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230章 政府军

第230章 政府军

 热门推荐:
    “完蛋了,肯定是这帮子黑人不知道搞什么东西把老九惹怒了,就老九这个暴脾气,肯定发生冲突了,这枪不会是干老九头上了吧!”我一边想,一边往外冲。

    “大副怎么了啊!怎么有枪响啊!”我刚打开门,就见到船长提着裤子从房间里冲出来,应该是刚打了半个飞机,脸上还有些红红的余韵。

    “船长,我也不知道啊,我这不是也才听到吗!”我有意识的看了一眼船长的裆部。

    枪响声惊醒了所有的人,大家都纷纷把头从门里探了出来,因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都小声议论着。

    “所有人都回房间,关上门,不要轻举妄动!”我一边往下跑,一边对准备出去看热闹的人说道。

    “都进去,都进去!”船长在我身后大声尖叫道。

    船长今天是这个航次的第二次打飞机了,第一次被我撞到也倒还是无所谓了,只是受了一点小惊吓,这次喝了几杯小酒,房门也反锁上了,全身心的放松着,还特地看的是珍藏多年的藤兰无码超高清,谁知道关键时候冒出一声枪响,吓的差点都器官病变了,船长这次基本上半年内是告别手枪了。

    两人跑到主甲板同层的左舷门,我刚把一条腿迈出去,船长用手拉住了我。

    “大,大副,等一下,这么危险,你不能就这么冒失的冲出去啊!”船长有些紧张的看着我。

    “船长,水头还在外面的,咱不能不管呀!”我知道船长害怕外面情况复杂,万一再给我俩把头爆了,这死的可就冤枉了。

    “大副,我在后面给你看着,你戴个安全帽出去,这样多少能安全点。”船长原来已经做好了让我单独出去的打算。

    “船长,没事儿,我什么事儿没经历过呀。”我挤出一丝笑容,把另一条腿也迈了出去。

    “嘭!”我身体还没有完全露出去,又是一声枪响。

    我本能的抱住头趴下了身子。

    “大副!大副!”船长以为枪击中了我,趴在舷门口,痛苦的对我喊着。

    “船长,我没事儿,我没事儿!”我赶紧发出声响。

    “大副,怎么又开枪了,你先回来,我们还是上去找代理吧。”船长听到我还没死,长舒了一口气道。

    “嫩妈,老二,你趴那里干什么玩意儿?”老九的声音从我耳边响起。

    我抬起头一看,老九竟然在我身边不足两米的地方跟两个**武装军的头头在打牌,开枪的是其中的一个上尉,叫比斯利。

    原来老九被我安排在舷梯口值班,两个黑人头头无聊过来向老九蹭烟,一个说中国话,两个说法语,没想到三人竟然聊的很投机,老九拿出一副扑克牌,在十分钟之内教会了两人斗地主,出王炸时,因为老九不懂的法语怎么说,为了能形象的描述出“王炸”的层次感,他像炸弹爆炸般说了一个“嘣!”,俩黑人才知道这两个王就是炸弹,第一次摸到俩王,这哥们激动的开了一枪,表达心中的感叹,我从舷门出去的时候,这哥们又出一王炸。

    “九哥,你说你要玩儿斗地主你招呼我跟大厨不就行了,你说你教他们玩这个做什么。”我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心有余悸的说道。

    “嫩妈,这黑鬼打牌我算是看出来了,瞎打,我这刚出一对三,上来就给我整一王炸。”老九嘲笑的看着开枪的哥们。

    “水头,你这不是胡闹么,你这容易出乱子的!”船长发现外面安全了之后,也站了出来,开始对老九实施教育。

    “嫩妈船长,这船长哪条规定不能打牌?”老九对船长的训斥有些反感。

    “船长算了算了,咱得跟这些黑鬼子搞好关系。”我用手拉了一下船长说道。

    船长心想这事儿也对,有老九这个不怕死的在前头跟这些鬼子搞的融洽一点,对我方还是有利的,现在只求不要出什么大事儿,明天赶紧把大米跟剩下的小炮卸掉,离开这个恐怖的地方。

    新手总能抓到一手好牌,老九陪比斯利打了一个通宵,比斯利最少抓了10次王炸,枪声也像年三十的鞭炮一般,隔一段时间就会啪啪一次,我的心也跟着揪了一宿。

    第二天一大早,**武装军租借的浮吊来到锚地,像果农一样将他们宝贵的军用物资采摘干净,比斯利临走的时候握着老九的手依依不舍,又向船长开口要了一箱扑克牌,看来这斗地主以后要在**军里流行了,我对老九有了新的认识,有的时候他不仅仅是只能运用暴力,还能将宝贵的华夏文化传送给这些缺乏精神文明建设的部族们,这是一种什么精神?这是他妈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伟大的**精神。

    穿过刚果河下游的三角洲,代理在驾驶台指挥我们摇摇晃晃的在刚菓河里又航行了半个小时,来到在海图上都未有标示的一个小港。

    港口上只有一个码头,而且小的有些不像样子,代理拿高频电话用法语跟港口的负责人交流了几句,过了几分钟从码头深处钻出来一艘差不多跟我爷爷一样岁数的拖轮,拖轮的柴油机应该好久没有保养了,冒着浓浓的黑烟,先是围着蓝宝石转了一个圈,最后停到了引水梯的旁边,几个士兵喝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登上了船。

    “代理,这几个人是做什么的?”我在驾驶台看的有些晕头转向,这不让靠码头,也不让抛锚,在这停车等着,上来这几个玩意儿做什么。

    “大副,那几个士兵是政府军的人,他们上来检查有没有**武装人员遗留在船上,另外一个人是政府军的代理,是来替换我的。”代理耸耸肩。

    我已经对这个国家佩服的五体投地了,这代理为了体现自己是**武装的人,穿的像个乞丐,跟政府军代理的光鲜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两军交战,别说不斩来使了,还得替你给人安安全全的送回去,要不回家都吃不好饭睡不着觉。

    政府军代理不仅穿着打扮上档次,起的名也比**的代理有韵味,叫亚特伍德,西装领带手表皮鞋都是阿玛尼的,身上还有淡淡的香水味,举止文雅大方,一看就是受过高等教育的读书人。

    “船长,按照我国的法律,需要对你船进行检查,如果有什么打扰到的,我只能说实在是太抱歉了。”亚特伍德竟然像个日本人一样给船长鞠了个躬,不好意思的说道。

    “应该的,应该的。”在这个战乱的国家,新代理的态度让船长舒服的有些不知所措了。

    政府军的士兵跟北棒子国的士兵一样,对蓝宝石轮进行了“三光”检查,将所有他们以前没有见过的东西全部装入自己的腰包,老九的250元一瓶的鸿茅药酒,被几个人当场喝光,还好老九在首尖舱收拾缆绳,不然肯定又是一场恶战。

    “代理先生,你们士兵的检查是不是太野蛮了!”我有些气恼的提出了抗议。

    “大副,对不起,他们不会服从我命令的,实在是太抱歉了。”亚特伍德羞愧的低着头,也对自己国家的这种流氓行径感到可耻。

    “大副,算了算了,这代理也不容易,那几个小黑鬼弄点东西就弄点东西吧,反正也不是什么大钱。”船长还沉浸在刚才代理的那个躬里。

    疯狂的检查完毕之后,代理将属于政府军的提货单递交给船长,蓝宝石轮缓缓地靠上了码头。

    “九哥,你的药酒被黑鬼子的士兵喝了。”我看几个黑人士兵已经走远,赶紧把这个惨痛的消息告诉老九。

    “哦”老九的反应很平静。

    “我去,九哥你怎么成活雷锋了?”我有些不解的看着他。

    “嫩妈就剩半瓶酒了,就当喂狗了。”老九很大方的说道。

    “九哥,我看他们喝了快两瓶呢呀?”我想了一下,四个士兵一人喝了半瓶多呢。

    “嫩妈,我早就知道这帮鬼子得打我药酒的主意,那两瓶一半是酒,一半红花油加水。”老九呲着牙,脸上的笑容像是诺曼底登陆胜利了的士兵,马上就可以强奸当地无辜的少女了。

    “我日,九哥还是你牛逼啊!”我竖起了大拇指,仿佛已经看到了几个士兵拉肚子拉到直肠都掉出来。

    “大副,我要暂时离开了,等你们船离港时我们才能再见面了,对于刚才发生的事儿,我还要再一次的说一声对不起。”亚特伍德握着我的手,深深的鞠了一躬,旁边的马蛋则打了一个哈欠,恢复了刚登船时的行头,不过脚上多了一双船长送给他的皮鞋。

    “九哥,这新代理一看就是文化人,你看说话什么的多客气。”我目送两人离开,打心底的喜欢上了亚特伍德。

    “嫩妈老二,这人你不能只看表象,老话说的好,侠义辈从屠狗出,负心多是读书人,这代理,不像是好东西。”老九抬头看了我一眼,眼神里是说不出来的意味。

    高三学生被绑架,和长腿校花、爆乳三线小明星被困废弃小木屋,误吃不知名野果,半夜浑身燥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