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247章 神医鼓手

第247章 神医鼓手

 热门推荐:
    “大副,水头,你们快看!”卡带突然又像发现了新大陆一般,指着面前的火光惊呼出声来。

    “哎呀呀,卡带,几个黑鬼子吃饭,你惊讶什么呀!”大厨被卡带吓了一跳,有些愠怒道。

    我朝卡带手指的方向看过去,没有什么异常呀,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们应该是在举行狩猎大丰收时才会有的仪式,部落里的人围着篝火坐成一团,篝火里正烤着土人的晚餐,因为烤的时间太长了,我并不能看出那是只什么动物,人群的正中间坐着一个插满毛的老者,应该是酋长了,酋长的左侧是一个充满青春活力的小黑妞,跟酋长坐这么近的话不是小媳妇就是小女儿,小黑妞时不时的低头跟旁边背对着我们的一个男子耳语着,看上去十分亲密,照这个形式看的话,这黑妞应该是酋长的女儿了,背对着我们的男子装束似乎跟黑人不太一样,总感觉在哪里见过一般。

    “卡带,你让我们看什么?”我好奇的问道。

    “大,大,大副,那个,那人那人是”卡带变成了结巴,极力想告诉我发生了什么。

    “卡带?那人是谁?”我更疑惑了,莫不是卡带有亲戚在刚菓打工,他正好碰到了?

    正胡思乱想着,黑妞怀里的男子突然转过头来,一张熟悉的东方面孔,被昏暗的灯火笼罩着。

    “嫩妈!”“卧槽!”“哎呀呀!”我们三人被彻底震惊住了。

    我已经开始怀疑人生了,坐在黑妞怀里的那个正备受宠爱的竟然是落水失踪的一水!

    “嫩妈老刘,你这回有烟抽了。”老九咧着嘴大笑了起来,我们的一水竟然干上驸马爷了。

    “哎呀呀,我就知道这个水手命大,这河里怎么还能淹死人呢,哎呀呀,这河都叫母亲河,我得去看看烤的那是什么好东西。”大厨已经按耐不住了,流着口水大踏步的走了过去。

    “我擦,这一水怎么说活又活过来了,让我怎么跟船长交代呀,这哥们的死已经通报给公司了呀,按照惯例来说的话,公司肯定假骨灰都给做好寄回家了,这件事差不多出了有一个月的时间了,一水的追悼会估计都开完了,一家人正在家商量怎么分赔偿款呢,一水回家一看老婆拿着精神补偿款改嫁了,岂不是要气死了?不过我们现在连他妈船都不知道去哪里了,一水死不死的跟我们也没太大的关系了,看一水现在混的这么好,实在不行,我们几个给老酋长毒死,让他接班干酋长,以后就跟着他一起混,或许还能在刚菓混出些名堂呢呀!。”经历了这些坎坷,我竟然产生这么变态的想法,赶紧深吸了一口气,又慢慢的把脑子里乱糟糟的东西吐出来。

    虽然对一水的复活稍感失落,但此刻能在他乡遇到故知,而且是成为大腿的故知,我心里还是忍不住狂笑了起来。

    “嫩妈一水!混牛逼了啊!”老九稍微整理了一下自身的装扮,毕竟他是一水的老领导了,不能把狼狈带来让一水看笑话。

    “哎呀呀,一水,那烤的什么玩意儿,先给我割一块吃!”大厨奔着烤肉就冲了过去。

    “哇啦啦啦啦!”正在聚餐的土人们被我们的突然出现吓的大惊失色,他们似乎没有想到自己完美的后花园屏障竟然被我们轻易的就突破了,几个战斗先遣队的摸起长矛就想要过来戳我们。

    “水头?大厨?”一水站了起来,悲喜交加。

    “一水,我们找你找的好苦呀!”我最后一个加入了进来,领导范十足。

    “大副!大副!”一水看到了我,从黑妞胳膊里挣开,奔到我面前跪倒在地上抱住我的腿,痛苦的大哭了起来。

    所有人都被这一幕感动了,土人们虽然还处在警备中,但是看到我们这父子相认,纷纷湿了眼眶,几个感性的黑妞甚至都已经相拥而泣了。

    “嫩妈差不多就行了。”老九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哎呀呀,一水,你让这黑人起开,我割块肉吃,饿死我了。”大厨非常的理性。

    “你们是谁?”黑妞竟然还会说英语,她应该是忍受不住了,好不容易搞一白皮肤的小伙,哪里钻出来一群男人给我抢跑了。

    “你好,我叫nine,很高兴认识你。”老九忘记了自己消失的门牙,自以为很帅的笑着。

    黑妞被老九裸露的牙床吓到了,心想这哥们怎么比火上烤的那玩意儿都吓人,她把我们当成了一水的仇人,挥了一下手,战斗队的土人们手中的长矛已经跃跃欲试了。

    “一水,你别哭了,别哭了,给这妞解释一下。”我推开粘在我大腿上的一水,心想你个狗日的赶紧的,晚一点我们就要被烤着吃了。

    “大副,我不会说英语呀。”一水擦了下眼角的泪,无奈的说道。

    “嫩妈一水,你小子够牛逼的,那你咋勾搭上的这姐们啊?”老九被一水的话逗乐了。

    “头,我,我用手比划的。”一水羞愧的低下了头。

    运气来了真是想挡都挡不住,原来一水被自己当成海盗的**武装军吓的跳了刚菓河之后,靠着自己顽强的生命力游到了河的对岸,为了防止海盗对他追击,他又疯狂的朝森林深处跑,跑了半个小时后整个人就虚脱了,然后晕倒在了地上。醒来后发现自己竟然被土人救了,最关键的是酋长的女儿居然看上了自己柔弱的小身板,自己也从一个一无是处的水手一下子成了酋长未来的女婿。

    “哎呀呀,丧尽天良啊!我怎么没摊上这好事儿。”大厨听完这段天理难容的爱情故事,恨的牙痒痒。

    此刻土人们已经知道我们的来头,他们把我们也当成了远方而来的尊贵客人,黑妞特地将最开阔的空地腾给我们,让我们几个华夏人可以坐一起说话,

    “大副,我没想到你们还活着,我也没想到你们会回来找我。”一水半拉月的时间经历了最坏的事情跟最爽的事情,人生观得到了质的飞跃,说话也变的沉稳了许多。

    “这是我们应该做的,不抛弃不放弃,是咱们船赖以生存的法则。”我虚伪的说道。

    “大副,蓝宝石轮现在在哪里呢?”一水还没忘掉自己的母船。

    “一水啊,我们船现在在金萨沙,我们可是专程来找你的呀,为了找你我们出了多少事儿呀,你看水头门牙也掉了,大厨脖子差点卡断,卡带神经也出了问题,还有瘸子,都快成植物人了!”我赶紧把事情全部推给一水,好让他心生感恩,能迫使酋长老丈人想办法给我们送到金萨沙去,老九卡带还有大厨也很配合的露出痛苦的表情。

    “大副,瘸子呢?”一水问道。

    “卧槽!瘸子!”我猛的惊醒过来,我们只顾自己兴奋了,忘了瘸子还在部落边上躺着呢。

    “大副,这是马蜂蛰的吗?怎么给蛋整个吃没了。”一水很心痛的看着瘸子的伤。

    好在土人部落里有个神医,他看了看瘸子缩阳入腹的下体很有把握的对我们笑了一下。

    “九哥,这土人是不是有什么偏方专门治这个?”我咽了口唾沫,毕竟刚菓人可是出了名的大阳人呀,我们或许能找到什么促进自己血液循环的好配方呢。

    “嫩妈老二,说不准呀,这大森林都是纯野生的,我估计土人有啥硬货,这玩意儿估计鸿茅药酒可得管用多了呀!”老九也注意到了神医的神秘一笑,这回可不能再错过了,肾虚有可能在今天就根治了呀!

    所有人都满怀希望的看着神医,神医回到自己的破木棚子里拿出祭祀用的神器摆放到瘸子身边,开始对着瘸子大跳大唱,然后跪倒地上,对着神灵开始许愿,祈求神灵能拯救受伤的瘸子,我们几人同时摇了摇头,他妈的神灵早被我们给撞断了,瘸子这把是死定了。

    跟神灵对完话的神医很累的瘫倒在地上,应该是在恢复元气,瘸子此刻的回光返照还没有到尽头,神采奕奕的,几人商量了一下,瘸子肯定是活不成了,临死就让他好好享受一回吧。

    我们把瘸子抬到篝火旁,把他扶坐了起来,黑妞招呼土人给我们一人分了一个盘子,烤好的肉被土人们用刀子切成很适合咀嚼的小块,分发到我们的盘子里。

    土人的等级分了很多层,生完孩子的妇女看上去级别非常低,她们给我们端来了很多水果,还有用椰子壳做成的杯子,里面装着不知名的果汁,这几天一直在逃命中渡过了,猛的受到这么好的待遇,大家都有些不太适应,就连一向淫荡的大厨都咧着嘴不好意思的跟黑女人们道着谢。

    “九哥,这是牛肉吧。”我拿手指夹起一块,学其他的土人拿肉在盘子中间的一堆作料里沾了一下,塞进嘴里。

    “嫩妈老二,这么大的嚼劲,应该是野牛肉,这玩意儿大补的呀,嫩妈一水,你给我问问,这野牛的红腰白腰有没有,给整几个。”老九“咔咔”大口撕咬着肉,好似肾透支的已经补了回来。

    “瘸子,你想吃什么,喝什么你就吱声。”我拍了拍瘸子的肩膀,温柔的问道。

    “大副,吃这个就行,这肉真香。”瘸子不到20秒就吃光了自己盘子里东西,意犹未尽的盯着我的盘子。

    面对一个将死之人,我还能做什么选择呢,我把自己的盘子递给了瘸子。

    吃饱喝足,黑妞拍了拍手,走出来了一群姑娘。

    武装队的人都往后退了一步,留出来一个巨大的空间,穿着凉爽的姑娘们走到了空地上。

    上身肯定是光着的,这已经是非洲女人的标配了,脖子里挂着神像木雕,手腕脚腕上满满的象牙做成的手链,腰间系着一条超短的草裙,头上插满了鸡毛,神医此刻已经休息完毕,没想到他在做神医的同时还是部落里的乐队鼓手。

    神医手鼓敲的很棒,黑妞们随着鼓点开始扭动自己的身体,嘴里还吟唱着当地语言的歌曲,大厨跟瘸子眼珠子都绿了,姑娘们的短裙根本不是齐B的,而是齐腰的,也就是说黑妞们其实是上下失守的,短裙其实就是个腰带而已。

    “哎呀呀,哎呀呀,哎呀呀!”大厨已经兴奋的说不出话来了,这简直就是为他准备的专属舞会啊。

    瘸子的眼睛已经直了,喉结随着姑娘们的腿上下摆动着,他扶着卡带的身子站了起来,脸色潮红,恨不得立马冲过去,用夫妻双休功解自己的蜂毒。

    姑娘们跳了一会后,黑妞喊了一句,她们跑到我们身边,把我们也拉到场子里,要跟我们一起合跳。

    老九大厨已经身经百战,当年都是号称霹雳舞神的主,虽然不是很协调,但是趁机揩油是必不可少的,我尝试踏了一下神医的鼓点,想起自己当年做三副的时候在泰国的舞厅做了两节第四套广播体操的伸展运动,现在这节奏做伸展运动有些不太合适,直接走你来跳跃运动。

    “啪啪,12345678,22345678,啪啪。”我嘴里默念着拍子,手上还做着相应的动作,给我伴舞的黑妞直接被我的舞姿惊呆了,其他人也暗暗竖起大拇指,这华夏人比我们非洲人都牛逼啊,这舞蹈跳的,节奏感十足,还锻炼身体!

    “草,老子这是还没做眼保健操,挤压睛明穴之后再给你们来个轮刮眼眶直接把你们非洲的嘻哈文化爆掉。”我心里暗道。

    “放开我,放开我。”卡带把瘸子护在身后,组织了黑妞的邀请,瘸子愤怒的推开了卡带,挣扎着要加入我们。

    “卡带,放开他,随他去。”我哀叹了一句,人之将死,还是让他**做的事情吧。

    非洲人也被瘸子身残志坚的精神感动了,好几个妞围住他,尽情的挑逗跳跃着。

    我做完最后一个8字节拍后,停了下来,老九大厨已经开始肉搏了,瘸子回光返照已经到了极致,他这辈子估计都没想过自己还会跳舞,卡带羞红的脸也变的可爱,我抿嘴一笑,今晚是一个肾虚之夜。

    【九劫改命真仙完爆大主宰】修仙家族大小姐威逼少年做赘婿,夜深人静孤男寡女,爆乳翘臀仙女突然出手抚摸少年后

    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