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236章 车祸

第236章 车祸

 热门推荐:
    老九熟练的将货车启动,调节了一下座椅,测试好身体与离合器踏板之间的距离,用脚轰了几下油门。

    “帅,真他妈的帅。”我很佩服会开车的这些人,回家我一定好考个驾照买辆车,驰骋在乡间的小路上。

    “嫩妈,哪个是倒档?”老九握着比我胳膊都粗的档把子,一脸无辜的问道。

    “我去!九哥,你不是会开车吗?上次我记得你说你驾照是A1的呀!”我被老九的话震惊了。

    “嫩妈开车谁用驾照啊!我以前在家开手扶拖拉机的时候考过一回,那时候嫩妈还是手写的证书,那个是啥级别的?”老九把脸贴到档把子最上端的圆头处,顶着上面模糊的字问道。

    “我擦!手扶拖拉机?他妈的那得D6了!”我后脊梁冒汗道。

    “嫩妈,挨个试一试。”老九说完话,挨个档试了一下,除了貌似是一档的时候车往前动了一下之外,其他档都是直接就熄火。

    “嫩妈老二,你们辛苦一下吧。”老九望着卡车正前方的墙,放弃了寻找倒档,扭过头表情坚定的盯着我。

    “九,九哥,你啥意思?”我咽了口唾沫,有种不祥的预感。

    “左舵5!左舵5!”我一边使劲往后推车,一边冲驾驶室里的老九大叫道,大厨瘸子卡带还有我四个人马上就要虚脱了,这车厢里估计装了最少20多吨的香蕉,我们几个使出吃奶都能给人吃成乳腺炎的力量,车才稍微挪动了一点。

    “嫩妈老二,你们使劲啊!马上就好了!”老九伸出头,看了一眼车头前方的距离,应该差不多能拐出去了。

    **军的士兵们被我们的行为惊呆了,他们纷纷停下手中的工作,目不转睛的盯着我们,大概想着这帮华夏人怎么穷成这个逼样了,为了车香蕉都能干出这种事儿,等我们解放了刚菓,一定去华夏援助你们。

    “嫩妈老二,行啦!嫩妈你们快上来!”老九的水平果然高超,这车动了还没10公分,他就能拐出去了。

    “九哥,能,能行吗?”我爬上车,气喘吁吁的问道。

    “嫩妈我找到倒档了。”老九用力踏下离合,将手中的档把子按了下去,往右后方使劲一掰,随着离合器踏板渐渐松开,卡车徐徐的往后倒去。

    “嫩妈看到没,这倒档得按下去才能挂上。”老九兴冲冲的朝我比划着,完全不顾一车人要扇死他的眼神。

    车完全倒出来之后,老九又踏下离合,将一档挂上,用力轰了一下油门,车身像**了一般抖动了一下,缓缓的朝前驶去。

    “嫩妈老二,快看,那小子摸了四个2!”老九经过打牌的**军时,还不忘看一眼背对着他的士兵的牌。

    “九哥,这都什么时候了,咱能不开玩笑了么。”我苦笑了一下说道。

    五个海员,驾驶着一辆装满香蕉的卡车,拿着一张海图,行驶在刚菓民主共和国大草原上,我的天呐!这事儿简直想都不敢想啊!

    “嫩妈老二,把海图铺开,我得看着这图走,不然没有方向感。”老九把怀里的海图掏出来,扔到我的身边。

    “九哥,这可是海图啊,上面连条路都没有,你看了有什么用啊!”我把海图打开,上面是刚菓河的下游水域图,代表陆地的也只是一片黄色跟一片绿色。

    “嫩妈,我们现在是往西走,嫩妈这黄色就是草原,这绿色的是森林,我们给车开到森林边上,然后步行穿过去,差不多就到了。”草原上的地势很平缓,老九根本没有走泥土路,而是选择直接在草原上行驶。

    “大副,这里是开阔地带,手机自带的GPS应该能搜到卫星,我们可以用手机导航呀!”卡带突然对我说道。

    “我去,有道理啊,我记得前几年在所罗门群岛的时候我也是用手机导航才找到荒岛的呀。”我拍了一下脑袋,对老九说道。

    “你们谁带手机了!”我扭头冲身后的人问道。

    “哎呀呀,我带了,我带了。”大厨已经好几个小时没有拍我的马屁了,终于抓住机会了,他慌乱的用左手拨开卡带拿手机的手,右手把自己的老年机掏了出来递给我。

    “我擦!”我暗骂了一句,但是看到大厨那双渴望的眼睛又不忍打击他,只能不情愿的接过来,紧接着又给卡带使了一个眼色,把他的手机也要了过来。

    “双导航,双导航。”我怕大厨误会,又笑着对他解释到。

    “做领导真累啊,被拍马屁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啊!”我有些痛苦的想到。

    卡带的手机是国产的大华为,中规中矩的,搜星的速度很快,可惜下载刚菓的地图,我们也是行驶在一片黄色的中间,也就是在草原的中间。

    “九哥咱这车怎么跑这么慢啊!”我看了一眼仪表盘,上面显示的速度是每小时40公里。

    “嫩妈老二,我已经给油门踩到底了,再使劲我这脚就干到油箱里了,这是港口用来拉货的车,在港口这都是专用车,都限速的。”老九扭头对我说道。

    “九哥,这个红色的P一闪一闪的是什么意思啊?”我用手又指了一下仪表盘上的一个字母问道。

    “嫩妈这是油表灯,这意思是说呢那么油不多了,不过没事儿,这油表灯亮了最少还能跑80公里呢。”老九看了一眼仪表盘,一脸无所谓的样子。

    “我去,老九懂的就是多呀!”我忍不住打心底佩服道。

    用手在手机上比量了一下我们与目的地之间的距离,只有不到25公里了,按照现在的速度,不到40分钟,我们就能见到蓝宝石轮了,我看了一下时间,13点13分,也就是说我们可以赶回去吃午饭了。

    “九哥,这车应该岁数不小了,发动机的味道怎么这么大呢。”我揉了一下鼻子,使劲吸了吸,一股浓烈的糊味钻了进来。

    “嫩妈老二,咱现在是顺风,这味道是尾气被风吹进来了,给窗户关上,我给空调打开。”老九边说边用力摇动玻璃窗的控制手柄,我也快步的挪到副驾驶一侧的车门,将玻璃摇了上去。

    “嫩妈往这一掰,凉风自然来啊!”老九扭了一下仪表盘上的一个旋钮,自言自语道。

    10分钟之后。

    “九哥,你以前开手扶拖拉机的,那玩意儿有空调吗?”我回头看了一眼就要变成熟馒头的大厨跟卡带还有奄奄一息的瘸子,有些怀疑老九是不是把空调转到暖风上了。

    “嫩妈这空调是坏的吧。”老九已经像个汗人了,但为了面子还死撑着。

    “九哥,要不咱把窗户开一下吧,这么下去我怕再闷死了。”我咽了口唾沫,小心的劝道。

    “嫩妈快打开窗户,这空调嫩妈是个坏的。”老九话还没说完,手已经像大风中的风车一样,快速的旋转着,把车窗摇了下来。

    “嫩妈,可憋死我了!咳咳咳!”老九本来准备深呼吸一下外面的新鲜空气,没想到竟然吸了一口浓浓的焦糊气,忍不住大声咳嗽了起来。

    车上的其他人也纷纷闻到这股焦糊味道,纷纷把头扭了回去,透过驾驶室的后玻璃往后看着。

    “大副,后面好像冒烟了!”卡带指着车头大喊道。

    “嫩妈冒烟了?”老九把头伸了出去,想着一探究竟。

    我顺着卡带指的方向看去,确实有袅袅的青烟升起来,看位置应该不像是排烟管呀。

    将头转过来,用我微弱的机械知识想着这地方是汽车的啥位置时,眼前突然出现了我们上午步行时看到的那根巨大的**,此刻已经离我们不足20米了。

    “九哥,九哥!快刹车!”老九的头还伸在窗外,听到我的喊声迅速的收了回来。

    “嫩妈我草!”老九大叫了一声,右脚快速的从油门上收回来,一脚踏在刹车上,左脚紧跟着踏紧离合,挂到空档。

    “吱!”一声让我浑身起鸡皮疙瘩的巨声响起,车并没有像预想中的那样减速,而是冲着巨型**滑了过去。

    “嫩妈刹车失!”“嘭!”“我草!”“哎呀呀”“我的脚!”

    我感觉脑子里一片空白,整个人被巨大的撞击力甩了出去,然后又被惯性拉了回来,又被甩出去,然后又被拉回来,车撞断**后又翻滚了几下,停了下来。

    直到一年后我去驾校学车,我才知道原来那个一闪一闪的红色字母P意思是手刹没有放开,我们就这么带着手刹开车,刹车盘加速磨损,进而出现车尾冒烟的现象,最倒霉的是这辆卡车已经好久没有保养了,我们长时间高负荷的行驶导致刹车分泵咬死,刹车油泄漏,制动液温度过高,进而使刹车功能完全丧失,以至于我们碰到巨大**时老九用力踩刹车没有起到作用,这件事告诉了我们,考一本驾照是多么的重要。

    醒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正坐在大厨的脸上,老九的头耷拉在方向盘上,卡带跟瘸子水手则暧昧的抱在了一起。

    “九哥,九哥,哎呀我草!”我想推一下老九看他还活着没有,可是胳膊抬起的一瞬间,一股剧痛传过来,感觉骨头像碎了。

    “刘叔,刘叔”我忍者剧痛挪动了一下屁股,想着大厨别没撞死再给我用屁股憋死了。

    “卡带!瘸子!”我见老九跟大厨都没有反应,只好又朝另外两个人喊道。

    可是此刻是死一般的寂静,没有一个人说话。

    “卧槽,这玩笑开不得啊,莫不是人都挂了?”我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杂乱的一切。

    完蛋了,这次彻底完蛋了,这5个人死了4个,我这胳膊照这个情况粉碎性是最乐观的了,我现在连腿都感觉不到了,莫不是已经被直接干掉了?这也就是说我马上就要失血过多去见马克思了?

    “草,草,草!啊!”我用力把头低下来,后背像是被人用木板抽了200下一样,吸口气都痛的要死。

    “腿还在,腿还在。”我看到了我健全的肢体,长舒了一口气,安慰了一下自己。

    发现自己还是完整的,我又咬牙把头抬起来,想观察一下周围的情况,无奈用力实在过大,不小心放了一个屁。

    我的屁股距离大厨实在是太近了,整个屁完完整整的铺在了大厨的脸上。

    “我草!”我暗骂了一句,心想这大厨已经够惨的了,活着的时候整日装孙子巴结我,好不容易死了,没成想尸体还被我侮辱了,我实在太不是东西了!

    “哎呀呀!”大厨突然痛苦的发出了声音。

    “我草!刘叔!你没死啊!”我喜极而泣,我这哪里是放屁啊,我这简直就是人工呼吸啊!

    “嫩妈!”趴在方向盘上的老九动了一下手,紧接着竟把头抬起来了。

    “九哥!你没事儿吧!”我冲老九大喊着,只见他满脸是血的呆看着前方,方向盘上还卡着两颗门牙。

    “哎呀,我的腿!我的腿啊!”瘸子的大叫声又响了起来。

    “哪根腿?哪根腿?”我感觉后背的疼痛减轻了许多,赶忙把头转到瘸子那边,关切的问道。

    “我草,我的那条好腿啊!我的好腿啊!”瘸子抱着自己的左腿,大声痛哭着,我瞥了一眼,他的左腿已经被驾驶室的座椅挤得变了形,应该是废了。

    “对不起。”我有些悲伤的道着歉,瘸子跟我下船买了一回菜,回船变成霍金了,我这责任可太大了啊!

    “大副,大副,你没事儿吧?”卡带醒了的第一句话居然是关心我,眼神里的关切让我脸都有些红了,这小子以后肯定是一个合格的驾驶员,临死都能拍马屁,这种境界我都做不到。

    这下好了,大家都还活着,虽然受了点伤,但还不至于挂掉。

    “嫩妈撞车了?”老九这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儿,用手抹了一把脸上的血,扭头对我说道。

    “哎呀呀,我就知道早晚得死你手里。”大厨把头抬了起来,表情幽怨的看着老九。

    “九哥刘叔,我们得想办法出去,卡带你受伤最轻,你先爬出去。”按照电影里的情景来说,这么大的撞击力汽车应该马上要爆炸了。

    卡带果然是年轻,身体柔韧性特别好,受到这么大的撞击力竟然只是擦伤了几处皮,他踩着老九的座椅从老九旁边的窗户里跳了出去,用力开着门,可是驾驶室的门已经变形,根本就打不开。

    “卡带,找到东西砸挡风玻璃!”我在一旁支招道。

    卡带很听话的四处寻觅着,终于在被我们撞碎的巨大**上取下一块石头,我跟老九用手遮住头,他在外面用力砸了几下,终于砸出了一个巨大的口子。

    我被卡带搀扶了出去,两人又将老九跟大厨取出来,瘸子的腿被夹的很紧,几个人想了好多办法终于把他弄了出来,看样子这腿应该是保不住了。

    几个人狼狈的坐在地上,车上的香蕉散落了一地,巨大的**已经被我们阉割成了碎片。

    “嫩妈我牙还在里面呢。”老九顺手拿起香蕉塞嘴里嚼的时候突然觉的前牙龈区有些不对,摸了一下才发现门牙掉了。

    “九哥,我去给你拿。”我抢在老九前面爬上了车,老九的牙整齐的嵌入了塑料方向盘里,如果中间加一条横线的话,这车就是本田了。

    用力抠了几下,根本抠不下来,可见老九这得遭遇了多大的撞击力呀,我把身子趴下去,想找一下刚才的手机,卡带的华为已经粉碎了,大厨的老年机还坚强的活着,这物不能貌相啊!有的时候简单的东西反而是最实用的。

    “15点15分。”大厨老年机屏幕上巨大的时间显示在我的面前。

    “我擦!居然3点半了!我们几个竟然昏迷了整整两个小时?”我跌坐到杂乱的驾驶室里,手机跟着滑落了下来。

    我最后一次看手机的GPS时距离蓝宝石轮还有20多公里,假如我们身体正常,靠步行最少也要三个小时,老九现在除了掉牙还不知道有什么异常,我的后背应该是骨裂了,大厨估计已经脑震荡了,瘸子接近植物人,除了卡带,我们四个在国内都属于2级伤残了,这种状态我估计两天能走到地方就不错了,还要保证我们又充足的食物跟水。

    “完蛋了,这次想活都难了。”我45度角仰望着渐渐西去的太阳,悲伤的感慨道。

    “嫩妈老二,我牙抠出来了吗?”老九的大叫声打断了我的思绪,我又重新捡起大厨的手机,从车头上跳下来。

    “九哥,现在已经3点半了,我们天黑前到不了船上了。”我把实情说了出来,痛苦要及时分享么。

    “嫩妈!”老九低头暗骂了一句,一拳将身边的香蕉击碎。

    “大副,我们该怎么办啊!”卡带此刻终于意识到所处的环境有多么的恶劣,眼神里透漏出了无尽的恐慌。

    “我的腿啊!我就这根好腿了啊!大副我不想坐轮椅啊!大副你想办法救救我啊!”瘸子痛苦的声音跟着传了过来。

    “哎呀呀,小龙,我们这没水没吃的,动也动不了,晚上难不成要在这里过夜吗,这万一再有狼,我们可怎么活啊!”大厨跟我在一起经历过恶劣的事情也已经不少,但似乎都没有此刻狼狈不堪。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遇到坏事情的时候先要想出解决的办法再把坏事情公布给大家,不然光这帮人的唠叨都能让你恨不得刚才死了得了。

    “九哥,我”我此刻心里已经十分的慌乱,根本想不出什么解决的办法,只能去询问老九。

    “嫩妈老二,海图在哪里?”老九摆手打断了我问道。

    “在这,在这。”卡带小跑了几步,从驾驶室的玻璃上取出撕成两半的海图递给老九。

    “嫩妈老二,我们现在的大概位置是在这里,距离刚菓河有1公里左右。”老九从脸上蘸了一点血,在海图上把我们的位置标注了出来。

    “嫩妈这拉香蕉的车上有的是木头板子,我们做一条船出来,把船拉倒河边上放下去,我们几个乘着嫩妈破木板子船顺流下去,这刚菓河流速也有10几节了,嫩妈我们几个再找几块木板划一下,一个小时肯定能划到锚地。”老九用自己的血在海图上划了一条水路出来。

    我去,老九就是聪明啊!我怎么没想到呢,我们可以走水路呀!

    “九哥,这样我们就能赶回去吃晚饭了呀!”我兴奋的大叫道。

    “水头,你这办法真是太好了!”卡带的马屁总是很及时的跟过来。

    “九哥,那我们现在就开干吧!”我站起身子,活动了一下胳膊,心想以后跑船还得叫着老九一起呀。

    “哇啦啦!哇啦啦啦啦啦啦啦!”

    “我去,谁?谁又来了?”耳边传来的语言很特殊,不是法语,也不是英语。

    我把头扭到声音传过来的地方,眼前竟然站着30多个裸着身子的土著人,他们手里都拿着武器,领头的一个老者应该是酋长,脖子里挂着一串巨大的项链,坐在一辆牛车上,牛车上还放着一些祭祀用的贡品,酋长张着大大的嘴盯着被我们撞碎的**,其他人都一脸愤怒的看着我们,最前面的几个都准备拿长矛来戳我们了。

    “嫩妈不好!我们给人家的神像干碎了!”老九看了我一眼,痛苦的说道。

    高三学生被绑架,和长腿校花、爆乳三线小明星被困废弃小木屋,误吃不知名野果,半夜浑身燥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