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231章 特殊职业的代理

第231章 特殊职业的代理

 热门推荐:
    我没想到老九居然能说出这么牛逼的一句话,我当时并没能理解那句话的意思,直到经历过太多的事情,我才真正知道,满嘴卧槽傻逼的人,不一定是人格有多么大的缺陷,而看似儒雅,仁义道德之流,却都是些王八犊子。

    政府军看到船上的枪支,像极了禁欲3个月的男子看到赤身**的姑娘,他们似乎在战争中处于落后的状态,急需要补充物资,近乎疯狂的哄抢着大米枪支。

    “大副,这政府军看起来怎么比政府军野蛮这么多呀!”甲板的卡带有些露怯,害怕这帮子蛮人看他长的清秀,一块抢了吃了。

    “嫩妈如果这政府军有所作为的话,就不会出现**的人了。”老九的回复总是那么的神补刀。

    船长补开了一个紧急会议,严禁任何人下船干任何事儿,所以我们也只能把在船舷边上,眼睁睁的看着陆地,却不能踩到上面去。

    “哎呀呀,大副,咱这个蔬菜一点都没有了,是不是让代理给我们送一些啊!”大厨敲开我的房间门,忧心忡忡的问道。

    对呀,大厨说的有道理呀,这他妈的下个航次还不知道要去哪里,我们总不能整天吃肉吧,万一再环绕半个地球,缺乏维生素可不是什么好事情,我赶忙拿起电话,准备请示一下船长。

    老九的话很快得到了验证,刚才还很热情的亚特伍德面对我们第一个近乎救命的请求,以此刻刚菓蔬菜还在发芽为由拒绝了我们,船长央求几次后亚特伍德才为难的同意带我们去购买高价欧洲蔬菜。

    因为货已经卸完,船长考虑到大厨语言能力的低下,建议我陪同他跟代理一同下地,而我俩的身体比较瘦弱,基本上连刚裹的猴子都打不过,船长又派出老九做我两个的保镖,我发现我们三个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半,不管在什么场合都能配发在一起。

    亚特伍德开的是一辆丰田老款的汉兰达,这里人貌似都很喜欢日本车,代理一点不像性格粗狂的非洲人,他车里收拾的一干二净,我们坐进去的时候,他都小心翼翼的给我们铺好坐垫,生怕我们弄脏他的汽车。

    “哎呀呀,这个代理我怎么觉的这么眼熟呢,我肯定见过他。”大厨看到代理第一眼,就开始挠头深思,不知道在哪里见到过他。

    “嫩妈老刘,这黑人都一个样,我看着他长的还像打篮球的那个叫啥来着。”老九不知道想起了谁,也挠了一下后脑勺……

    “哎呀呀,不一样不一样,你说的那个是姚明,这个不是,这个就是眼熟,到嘴边就想不起来了呢。”大厨还在绞尽脑汁的想着。

    港口附近的菜市场距离码头并不是很远,汽车开出去不到10分钟就到了,这里并不像代理说的欧洲进口的蔬菜,反而看上去全是当地的农民,男男女女都只在下身穿着一些衣物,面前摆着小小的摊位,完全出乎我们的意料,西红柿萝卜白菜黄瓜,蔬菜的品相虽然不好,但种类太齐全了呀!而且黑人没有重量的概念,不管什么都是论堆卖,这一堆多少钱,那一堆多少钱。

    因为我们都不懂法语,所以一切都是由代理在中间给我们翻译,最后出来的价格是一堆西红柿10美金,一堆黄瓜10美金,几乎每堆蔬菜都是10美元,仔细数一下,一堆西红柿里面也就只有10个,这也就意味着一个西红柿要6块钱了。

    “哎呀呀,这菜也太贵了,少买一点,买太多这月伙食费就分不到了。”大厨听完代理报的价格,痛苦的说道。

    “嫩妈,这非洲蔬菜不能这么贵呀!先别管了,还不知道要在码头上待多久,少买一点先回去尝尝鲜。”老九目光狡黠的盯着西红柿,话里有话。

    挑选好蔬菜,我将600多美金交给亚特伍德,他拿出自己的钱包,掏出一扎面值全是1000的崭新的刚菓法郎,看起来足足有100张。

    几个人将价值10好几万刚菓法郎的蔬菜搬上代理的后备箱,代理厌恶的看了看我们身上粘着的泥土,碍于情面没有表达什么。

    “嫩妈这狗日的代理真不是东西。”老九坐上车之后用华夏语对亚特伍德笑骂道。

    回到蓝宝石轮上,大家见到阔别已久的西红柿黄瓜都流下了口水,大家强烈要求大厨将这些蔬菜全部凉拌,吃个新鲜。

    趁大厨做饭的功夫,我来到驾驶台,看一下有没有电报或者是新的航行警告,老九居然用高频喊到了一条在博马港抛锚的华夏船,两人聊的不亦说乎。

    “嫩妈这1块华夏币能换100多刚菓钱,我们被这狗日的代理坑了。”老九见我上来,把高频电话的发射键松开,眼里冒火道。

    “九哥,1块钱能换100多?你咋知道的?”我有些不相信的问道。

    “嫩妈这不是刚跟博马那条船打听了么,嫩妈买菜的时候我就知道这里面有事儿,没寻思这狗代理坑了我们这么一大把。”老九恨的两颗假门牙都要咬掉了。

    “1快能换100,也就是我们这些蔬菜是1000块钱?这狗日的,竟然骗了我们2000多!”我默默的计算了一下,恨的我也开始咀嚼牙齿。

    “九哥,那我们等快开航了,叫上几个卡带我们自己下去买菜,反正路也不是很远。”我想了一下对老九说道。

    “嫩妈老二,这亏我们不能白吃,我得想想怎么搞他一下子。”老九眼珠子转的像个排气扇,不知道又在想什么鬼主意。

    晚餐凉拌的黄瓜与西红柿让我们很是受用,大厨也受到了船长的好评,我则把买菜时代理坑我们的事情以及我的想法告诉了船长。

    “大副,这亚特伍德不像是干这个的人呀,是不是水头把汇率搞错了?”亚特伍德给船长鞠的躬似乎还在起着作用。

    “船长,不管怎么说,按代理给的价格蔬菜实在是太贵了,我门现在还不知道下个航次去哪里,我们只能再去买些蔬菜,这地方距离菜市场并不是很远,我建议找几个实习生,我们自己去买,大家轮流抬一下。”我又把自己的想法说了一遍。

    “嗯,公司发报来再说吧,现在这些蔬菜还够我们吃几天的,这个地方可是在打仗呀,咱可不能随便下去,太危险了。”船长想了一下后有些为难的说道。

    我摆摆手,心想你是船长,听你的喽。

    我似乎有些懂为何所有船上的大副跟船长总是相互对立的,两个人都有自己考虑的方向,大副的提议出来之后,船长首先不是想要去赞同,而是想着这里面有什么漏洞,毕竟自己比大副要高一级别,大副的提议如果完美了,岂不是显得自己档次就低了么,所以大副每次的提议船长都会做出否定,久而久之矛盾就会升级,也就形成了对立的两个主体。

    大厨似乎不巴结成功我一次就誓不罢休,晚上九点左右,他偷偷炒了我最爱吃的西红柿鸡蛋,又凉拌了一个黄瓜猪耳朵,拿出了他藏在空调出风口的好酒,叫上老九,俩人来到我房间,准备搞个宵夜。

    “大厨,以后可不能这么做了,你这让别人看到影响不好!”我皱着眉头,我可是一个原则性很强的人。

    “哎呀呀,就这一次,就这一次,我这不寻思这个剩了半块黄瓜几个西红柿,扔了怪可惜的,咱三个好久也没在一块喝酒了,现在也不开航,没风没浪的,喝点酒,解解闷。”自从我做上大副之后,感觉大厨说话也好听了许多。

    “西红柿吃没了?”我有些吃惊的问道。

    “哎呀呀,大副,咱这也是快30个人吃饭呢,就买了那几个西红柿,这不我寻思你说还得下地买,我就狠了狠心全给切上了。”大厨感觉自己好像做错了事儿,眼神里多了一丝恐惧。

    “嫩妈老二,咱这蔬菜不够,你跟船长怎么商量的,啥时候下去再搞点?”老九给杯子里倒满酒,先咂了一小口。

    “哎!听船长那意思应该还得通过代理买,他说咱可能给汇率搞错了。”我如实说道。

    “嫩妈怎么能错,那博马的船离我们就10多海里,这总不能10海里远这银行就给两个价吧,这船长肯定是给这代理搞迷瞪了,嫩妈狗逼玩意儿一步一鞠躬,跟个日本鬼子一样。”老九重重的把杯子摔在桌子上。

    “哎呀呀,日本鬼子?”大厨突然瞪大了眼睛看着我俩。

    “嫩妈老刘,咋滴啦?”老九斜着眼睛,大厨的反应让他有些搞不懂。

    “哎呀呀!”大厨一拍后脑勺,飞速的跑了出去。

    “我去,这大厨是不是彪了?”我也被大厨搞糊涂了,想着是不是抗战神剧看多了,提到日本鬼子这么激动,难不成要跑甲板上手撕几个黑人解解恨?

    “哎呀呀,大副,你看,你看!”我正准备拉开窗帘,看看大厨是不是在甲板上发飙,房间的门又被大厨推开,只见他手里拿着自己的笔记本电脑,电脑屏幕上是一个黑人正在跟一个日本妞进行文化交流,日本妞一库一库的喊着。

    “嫩妈老刘,吃着饭你整这玩意儿做什么!”老九厌恶的看了一眼电脑,似乎食欲受到了影响。

    “刘叔,关了,赶紧关了。”我也有些反感,按照流程接下来俩人就要来69了,这好好的西红柿鸡蛋可不能吃出反胃的感觉来。

    “哎呀呀,你们看,这个黑人是不是代理!”大厨像发现新大陆的哥伦布,脸上布满了幸福。

    “嫩妈!”“卧槽!”我跟老九低呼了一声,我站起来把笔记本放到桌子上,俩人把头埋了进去。

    此刻已经换了一个镜头,电影里黑人的脸正贴在日本妞的裆部,一时间看不清楚长什么模样。

    我跟老九端起酒杯碰了一下,夹了一些西红柿放在嘴里,等待着摄影师将镜头拉给男主角,我们两人咀嚼西红柿的声音随着日本妞的“亚麻带”,倒也还组成了一副美丽的交响曲。

    “大副,明天的时候你跟水头,”船长的声音伴随着开门声传了过来。

    此刻的电脑画面是黑人用最灵活的舌头采摘日本妞最深处的花蜜,而我跟老九则正准备把西红柿填进嘴里。

    “你跟水头”船长愣住了,他见过看着大片爱爱的,见过看着大片打飞机的,他最爱的也就是这个,变态一点的见过俩大男人看着大片比赛射程的,但是今天这个把他震撼住了,两个大男人看着大片吃西红柿,还配合着大片的音乐在咀嚼,后面还站一哥们兴高采烈的在等着什么。

    “船长,啥事儿啊?”我把嘴里的西红柿咽了,看了一下墙上的时间,已经10点多了,船长这个点怎么还没睡啊。

    “没事儿没事儿,你们继续,你们继续。”船长的脸羞得通红,比我抓到他打飞机都尴尬。

    “船长,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们三个这是第一次!这不是怕浪费么!”我以为我们开小灶被船长看破了,有些不太好意思,毕竟这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船长此刻心里更震撼了,第一次就搞这么变态的,以后还不得给船干个窟窿!

    “哎呀呀,代理,你们看!是不是代理!”大厨的喊声把我们从各自的思绪里拉了回来。

    摄影师拉了一个近景后又甩了一个远景,画面中的黑人正面朝向着我们,我赶紧按了一下空格,把画面暂停住。

    我去,还别说,这人跟亚特伍德长的太像了,不仅是身材还是面孔,简直就是跟他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船长此刻又被震惊了一把,他本来退出去的腿又收了回来,关上房门也加入到我们的行列。

    我不敢想此刻如果进来一个卡带会不会被眼前的一幕吓死:船上第一第二两位主要领导饶有兴趣的盯着一个赤身**的黑人,旁边还有酒菜,这简直是大家准备互爆的节奏呀!

    “像,真他妈的像,不过不一定是呀,这黑人差不多都长这样呀!”我掏出烟,一人递上一支,心想这人长的像的多了去了,上次不还有一YM的视频到处找老公的,不也辟谣了么。

    “对对对,亚特伍德应该是个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怎么能去日本拍这东西呢。”船长点着烟,对眼前的男人也持了怀疑态度。

    “嫩妈,还真是代理,你们看他耳朵底下那个纹身。”老九的老花眼看的就是清楚,我这才看到画面里的黑人男子右耳的边上纹着一个蛇形曲折的花纹。

    “哎呀呀,九哥说的对,今天代理拉我们去买菜,我坐在副驾驶上,他耳朵边上确实有个小纹身,哎呀呀,跟个蚯蚓一样。”大厨兴奋的都要跳起来了,他竟然挖掘出来这么一个大秘密,这可是能让我们对他刮目相看的秘密呀。

    老九内心也有些触动,他以前总是教育我们,看这种大片是会损伤肾气的,百害而无一益,没想到大厨竟然在大片中看到了亚特伍德这个小人,这总算是为我们这些看大片的人正名了,大片在关键时候还能有奇兵的作用。

    “船长,这亚特伍德居然是拍AV的,这种下三滥的勾当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能做出来的。”我趁机加了一把火。

    “还高级知识分子,原来这点头哈腰都是跟东尼大木学的呀!”我又接着说道。

    “大副,公司发报来了,让我们在原地呆着,可能会装货回国,我刚才寻思让你们明天跟着代理再去买点菜来着,现在看来这代理应该不是什么好东西,要不明天你跟水头大厨,再找两个实习生,你们自己下去买吧。”船长有些愤恨的说道,似乎所有的男人在看完大片后对里面的男主人公都没有好感,大家都感觉自己长相能力都比他们强,为何偏偏我们不能做这个让我们朝思暮想的职业。

    “九哥,我把这代理的图截下来,用打印机打个百八十份,印到墙上去,把他的脸给他败光,你看成吗?”船长走了之后,我想了一个主意。

    “嫩妈老二,这黑人不在乎这些的,他们这**跟猩猩一样,买菜你没见么,男的女的都光着屁股,这事儿在他们看来还是好事儿呢,你整一图出去,人家还得说这亚特伍德多牛逼呀,还弄过日本姑娘,嫩妈行不通,行不通的。”老九摇了摇头,他似乎还没有想到什么好的办法来报仇。

    不过老九说的话很有道理,这黑人都是崇尚性强者的,可别人品没给他败光,知名度倒给人提上来了。

    “哎呀呀,喝酒,喝酒,等着代理来了,我非得好好问问他,干这行需要啥条件,他长那么黑都能应聘上,我这样的肯定不比他差,我也是尿过英国的人了。”大厨没空关心我们要怎么报复亚特伍德,一脸笑容的憧憬着该怎么能加入到我的电脑E盘的角落中去。

    “嫩妈老刘,你这辈子也别想了,体检你就过不了。”老九又揭开了大厨的伤疤。

    “哎呀呀,哎呀呀,说什么呢,说什么呢。”大厨有些不高兴了,“俗话说骂人不揭短呢,你老九怎么能干这种事儿呢。”大厨气的都把语气助词给忘了。

    “嫩妈老刘等拍人与猴子的时候,一定叫上你,嫩妈你最喜欢猴子了。”老九又在大厨伤口上撒了满满的一把盐。

    嘴上说不过,打也打不过,大厨躲在一旁,气鼓鼓的像只蛤蟆。

    第二天早上天还没亮,我敲开拍我马屁很舒服的卡带的房门,告诉他准备一下跟我下地,想了一下后又找了一个腿有点瘸的水手,毕竟我们去的这个地方还处在战乱中,真万一出点什么事儿,我要保证有一个人跑的比我们慢才行。

    甲板的卡带叫杨国庆,他母亲生他的时候正好赶上国庆节,偏偏那年国庆生孩子的人多,又赶上大家的爱国热忱空前高涨,上学的时候班里好几个人都叫国庆,什么刘国庆,朱国庆,王国庆,杨国庆是他们里面最普通的一个,大学本科分数不够,被一中介公司以年薪十万,环球旅游的口号而忽悠,学了一个倒霉的船员,然后被分到了蓝宝石轮这条船所在的我都不知道名字的公司,每月拿着200美金的劳务费,干着把脑袋系在腰上的活。

    码头上竟然没有海关以及边防对我们进行检查,看来他们已经把所有的力量都集中到对抗**武装军身上去了,老九跟大厨似乎天生就有记路的本领,转了好几个弯,竟然还没有迷路,老九自信的径直往往前走,大厨则是像只警犬一般,到处嗅着,就差没在拐角处撒尿了。

    杨国庆是第一次踏到异国他乡的土地上,拿着手机到处拍着照片,可惜附近没有什么能证明这里是外国的建筑物,只是一片一望无际的干枯草地跟一条泥土堆起来的小路。

    记得代理的汽车开了有10几分钟,按照比例的话,我们这都半个多小时了,应该是快到目的地了,我身上可是揣了快1000美金呢,在这个鬼地方,随随便便冒出一伙持枪抢劫的,我们连屁都不能放一个的。

    “九哥,这路没错吧?”我有些担心的问道。

    “嫩妈没错呀,这里有两棵树,树底下搭着棚子,这卖菜的就在棚子底下呀,是不是今天没出摊?”老九指着面前的树,表情不像是在撒谎。

    “哎呀呀,就是这个地方,我记得老清楚了,这边有个土堆,那土堆像个JB。”大厨用下巴朝我们左手边的一个土堆努了努。

    “算了算了,我们回去吧。”我忽然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按理说这里如果是个集市的话,应该每天都有人在才对,怎么偏偏今天空荡荡的,如果没猜错的话,这里应该很快就会有大事发生。

    高三学生被绑架,和长腿校花、爆乳三线小明星被困废弃小木屋,误吃不知名野果,半夜浑身燥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