拉圭禁毒警察,在杰瑞这边做卧底做了好长一段时间了,我们三人的失踪,乌拉圭那边也是通过他来协查的,如果没猜错的话,那张假救护车被射碎的照片应该是他发给马卡斯的,他当时怀疑我们几个并没有死,但一直没有找到证据,直到谈判时遇到了我们,他回去后立刻将这一信息反馈给了总部,总部又联系了马卡斯,巴西政府早就想端掉这伙子药品商人,苦于没有机会,正好这次我们将三帮的首领聚集到了一起,于是他们组成了乌巴联合特战队,同时加入了马卡斯的英国海军特种部队,三方制定好方案,在我们到达教堂之前就潜伏在这里,不声不响的将外围的哨兵控制住,然后一点点的推进,把所有的人都控制住,最后打进了教堂。

    “我们自由了?”我咽了口唾沫,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哎呀呀!哎呀呀!小龙!我们能回船啦!”大厨抱住我,身体激动的像个筛子。

    士兵们将涉事的药品商人们押上了一辆军用卡车,轮椅哥气的都晕过去了,大厨还不忘冲他吐着口水,爱迪也算是半个药品商人,临上车前跟老九还略微有些缠绵,老九有些心痛,不知道该不该让马卡斯帮忙求一下情,不过伊尔告诉我们她没有什么大罪,最多也就坐1年的监狱,我们三个坐着马卡斯的车来到乌拉圭,在华夏驻乌拉圭大使馆办理了临时的海员证,几个人坐上了回船的直升飞机。

    直到我登上红太阳轮的甲板,我才感觉这不是在做梦,大厨尿马卡斯头上的那一幕还好似在昨日一般清晰,我一直没能捋顺其中的关系,稀里糊涂到了巴西,见到了根本就不可能再见到的撸耶,卷入了一场帮派之间的大战,认识了巴西最漂亮的嫩模,帮助军方抓住了最恶毒的药品商人,这一切的一切就像电影一样在我脑子里不停的徘徊,阿甘的那句话用从我耳旁响起:人生就像是一盒巧克力,你永远不知道下一颗是什么味道。

    红太阳轮为我们举行了巨大的欢迎仪式,不知不觉中时间过得很快,我们回船的第二天正好是除夕,船长特地将欢迎宴会跟年夜饭放在了一起,大家都准备乐呵乐呵。

    “嫩妈我房间那瓶老白干哪去了?我藏了半拉年就等着过年喝呢!”一大早老九就怒冲冲的在生活区大喊。

    “水头,水头,你别生气,这船长寻思你们几个没了,那天晚上祭奠你们,给喝了。”甲板的卡带把老九拉到房间里,偷偷的说道。

    “嫩妈祭奠我们也得是往地上洒才对!怎么还自己喝了。”老九骂道。

    “九哥算了,算了,我抽屉里的钱包都没了。”我叹了口气,已经看透人生了。

    “嫩妈这事儿不能就这么结了,这还了得了,我们在陆地上辛辛苦苦的斗毒枭,你们这帮子人给我们酒喝了,这是什么行为。”老九有些上纲上线了。

    “九哥,他们不是寻思咱几个死了么,大过年的,消消气。”我劝道。

    “嫩妈!”老九又骂了一句,坐沙发上闷头抽起了烟。

    我心想老九此刻心里应该是在挂念着爱迪,毕竟这爱迪给人的感觉是荡妇中的极品,老九这身经百战的选手都能在关键时候一泻千里,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碰到她。

    “九哥,我们以后还会去阿雷格里的,或许还能碰到爱迪。”我从老九红双喜烟盒里掏出支烟点上,委婉的劝道。

    “嫩妈!什么爱迪不爱迪的,咱那几个手机忘了拿回来了!”老九拍了一下大腿,痛苦的说道。

    “我去,对呀!我们还有6个苹果手机在别墅里呢,当时怎么没想着要回去拿手机呀!”我也痛心的大骂道。

    “哎呀呀,都在呢呀,我还有件事儿没来得及给你们说呢。”两人正在伤心之余,大厨推门进来了。

    “刘叔,好事儿你就说,坏事儿就别吱声了。”我拳头攥的紧紧的,心想我现在正在气头上,你你大厨如果再惹我不高兴了,我可就顾不上什么情面了。

    “哎呀呀,我还没说呢,你为啥告诉我那比赛平了,你听听我说的对不对。”大厨腆着脸,眼神里充满了期待。

    “嫩妈!”“我草!”我跟老九彻底愤怒了,把大厨压到了床上,噼里啪啦的就是一顿暴打。

    “哎呀呀,干什么,我又怎么了啊!”大厨凄惨的叫声萦绕开来。

    高三学生被绑架,和长腿校花、爆乳三线小明星被困废弃小木屋,误吃不知名野果,半夜浑身燥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