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233章 我们的船呢?

第233章 我们的船呢?

 热门推荐:
    “九哥,我们还是回去吧,这人万一是食人族,在上面开吃人大会怎么办?”乌压压的人头让我有些害怕。

    “嫩妈,这群人一看就是良民,你怕什么玩意儿。”老九摆摆手,径直走了下去。

    “哇啦啦啦啦!额”舞台上正在激情演讲的人突然发现了我们几个,立马止住了话,眼神警惕的看着我们。

    “我日,我日,我日,九哥,趁着能跑,赶紧跑吧!”我感觉对方的眼神不对劲,腿都吓的有些哆嗦了。

    “哗啦!”所有人都站了起来,黝黑的脸上先是充满疑惑,紧接着转为愤怒,搞得我们好像是侵占了他们的领土一般。

    “哇啦啦啦啦?”讲台上的黑哥们耸了耸肩,冲我们问道。

    “你好,我听不懂你们说什么,我们是船员,路过这里,想买一些蔬菜。”我用英语大声解释道,黑人已经开始围过来了,我感觉此刻跑的话有可能会被他们用长矛插死。

    “嘿,你们是哪里人?”讲台上黑男子旁边的黑姑娘问道。

    “我们是华夏人,谢天谢地有人懂英语!”我长舒了一口气,心想这次总不会就无缘无故的挂了吧。

    “哇啦啦啦啦,”女子低头跟旁边的男人翻译着。

    “哎呀呀,这小姑娘长的挺好看的,他应该跟那个老头有一腿。”大厨看着讲台上低头耳语的两个人,已经把故事给他们编好了。

    “欢迎你们!”黑男子突然大笑着从讲台上走下来,大声用并不标准的英语说道。

    “你好,我叫邦妮,这是我的父亲昆尼尔,欢迎来到刚果。”黑妞也随着这个男人走了过来,微笑的对我们说道。

    “你好,我是蓝宝石轮的大副,我叫小龙李,这是我船水手长nine,我们船在附近的萨洛姆湾港卸货,因为船上已经没有蔬菜了,现在需要补充一些蔬菜回船。”我努力让自己笑的有吸引力一些。

    邦妮穿的很时尚,很中式的蓝色西装,西裤,里面的白衬衣衬的她更黑了,用大厨的话黑的都要流油,五官很精致,但是品种实在是太纯了,漆黑一片,没有一点杂色。

    “你们正在做什么?”我指着丧尸般围上来的人群,有点恐怖的问道。

    “对不起,哇啦啦啦啦。”邦妮这才发现这帮人正把我们包围起来,随时都有可能干掉我们。

    邦妮最后说的那句法语应该是让他们走开,丧尸们愣了一下,缓缓的又退了回去。

    “嫩妈,我这内力都提上来了。”老九用愤怒眼神瞪着黑人,吐了一口真气,他最反感的就是这些以多欺少的混蛋玩意儿了。

    “九哥,你先给内功收回去,别把我们几个蹦着了。”我开玩笑的劝道。

    “我父亲正在刚菓各地进行巡回演讲,我一直陪着他,这里是他主要的演讲地,我们在这里已经待了两天了。”邦妮说道。

    “哦,你们演讲什么?预防疾病还是保护环境?”我把上衣的扣子系了一下,努力装的绅士一些,有些后悔没有把西裤皮鞋穿下来了,搞个大裤衩子有点损害我大副的身份。

    “不,不,我父亲是总统候选人,他正在全国巡回演讲。”邦妮看着我,

    “总总总统?”我惊呆了,这个大黑蛋竟然是刚果的总统候选人!

    “你们是政府军的人?”老九突然插话道。

    “理论上说是的,不过我们是反对党,跟共和党的执政理念是不一样的。”邦妮道。

    原来这个国家目前是分三个阵营,不作为的共和党(政府军),崛起的**武装,还有就是想要执政的反对党,TMD怎么这么乱套呢。

    “能不能给我们搞些蔬菜?我们会付钱的。”我把手插进口袋里,掏出厚厚的一扎美金晃了晃。

    “这个似乎有些困难,你知道我们目前正处在战乱中,我们可能不能给你们提供大量的蔬菜。”邦妮有些为难的说道。

    “算了,算了,我们自己想办法。”老九看到美女为难,心里紧跟着就充满怜爱的否决了我的提议。

    “哇啦啦啦啦啦!”邦妮的父亲指着我们大声喊道。

    话音未落,黑人们都站了起来,面对着我们开始鼓掌,好像我们是来拯救他们的一般。

    “我父亲说欢迎来自华夏的朋友,你们曾经在我们最危难的时候帮助过我们。”邦妮看到我们震惊的样子,很自觉的翻译道。

    “谢谢,谢谢,应该的,应该的。”我双手合十,冲黑鬼们回应着,心想这祖国以前捐的款可算是收到回报了。

    “我父亲请你们坐下听他演讲,10几分钟就会结束,他说一会要跟你们讨论些问题,不知道能不能占用你们半个小时的时间。”邦妮又传达过来一些新的指示。

    “九哥,咋办?”我瞥了一眼老九,征求一下他的意见。

    “嫩妈老二,这黑鬼子可是竞选总统的呀,万一这要是干上总统了,咱也是跟总统吹过牛逼的人了,这事以后拿出去讲多有面子,等等就等等,不在乎这么几分钟。”老九眼珠子转了一下,不知道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老九说的有道理呀,这刚菓虽然不怎么出名,但好歹也是一国家啊,眼前这哥们要是能干上这一国之主,我们以后来旅个游啥的多有面子,一会合个影放朋友圈,完爆法拉利跟保时捷的钥匙呀!

    我冲邦妮点点头,招呼大厨瘸子还有卡带做到黑人的后面,邦妮又重新走回到讲台上,父女两人又开始加入到给黑人们洗脑中。

    讲台上一个黑人用法语在为自己拉选票,底下几个华夏人用华夏语大声卧槽,嫩妈的叫好,这一幕如果被记者拍下来,估计能获得当年的普利策新闻金奖。

    “哎呀呀,这黑人要真能当总统,咱们以后凑点钱在这开个矿,也当回资本家。”大厨的思维跳跃很厉害,不过首先想到的还是怎么能搞钱。

    “嫩妈老刘,咱还是先想想怎么弄点菜吧。”老九鄙视的看了一眼大厨。

    “哎呀呀,我这不是开玩笑么,你咋还当真了。”大厨被老九呛了一句,不服输的顶了上去。

    “嫩妈,”老九刚想再继续说话,黑人们突然集体起立,紧接着爆发出了雷鸣般的掌声,我们也跟着赶紧站了起来,讲台上的昆尼尔跟邦妮正在朝底下的人群鞠躬,原来演讲结束了。

    “谢谢你们能前来参加我的演讲。”昆尼尔挨个跟我们握了一下手。

    轮到大厨时,他把手在大裤衩子上擦了20多回,生怕自己手上有不干净的东西沾到未来大总统的手上。

    “你们来自华夏国,不知道对我们刚菓的建设有没有什么好的建议,假如我能当选总统,我会认真考虑的。”昆尼尔掏出一个本子,又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一支笔,准备记录一下我们说的话。

    “要致富,先修路,少生孩子多种树。”我想了一下后说道,感觉这句话是目前最适合他们国情的了。

    昆尼尔很赞赏的看了我一眼,手中的笔飞速的记着。

    我去,这哥们如果真干上总统,我跟他交流的这段故事还不写进历史书里呀:**年*月*日,昆尼尔总统在**地竞选总统演讲时碰到几个华夏人,其中一个叫李小龙的青年在昆尼尔总统的面前画了一个圈,告诉他修路,限制生育,植树造林,这三项写入了刚菓共和国的基本国策,进而我们制订了三个五年计划,终于使我国踏入了世界大国的行列,为了纪念那个青年,我们特地把首都改名为李小龙城。

    “嫩妈老二,你干什么玩意儿?下巴脱臼了?”老九用手捏了一下我的脸。

    “对不起,对不起!”我被老九捏醒了,赶紧收回流出去的哈喇子,不好意思的对正茫然看着我的人说道。

    “还有其他的建议吗?”昆尼尔继续问道。

    其他的建议?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这个好像不合适,少生孩子多养猪?这里人好像都是穆斯林也不太合适,我这小学思想品德课没学好,不知道这除了种树跟养猪,剩下的口号是什么了。对了!搞房地产呀,这玩意儿来钱快。

    “昆尼尔先生,你们的基础建设实在是太差了,我建议你们把这些部落的地都征集起来,盖房子,然后把房子再卖给部落的人们,这会是一笔很大的收入,而且还把基础建设搞上去了。”我兴奋的对昆尼尔说道。

    “可是,我们买房子做什么?部落里的人似乎不需要楼房,而且他们应该没有那么的钱可以买房子。”昆尼尔摇了摇头,对我这个提议不太满意。

    “买房子结婚啊,你上台先颁布一个法律,没有房子不能结婚,不能谈恋爱,买房子没钱不要紧,贷款给他们呀,利息高一点,几年就收回来了,这东西来钱最快了,嗖嗖的!”为了能让我被写入刚菓的历史课本,我这可是把国内最牛逼的经验都传递过来了。

    “哇啦啦啦啦?”昆尼尔甩了一下手,气愤的站起身子,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怎么个意思?你父亲说的什么?”我不知道发生什么了,莫非这哥们看到我这么一个毛头小子都能想出这么绝顶聪明的办法,把他打击坏了,找地哭去了?

    “哇,我从没听我父亲说过脏话,对不起,我去劝劝他。”邦妮有些无奈的看着我,跟在了他父亲的身后。

    “我草,九哥,这黑逼玩意儿竟然还骂我!”我愤怒的看着俩人的背影。

    “嫩妈老二,你当这里是华夏啊,这么损的事儿人家别说干了,估计想都没想过。”老九看我吃瘪,哈哈的大笑道。

    “我这么先进的经验都不知道珍惜,呸!”我暗骂了一句。

    “九哥,我们赶紧走吧,回去看看这蔬菜市场有人了没有。”毕竟我也是一堂堂大副,怎么能受你这样的屈辱。

    “哎呀呀,大副,咱不是还得照相呢么,我都给这卡带说好了,让我跟这个总统单独照一张。”大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心里估计想着过几年还得回来开矿呢。

    “照个屁,赶紧走!”想起刚才那黑鬼的表情我就来气,忍不住发泄在了大厨身上。

    “对不起,我父亲有点失态。”邦妮突然小跑了过来,一脸真诚的对我说道。

    “没关系,没关系,理念不同,理念不同。”老九抢在我前面说道。

    “大副先生,我对我刚才的行为感到抱歉。”昆尼尔也走了过来,把手伸到我的面前。

    “没关系,没关系,理念不同,理念不同么。”我谄笑着握住总统的手,心想这老黑以后肯定能成就大业,不凭别的,就凭这翻脸比翻书快。

    “昆尼尔先生,我们现在要为我们下个航次的航行购买蔬菜了,不能陪你们探讨问题了。”我无奈的对他说道。

    “大副先生,你们没有交通工具吗?据我所知,萨洛姆湾港距离这里要20几公里,你们可以搭乘我的汽车。”昆尼尔指了指远处的一辆破旧的皮卡车。

    “嫩妈,这马上要干总统的人了,怎么开这么一辆破车。”老九顺着昆尼尔的手指看了一眼,鄙夷的说道。

    “我们有5个人呢,这怎么坐呀?”我考虑的是实际的问题。

    昆尼尔的皮卡车也是日本丰田牌的,我貌似没有见过这种型号,我虚让了一番后坐到了副驾驶上,老九跟邦妮坐在了后排,大厨瘸子还有卡带坐进了车斗里,大家走了这么长时间的路,也该歇歇了。

    皮卡车的悬挂调的比较软,坐在后斗里的几个哥们比在船上碰到10级风都别扭,上下左右不停的摇摆着,如果不是因为历经了风浪,估计早就吐满车厢了。

    老九不停的给昆尼尔指示方向,搞得昆尼尔都感觉自己像个外国人了。

    “嫩妈,怎么还是没有卖菜的呢,咱这航次难不成又得靠肉维持了?”**形建筑物还是像早上刚来那般昂首挺立着,菜市场也还是空荡荡的一块草地。

    “九哥,算了,我们回去吧,到了船上问船长怎么办吧,实在不行,让刘叔发点豆芽吃。”我叹了口气,心里有些郁闷。

    “大副先生,如果时间允许,可以带你们去博马,那里有比较大的蔬菜市场。”昆尼尔看出我们的窘态,听完他女儿的翻译后,热情的说道。

    “嫩妈老二,现在才8点多一点,我们不如搭他们的车去趟博马吧,来回最多两个小时。”老九把手伸出窗外,拍了拍皮卡车的车体,表情有些激动。

    “九哥,这马上就到码头了,我们请示船长一下吧,我还真不敢做决定。”我苦笑了一下,我们认识这个昆尼尔不到1个小时,谁知道这人是好是坏,假如是坏人,最起码我们得把消息传递出去呀。

    毕竟我现在的身份是大副,老九不好去反驳我,也只能点头同意,我对昆尼尔指了一下回码头的路,告诉他我们需要回船征求船长的意见,昆尼尔耸了一下肩膀,将车重新挂档,朝码头方向驶去。

    在行驶的路上,我们遇到了好几辆破旧的军用皮卡,上面坐满了穿着迷彩服的武装分子,相对而过的时候,皮卡上的士兵还用火箭筒瞄准我们的汽车,吓的我屎都要出来了。

    “这里不是政府军的地盘吗,怎么会出现这么多**的武装?”昆尼尔并没有特别的恐慌,而是非常的吃惊。

    驶进码头的时候,竟然连门口守卫的士兵都不见了,越往里走,事态感觉越不对,这里好像刚刚经历过一场大战一般,空气里弥漫着火药的味道。

    “嫩妈!”“卧槽!”“哎呀呀!”

    “大副!我们的船呢?”卡带抢先一步,把我们心里的话说了出来。

    高三学生被绑架,和长腿校花、爆乳三线小明星被困废弃小木屋,误吃不知名野果,半夜浑身燥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