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我的海员生涯 > 第252章 拯救周医生

第252章 拯救周医生

 热门推荐:
    “出门左拐走20分钟。”黑妞没想到我们几人竟然有这么大的反应,她使劲挣脱开我的手,生怕我控制不住,把她嘿嘿嘿了。

    “九哥,你等等我!”黑妞的话还没有说完,老九已经冲了出去。

    “哎呀呀,老九你慢点。”大厨竟然跑到了我的前面。

    “刘叔,你怎么这么积极,我们这回可是去送死呀!”我紧跟了上来,留下了错愕的站长与护士。

    “哎呀呀,大副,周大夫对我们可是有救命之恩啊!我们怎么可以见死不救呢!”大厨不愧是校长跑队的,不到1分钟已经把我跟老九甩在了身后。

    这周梅的魅力果然是非同寻常啊,竟然连大厨这种没有任何优点的人都能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变的像个少先队员,如果多几个周大夫,我们岂不是要世界和平了。

    这大草原上就是爽呀,连个十字路口红绿灯都没有,我们只需要找好方向一路狂奔就可以了。

    “嘭!”一声巨大的关门声打断了我的思绪,紧跟着两股刺眼的光射了过来。

    “我草!九哥,怎么回事?!”我大叫了起来,光线威力很大,我根本就睁不开眼睛。

    “嫩妈老二,不好!有埋伏!快跑!”老九突然停下脚步,顾不上近在咫尺的周医生,转身往回跑去。

    如果没有教练喊停的话,奔跑的大厨会一直往前,直到丧失掉自己全部的体力,所以“嘭”的一声后,大厨撞到了两个光亮的中间,倒在了地上。

    我眯着眼睛用手遮挡着光,看上去眼前应该是一辆汽车。

    “嫩妈!”老九又大骂了一声,我扭头一看,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出现了两道亮光。

    他妈的没有十字路口,没有红绿灯,怎么冒出来这么多汽车啊!

    大厨看样子应该是真晕过去了,我很自觉的跪在地上,双手抱住后脑,这是世界上通用的挨揍比较少自我保护方式,老九则在原地不停的转着圈子,准备能找个空当逃出去,几个人好像装在网里的鱼,虽然还处在海水里,可是就是逃不出去。

    “嫩妈老二,你怎么这么怂,站起来跟他们干呐!”老九像个陀螺一样,无视射来的疝气大灯。

    “九哥,我看出来了,咱们是斗不过金山了,人家早就在这里等我们了,实在不行我们就好好求求他,好歹大家都是华夏人,或许能给条活路啊!”我浑身哆嗦着对老九说道。

    “哇啦啦啦啦!”车上的人说话了,应该是金山的巡护队。

    “九哥,投降吧,别激怒了他们,这帮狗日的可是真开枪啊!”我感觉自己已经吓尿了,心想老九都这个时候了,咱可不能跟他们对着干啊,一个火箭弹打过来,我们连骨灰都没有了。

    “哇啦啦啦啦!”一个黑人大踏步的走了过来,一把抓住了老九的手。

    “嫩妈!”老九一个反擒拿,将这个人按倒在地上。

    “嫩妈老二,过来帮忙,我们有人质在手里了!”老九扭头冲我喊道。

    我去,这剧情反转的也太快了,我犹豫了一下后跑到老九身边,坐到了黑人身上。

    司机关掉让他们引以为傲的疝气大灯,开启了近光,我的眼睛瞬间适应了此刻的环境,被我们按在身下的黑人应该是他们的头目,车上的黑人们纷纷跑了下来,端着步枪,神色紧张的盯着我们。

    “嫩妈过来啊,过来老子干死他!”老九把头目提起来,把手掐住他的脖子。

    “干死他,干死他!”我感觉一股热祥已经冲出来了,但还是在气势上配合着老九。

    “哇啦啦啦!”被我们抓住的黑人嗷嗷大叫着。

    “九哥,这人怎么这么面熟呢?”我紧张的看着眼前的局势,偷瞥了一眼被老九抓在手里的黑人头目。

    “嫩妈比斯利?!”老九低头看了一眼手里的小黑,惊呼出声来。

    我去,这哥们不就是老九教他斗地主的**武装军的那个上尉吗!

    “王炸,王炸”黑头目发现老九终于认出了他,眼睛里瞬间满含热泪,他似乎没想到会在这个场合见到老九,因为双方没有合适的语言来交流,他只能用斗地主中最让人兴奋的一门牌来表达自己内心的激动。

    “嫩妈顺子,顺子啊!”老九把小黑放下来,抱在怀里,热情的回应着。

    围在我们身边的黑人们都惊呆了,心想这俩人搞什么飞机?尤其是部队里的副队长,好不容易有机会队长要被干掉了我能转正了呢,怎么突然俩人又和好了?

    由于老九跟比斯利正在深情的对视,所有人把目光转到了我的身上,我被一众黑人看的有些发毛,只能厚着脸皮加入到老九他俩的柔情中去。

    “三代二,三代二!”我握住比斯利的手,谄媚的笑道。

    “哎呀呀,春天!春天啦!”大厨连滚带爬的冲了过来,差点跪在比斯利的跟前。

    “嫩妈老二,这下我们有帮手了!”老九兴奋的大叫道,现在别说是金山银山了,就目前的势力来看我们竞选总统都有希望!

    老九用手跟比斯利比划了一阵子,三人坐上了比斯利的汽车,哈哈哈,送死?我们这是去索命!

    老九此刻救人心切,恨不得把油门踩烂,我跟大厨已经不是第一次感受他的车技,俩人都选择坐到门口,随时准备跳车。

    金山所谓的动物保护组织基地比周梅的医院要豪华一些,四周还围绕着接近两米高的铁质栏杆。

    老九按了接近一分钟的喇叭,保护组织里亮起了灯,几个光着膀子的巡护员抱着枪冲了出来。

    大家都是为了钱卖命么,巡护员看到我方雄厚的人员及战备力量,在第一时间跪倒在地,把枪放到地上,老九从比斯利腰里掏出手枪,冲进了房子里。

    “嫩妈我草!”老九突然像头狮子一样疯狂的怒吼了起来。

    “我草,九哥!”我捡起地上的AK,跟了进去。

    “王先生,误会,都是误会啊!”金山穿着内裤,慢慢往后退着,旁边卧室的门虚掩着,我往里面瞧进去,两条雪白的大腿裸露着。

    “哎呀呀,这是周大夫的腿呀!”大厨跟进来之后,也被卧室里的春天吸引住了。

    “嫩妈!”大厨的话彻底点燃了老九的愤怒,他大喝一声,跳到金山的眼前。

    金山在大厨的手中估计都逃不过三招,所以老九只用了从天而降的一掌就把金山打倒在地上,这一下估计一时半会是醒不过来了。

    我跟大厨则点上站长给的半支烟,一屁股做到地上,欣赏门缝里的春光。

    “小梅!”老九冲进了房间里,抱起了被绳子捆绑在床上的周梅。

    “静初!是你吗?静初!”周梅痛哭了起来。

    “哎呀呀没白来,小龙你看,那腿真白。”大厨倚在走廊里的墙壁上,眼神淫荡。

    “啪”房间门被老九用脚带上,留给我们的只有无限的遐想。

    比斯利在金山的基地里搜到了大量的象牙,还有数不清的狮子豹子的牙齿及皮毛,当然这些对于我们来说并没有什么卵用,我在金山的办公室里发现了一台能上网的笔记本电脑,赶忙搜索了一下蓝宝石轮目前的船位,果然呆在金萨沙,看来金山也不是全都骗我们的,而且此刻的船舶动态竟然是主机失控,这也就意味着我们有充足的时间在船舶开航前能到达那里。

    驱逐完巡护队的黑人们,又将房间里所有值钱的东西抄走,我跟大厨将昏迷的金山用绳子捆绑住,丢到比斯利的车上。

    “九哥,差不多就行了。”我敲了敲门,像敬事房的太监催促宠幸爱妃的皇帝,这他妈都两个小时了,外面可是一群饥饿的汉子呢,别给这帮黑人的火整起来了,那可就不好收拾了。

    “哎呀呀,小龙,再听会,再听会。”大厨伸着长长的脖子,意犹未尽。

    “吱”的一声,房间的门开了。

    “嫩妈老二,什么时辰了。”老九先钻了出来,裸着上身,穿着自己标志性的红色腈纶内裤。

    “九哥,最少也得11点了。”我咽了口唾沫,使劲往里看了一眼。

    周梅小心翼翼的待在老九的身后,穿着老九的沙滩裤衩和印有世界和平的衬衫。

    “狗日的金山,看来是得手了!”我心里暗骂道。

    先将周梅送回到医院,又带上睡的正香的两个土人,搭乘比斯利的车在最短的时间内赶到了塞尔玛的部落。

    瘸子跟卡带见到我们后哭成了泪人,一水思想斗争了好久之后选择了留在部落里,当然直到今天我都没能理解塞尔玛为什么会喜欢上他,我们把昏迷着的金山丢给酋长,好期待他第二天早上醒来时的表情。

    所有人又都凑在了一起,一个都不少,我们重新回到医院,商议怎么返回到蓝宝石轮上。

    周梅虽然受到了很大的刺激,但是在老九的爱抚之下缓和了很多,她把剩下的狂犬病疫苗注射给了我跟老九,又检查了瘸子跟卡带的身体。

    金山的车是我们去金沙萨的首选交通工具,几人商议好先想办法把周梅送上回国的飞机,然后再去寻找蓝宝石轮。

    【九劫改命真仙完爆大主宰】修仙家族大小姐威逼少年做赘婿,夜深人静孤男寡女,爆乳翘臀仙女突然出手抚摸少年后

    背……