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241章 准备反击

第241章 准备反击

 热门推荐:
    “嫩妈,这老刘得狂犬病了?”老九从轮椅上跳下来,顾不上身上的伤口,跟在金山老师的后面冲了出去。

    周梅楞了一下,表情有些惊讶,没理由呀,身上都没有伤口病毒从哪里侵入的呀!难道发生了医学界的奇迹,不行得去看一下。

    身为一个病人,好不容易有三个人来探望我,转眼间都跑去看不知道得了什么病的大厨,这让我情何以堪啊!

    “九,九哥!等我一下!”我试着抬了一下胳膊动了动腿,感觉身体并不是那么痛了,拔下插在手背的针头,深呼吸一下,咬牙把自己的下半身挪到了床边。

    “只要走几步坐到轮椅上就好了。”我心里轻松的想到。

    “走你!”我暴喝一声,光脚踩在冰凉的地板上,床到轮椅的距离大概有20厘米左右,我迈出了我人生的一小步,然后原地转了一个圈,总算后背对准了轮椅,此刻我已是浑身冷汗,身体也在发虚,赶忙一屁股坐了下去。

    “我草!!!”巨大的撕裂般的疼痛让我差点昏死过去,狗日的狗居然还在我的臀部咬了一口,而且这一口还不轻,坐下去的时候听到“啪啪”的响声,痛苦之余还让我震惊,这动静莫不是伤口缝合的线断啦?

    “老刘你个狗日的最好是真疯了,嫩妈你要是没疯,我就咬死你!”后槽牙被我咬的吱吱作响,如果大厨在我跟前,肯定是要掉一块臭肉了。

    将轮椅慢慢摇到门口,疼痛缓和了一些,屁股上感觉已经湿透了,应该是伤口在往外喷血,我把头伸出门外看了一下,老九周梅金山还有几个黑人正背对着我,透过几人身体之间的缝隙,我看到了对面房间的大厨。

    四目无神,整个人蜷成一团不住的痉挛着,嗓子里似乎被堵上了什么东西,想要发声却发不出来,嘴角的口水耷拉着很长,大厨用头撞着墙,偶尔又冒出类似狼叫的嗷呜声,让人不寒而栗。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无色无味杀人于无形的狂犬病毒?我差点落下泪来,大厨这一生是辉煌的一生,他把自己的身体交给了伟大的医学试验,淋病梅毒尖锐湿疣,霍乱黄热狂犬病毒,随便一个拿出来放到正常人身上都是难以诉说的痛,没想到大厨竟然把这几个病得了个遍,前面那5个还好说,最起码能控制,最后这个狂犬病,我估计是没有戏了,但是奇迹也不是没有,或许前面那几个病毒组成5大同盟,联合起来抗击狂犬病,以毒攻毒还能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呢。

    “嫩妈,都起开!”老九把面前几个黑人拨到一边,冲到房间里一把抓住大厨的脖子。

    “九哥,小心啊,这人咬人也传染!”我大惊失色的叫出声来,心想大厨狂犬了我们还能控制的住,老九要是狂犬了,方圆10公里之内估计就没有生物了。

    “嫩妈,啪!”老九一个大嘴巴子扇到大厨的脸上,真他妈的清脆啊!这一下的力度估计都能把野狗拍死。

    “嫩妈,你连点血都没见,搁这给我装狂犬病!”老九扬起手,又是一巴掌。

    “九哥,别打了!”我挣扎着想要站起来阻止老九,看大厨这个状态应该是真疯了,有病咱就治呀,打怎么能解决问题呢。

    “哎呀呀,九哥我错了,九哥我错了!哎呀呀,别打了,别打了!”大厨突然双眼又重新恢复了神采,跳跃躲避着老九。

    “我日!怎么个意思?”我惊得下巴差点掉下来,这大厨搞什么幺蛾子?

    周梅跟金山精神上也遭受到了巨大的冲击,大厨的行为用科学已经无法解释了,俩人相视一笑,心想给这小子解剖了看一看,或许能获得个诺贝尔生理学奖啥的。

    后来我在华夏最著名的ZY电视台一项大型科学教育普及栏目《走进真科学》中看到了类似的情节:一个小孩被狗咬伤之后,及时注射了狂犬疫苗,可是小孩还是发病了,他在家里爬行,抽筋,哆嗦,学狗叫,家长把孩子送到最大的省立医院去检查,检查的结果却是孩子根本没有染上狂犬病,但是小孩还是依然爬行,抽筋,学狗叫,后来《走近真科学》栏目组来到小孩家里,从首都调来了16人团队的博士后导师级别的专家来给他检查,这群人在小孩家里吃住了接近4个月,每日给小孩血检尿检,CT磁共振,什么高精尖的医疗设备都用上了,可是小孩还是每日爬行抽筋学狗叫,所有人都有些束手无策了,他们正准备再从国外找几个病毒神经中枢学的专家的时候,小孩的病奇迹般的好了。

    “找了一帮人天天在楼底下开会,今天内科,明天外科,后来是神经科,他妈的这一放暑假,小孩病立马就好了,我操,瞎子都能看出来呀,这孩子就是不想上学在家装病,就是欠揍!”小区门卫张大爷接受采访时说道。

    后来节目得出的结论就是:孩子为了逃学,装出来的狂犬病。

    这是我有生以来看过最科学的一套节目。

    “哎呀呀,大副救命啊!”大厨躲在我的身后,用手把住了我的轮椅。

    “嫩妈扶我过去,我非得扇死你个狗日的。”老九刚才的两掌已经消耗了他太大的精力,此刻他正扶着医院的外墙,浑身冒汗,大口喘着粗气。

    “行了,你们别闹啦!”周梅有些看不下去了

    “九哥,算了算了”我劝道。

    “嫩妈!”老九扶着墙,表情十分痛苦,双腿突然抖个不停,周梅赶紧跑过去,招呼两个黑人扶住他。

    “这次完了,老九从来没有打过自己人,看来老中青三代**丝的情谊这次就这么散了!”我摇了摇头,有些悲凉的想道。

    一周后。

    “哎呀呀,我刚才出的三代2,你这是三代一!”大厨把老九的牌捡起来递了回去。

    “嫩妈老刘,你打牌能不能手嘴一块用!”老九嗔怒道。

    “九哥,这卡带跟瘸子不知道怎么样了,我们得想办法去救他们呀!”我看了一眼手里的大王,长的跟瘸子太TM的像了,我忽然想起来我们还有两个人在土人手里呢,不知道还活着没有。

    “哎呀呀,顺子,照我看俩人肯定没了,土人这回到村里,这村委书记一看豹子没抓到,还不立马就给土人干掉了,自己人都干掉了,咱们的人还不跟着一块就灭了。”大厨这副牌似乎不错,嘴乐的都合不拢了。

    “嫩妈村委书记?”老九一时没能反应过来。

    “九哥,我们得回去看看,都是一条船上的,卡带那小子也不错,不能就这么给他们两个放下不管了,不行我们就叫着金山老师,他对这里熟,像他们野保协会的,应该跟酋长都认识吧。”我想了一下后说道。

    “嫩妈老二,这金山我感觉不一般呐,不是什么好人。”老九摸了摸下巴,酸溜溜的说道。

    “哈哈,九哥,这人得公平竞争,你不能因为人家金山老师跟周医生走的近了一些,你就这么诋毁人家呀。”我笑出了声,没想到老九还有吃醋的这么一天。

    “嫩妈!”老九咧着嘴笑了起来,受伤的牙龈还彰显着一丝童真。

    “哎呀,九哥,别笑了,别笑了!”我不忍直视老九的面孔,真丑,老九跟文雅的金山比起来确实不是一个档次的,如果金山老师打100分的话,老九也就20左右,初中没毕业,满嘴的粗话倒也还无所谓了,最主要的是强壮的6块腹肌里面包裹着两颗靠鸿茅药酒才能正常工作的虚弱肾脏。

    “九哥刘叔,我下午给金山说一下吧,真把瘸子跟卡带留那里,我良心上过不去,我们现在还要想办法联系船长和公司。”我看着老九跟大厨的眼睛说道。

    老九跟大厨听我提到良心两个字,也有些不安,毕竟百年修得同船渡,瘸子卡带跟我们上辈子还有可能是生活在一起的几只王八呢,可不能就这么给丢下不管了。

    我放下手中的扑克,想着得去搞一个能上网的东西,查一下蓝宝石目前的具体的船位,接着又想到我们的海员证跟护照现在在酋长手里,得想个办法弄回来呀,我这证书的命也够惨的了,在拉美非洲水土不服啊,对了,周梅那里应该有手机或电脑吧。

    结局是悲惨的,别说信号了,我们用的电都是手摇发电机释放出来的,我说每天中午都能见到两个小黑在房间角落里拿一手柄摇啊摇,还以为是在锻炼臂力晚上用来解决生理问题,原来是为了给我们晚上解决照明问题。

    整个医院是建在远离文明社会的野外,连个栅栏墙都没有,只是干杵着的一栋房子,医院里只有周大夫跟两个非洲的志愿者护士,还有手摇发电站的站长,而这个医院最初是为救助受伤的动物而准备的,也就是说这里是个兽医院,当然也会处理一些简单的人类的擦伤碰伤,而老九大厨还有我是第一批体验兽医院治疗的人类患者,还是比较荣幸的,大厨学狼叫估计就是吃了华夏援助的过期兽药导致的,兽医院当然在医兽放面起了很伟大的作用,我们养伤期间,金山老师带回来了摔断腿的狮子,落枕的大象,脖子撕裂的长劲鹿等一些动物,对它们进行了积极的救治,每当受伤的动物被治疗痊愈,金山老师总会亲手把它们放归自然,脸上也会洋溢着圣洁,感人至深。

    “哎呀呀,这金山老师人真好。”大厨流着口水目光呆滞的看着金山,像是狂犬病病发的母狗。

    “刘叔,你可别乱说,这可是九哥的情敌,跟咱们不是一伙的。”我在一旁提醒道。

    虽然我是支持老九的,但金山老师在我心目中留下的良好印象跟老九在我心目中的位置几乎是不相上下的,学识渊博,谈吐不凡,举止优雅,都有些不太像个男人了。

    金山住在离医院一公里远的动物保护组织协会捐建的房子里,他听到我们将对方**神像撞断的事情时也哈哈大笑起来,他告诉我们那个神像在那里已经有上百年的历史了,他们一直以大**为荣,我们居然直接给人家的信仰给干掉了,没当场被杀了就不错了。

    金山又告诉我们他只知道土著人部落里的这些历史,跟酋长也只是在保护动物上有过交流。

    “嫩妈,你咋交流的,跟土著人都谈好保护动物了,他们怎么还捕猎豹呢?”老九又想起我们被猎狗撕咬的情形,表情十分的痛苦。

    “呵呵,王先生,非洲偷盗猎物的有三大来源,最大的来源就是华夏人盗猎象牙,狮子跟猎豹,其次是欧美人法律意义上合法的捕猎,最后一种就是土著人自己捕捉猎物,用来祭祀或者是报仇。”金山推回我递上去的烟,示意自己不会吸烟。

    “报仇?”我有这疑惑的看着金山。

    “副船长,报仇就是猎豹曾经伤害过部落里的人,他们只能去反击,这是一种本能的反应。”金山给我解释道。

    我擦,我没有听清金山给我说了些什么,他的一句副船长让我有些飘起来了。

    “金山老师,我们现在需要你提供一下帮助,毕竟大家都是华夏人,我的两个船员此刻还在土著人的部落里,你也知道的,我身为大副,保护自己船员是我最基本的责任,所以我不能把他们丢下的。”我昂着头,嘴里叼着从发电站站长那里要来的刚菓本地香烟,忧国忧民。

    “副船长,你放心,这些土著人一般不会杀人的,你们安心养伤,我会去帮你们交涉这件事情,等有消息了我会告诉你。”金山也被我这种关心下属的无私行为感动了,差点留下泪水。

    “哎呀呀,你看这金山老师,长的也白净,还有文化,还爱护小动物,跟周大夫多般配呀!”大厨有意无意的说道。

    老九阴着一张脸,一句话也不说,不知道是大厨刺激到了他,还是有别的什么原因。

    我和金山商议好让他给我带一部可以打电话上网的手机或者是笔记本电脑,又将我们的船名写给他,让他有机会可以在网上查一下蓝宝石轮的具体位置,毕竟我们此刻的身份是蓝宝石轮上的船员,船在我在,船亡我亡么。

    待在一间比棺材稍微大一点的房子里整个人的心情变的很差,但老九在这种逆境中身子恢复的非常快,过了不到两天的时间已经可以爬树上摘香蕉了,而我在大厨的搀扶下去只可以慢慢的踱步,由于这里是兽医院,给我们缝合用的线都是野兽专用,伤口愈合后就会长入体内,而周梅又给我们了一些加速身体恢复的运动,老九每日呆在她的房间里,把新鲜的刚摘下来的香蕉送给她吃。

    金山是在走后的第五天回来的,他给我们带来了很多消息,首先是卡带跟瘸子还活着,不过酋长并不准备放人,其次是刚菓可能要爆发全面内战了,这个我们已经经历过了,冲天开枪,到也不是什么大事儿,最重要的一个消息是他在船讯网上查到了蓝宝石轮的船位。

    “九哥,这个经纬度,我去,这位置得是金沙萨了吧!”我看着金山递给我的经纬度,仔细计算着刚菓河从西往东走的经度,这个位置最少也得在刚菓河入海口东部200多海里了。

    “嫩妈,船长跑金萨沙做什么?”老九眼珠子也溜溜的转着,也在计算着此刻的船位。

    “九哥,难不成蓝宝石轮去金萨沙装货了?”我想来一下后说道,似乎也只有这么一个解释了,就船长的胆子,应该是不会逆流而上去来救我们的,应该是他们在马上要离开刚菓河的时候收到了公司的通知要去金萨沙装货,这才调转船头往上游方向走的。

    “老二,这事情嫩妈不太对呀。”老九这几日沐浴在周梅大副感情的阳光里,整个人气质提升了不少,说话的时候语气助词都少了一倍。

    “九哥,我们现在应该想办法先把瘸子跟卡带救出来,然后让金山老师帮忙搞辆车给我们送到金萨沙去跟船长他们会和。”我谄笑着看着金山,似乎我们就只有这么一个帮手了。

    “副船长,现在整个金萨沙已经打成了一锅粥,你们不能去那里。”金山有些为难的说道。

    “嫩妈,你怎么这么怂,我们什么事情没碰到过,萨达姆我都打过,你只要给我们搞辆车就行了,嫩妈我们全是老司机。”老九很霸气的说完这句话,我接着就替他脸红了。

    “副船长,王先生,我可以给你们提供一辆车,而且我可以做你们的司机,金萨沙的人都说法语,我想你们应该需要我的帮助。”金山被老九说的脸上有些挂不住,再怎么说我也是狮群里来豹蹄里去的角色,野兽我都不害怕,我能怕几个虚张声势的刚菓士兵么。

    “九哥,去金萨沙开车也就4个小时,我们现在最重要的是怎么想法把瘸子跟卡带救出来。”我及时的把话题转移开。

    “哎呀呀,金山老师在刚菓这么硬的关系,救人这种小事儿还不就是一句话就能解决啊!”大厨的这次马屁拍的很合我的心意,这句话等于把金山推到了悬崖边上,此时周梅也凑了过来,所有人都盯着金山,等待他的回答。

    “呵呵,副船长,王先生,事情并不是你们想的那么简单,我尝试过给他们赔偿,他们根本就不接受,像我们没有信仰的人,是不会体会到信仰被人抹杀后是什么感觉的。”金山苦笑着说道。

    “擦,谁说我没有信仰,我的信仰是**好不好。”我暗骂道。

    “金山老师,那我们没有其他办法了吗?”我问道。

    “办法只能是硬抢了。”金山眼神里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凶狠,虽然只有不到一秒,但还是让我有些不寒而栗。

    “嫩妈,我就说只能是硬抢,这帮子土人不能跟他们讲道理的。”老九鄙视的看了一眼金山,估计心里想着就你这小身板,估计连黑人家里养的猪都打不过。

    “硬抢?就我们几个?什么武器都没有,怎么抢呀,空手去,我们岂不是也变成俘虏了。”我摇摇头,基本否定了这个决定。

    “你们需要什么武器?我可以帮你们搞到。”金山

    似乎对硬抢十分感兴趣。

    “嫩妈老刘,你要啥武器给金师傅说说,看看他能不能给你弄到。”老九笑着说道。

    “哎呀呀,我要菜刀就行。”大厨思考了半天,想出来一个最低端的武器。

    “嫩妈老刘,你也就这点出息了。”老九摇摇头,紧接着又看着金山说道:“我们需要4把AK,两把手枪,四个弹夹的子弹,最好能搞个RPG啥的。”

    “我去,九哥,你这是抢人还是灭族啊!”我边笑边看着旁边的金山,心想你这次话说的太满了吧,看你怎么收场。

    金山此刻跟老九已经杠上了,两个人都是聪明人,都知道一山不容二公虎这么个硬道理,最重要的是旁边还有一只漂亮性感的母老虎,两只公虎只见的斗争一触即发!

    “王先生,明日我把你需要的都给你带过来,而且我陪你们一起去救你们的船员。”金山挑衅的看着老九。

    “嫩妈不送!”老九爆喝一声,把头扭到一边。

    我去,你俩演电影呢吗,搞的都是什么玩意儿啊!

    “哎呀呀,这菜刀还是王麻子牌的呢。”第二天一大早,金山开着一辆长城的皮卡车,拉着几个木头箱子就来到了医院的门口,大厨拿着金山送给他的菜刀,正在细细品赏着。

    “我去,九哥,这可都是真家伙啊!”我咽了一口唾沫,眼前的一切让我的伤口差点就重新裂开,一个木头箱子里放着几杆AK,另一个是一整箱的子弹,最角落的箱子竟然装了一只火箭筒,旁边还放着两发像**的火箭弹!

    高三学生被绑架,和长腿校花、爆乳三线小明星被困废弃小木屋,误吃不知名野果,半夜浑身燥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