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229章 讲诚信的刚菓人

第229章 讲诚信的刚菓人

 热门推荐:
    我跟船长瞬间呆住了,货主也太牛逼了呀,黑白两道通吃呀,这事儿听起来也有点太耸人听闻了吧!

    “代理,这**武装军如果知道这武器有一半是政府军的,那我们可就危险了呀,大副你这事儿就咱三个知道,可千万不能往外说呀!”船长说完话后先是紧张的往门外看了一眼,确保方圆20米之内就我们三人后长舒了一口气。

    “这他妈哪里是来送货呀,这是给人内战浇油呀!看来此地不能久留呀,这说不准哪一会就变成烈士了。”我有些痛苦的想道。

    “船长,你们不用担心的,这些都是公开的秘密,你们看这些枪都是不一样的。”马蛋代理把头探到舷窗,指着货舱里的枪很坦然的说道。

    “不一样?有什么不一样?”我跟船长也把头伸了过去。

    “你看那个枪托上刷红油漆的,那个是巴基斯坦淘汰下来的旧货,那个不值钱的,这**武装没那么多钱,只能买这个便宜的。那个不刷油漆的,是升级货,那个比这个旧货要贵一倍的价格呢。”马蛋从桌子上摸了一支红双喜后接着说道。

    “代理,既然**军知道另外的武器是政府军的,为什么不把它们直接就抢过来呢?”船长张着大大的嘴,代理的话让他感觉太不可思议了。

    “这就是诚信呀。”马蛋深吸了一口烟,轻轻地吐了出来,眼神里仿佛在告诉我们这些事情不都是很正常的吗?

    “嫩妈,这狗日的给引水房间翻了个底朝天然后嚯嚯了我一瓶青岛啤酒完后你告诉我他给你们讲诚信?”老九听完我的描述后,竟然一口气说了这么长的一句话。

    “九哥,你腰没事儿了呀?”我见老九一口气憋这么长时间,手竟然没扶到肾区,莫非这腰间盘又凹进去了?

    “嫩妈,没事儿了,我刚喝了两瓶鸿茅药酒调节调节。”老九咧嘴笑着,我这也才发现老九小脸绯红,身上散发着酒气。

    “什么?喝了两瓶?九哥我给你说,你这不是腰不疼了,你这是没知觉了吧!”我提起鸿茅药酒的瓶子,上面写着酒精度数:38%。

    “九哥,咱去洗胃吧。”我用悲催的眼神看着老九。

    “嫩妈,洗啥胃啊!洗,洗脚,按,按摩,我,”老九话还没说完,倒床上就晕了过去。

    我擦,这玩意儿在广告上除了癌症啥病都能治,300多年老品质,清朝最后几代皇帝估计就是天天喝这玩意儿,像老九一样醉成这个逼样。

    船长命令我找人盯着卸货的这帮**武装份子,可千万别把这价格贵的武器卸到自己阵营里了,我赶紧下来通知老九,没成想我话还没说,老九竟然醉倒了。

    “这该找谁呢?找两个卡带的话有些危险,这帮学生天不怕地不怕的,万一看到枪在模拟一下真人CF,那我们还不成侵略了,找个水手吧,睡觉的睡觉,值班的值班,唯一一个没事儿的,现在估计在刚菓龙王爷的家里做客。”想到这里,我仿佛又看到了眼前跳河的一水,心里有些乱糟糟的。

    “算了,我自己盯一会吧,老九估计再有俩点就醒了。”我定了定心,拿了把椅子坐到船舷的外侧,盯着卸货的黑子们。

    因为没有浮吊,这些黑人们只能靠自制的包裹加上一根绳子将武器一点点的拔上来,他们的自觉让我汗颜,散落开的货仔仔细细的挑捡着,根本没有在意旁边是否有别人再盯着,拿起来的武器都是带有破旧记号的,不是自己的坚决不要,有一个小个子的不小心挑了一把政府军的升级版AK,我还没来的及上前阻止,就被上面的人大声训斥了一顿,因为不懂法语,只能感觉到他的意思大概是说:你在干什么?这可是政府军的枪!

    黑人说完话,小心翼翼的把枪从包裹里抽出来,放到属于政府军的武器堆里。

    我有些感慨,他们莫名的装逼有些刺痛到了我,这敌人之间居然能做到这么的互敬互爱,让我们整日用地沟油和三聚氰胺坑自己国民的华夏人情何以堪呀!

    盯人卸货之余,我还不忘把余光撒到刚菓河里,尝试能不能发现一水的尸体,我总是感觉这哥们不能就这么轻易挂掉了,不为别的,就冲思考反应问题的能力,也应该是福大命大的主才对。

    二十几个武装分子很快将属于自己的枪支卸完,然后我才知道一舱以及二舱的木头箱子里面竟然装的是大米跟面粉,后来咨询代理后才知道,这大米是某国支援给政府军的,而这面粉则是某国的敌对国支援给**军的,一个吃大米,一个吃大馒头,这内战打的,都打出特色来了。

    浮吊要第二天早上才能到,甲板上的武装分子席地而坐,丝毫没有受到甲板高温的影响,晚饭竟然直接就是把援助的面粉活到水里,用手捏成面团,放嘴里大嚼着,让人看了倍感心酸。

    “嫩妈,这药劲下去了,腰还是疼啊!”正想着这帮人晚上睡觉该怎么办的时候,老九突然摸着腰部蹒跚的走到我跟前。

    “九哥,你这不是药劲下去了,你这是酒劲下去了吧,你也真够猛的,整了两瓶。”我对老九竖起了大拇指。

    “嫩妈这酒喝了上头。”老九揉着太阳穴对我说道。

    “哎呀呀,大副,九哥,吃晚饭了!”大厨突然从舷门口伸出头,打断了我跟老九的对话。

    船只有一个餐厅,没有将高级船员跟普通船员分开,大家坐在一起吃饭,船长正好趁着人都到齐,传达一下最新的会议精神。

    首先是将代理马蛋介绍给大家,马蛋已经穿上了船长的工作服,脚下踩的是一双崭新的铁头工作鞋,如果不是因为这哥们实在是太黑了,猛的看过去还有点菲律宾船员的意思,介绍完代理后,船长又把失踪一水的事情放到桌面上,大意就是在他房间发现了一封遗书,这哥们厌世导致精神失常自杀,没有其他的原因。

    我去,这船长要么就不撒谎,这谎话撒起来,连我都信了,这也是个人才呀,这人才不能往坏里带,带坏了之后容易成变态。

    把一水死亡的事情撇清楚之后,船长长舒了一口气,又将我们身处的位置,这个国家的战乱简单的描述了一下,目的是为了警告在坐的人要懂事一些,不要随便招惹甲板上那些黑人,他们可能昨天还在前沿阵地上开了20多枪呢,都是些杀人不眨眼的东西,他们要什么东西只要是不过分给他们就是了,鞋啊衣服的,都是些身外之物,千万不能发生正面冲突。

    “哎呀呀,照我看,我们就不该来这个地方,要不是小龙给我介绍这个船,我才不来呢。”吃过晚饭,三代**丝又聚集在一起,大厨这个马屁拍的我心里烦烦的。

    “嫩妈,你这意思是嫩妈老二让你来遭罪了呗?”老九一句话把大厨逼上了梁山。

    “哎呀呀,我没这个意思呀,哎呀呀,你这个老九,你怎么这么说话呢,人家小龙都做大副了,你还叫人家老二,你这是不尊重人,哎呀呀。”没想到这几日大厨嘴皮子的功夫倒有些见长了。

    “嫩妈老刘,哈哈哈,你这小子现在长本事了。”老九被大厨是话逗乐了。

    “九哥,我们在这里卸完货还得往里开,去政府军地盘上接着卸货,没想到这鬼地方还能出这种事儿,一船货是俩仇人的,竟然还能这么和平处理,不知道政府军那边什么态度呀,别到了地方不讲理给我们扣下了。”我忧心忡忡的说道。

    “嫩妈老二,你放心吧,这货主势力应该挺大的,我估计嫩妈是个大财团,这政府跟**的都不敢招惹他,任他做生意,再说了,你还以为两方面真打呀,还不都是冲天开两枪,嫩妈没有对立,国外咋往这支援呀。”老九分析的头头是道。

    “九哥,我觉的我们还是小心一点好,我总感觉有事儿要发生呢。”我皱着眉头,心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有些不太对劲。

    “哎呀呀,大副说的对,咱得注意安全,大副呀,要不我在炒俩菜,咱三个喝点?我那还有瓶好酒呢。”大厨的马屁要洞穿我的心扉了。

    “刘叔,不用,不用,我回去睡会,九哥,你看着这帮黑鬼,别让他们偷了东西。”我对老九交代道。

    回到房间,我把空调稍稍关小了一些,直挺挺的躺在床上,点着了一支烟。做到大副之后,整个人的心态也变的有些不同,职务越高责任越大,我已经不是那个可以由着自己性子跟在老九后面闯祸的三副了,以后的日子很长,许多事情我要想好自己解决的办法,不能一味的,

    “嫩妈,你干什么玩意儿?!”我正在大发感慨的自己小装一下比的时候,听到了甲板上老九的大骂声。

    “嘭!”一声震耳欲聋的枪声将本来宁静的夜打破,甲板上传来了嘈杂的喊叫声。

    “我擦!又出什么事儿了啊!就不能让我把比装完吗?!”我从床上翻下来,推门而出。

    高三学生被绑架,和长腿校花、爆乳三线小明星被困废弃小木屋,误吃不知名野果,半夜浑身燥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