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239章 捕猎

第239章 捕猎

 热门推荐:
    “嫩妈,真嫩妈憋屈啊!”老九面对猴子的羞辱无能为力,手被绑在身后,脚也使不上力,只能在言语上沾些便宜,可这帮狗日的,不,猴日的狒狒还听不懂我们骂的是什么。

    狒狒的头目跳到了我们旁边的石头上,开始朝我们撒尿,这狗日的做了狒狒王,少说也得20多个老婆吧,按理说这肾应该也得虚的不像样子才对,没成想这前列腺劲头这么足,猴子尿足足尿到3米远,老九羡慕的嘴都合不拢了。

    “九哥,咱现在成土人的诱饵了,这猴子撒尿还倒是小事儿,万一过来给咱俩挠两下,岂不是破相了就!”我的脸被猴子尿射的生疼,这猴子火气也太大了,这味道太带劲了。

    “嫩妈,这猴子劲头真大,这东西平时都吃些什么呀,嫩妈这可比鸿茅药酒管用多了。”老九躲的很及时,狒狒尿并没有搞到他的脸上,但后背也被巨大的冲击力拍的啪啪直响。

    狒狒头目这泡尿足足坚持了有一分钟,最少也得尿了5斤水,它没想到我们竟然这么顽固,都快被尿洗了澡了,居然还没离开它们的领地,狒狒头目从石头上跳下来,站在离我们不足1米的地方,呲着呀,满眼怒火的瞪着我。

    “擦擦擦,我擦,这是要准备攻击了啊!九哥,你赶紧想办法啊!”我被狒狒的牙齿吓到了,这玩意插到我身上那可不是闹着玩儿的啊!

    “嫩妈老二,我要是好好的,这狒狒在我手里嫩妈都逃不过三招,关键这老刘太嫩妈碍事了!”老九有些愤怒的踢着躺地上装死的大厨,因为他的拖累,我们连转身都是个问题了。

    “哇啦啦啦啦!”土人大爷们终于攻击了,他们从石头缝里蹦出来,长矛纷纷朝狒狒头目扔了过去。

    “哎呀呀,射的好!”大厨猛的站了起来,差点给我和老九吓死。

    “嫩妈老刘,你在装一回我肯定打你,嫩妈我忍你好久了!”老九扭头愤怒的骂到。

    狒狒头目也不是盖的,它猛的跳了起来,爪子抓住垂下来的树藤,上肢一用力,整个身体被自己拉了上去。

    “嫩妈猴子这腰力是真来劲啊,土人抓这猴子估计就是吃它的白腰,嫩妈啥时候我们有机会也搞一对尝尝呀!”老九叹了口气,似乎又想起自己时常透支的肾脏。

    狒狒头目虽然身手矫健,但毕竟智商不够,它爬了不到半米,身体被飞来的长矛结结实实的砸在了头上,痛苦的尖叫声后,身体坠落在了地上。

    土人们兴奋的冲了过来,拿出随身携带的用树藤编制的网把狒狒覆盖了起来,狒狒头目平日里威风惯了,没想到此刻竟然被人给活捉了,它暴躁的用牙齿咬着树藤,冲我们嗷嗷叫着,粉红的生殖器重新充满血液,抖动着向我们示威。

    “哎呀呀,可算是抓住了,这猴子就得给关笼子里,放野外还了得,哎呀呀还学会尿人了,真不是东西!”大厨长舒一口气,感觉自己好像已经变安全了。

    土人们看着狒狒无谓的举动,乐不可支的哈哈大笑着,比当初抓到我们时的心情还要兴奋,看来我们在这土人心目中连条猴子的地位都不如。

    原本在周围徘徊的狒狒见到老大都被抓了,一个个的都跑到了离自己最近的树上,来回的跳跃大叫着,表情里满满的都是恐惧。

    “九哥,这黑子抓了猴子,该不会是真的就是为了俩白腰跟红腰吧!”狒狒已经对我们暂时没有什么威胁了,我还对土人们抓猴子的行为有些不解。

    “嫩妈老二,不管这土人吃不吃,我这次是吃定了!”老九此刻已经疯狂的陷入了寻求补肾良方中,丝毫都没意识到我们现在跟那只狒狒其实已经同是天涯沦落猿了。

    土人们将网收了起来,把狒狒系在了里面,将散落的长矛收好,来时牵我们的1米5的小黑孩跟其他土人说了句话,转身使出比狒狒还要灵活的爬树功夫,“嗖嗖”的爬上来我们身边一棵十几米高的大树。

    我去,这哥们是在炫耀吗?还是要取代狒狒的头目成为新一任的领导?语言不通给人的感觉实在是太别扭了。

    所有人包括树上的狒狒都抬头看着这个只有米半的哥们,他爬到树的顶端朝四周望了一圈,顺着树干又溜了下来,用手指了指我们右手边的方向。

    “哇啦啦啦啦!”土人们集体大叫了一声,米半哥重新牵起了我们,又有两个土人将长矛插入装狒狒的网中,把狒狒抬了起来,先遣队长手一摆,一行人跟在他的身后,朝刚才米半哥手指的方向走去。

    狒狒家族的成员们也跟在了我们的身后,似乎在等待一个合适的时机,好把他们的老大救出来。

    “哎呀呀,我们这不是往回走呀!”大厨最大的优点就是不管在什么地方,只要走过一次,就能记住回去的路。

    “九哥,我们真不是往回走的?”我有些不相信大厨的话,扭头问老九道。

    “嫩妈,我们从北面过来的,现在这往东走,你没看太阳在我们正前头吗?”老九没有看我,眼睛一直在盯着狒狒粉红的敏感位置,恨不得现在就拿个铁签子给它穿上,放烧烤炉上转一遭,然后撒点孜然粉,就着鸿茅药酒美美的吃上两颗。

    “往东走?从地图上看,我们现在已经是处在刚果河下游的热带雨林的最东边,再往东走的话,我们岂不是要走出森林了?”我有些不解的暗道,这帮土人抓一个猴子和三个华夏人往草原方向走是为了什么?难道那边有古代的斗兽场,要观看我们和狒狒之间的单挑?

    越往前走,树林变的越稀疏,渐渐的变成相隔十几米才会出现一株树,失去树林保护的狒狒子孙们,声音开始变的惊慌,它们有些犹豫是不是该一块跟过来,每次都是等我们离开一段距离之后才会迅速冲过来,爬到最近的树上张望,我们又走了十几分钟,停在一株已经枯萎了的矮树底下,而此刻距离上一棵树已经有差不多100米的距离了,狒狒的子孙们就这么跟我们隔着一百米,在前一颗树上往这边观望着。

    先遣队队长招呼土人在树底下开始挖坑,这里土质很疏松,不到5分钟就挖了一个长宽都约一米,深度40多公分左右的正方形小坑,图人们又将第二张网铺在挖好的坑里,小心的固定好。

    “我去,九哥,这帮狗日的在做陷阱,我们又要当诱饵了!”我十分的气愤,心想哥好歹也是一堂堂的大副,士可杀不可辱,要么咱就真枪实刀的干,你们想抓什么动物,我招呼老九给你们抓来就是了,用的着搞这么费劲么!

    土人们用绳子做了一个结,小心的避开了狒狒锋利的牙齿,系在了狒狒的腿上,将身子的另一端系在树的主上,为了防止狒狒乱动,又将多出来的绳结系在陷阱里的网中。

    土人们解开裹狒狒的网,把网又铺在了陷阱里,又固定了一番后,开始拉着我们往后撤离,而米半哥拿起长矛“噗”的一声插在了狒狒的肚子上,鲜血猛的喷了出来,狒狒痛苦的大叫着,使劲的挣扎,可是土人们做的是一个双环结,越挣扎只会越紧。

    我终于意识到土人在做什么了,他们先用我们做诱饵抓到狒狒的头目,又拿狒狒的头目做诱饵,不知道想要来捕捉什么。

    “嫩妈这黑人智商真嫩妈低下,嫩妈让我说就不能给老刘剁下一只脚来放那诱敌吗?”我们被土人拉到不远处的时候后面,老九对米半做出血腥的那一幕有些反感。

    “九哥,你可拉倒吧,刘叔身上那血,谁敢吃呀。”我此刻对大厨也失望了,忍不住调侃了一句。

    “哎呀呀,大副说的对,我肉臭,不招人的,不招人。”大厨的马屁无处不在。

    “嫩妈谁让你招人了,嫩妈这样子不是招狮子就是招猎豹,嫩妈不能是抓狮子,狮子一来都是十好几头,我估摸着是来抓猎豹来了。”老九突然正色道。

    “抓猎豹?”我惊出一身冷汗,这土人没事儿抓这玩意做什么?难不成酋长嫌赤道温度低,想要做个豹皮的坎肩?

    远处的狒狒们见我们离开了矮树,又疾速跑了过来,一半爬上矮树负责警戒,一半围在了狒狒头目的身边。

    几只小狒狒用舌头舔着狒狒头目被长矛插出来的伤口,悲凉的叫着,另外几只稍年长一点的则用牙齿撕咬着系在狒狒身上的绳子,可是这绳子不知道是土人们用什么东西做成的,锋利的牙齿对绳子根本不起什么作用。

    狒狒头目用舌头回舔着小狒狒,脸上的表情不再狰狞,反而十分的祥和,这一幕不禁让我十分的动容,老婆正跟他闹离婚的大厨看到一帮母狒狒为了救自己老公在那里拼了命的撕咬绳子,眼泪也差点流出来。

    “嫩妈这猴子比人都人情味。”老九也有些感慨,那一瞬间甚至都放弃了吃白腰的想法。

    三人眼泪就要相继流出来的时候,树上警戒的狒狒们突然一同惊慌失措的大叫了起来,而我们旁边的土人们则露出兴奋的笑容,难不成他们的猎物出现了?

    我把眼睛挪了出去,草地上非常的安静,完全看不出有什么异样,可是树上的狒狒们依旧嗷嗷大叫着,好像危险已经近在咫尺了一般。

    狒狒头目忍着身体的剧痛站了起来,用爪子将小狒狒丢到自己的身后,冲着草丛大喊着,脸上回归的狰狞比初次遇到我们时还要恐怖。

    “嫩妈!”老九低喝了一声,眼睛里透出了从来没有过的光彩,我顺着目光看过去,一只体色与干枯的草地融为一体的豹子正躬身走了出来。

    我忽然想起在电视上看过卖急支糖浆的广告,一只猎豹疯狂的追一个红衣服的女孩,我一直没能搞明白这豹子跟治咳嗽的药有什么关系,而此刻我却顿然大悟,原来这广告告诉我们,见到豹子之后,别说咳嗽了,你连个屁都不敢放啊!

    狒狒头目此刻是悲壮的,它强撑起来的身子还在发抖,树上警戒的狒狒们也跳了下来,一头猎豹面对着20多只猴子,这个在动物世界上都看不到的景象,此刻却呈现在我的眼前。

    躲在石头后面的我们都屏住了呼吸,盯着一触即发的战争。

    猎豹小心翼翼的前进着,它似乎也在等待一个进攻的时机,狒狒重伤还被拴着,猎豹等于捡了一个大漏呀!

    “九哥,这狒狒真可怜,我看不下去了。”我有些伤感的对老九说道,此刻的狒狒像是个英雄,伤成那个样子还知道站起来保护自己的族群,尤其是看到它把小狒狒扔到后背的那一幕,这种与生俱来的父爱,让我都有想跑出去保护它的冲动。

    “嫩妈老二,这猴子没事儿,这土人挺聪明的,你看他们做的网,网眼跟豹子的爪子一般大,而且这网眼打的类似咱们的猪蹄结,这嫩妈估计是土人专门用来抓豹子的,这豹子的脚只要插进去,就拔不出来了,嫩妈这豹子要想抓这个猴子,必须得从这网过去,只要踏进去,就动不了了。”老九给我比划着解释了一番道。

    我往前看过去,狒狒们已经分成三排站好了,它们应该很惧怕这张网,所以离网都站的远远的,而受伤的头目此刻在网的正中间位置,豹子如果要攻击它,必须要从网走过去,看来老九说的倒还有几分道理。

    狒狒们的大叫声让猎豹有些犹豫是不是该进行攻击,它仔细嗅了一下铺在地上的网,围着网不停的打起了转。

    土人们看到这一幕都一脸的焦急,嫩妈我裤子都脱了,你怎么还转起圈来了。

    可能是狒狒们的团体恐吓能力吓到了猎豹,又或是它已经吃了早饭,肚子还不是太饿,猎豹转了几圈之后放弃了攻击狒狒们的想法,它拖着慵懒的身子沿着来时的路径退了回去,渐渐的消失在了草丛里。

    “嫩妈,这豹子真没劲,还不如一猴子。”老九看着远去的豹屁股骂道。

    “咳咳,九哥,这捕猎失败了,我们是不是该回去了。”我舒了一口气,忍不住咳嗽了几声,看来这猎豹急支糖浆就是管用啊。

    “嫩妈,这”老九的话还没说完,狒狒那边又传来比刚才还恐慌的叫声。

    我抬头一看,10几条丑陋的野狗突然从草丛里钻了出来,它们应该是闻到了狒狒身上的血腥味,小跑着往树底下集合着。

    “哎呀呀,这里还有笨狗子啊!哈哈!你看,长的那么丑!”大厨不知死活的突然大笑了起来,最前面的几只野狗竖起了耳朵,发现了躲在石头后面的我们。

    “哇啦啦啦啦!”土人先遣队的队长惊呼了一声,扭头就往后跑,其他人也怒视了大厨一眼,不敢过多的停留,紧跟在了队长的后面。

    “嫩妈,老刘,你这个比养的狗东西!”老九愤怒的朝大厨大骂着,遇到大厨这样的,我们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高三学生被绑架,和长腿校花、爆乳三线小明星被困废弃小木屋,误吃不知名野果,半夜浑身燥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