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237章 刚菓土人

第237章 刚菓土人

 热门推荐:
    我脑海里已经计算好怎么将这几块木板做成一条简易的船,然后几个人在刚菓河里荡起双桨推开波浪,一个小时后我们就能到达锚地,登上船,先喝几瓶冰镇啤酒,然后洗个澡,躺在床上小憩一下,把这些经历写到我的航海日记里,也算是很惬意的一件事情了。

    “九哥,我们现在就开干吧,卡带,给那个木板拿过来,我们用车身后面的铁丝绑一下,刘叔你去搞一块塑料布,我们再做一面帆,现在正好是刮的西南风,或许用不了一个小时我们就到家啦!”我愉快的大叫着,心想老九这人果然是聪明,下一次跑船不管怎么样都得叫上他。

    “哇啦啦!哇啦啦啦啦啦啦啦!”

    我去,何方神圣?这不像是法语啊!

    我赶忙把头扭到声音传过来的地方,眼前竟然站着30多个裸着身子的土著人。

    最前面是几个强壮的年轻人,他们正一脸愤怒的看着我们,后排是一些老弱妇孺,还有几个正抱着孩子喂奶,而在他们的中间夹着一辆牛车,牛车的前半部分装满了不知名的水果以及一些祭祀用的物品,正中心坐着一个脖子里挂着巨大项链的老者,看上去应该是酋长,酋长的眼睛睁的大大的,嘴巴也合不拢了,应该是被什么事情震惊住了,我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他竟然在看被我们撞碎的巨大**物。

    “嫩妈老二,我们好像给人家神像干碎了!”老九看了我一眼,痛苦的说道。

    还没容得我细想,几个土著人跑了过来把我们包围了起来,手里的长矛愤怒的敲着地面,嘴里还怪叫着,似乎在等着酋长一声令下直接就给我们插死了。

    “嫩妈!”老九闷喝了一声,扎稳马步,随时准备攻击。

    卡带低头寻觅了一遭,似乎没有发现什么顺手的武器,只能蹲下身子抓起一支香蕉,学老九一样怒视着敌人。

    我稍微有些欣慰,最起码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我们现在有4个半人呢。

    “哎呀呀!”大厨大叫一声,趴倒在地上,又晕死了过去。

    “嫩妈废物!”老九愤怒的骂道。

    “我跟你们拼了,反正我的腿都断了,我也不想活了!”瘸子此刻竟然表现的无比英勇,一边大喊,一边硬撑着坐起身子,抓起地上的香蕉,脸上的痛苦消失不见,只留下数不尽的愤怒,这一刻瘸子好像抗日神剧中我方阵地死光了后唯一幸存的政委,手里的香蕉像是两颗手榴弹,要跟对方同归于尽。

    “嫩妈连废物都不如。”老九也被瘸子的英勇震撼住了,扭头又朝大厨骂道。

    手持长矛的土著人活这么大见过最凶猛的东西估计也就是拉酋长的那头牛了,面对面目狰狞的我们,竟然被吓的后退了一大步。

    “哇啦啦。”最前面的一个小队长扭头对酋长说道。

    酋长此刻已经从**折断的惨剧中反应过来,他也有些好奇的看着我们:老九满脸的鲜血配着缺失的门牙,摆了一个螳螂拳的起手式,卡带虽然浑身颤抖,但怒气值还是满的,更令他恐惧的是坐在地上的瘸子,都成那个逼样了,还拿着香蕉大叫比划着。

    上次在纳米比亚跟非洲土著交过手之后,我就知道这土著人不管男女老少,一打架是全体一块上呀,手里不管有啥都往头上招呼,就我们现在的局面,我们估计都坚持不了2分钟就得被干死,所以我脸上一直保持着歉意的微笑看着酋长,期待着酋长能跟我进行双边会谈,以和平的方式解决这次失误。

    酋长把目光从所有人身上转完之后,终于看向了我,我赶紧把身子躬下来,腆着脸冲他媚笑了起来。

    “对不起,对不起,我们会赔你们的。”我往前迈了一小步,用手指了一下破碎的**,腿肚子一阵发软,差点跪倒在地上。

    “嫩妈老二,你咋这么怂,嫩妈这黑鬼又听不懂你说什么,再说了嫩妈你拿什么赔。”老九有些看不惯我这谄媚的表情,尤其是跟瘸子的大无畏精神一比,我整个就是一个汉奸。

    “九哥,咱打不过他们啊,我身上还有1000多美金,怎么着也够赔偿了。”我想了一下后说道。

    破碎前的**比我的腰都粗,我们几个的那货加起来没有这么大尺寸,这玩意儿肯定是还不了了,为了表示歉意只能给人家钱了,到时候整点香蕉回去给船长,就说这钱买香蕉了。

    “摸ney!U.Sdollar!”我趁酋长还没有发怒,赶忙掏出上衣口袋里的美钞,朝酋长用英语大喊道,心里想着想这人好歹干到酋长了,应该能懂点英语吧。

    没想到这酋长居然视金钱如粪土,不仅如此,他被我想用金钱收买他的行为激怒了。

    “哇啦啦啦!”酋长大叫着冲我们挥了一下手,手持长矛的土著战斗先遣队朝着我们冲了过来。

    “九哥,跑吧!”我看了一眼瘸子,心想兄弟对不住了。

    “嫩妈老二,你都干大副了,能不能有点责任心,你跑了,瘸子怎么办!”老九有些愤怒的说道。

    “九哥,我们干不过他们啊!”长矛距离我们已经不足5米了,我仿佛已经看到他们把长矛插进我的身体,然后挂在树上,被一群黑色的乌鸦吃光。

    “嫩妈我们,”“哎呀呀!”老九的话还没说完,大厨突然从地上爬了起来,快速的朝土人相反的方向跑去。

    大厨每次都会做出这种惊人的举动,可是他忘了我们此刻不仅仅是被土著人包围着,还有20吨的香蕉啊!

    大厨被散落一地的香蕉连续摔倒了3次后终于放弃了逃跑,他趴在香蕉堆里,眼泪冲刷着脸上的香蕉泥,持长矛的土著人看到这一幕,都乐的捂住了肚子,心想这人怎么比野猪都蠢。

    我跟老九也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丢人啊,这不仅仅是丢大厨的人,这是有辱国威啊,我们堂堂大华夏人像群小丑一样在这帮土人面前出丑,我好恨当初郑和下西洋没使使劲来到这里,给这帮子黑子的祖宗干掉。

    不过大厨的这一举动救了我们,本来酋长已经做了给我们戳死的打算的,但是他发现我们比他们抓住的那些猴子野猪好玩多了,于是又传达给了先遣队,先遣队的人也发现了这么个乐子,纷纷把手中的长矛丢掉,看我们的眼神也变成了看到花姑娘的日本鬼子,淫荡的跳了过来。

    我们一上午走了好几个小时的路,本来就疲惫不堪,又遭遇了一场惨烈的车祸,而我们已经有快8个小时滴水未进了,所以所有的人力气已经为负的了,面对这些强壮的土人,我作势反抗了一下,就被黑人按倒在地上,大厨跟卡带连反抗都没有乖乖的把手抱在了头上,瘸子哥此刻精神已经异常了,拿着香蕉也只是大叫,习武多年的老九打倒了两个黑人,自己挨了好几脚后也无力反抗了。

    本来准备用来绑木板做船用的铁丝,此刻被他们用来绑住了我们,酋长从牛车上走下来,招呼人把祭品取下,摆放在破碎的**跟前。

    “哇啦啦啦啦!”酋长仰头高喊道。

    “哇啦啦啦啦!”土人们跟着酋长的声音,重复道。

    除了我们几个,剩下的人都低下了头,脸上的表情仿佛破碎的**是自己的一般,凝重而痛苦。

    由于神像已经被破坏,所以土著人的祭祀活动也未能如期举行,一行人低头哀悼了几分钟后,牛车调转航向,踏上归程,而我们被拴在牛车上,铁丝无情的勒着我们的手腕。

    “船长,现在都过去4个小时了,大副他们还没有回来,我们不能再等了啊!”蓝宝石轮上,二副把最新的航行警告递给船长。

    “各船舶请注意,由于我国目前处于战乱中,当地时间18点我方将封锁刚菓河流域,届时所有船舶不得进出,否则一律视为敌方船舶,请所有外国籍船舶及时联系你方代理,在18点之前离开刚菓民主共和国,对于未离开的可疑船舶,我方有权对其攻击。”船长缓缓的将报告内容读了出来,看了一下时间,已经快16点了。

    “二副啊,我们已经失踪了一个水手了,现在大副大厨,水头,水手卡带又不见了,我们船上一下就丢了6个人,这回去怎么跟公司交代啊!”船长有些犹豫,6条人命啊,以后的航海生涯还怎么混啊!

    “船长,我们可是给**军拉过军火啊,这刚菓人都是些翻脸不认人的东西,真万一给咱发个鱼雷,我们可就一条命都没有了啊!”二副不停的哆嗦着,还有两个小时,大刚菓的海军就算是再垃圾,打蓝宝石这条1万多吨的货船肯定易如反掌啊。

    “二副,再等等,再等等,我们离入海口也就半小时的航程,5点如果大副他们还不出现,我们就备车往外开。”船长还算是有点良心。

    被牛车拖带着的我们此刻受尽了屈辱,我们几个人还好,虽然铁丝紧锁着我们的胳膊,但脚还是自由的,并没有承受多么大的痛苦,而瘸子刚受伤的腿不能动,只能靠那条坡了的腿一点一点跳跃,碰到地势不平坦的时候,整个人的身体就被铁丝拖带着,我估计还没到地方,俩手也得被铁丝勒断了。

    被土著人拖带了大概有半个小时,我们走进了刚菓的热带雨林,在森林里又走了十几分钟后,眼前出现了一个中等的部落。

    土著人以前没有俘虏过人,所以并没有适合关我们的监狱,他们略带犹豫后把我们5人跟那头牛塞到了一起。

    “你们这么做是不人道的!”我有些愤怒的说道。

    “大副,我们是不是回不了船上去了?”卡带一脸茫然的看着我。

    “卡带呀,你放心,我跟水头什么事儿没经历过,把西的毒枭我们都弄过,现在我们眼前这些是低智商的土著人,只要有机会,一定能逃出来的。”我安慰卡带道,心里则乐观的想着酋长大爷啊,赶紧把我们玩腻歪了放了吧!

    “嫩妈,我们现在离锚地也就有20里路。”老九从地下捡起一块石子,按照自己脑子里保存下来的东西划了一张图。

    “九哥,我们得想办法逃出去啊!现在我们已经晚了三个小时了,不知道船长他们在干什么啊!”我看了一眼已经快要到达西部地平线的太阳,现在应该得5点多了。

    “嫩妈老二,我估摸着船应该得开出去了。”老九小声对我说道。

    “开,开出去了?!”我失声喊了出来。

    “嫩妈老二!”老九冲我使了个眼色,我赶忙闭上嘴,现在可不能把负面消息带出来呀!

    “九哥,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啊!”我瞧了一眼边上正发呆的几个人,焦急的问道。

    “嫩妈,等吧。”五个人已经身陷囹圄,老九纵使有天大的本事,此刻也无能为力了。

    土人们给牛槽里添满了水,又拿了满满的一大盆还未成熟青色的水果放到牛的眼前,毕竟这是他们唯一的交通工具,需要善待一下。

    我们在车祸的时候大都吃了一些香蕉,肚子倒不是很饿,可是大家都一整天没有喝水加之出了一身的汗,所以听到老牛舔水的声音比看到美人洗澡都要亢奋,可是士可杀不可辱,让我们跟一头牛在一个槽子里喝水,这岂不是在生理以及心理上对我们的侮辱吗?!

    “哎呀呀,好死不如赖活着。”大厨第一个把头伸了进去,像吮吸乳汁一样,忘情的跟牛抢夺着。

    瘸子双腿已经失灵,双手也差点离开自己,整个人的精神已经涣散,他兴奋地爬到牛槽跟前,也投入了进去。

    “大副,您先来,您先来。”卡带毕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最起码懂得基本的礼仪,不管做什么,都得让着领导呀!

    “我擦,都要渴死了,还要什么脸!”我暗暗鼓励了自己一下,把大厨推开,也扎了进去。

    “嫩妈,你们跟牛抢水喝,这传出去多丢人!”老九摇着头大骂着,手则顺势从牛的餐盘里拿过几个水果,不管酸甜了,能补充水分就行。

    满满一槽子水就这么被我们喝干了,把牛气的直跺脚,老九的青果子也挤出来不少的果汁,暂时满足了他的需求。

    水足饭饱,大家的精神还到是不错,太阳已经完全下山了,热带雨林里黝黑一片,只能看到部落的中间位置正燃起一堆篝火,篝火旁偎坐着部落里的男女老少,不知道在做些什么。

    高三学生被绑架,和长腿校花、爆乳三线小明星被困废弃小木屋,误吃不知名野果,半夜浑身燥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