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226章 蓝宝石轮

第226章 蓝宝石轮

 热门推荐:
    红太阳轮上的华夏人只有三分之一,所以整个船上并没有太大的年味,马卡斯中尉甚至都不知道我们为什么会有年这么个东西,在他看来我们好像是在举办一场PARTY。

    喝酒吃肉聊荤笑话,除夕夜除了春晚,我们似乎并没有缺少什么东西,新年的第二天,也就是大年初二,马卡斯带来了马岛公投的消息。

    “福克兰群岛共有居民的2600名,其中1518人参与了投票希望决定这个群岛的归属。除3人反对,1人弃权,1票作废外,其余都是赞成票。支持福克兰群岛继续作为英国海外自治领土的人员比例为98.8%,所以先生们,你们侵犯了英国的领土,按照英国法律,我们要对你们进行逮捕。”马卡斯把所有人召集到餐厅,有些难为情的说道。

    “我擦,这是好事儿啊!这抓到英国去,然后在遣返回国。”我大声嚷嚷着。

    “嫩妈早该离开这个破地方了,天天的吃羊肉,我现在撒的尿都一股子膻气味。”老九粗鲁的说道。

    其余的人也都是一脸的兴奋,早就该抓起来了,在这呆着有啥意思。

    全船人大无畏的笑容感染了马卡斯,他心里都在滴血,这他妈的都是些什么人啊!被抓了都能这么开心!

    船长给公司发了一份电报,简单的描述了我们目前的出境,末了的时候用英语不能表达此刻的心情,只能用汉语拼音拼写了a把心中的愤怒发泄的淋漓尽致。

    英国人没费一枪一弹,就这么把红太阳轮接管了,40多个人分5趟直升飞机坐到英国皇家海军约克轮上,约克轮完成了守护马岛公投的任务,起锚,驶向了大英帝国。

    马卡斯中尉替我们请好了律师,庭审的结果是遣返回国,由于华夏政府是支持阿根廷拥有马岛,反对英国公投的,所以我们回国之后还成了大英雄。

    还是首都国际机场,老中青三代**丝又一次面临分别,好在这种事情经历的太多,大家也没有太多的伤感,约定好下条船还在一起的白话后,三人各自坐上了归乡的汽车。

    又一次回到家中,此刻的我的二副生涯已经完毕,在沿海的一家海事学院报上名,投入了紧张的大副考试中,顺利考完大副,将证书交给万能的中介,三个月后,我如愿以偿的升职为了大副。

    航运市场已经一落千丈,原来抢手的大副已经不再吃香,我的证书含金量呼的就降了下来,我只在两个公司做过,海神公司肯定是回不去了,红太阳所在的公司是不敢回去了,成了自由船员的我竟然一时找不到工作了,我把简历放在了几个大的船员招聘网站上,等待着合适的工作机会。

    “请问你是李小龙大副吗?”简历投放的当天下午,我就收到了一个归属地是厦门的电话。

    “你好,请问你是哪位?”我有些兴奋的问道。

    “李大副你好,我们是厦门XX船务公司,我在海员招聘网站上看到了您的简历,不知道您现在有没有订好船呢?”电话那头的女生很温柔的说道。

    “你好,你好,我还没有订船,现在在家,你那里有合适的船吗?”我回答道。

    “是的,我这有条船需要一个新证的大副,92年16000吨荷兰造的杂货船。”闽南味的普通话让我想入非非。

    “什么航线呀?工资多少?”我把心中的不安压下去,问了一些实际的问题。

    “大副您好,这船现在在迪拜,还不知道跑什么航线,应该是迪拜回国,以前都是这个航线的,因为您是新证的大副,您也知道现在市场的行情,工资只能给您出到6000。”小妞娇柔的声音让我感到后背痒痒的受不了了。

    “我考虑一下行吗?”我小声的说道。

    “可以的,大副,不过您要快一点时间考虑,现在新证的人有很多,这条船要换全套的人员,如果您有合适的朋友,也可以给我们的。”妞的态度不错呢。

    “我认识一个水手长和一个大厨,不知道这两个职位定人了没有?”工资已经足够诱惑我了,没想到竟然还有机会把老九跟大厨搞上去。

    “太好了,我们也正在找水手长跟大厨,你们可以待在一起的。”厦门妞也有点兴奋了。

    挂掉电话我迫不及待的通知老九跟大厨,想征求一下他们的看法。

    “嫩妈老二,92年16000吨,你怎么老整这些小破船。”老九一上来就是一顿臭骂。

    “九哥,这荷兰造的,听着就结实,在家待着有啥意思,你说我一个新证的,大船现在上不去呀!你就当帮我一次呀!”我苦口婆心的劝道,心想千万不能放过老九这么一个定心丸呀!

    “嫩妈老二,不,以后得叫你老大了呀!”老九有些酸溜溜的说道。

    在这些老水手心里,最后悔的事情就是没有去考三副,他们一辈子只能做到水手长,不像我们可以一步步的升到船长,从我做卡带开始就一直叫他九哥,而老九对我的称呼隔一段时间就要更换一次,这样让他心里很不爽,为什么这么多人技术不如他,却可以做到大副,做到船长。

    “九哥,你叫什么都行,叫我老三也行,我学的东西还不都是你教的。”我赶紧把马屁拍了过去。

    “嫩妈老二,你这话说的对,想到年你做卡带跟我手底下我没少费了心思教你。”老九对我的马屁很受用,俩人又谈了几句,把上船的事情订了下来。

    大厨那边基本是没有问题的,电话打通还没十秒,我们就商议好了一切,自从经历过这些生生死死之后,大厨上船必须要有我们作陪,虽然他口中经常说跟着老九下地,早晚有天会死在路上,可是如果没有我跟老九,他早就在阎王爷厨房里颠勺了。

    三个人来到厦门,也算是进行了一下简单的面试,公司给我们安排好了住宿和第二天的机票,无聊的待了一晚以后,就这么稀里糊涂的,我们登上了去迪拜的飞机。

    代理开车把我们送到了一个比较豪华的酒店,告诉我们船现在在船厂,我们需要等一周左右的时间才能登船,这个港口很小,距离迪拜很远,路上大都是遍地的黄沙,根本没有传说中的一掷千金的土豪以及仍的到处都是的法拉利,几个人又不是骆驼看到这种天也不想出去,只能蜷缩在酒店里,时差这个东西不要刻意的去想它,该睡就睡,该醒的时候自然就醒了,所以我们三人通常是在迪拜时间的下午6点睡觉,凌晨两点准时起来斗地主。

    离登船的前一天,时差都还没有倒过来,三个人又在凌晨三点醒来,坐在房间的茶几上又开始打牌。

    “哎呀呀,大副,抽烟抽烟。”大厨掏出一盒玉溪,谄媚的冲我笑着。

    “刘叔,别这么客气。”我掏出一支烟叼到嘴上,大厨的这种态度让我有些不得劲。

    “哎呀呀,小龙,你这做了大副了,以后得多罩着我们一点,我们也算是老朋友了,你刘叔以前也没做过啥坏事儿,反正对你是掏心窝子的。”大厨拿出火机,手哆嗦着给我点着。

    “嫩妈老刘你咋这么能拍马屁呢,我就看不惯你这样的。”老九把扑克摊开洗了一下,丢到茶几上。

    “哎呀呀,九哥,咱小龙这当上大副了,我说点好听的,哎呀呀,没别的意思,没别的意思。”大厨抿着嘴,笑的很不自然。

    接下来的牌打的非常没有意思,大厨故意把牌打的很臭来让我赢钱,两个王三个二一连顺竟然都能输,我跟老九对视一眼,叹了口气,心想碰到这哥们不知道是福还是祸呀!

    交班的船员们一个个的精神都有些萎靡不振,一点没有要回家的喜悦,老大副握着我的手,一脸恐惧不停的说着兄弟你保重,兄弟你保重,问他原因却又沉默不语,搞得神神秘秘的,不过对于我们这种所有流氓国家都招惹遍了的人来说,还有什么事儿能让我们害怕呢,索马里海盗?朝鲜棒子士兵?印尼的海警?还是巴西毒枭?我们经历的事情比你们做的梦都惊险,所以,恐惧对我们来说,已经只是一个词语罢了。

    对了,这条船叫M/VSapphire,翻译成中文就是蓝宝石轮。

    蓝宝石轮在船厂又待了一周左右的时间船上所有的人员才都配齐了,清一色的新证船员,船长二副三副都是第一次做,这让我稍稍起了一点疑心,这嫩妈是要放弃我们的节奏呀!

    所有东西都准备好了,蓝宝石轮却没有要开航的消息,大家整日的就是打牌喝酒吹牛,根本没有一点积极向上的意思,直到代理送来了新的船舶证书跟船舶资料还有新的国旗,我们才知道我们船竟然被卖了,而且是卖给了抬湾的一个船东,也就是说我们的船尾挂上了青天白日旗。

    “嫩妈,看到这个旗心里怎么就那么别扭呢。”老九站在船尾,摇着头,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

    “九,九哥,这都和平年代了,你别乱想。”我及时劝道,万一哪天老九邪性子上来,再把船旗烧掉了。

    “嫩妈老二,我给你说,这世界上永远不会有和平,战争一处即发,我已经嗅到了浓浓的火药味道了。”老九点了一支烟,感慨的说道。

    “我去,九哥,你最近是不是睡眠不好?不行晚上别打牌了。”我有些担心的问道。

    老九笑而不语,摆摆手离开后甲板。

    新公司的电报发来,下一航次去巴基斯坦的卡拉奇装货,卸货地点待定。

    “嫩妈老二,我们要去巴基斯坦?嫩妈不是迪拜回国的航线吗?”我跟老九在船头解着缆绳,老九打着哈欠问道。

    “九哥,咱这不是换成抬湾的船东了么,航线肯定改了呀,不过咱挂这么个国旗不知道巴铁们会怎么看我们呀,别给我们干掉了。”我小心的指挥着水手绞着锚。

    “嫩妈怕什么,到了卡拉奇下去买几支枪,你这干大副了,这点权利应该是有的吧,反正又不是挂的国旗,出了事儿就赖到抬湾那头。”老九眨着狡黠的目光说道。

    “九哥,这枪可不能随便买呀,咱这来跑船又不是打猎来了。”我有些害怕的说道,毕竟做了大副了,一定要以船舶的安全为主,怎么能随随便便搞枪支上来呢。

    “嫩妈老二!”老九笑了一下,不再说话。

    蓝宝石轮虽然已经是20多岁的高龄,但毕竟是以前的工业大国荷兰制作的,整体的性能非常好,船厂的保养让她又焕然一新,7000KW的二冲程发动机低声轰鸣着,航速最快的时候都到了20节每小时,不到2天,我们就到了巴基斯坦。

    蓝宝石轮共有四个舱,甲板上有一个活动的龙门吊,我第一次接手大副的工作,代理已经将货物的种类发邮件给我,我在船长的帮助下连夜赶制出了货物积载图。

    “九哥,还好这次装的货全是些木头箱子,不然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话这么个图。”我心有余悸的对老九说道。

    “嫩妈这箱子里装是什么玩意儿。”老九站在甲板上饶有兴趣的摸着下巴,盯着货舱里的箱子。

    “九哥,你可别打这箱子的主意,我这第一次干大副,你得支持我的工作。”我掏出一支烟递给老九,心想你别我这还没装完就打开箱子准备搞货了。

    “嫩妈老二,我们这次又得有大事儿。”老九接过烟,脸色有些凝重。

    “九哥,你别吓唬我了,咱们能有什么大事儿,我们最多就是路过马六甲海峡,那里全是海偷,现在海盗都不出来了,海偷怕什么,碰到我们就杀几个,给以前那个二副报仇。”我笑了笑后说道。

    “嫩妈老二,你闻到没有,一股子火药味。”老九皱着眉头。

    “九哥,这里可是卡拉奇啊,天天都有开枪的,肯定到处都是火药味了,九哥我看你最近睡眠不太好呀,不行一会我陪你下去,咱去上次吃的烤全羊那里回味一下?”我有些担心的说道。

    “嫩妈你好好盯着货仓吧,我跟老刘下去。”老九对我说道。

    做了大副之后,别说下地了,我甚至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了,装货的时候不停的看着水尺,又要及时保持船舶的平衡,还要不停的调配压载水,总之真真正正累成了一条狗。

    卡拉奇的装杂货的速度不是很快,一万多吨货装了足足有12天,装好货之后,公司发报过来,目的地抬湾花莲。

    船沿着印度的西海岸行驶了大概两天的时间,船长打电话把我叫到他的房间。

    船长,29岁,讲苏人,我俩都是在青岛XX毕业的,他比我大三届,算是我的大师兄了。

    “大副,公司发报来了,他们是什么意思呀?”船长把电报递给我,接着又掏出了一支烟。

    “蓝宝石轮,请保持船舶向正南方向行驶,卸货地点已经改动,不再抬湾花莲,具体地点会在明日7点一刻发电报通知。”我小声的把报文读了出来。

    “船长,公司卸货地换了,我们先按他们电报上走呗,这也没啥大问题呀。”我对船长说道。

    “大副啊,这个事情不太正常呀,你这下个港口都定好了,海关什么的都弄好了,不是说变就能变的呀,这里面肯定有什么事儿。”船长深吸了一口烟,有些忧虑。

    “师兄,没事儿,明天这地点不就出来了么,到时候我们再商议呀,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这公司总不能让我们把船开到南极去吧。”我开玩笑的对船长说道。

    “哎!大副,他换地点倒无所谓,我就怕他们给我们一港口,必须得都亚丁湾,这索马里海盗你说能不怕吗!”船长叹了口气说道。

    “船长,你放心吧,咱挂的是抬湾旗,到了亚丁湾有华夏的海军护航,再说了,电报上让我们保持往正南行驶,肯定不是去亚丁湾。”我安慰道。

    “嗯,希望如此吧,你记得明天早上收电报。”船长看了一下墙上的表,给我了一个送客的指令。

    “好的,船长你早点休息,我先回去了。”我轻轻退出船长的房间,心想这人怎么这么小胆,比大厨都怂。

    “九哥,这船长真怂,公司发报说卸货地点换了,吓的跟我讨论了半天的索马里海盗!”我径直来到老九的房间,把今天的见闻说给了他听。

    “嫩妈我们换卸货地点了?”老九此时正躺在床上小憩,听到我说这话竟然猛的坐了起来。

    “怎么了九哥?”我有些吃惊的问道,心想老九在家待了几个月,怎么胆子倒待小了,不就换个卸货港口么,至于惊成这个样子么。

    “嫩妈,这卸货地点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换的,这里头事儿可大了。”老九点了一支烟。

    “我去,老九怎么跟船长一样了,这里面能有什么大事儿?”我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老九,心里暗想道。

    7点15分,公司的电报准时发了过来,电报的内容很长,打印机吱吱的响了很长时间,我粗暴的将电报扯了下来。

    “蓝宝石轮船长,上午好,你轮具体卸货港口改为博马港(刚果民主共和国),请你轮在刚果河入海口抛锚,17频道呼叫代理,代理会交代你们具体的卸货泊位,为保证安全,建议你轮绕行好望角以避开亚丁湾的索马里海盗,祝好运。”

    “我草!花莲跟博马,俩地方最少相隔三分之二个地球,这俩地方打死也不会车上关系呀,刚果民主共和国,我擦,听着就不是什么好地方呀!”我一边想,一边拿着电报来到船长的房间。

    “大副,不走亚丁湾就好,不走亚丁湾就好,吓我晚上都没睡好觉,去哪不是去,好望角晃一点就晃一点,不走亚丁湾就好,不走亚丁湾就好呀!”船长像个复读机一样的嘟噜着。

    我心里则像压了一块大石头,根据多年的经验,这次肯定是要出大事儿了。

    蓝宝石轮从卡拉奇出来,穿越整个赤道,沿着大厨买猴子的马达加斯加东海岸航行到好望角,中途风浪并不是很大,好望角碰到了10级左右的大风,整个船横摇到了30多度,整船人除了我,都像是月经不调的姑娘,顶着一张蜡黄的小脸,穿越过大风浪,我们又沿着撸耶的故乡纳米比亚继续北上,经过安哥拉,来到了目的地刚果(金)。

    蓝宝石轮在刚果河入海口的一处简易锚地抛好锚,按照公司电报上的方法将频道改为17,开始呼叫代理,我跟老九则挨个下舱巡检,毕竟经历了这么大的风浪,不知道货物有没有什么损害。

    “嫩妈老二,我们倒血霉了!”老九把头伸入货仓,扭头冲我大叫道!

    高三学生被绑架,和长腿校花、爆乳三线小明星被困废弃小木屋,误吃不知名野果,半夜浑身燥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