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242章 灭族

第242章 灭族

 热门推荐:
    “嫩妈,这金山银山的倒还挺有本事的。”老九本来以为随口一说能让金山出丑,没想到他还真搞来了枪支跟火箭筒。

    “九哥,咋办?”我看着老九,这次都夸下海口了,人家武器都给弄来了,总不能不干了吧。

    “嫩妈要是给弄辆坦克就好了。”老九咂咂嘴,自言自语的说道。

    “副船长,武器已经搞到了,不知道你们的救人计划怎么样了。”金山装作没有听到老九的话,这哥们怕万一老九认真起来,非要弄个坦克,这可超出他的能力范围了。

    “这个救人计划,可不是小事儿,我们还得好好商议一下。”我尴尬的挠着后脑勺,他妈的怎么忘了制定救人计划了,得赶紧组织人员开会呀!

    “九哥,九哥!”我拿眼神瞟了一下老九,他正痴迷的盯着手里的AK。

    “嫩妈老二,商议什么玩意儿,咱这拿的可是火枪啊,嫩妈土人拿的是红缨枪,这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的!”老九熟练的拉了一下枪栓,记得上一次老九拿枪还是在索马里跟海盗战斗,这一转眼都好几年了。

    “九哥,你的意思是我们直接持枪攻到土人部落里?他们万一反抗怎么办?我们总不能开枪吧。”我摇了摇头,用棍子打几下我还能下得了手,拿刀我就哆嗦了,你让我用枪扫射,我估计直接就吓尿了。

    “哎呀呀,干,干他!”大厨拿着菜刀对着空气比划着,这是他用了半辈子的武器了。

    老九没有说话,虽然他平日里争强好斗,毕竟心底是善良的,你让他用枪杀几个手持冷兵器的土人,他肯定做不出来的。

    “王先生,武器给你们带来了,不知道你们讨论好了吗?你们的船员还在土人手里受苦,总不能见死不救吧。”金山一改往日的儒雅,连续说了三个“你们”,立场鲜明,咄咄逼人。

    “嫩妈,干!”老九拿起手中的枪,冲天“咣咣咣”开了三枪,我跟大厨吓的猛一哆嗦,我还倒好,只是尿道括约肌收缩了一下,差点尿了,而大厨正耍到刘氏刀法第30式力劈华山,受到惊吓后菜刀猛的脱手,“噗嗤”一声干到了金山的大腿上。

    “啊呀我草!你瞎啊!”金山抱着腿大叫了起来。

    我去,原来这高学历的人也会说脏话呀!我忍不住笑出了声。

    大家尴尬了好一会的时间,又重新坐到一起,开始商议具体的行动计划。

    老九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大厨只是精神上的负担,基本上也被疏导开了,我虽然剧烈运动时伤口还有些疼痛,但也不是不能忍受,况且我们此次是用热兵器对战冷兵器,大家根本就不是一个二次元世界的,这就好比我拿着一挺机关枪穿越到了秦朝,如果子弹无数的话,我基本就是秦始皇了。

    具体的作战步骤如下:金山老师开车,(老九执意要自己开车,被我跟大厨强烈拒绝),车驶入森林边缘后,一人看车,剩余三人下车开始徒步往里走,本来计划战斗力最弱的大厨留在原地看车,后来一想我们这是敞篷的吉普车,这哥们万一睡着了,再被路过的狮子吃掉,他死了倒无所谓,关键是别给狮子染上梅毒,接着一传十,十传百,狮子在刚菓可是濒危物种啊,他这一弄再把狮子给灭绝了,可就得不偿失了,毕竟需要救的是我们自己的船员,所以大家一致认定由金山老师留下来看车。

    武器方面,金山老九和我每人一把AK47,只保留枪里的一个弹夹的子弹,为防止大厨误杀自己人,给他配备了他最爱的菜刀,徒步走进部落后,先用武器威慑酋长,让他们主动释放瘸子跟卡带,如果拒不释放,老九先朝天鸣枪,如果再没有动静,老九就朝土人养殖的猪牛开枪,让土人害怕,迫使他们放弃抵抗。

    “九哥,如果杀了土人的猪牛,他们还不害怕咋办啊?”我问道。

    “嫩妈土人又不是傻逼,肯定会害怕的,总之我们的原则是不能杀人。”老九强调了一下纪律。

    “哎呀呀,凭啥让我拿菜刀。”大厨不停的嘟噜着。

    作战计划部署完毕,金山把车开回到动物保护协会,给汽车添加燃油,大家约定好下午两点在医院门口集合。

    简单的吃了一些午饭,老中青三代**丝又凑一起玩了一会斗地主,也算是大战前的减压了。

    金山重新回来的时候车里还多了一只受伤的花豹,不得不说他这种精神真的很让我敬佩,大家简单的跟周医生告了别,几个人坐上了金山的大吉普。

    吉普车不到20分钟就行驶到了我们上次逃出来的热带雨林边缘。

    “嫩妈老二,不对劲。”刚一下车,老九的眉头就紧锁了起来。

    “九哥,怎么了?哪里不对劲?”老九的直觉一向很准,我有些恐慌的问道。

    “嫩妈老二,说不上来哪地方不对劲。”老九摇摇头,他似乎也不知道具体哪里出了问题。

    金山从车厢里拿出枪支递给我们,又给我们做了一个OK的手势,我朝他点了一下头,老九和我把大厨夹在中间,三个人排成一条直线,小心翼翼的钻进了丛林里。

    老九跟大厨天生就有记路的本领,所以我并不担心我们找不到部落的具体位置,可是钻进树林里我才发现,事情确实有些不太对劲。

    “九哥,这土人竟然开了一条路?”我有些诧异的问道,在我印象里上次被土人押解过来经过这里的时候几乎都是满满的藤类植物,他们都是在夹缝中穿过去,丝毫不去破坏大自然留给他们的天然盔甲,除了万不得已需要扯断一些植物的时候,还会很虔诚的低头道歉,可是现在我们眼前是碎了一地的树根树藤,很明显这是有人拿砍刀砍掉后做出来的。

    我擦,土人这才半拉月没见面,就学会“要致富先修路”的基本国策了?

    “嫩妈老二,这树藤应该是最近刚被砍下了的,你看断裂的地方还是绿的。”老九随手拿起一根,指着接口处对我说道。

    “刚被砍的?”我接过老九手里的树藤,接口处还在冒着绿色的汁液,看这个样子,也就被砍了2,3个小时的时间。

    “哎呀呀,管那么多干什么,有人给咱修路更好。”大厨挥舞着菜刀,急不可耐的说道。

    我跟老九对视了一眼,俩人都猜不到发生了什么,现在离部落步行只有不到10分钟了,也只能去那里一探究竟了。

    越往前走,我跟老九越心惊,刚开始空气中弥漫了一股烧焦了的味道,慢慢的却是让人作呕的血腥气,绕过最后一片树林,我们终于来到了开阔的部落驻地,眼前的一幕让我们三人瞬间就吓尿了。

    死人!到处都是死人!

    虽然地处热带,此刻我们却感觉阴风列列,已经被烧成废墟的棚子还有几块冒烟的木头,发出阵阵让人恶心的臭味,到处都躺着被枪杀掉的土人,可以说是血流成河,几具尸体手里还握着长矛,似乎在想着如何反抗,无奈武器根本不在一个时代,头戴花饰的酋长被吊在最高处的建筑物上,已经成了一个血人。

    “九,九,九哥,我们,草,草,草”我用手指着眼前的一切,根本不能完整的说出一句话。

    “嫩妈!”老九虽然凶悍,但是哪里见过这种场面,强忍住不让自己吐出来,大厨已经躺在了地上,这次应该是真晕了。

    “九哥,人,人都,都死了!”我哆嗦着,嘴唇像被电过,颤抖的不像样子。

    “嫩妈老二,去找瘸子跟卡带!嫩妈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这地方不能久待!”老九推了一把正发呆的我,大叫道。

    我这才醒悟过来,关我们的牛栏此刻已经被烧成了一摊灰,烤牛肉的香气配合着焦糊的木头味道给人的感觉像是在野外露营,老九则不停的翻看着躺在地上的人,试图找到颜色不同于土人的尸体。

    “九哥,没有啊,我们跑吧!”我擦了一下嘴边吐出来的面条,裤子已经湿了两次了。

    “嫩妈老二,再找找,没有的话赶紧走!”老九的恐惧不次于我,他说话的时候很明显的能听出喉咙里呕出了东西,紧跟着又咽了回去。

    我不停的哆嗦着,面前的尸横遍野让我根本集中不了精力来寻找卡带跟瘸子,虽然我们跟土人一开始是处在敌对的状态,他们对我们也不怎么友好,可活生生的几十人突然就这么去见耶稣了,而且都是惨死,这让我根本就不能接受这个现实,我脑子里反复在想,是谁?是什么原因,让这帮人遭遇灭顶之灾?

    “嫩妈老二,找到了!都嫩妈活着呢!”老九突然指着唯一一个没有被烧的破木棚子,兴奋的大叫道。

    我脚踩着尸体冲了过去,卡带跟瘸子正蒙着双眼跪对着我们,嘴里不停的嘟囔着,脸上的表情像是被踢到了蛋蛋,五官扭曲的不像样子。

    “卡带,瘸子!”我冲过去解开蒙在两人子眼睛上的黑布。

    “别杀我,dontdoit!别杀我!”卡带砰砰给我磕着头。

    “卡带,是我啊,我是大副!”我用力摇晃着他的肩膀,他似乎遭受了非常大的刺激,已经被吓破了胆,除了拼命的磕头说别杀我,眼睛里一点神采都没有。

    “瘸子!发生什么了?”我盯着瘸子的眼睛,他似乎是正常的。

    “哇啦啦啦!”瘸子眼神幽怨,不知道是因为紧张还是别的什么原因,他竟然说不出话来,像个哑巴一样叫着。

    我擦,他妈的这怎么什么灾难都落这一个人头上了,断了两条腿不说,还JB哑巴了,就算了活着回去了,可怎么给他的家人交代啊!

    “嫩妈老二,先别管那么多了,我们赶紧撤!”老九环顾了一下四周,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别的危险。

    卡带虽然有些失心疯,但腿脚还是灵便的,我架着他的胳膊,他很顺从的跟着我,还是不停的做着磕头的动作,嘴里嘟囔着别杀我,老九则一把抱起瘸子,小跑着往外冲。

    “哎呀呀,等等我!”由于我们高度紧张,忘记了还有倒在地上的大厨,一行人越过他跑了几米后,大厨爬了起来,大叫着追上了我们。

    “嫩妈老刘你个狗日的竟然还是装死,帮我抬一下瘸子!”老九怒骂了一句后,把瘸子的一半身体递给大厨。

    看来这路应该是那帮行凶的人开辟出来的了,多亏了他们建造的路,不然我们不可能拖家带口跑的这么顺畅。

    “哎呀呀,金山老师呢?”恐惧让我们不足5分钟就跑出了热带雨林,可是原本停在树底下的吉普车跟司机金山已经不见了。

    “我去,九哥,莫不是金山老师被刚才那帮暴徒干掉了?”我打了一个寒颤后问道。

    “不能呀,金山老师手里可是有枪的,假如真碰到暴徒双方打起来,我们应该能听到枪声的呀。”我紧接着又说道。

    “全部举起手来,把枪扔掉,膝盖跪地!你们已经被包围了!”熟悉的美国大片里才能听到的声音。

    我把眼睛递了过去,7,8个穿着制服的人突然出现在我们的面前,他们正用枪对着我们,而这群人的中间竟然站着金山!

    “嫩妈我草,我们被陷害了!”老九突然明白了整件事情,愤怒的冲我大喊道。

    高三学生被绑架,和长腿校花、爆乳三线小明星被困废弃小木屋,误吃不知名野果,半夜浑身燥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