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240章 金山夜话

第240章 金山夜话

 热门推荐:
    豹子围着狒狒不停的转着圈,可是不管转到哪里都面对的是沸腾狂躁的狒狒群,它只能在陷阱这一端进行攻击,豹子仔细嗅了一下铺在地上的网,徘徊了几步后离开了,有的时候放弃并不是一件坏事。

    我有些怀疑这群土著人的智商,搞不懂他们为什么不直接把我们三人放到树底下做成诱饵来逮捕猎豹,而是使用暴躁的猩猩,难不成我们三人丑的连猎豹都不想吃吗?

    “哎呀呀,这里还有笨狗子啊!哈哈!你看,你看那头长的哎呀呀,长的真丑!”大厨突然不知死活的大笑了起来,手舞足蹈的指着不远处的野狗,最前面的几只野狗被大厨淫荡的笑声惊倒,耳朵竖的高高的,紧接着发现了躲在石头后面正在挥手的大厨。

    “哇啦!”土人先遣队的队长估计说了一句土语的“我草”,他躬起身子,朝队员们挥了挥手,快速的往树林的方向跑去,其他的土人紧跟在他的身后,留给我们愤怒的眼神。

    “嫩妈老刘你个狗东西!”老九气的已经哆嗦了,碰到大厨这种专坑队友的,我们还没能怎么办呢。

    “嫩妈这帮狗日的土人,都不知道解开绳子!”老九使劲挣了一下,我们的手却又勒的更紧了。

    “哎呀呀!”大厨也发现自己犯了致命的错误,马上就要准备晕倒。

    “嫩妈老刘,我告诉你,这野狗就爱吃装死的东西。”老九及时的制止住了他,如果大厨再到底装死,我们可是真的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了。

    大厨听到老九的话,楞了一下,硬生生的把倒了一半的身子又收了回来。

    “九哥,这动物世界上说的野狗群可是比狮子都猛啊!”我不住的哆嗦着。

    “嫩妈,我们现在能用的就只有脚了,能踹几脚是几脚吧。”老九有些悲壮的说道。

    我突然有想哭的冲动,没想到我们老中青三代**丝竟然是被野狗咬死的,早知如此还不如当初死在巴西得了,最起码也算个民族英雄了,现在可好,整个成了草原的肥料,连个魂都找不到了。

    “哎呀呀,救命啊!哎呀呀,救命啊!”大厨此刻变的惊慌了起来他

    “嫩妈谁来救你,你总不能指望那几只猴子吧。”老九看了一眼树底下还在给首领解绳子的猴子,没想到这报应来的这么快,人家最起码还有猴给解绳子,我们现在可是三只煮熟了的鸭子,想飞都难了。

    野狗们离我们越来越近,但并没有直接攻击我们,可能是正在思考着我们三人的威胁性,它们以前应该也遇到过人类,但是这么奇葩的组合却是第一次见。

    “嫩妈老二,你看动物世界看的多,嫩妈这狗有啥害怕的事儿?”老九虽然暴躁,但还是有些不甘心,真如果让这狗给咬死了,怎么对的起韩郸市第二武术学校。

    “九哥,狗怕枪!”我扭头说了一句废话。

    我只记得动物世界演过,猎狗如何跟狮子争抢食物,猎狗嘴里的病菌有多么的致命,可是电视里根本就没有说过怎么在草原上碰到猎狗怎么办啊!更何况我们现在赤手空拳,什么武器都没有,最悲催的是三个人的手还被捆在了一起,这除了等死,我真想不出其他的办法了,除非边上的狒狒良心发现过来救我们。

    “嫩妈,去哪里搞枪!嫩妈老二,我记得以前在家的时候碰到大狼狗,你只要比它凶,嫩妈朝着它大骂它就害怕!”老九这是准备要以毒攻毒了。

    对呀,我们还能再言语上侮辱它们呀,总不能让它们轻易就给我们吃了。

    “你们群狗日的狗,有本事你们过来呀!来咬我呀!”这句话是我所有脏话生涯中最有逻辑性的一句,以前我经常拿这句话来骂人,对人的侮辱性极高,这句话涵盖了对方的父母以及本人,可以将怒气撒放的淋漓尽致,可是现在用来骂狗,感觉有些说不出来的别扭,这句话用在狗身上如果翻译成骂人的话就好比是在说,你们这群人生的人,有本事你们过来呀!来骂我呀!听上去之后反而有点受虐的倾向了。

    由于我骂狗的气势极低,所以就没有收到很好的效果,野狗只是愣了一下神,离我们却又近了一些。

    “嫩妈!”老九有些老泪纵横,想我老九叱咤江湖这么多年,竟然要惨死在这野狗爪中,这嫩妈传出去,我死也死的不甘心啊!

    野狗的攻击很随意,它们先跳跃过来,把爪子搭在我的脚上,尝试着体验我的回击力度。

    “狗日的,狗日的!”我用力的甩动着我的双脚,野狗撕咬住了我左脚的球鞋,我猛的一收腿,球鞋被扯了下来。

    “我的耐克!”我心疼的叫出声来。

    “哈哈,嫩妈老二,都什么时候了!”老九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野狗被惯性摔了一个跟头,爬起身子闻了闻我的球鞋,差点晕过去,它绕开我的球鞋,迈着弯弯曲曲的步子又朝我走过来。

    “卧槽,这再来一口我就成瘸子了啊!”我感觉一股热祥马上就要喷出来了。

    大厨已经放弃了抵抗,貌似他的生物老师曾经告诉他,见到怪兽要逃跑,如果不能逃跑,就享受这一份被撕咬的快感。

    我好恨大厨身上的病毒不是立马就能让狗致命的眼镜蛇毒什么的,弄个破梅毒,等狗病发的时候我们早就变成草了。

    “嫩妈!卧槽,嫩妈!”老九的鞋也被狗叼去了,

    “九哥,再见了!”我痛苦的看着老九,我知道这次肯定是完蛋了,这就是所谓的生如夏花般璀璨吧。

    “嫩妈老子的骨头硬,你们来吃我呀,狗日的!我让你们一个个都嫩妈得肾结石!”老九都要挂了,还想着用自身的优势跟野狗同归于尽。

    “九哥,九哥救我啊!九,九,啊!”我突然感觉脚踝一阵剧痛,野狗已经咬住了我的脚,我痛苦的说不出话来了,老九把腿伸过来,想要帮我踢走野狗,另外一只野狗则趁着机会扑倒他的后背上,大口的咬住他的肩膀。

    “嫩妈!”老九的五官纠结在了一起,他奋力的一甩,野狗叼着他嘴里的一块肉被甩出2米开外。

    “哎呀呀!”大厨说完最后一句语气助词,闭上了眼睛,应该是真的晕了过去。

    我用另外一只脚踢着咬住我脚的野狗,边踢边哭,本来我们有机会载入刚菓的历史课本,此刻却长埋在了这里。

    一条,两条,三条,野狗们陆续冲了过来,把我压在了身子下面,我感觉自己的意思渐渐丧失。

    “别了,司徒雷登。”我脑海里竟然出现了这么一句话。

    我感觉自己像是做了一个梦,蓝宝石轮的船底装上了四个轮子,开到了草地上,巨大的柴油机声嘟嘟的作响,船长领着二副三副还有机舱的兄弟们揣着AK47疯狂的朝野狗射击,野狗被打的脑浆四溅,船长握住我的手大叫:大副!坚持住!大副坚持住!

    “船长!救我!船长!”我猛的睁开眼睛,船长的脸变成了一个陌生的东方面孔。

    “你醒了呀!”熟悉的国语。

    “哎呀我草!”身体的剧痛让我倒吸了一口凉气,我发现自己竟然躺在一个医院里,雪白的墙,雪白的床单,手背上还插着一根点滴针。

    “whoareyou?”我有些紧张,竟然说了一句英语。

    “额?”男子愣了一下。

    “对不起,对不起,习惯了习惯了。”我被自己的行为搞的笑了起来,结果伤口紧跟着就被牵扯到了,我又疼的呲起了牙,眼泪接着掉了下来。

    男子被我又笑又哭有些吓到,他都有些怀疑我是不是狂犬病发作了。

    “草草草!”我暗骂了三声,将疼痛忍住,深呼吸了一下。

    “我这是在哪里?你是?”我一口气问了两个问题,整个人出来一身冷汗。

    “你好,这里是华夏人在非洲联盟的专用医院,我叫金山,是非洲民间野生动物保护协会的一名成员。”男子骄傲的仰起头,说出两个国际性的大单位。

    “我去,金山?”我偷撇了一下眼前的男人,难道他就是每个深夜广播电台里铿锵有劲主持《金山夜话》节目的金山老师?

    不对不对,金山老师骂人有一套,让他来保护狮子,他还不得给狮子骂死唠,我摇摇头,甩掉荒诞的想法。

    “是你救了我吗?我的朋友呢?”我这才发现老九跟大厨并没有躺在我的身边,莫非这俩人已经去见马克思了?

    “王先生已经醒了,他现在应该在跟医院的大夫聊天,他们好像以前认识,你们的另外一个朋友并没有受伤,但似乎受了很大的惊吓,哎呀呀的喊个不停,为了防止他打扰到你,我们把他安排在了另外一个房间,你已经昏迷两天了。”金山微笑着看着我,声音里透着一股魔性。

    “我去,我昏迷两天了?九哥,不,王先生没事吧?”我听到大厨并没有被狗咬到,气的都有些哆嗦了。

    “王先生受的伤最重,但意识一直很清楚,我们发现他时,他还在用脚踢着你身上的野狗,他一共缝合了70多针,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金山提到老九时,一脸的钦佩。

    我挣扎着想要坐起来,金山跑过来扶住我的胳膊,将枕头垫在我的后背上。

    此刻的我只穿了一条内裤,低头看下去,发现我被野狗撕咬的遍体鳞伤,几乎看不到裸露在外面的皮肤,全部被绷带包扎着,我趁金山不注意,把手塞进内裤里,发现JJ还在,暗暗松了一口气。

    “金山老师,你能扶我去见一下我的朋友吗?”我听到金山说老九为了保护我不顾自己的生死还在踹咬我的野狗时,心里不禁有些感动。

    “你现在不能站立,你左脚被猎狗咬伤的很严重,伤口愈合之前是不能下地的,你的朋友每天都会来看你,你在等几分钟,或许他就过来了。”金山很享受我对他的称谓,笑眯眯的看着我。

    “嫩妈老二,你可算是醒了!”说曹操曹操到,老九的声音伴随着吱吱的轮椅声一并传来过来。

    “九哥!我”我把头看到包成粽子的老九,喉咙有些哽咽,眼泪又不争气的流了出来。

    “嫩妈老二,你这肾比我还虚呢,让狗咬了一口睡了两天两宿,嫩妈你咋还哭上了,嫩妈你怎么这么怂呢!”老九虽然嘴里骂着我,但我安然无恙的醒来让他还是感到无比的欣喜。

    “九哥,你这腿?”我有些惊讶的看着老九的轮椅,难不成老九已经被猎狗咬成了霍金?

    “嫩妈,这周医生说我腿刚缝合了不能下地,在床上躺了半天我就受不了了,嫩妈不让下地我就不下,我这不搞个轮椅坐坐,遵医嘱么。”老九手舞足蹈的对我解释着,丝毫不顾及自己后背以及肩膀上刚缝合的伤口。

    “周医生?”我愣了一下,好熟悉的感觉呀。

    “嫩妈,嘿嘿。”老九竟然娇羞的低下了头,上嘴唇使劲往下把着,想要包住自己丢失的两颗门牙。

    “醒了呀!你这小子可以呀,这才几年没见呀,竟然升成大副了!”陌生的国度听到熟悉的华夏女人的声音,我顾不上身上的剧痛,挣扎着把脸扭了过去。

    “我去!”我暗惊道,世界真是太小了呀,这个女人竟然是我们在纳米比亚红十字会医院时遇到的周梅大夫!

    “周姐,不,周姨!见到你真是太高兴了!”我激动的有些语无伦次了,差不多5,6年的时间没有见面了,周梅应该有四十五六岁了。

    “嫩妈老二,你会不会说话,这周大夫看上去比你都显年轻,你咋叫人家姨呢!”老九有些愠怒道。

    “你呀,还是那么贫,上回见你的时候门牙少了一颗,现在两颗都掉了,你倒比以前贫的更厉害了!”老九的恭维让周梅很是受用,嘴角扬的高高的。

    “嫩妈,笑成这样都没有褶子,你怎么保养的呀!”老九继续攻击着。

    我顺着老九的话深看了一眼周梅,这几年她竟然没有太大的变化,身材还是那么的丰腴,脸上如雪般白皙,白大褂里面凹凸有致,让人浮想联翩。

    “我这个年龄的都起反应了,难怪老九也被迷住了。”我咽了口唾沫,心里暗自说道。

    “周大夫,你们不是在援助纳米比亚吗?怎么会在刚菓?”我有些疑惑的问道。

    “这说来可就话长了。”周梅先是嗔笑的看了一眼老九,又开始说起自己的故事。

    我们几年前分别了之后,周梅继续在纳米比亚的其他城市进行援非医疗活动,帮助纳米比亚人建立现代化的医疗系统,渐渐的绝大多数的纳米比亚人都能享受正规的医护救治。而周梅是一个闲不住的人,体系完善之后,她又向华夏申请去处在战乱中的刚菓,可是国家因为她为非洲牺牲了太多拒绝了她的要求,没有办法,她只能联系上了“华夏人在非洲”这个联盟,成为了民间的一名志愿者来到了刚菓,而“非洲民间野生动物保护协会”也隶属与“华夏人在非洲”,我们跟老九被野狗攻击时,正好碰到了保护濒危猎豹的组织成员金山,他用猎枪击退了野狗,把受伤的狒狒跟我们三人带了回来,送到了这里。

    “那只狒狒没事儿吧?”我又想到了狒狒悲壮的表情,赶忙问道。

    “嫩妈老二,这周大夫医术就是高超,嫩妈我给拉到这里见到周大夫时,伤口自动就止血了,治条嫩妈猴子还不易如反掌。”老九这马屁拍的比我以前所有的马屁加起来都要恶心。

    “哈哈哈,你身体底子好,受那么重的伤都没有事情。”周梅又被老九逗笑了。

    “哎!九哥,你就消停点吧,都被狗咬成这个逼样了,腰带底下的事儿能不能就不想了啊!”我摇了摇头,心想我们要是这待个10多天,这周大夫还不得怀孕了。

    老九给周梅讲了我们在船上碰到偷渡的撸耶跟特雷西,协助他们来到了巴西,接着又在几年后碰到成为黑社会头目的撸耶,我们被撸耶救了一命,深入到药品商人内部,一举粉碎了巴西国黑恶的地下药品交易市场,而撸耶跟特雷西则不幸被杀。

    周梅有些伤感,毕竟她与特雷西共同生活过很长的一段时间,她有些后悔没能阻止特雷西偷渡,不停的在自责。

    老九舒了口气,幸好没告诉她实情,要是周梅知道这特雷西是我们给丢海里淹死了,估计老九这回就没有机会了。

    “哇啦啦啦!”我跟老九正各怀鬼胎的想着事情,一个当地的黑人突然冲了进来,朝我们大喊了起来。

    “嫩妈怎么了?”老九看着唯一听的懂法语的金山。

    “不好了,你们的朋友疯掉了!”金山脸色变的有些慌张,快步的往外走去。

    “嫩妈,老刘得狂犬病了?”老九惊讶的问道。

    高三学生被绑架,和长腿校花、爆乳三线小明星被困废弃小木屋,误吃不知名野果,半夜浑身燥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